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第二日
点击次数:920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洗耳,沏茶。

  方丈和尚脱下米黄色的夹克衫,换上一件僧袍时,朝门外嚷了一声。

  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茶已沏好,搁在桌子上呢。

  我是让你给客人沏茶,方丈和尚说,客人刚刚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到了山门。

  方丈和尚刚吃完早粥,摸着大肚皮,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两根香肠般肥厚的手指捏着一根小牙签,小心翼翼地挑着牙缝里的肉屑,被烟熏黄的指甲修剪过了,却仍然带着烟味。檀木桌上有一本功德芳名册,上面写着捐赠者的名字、赠物的名称以及捐款的数目。方丈的目光在每个人的名字上停留了许久,又游移到窗外,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清晨的竹清寺仿佛入定的老僧。寺庙在青山的怀抱之中,离云很远,与世俗的烟火倒是很亲近。山脚下的市声隐隐可闻。

  洗耳沏完茶后又回到自己的房间,盘腿静坐。房间极小,只有一桌一椅,伸手可触四壁。房间小,洗耳也没有抱怨。洗耳说,房间譬如衣裳,容膝即安。小有小的好处,没有人会想到这里抢他的位置。几年下来,洗耳已把坐功修炼到家了。拿师父当初的话来说,是把尖屁股磨成了扁平屁股。屁股底下现在也不需要垫上那么厚的蒲团了,坐久了也不会感到腿麻腰酸了。洗耳打坐,还有一个习惯,喜欢松开裤带,让身心放松,所以,遇到什么急事,一不留神裤子就哗地一下掉下去了。听到走廊里响起脚步声,洗耳赶紧系好裤带。

  客人来了,原来就是昨天在苜蓿街上碰到的那名****。我们又见面了,女人神情阴郁地说,我爹回家以后就起不来了,我这番是代他来进香还愿的。

  女人向方丈室走去,留下一种与檀香很不一样的奇妙气味。

  洗耳,纳经。

  过了半支香的工夫,方丈又扯开嗓门嚷开了。纳经是指接纳死者家属的捐赠物。方丈却以为,凡是收下捐赠物,都可以统称为纳经。洗耳听了不觉哑然失笑。

  洗耳把裤带系紧了一些,低头走进了方丈室,双手像一本经书那样摊开,接过女人手中的一尊玉雕佛像、一个红包。方丈和尚说他向来手不沾钱。不是嫌铜臭,而是把钱看得极淡。钱是什么东西?方丈说,钱便是眼前掠过的这一片浮云,就像他说自己看到女人,满脑子便是骷髅。可洗耳见过他在私底下数钱。方丈的手指在茶缸盖里蘸了一下,把钱数得哗哗作响,比帐房先生拨打算盘还快。

  洗耳,磨墨。

  方丈卷起袖子,随手拿来一根毛笔,等洗耳磨匀了墨汁,就饱蘸浓墨,在展开的白纸上写下了“禅心”二字。方丈和尚也爱舞文弄墨,平素只写这两个最拿手的字。“禅”字垂笔很长,“心”字像打坐和尚的屁股一样,呈扁圆形。有些香客还把方丈的墨宝拿到街上的字画店用绫绢装裱,挂在家里的中堂。因此,这一带凡是见到“禅心”二字的,大抵出自竹清寺方丈的手笔。

  写了“禅心”二字,方丈又钤上一方鲜红的大印。晾干后送给了那位女施主。

  洗耳,你来把女施主的捐赠记在功德芳名册上。

  方丈从笔筒里抽出一根小狼毫交给洗耳,在方丈看来,写大字是一种本领,而蝇头小字就不起眼了。可见,字是越大越好的。洗耳拈着这根小狼毫,工工整整地写上女施主的名字和捐赠物的名称。女施主在一边夸奖说,小师父的字跟人一样俊,若不是已经出了家,我倒真想给你物色一个对象。

  洗耳听了不禁感到脊背微微有些发热,脸也红到了脖子根。

  方丈提议跟女施主合影留念,女施主欣然答应。方丈从抽屉中取出一个照相机,交给洗耳。女施主和方丈站在镜头前,摆好了姿势,两人各执条幅一角。女施主身穿一袭绘有牡丹图的旗袍,字画相映,格外醒目,仿佛是她特意为了配上这幅字才穿上的。洗耳举着照相机,透过孔眼,多看了女人几眼。

  照完相,方丈又扬声说,洗耳,送客。

  方丈立下的规矩:凡有客人登门,一个和尚迎来,另一个送往。洗耳就负责送客。若是贵客,方丈送一百步,而洗耳要送出三百步,也就是刚好到了山门。洗耳把女施主送到山门时,看见不远处蹲着一只老黄狗,眯缝着眼睛,有事没事地叫了几声。那是庙里的放生狗,大约是到了更年期,狗的脾气近来变得不大好,逢人就叫。寺庙里的和尚有几回想打它的主意,说是“黄肿人想吃狗肉,狗想吃黄肿人的肉,倒不如早早将它宰了吃”,他们动手那天刚好被洗耳看见,只好抛下绳索悻悻地走开了。狗也知道感念,见到洗耳就摇晃着尾巴,叫得欢。有狗挡道,女人不敢出门。洗耳微笑着说,你不必害怕,它面相凶恶,但从来不会咬人的。女人退缩到洗耳身边说,它还冲着我叫哩。洗耳说,它不是冲你叫,它是对着那堵墙壁上的墨字念南无阿弥陀佛。女人卟哧一声笑了出来,心底的怯意也减了几分。洗耳破例一次,送客人出了山门。女人从老黄狗身边经过时,突然攥住了洗耳的手。女人的手又湿又滑,洗耳感觉是在触摸一条鳗鱼。

  女人走远后,她的影子却无端地落入洗耳的心底。

  晚饭之前,洗耳没有像平素那样净手。吃过饭后,也没有净手。焚香时没有,翻经书时也没有。洗耳把自己的左手看了又看,有时还用右手轻轻地触摸一下。

  晚些时候,几个和尚子把洗耳偷偷叫了过去。原来,一群人正拢在一起津津有味地看黄色录像,一个个不但眼睛放光,连身体发肤似乎也都有了光。洗耳想退出来,却又被他们按住。他们说,洗耳,你见过女人的身体么?来,来,把你的手伸过来摸摸,这儿,那儿。有个和尚子说起了荤笑话,说是有个和尚子去嫖女人,先看前面,看了又看,连连称奇,说她分明是像水月庵的尼姑;接着又看后面,更是惊奇,说女人的身体从后面看原来跟小师弟也是一个模样。听笑话的人都哄然大笑。洗耳也笑了,但他们冲着洗耳笑时,他就收住了笑容。画面上,一个裸身的女人躬身跪在雪白的地毯上,像一匹扬鬃奋蹄的母马。洗耳胀红了脸,不敢拿正眼看她,但她还是忍不住瞟了几眼。这些勾人魂魄的尤物啊,洗耳想,简直就是****的利物。洗耳的身体一点点膨胀了,有血气荡漾开来。女人这么趴着,倒是真有几分野兽之美。雪地骑狮来,洗耳差点把这句禅诗念出声来。

  随后从画面出现的,是一个毛发浓乱的男人,他的双手比双腿更迅速地奔向这个女人。他们在地毯上滚了一圈又一圈,彼此间紧紧地搂抱着,像是要交换身体。女人的嘴唇殷红欲滴,微微开启时吐出莲花般鲜红的舌头,舌尖颤动着,从上唇到下唇舔了一圈,又往里卷缩,从上牙舔到了下牙。她的牙齿跟皮肤一样出奇地白。女人一寸一寸地舔过来,镜头也慢慢拉近,连男人身上沁出的汗珠也清晰可见。女人十分认真地舔着一块巨大的咸肉。

  哎哟,洗耳都看痴了,有个和尚子在洗耳眼前挥动着手说,你们快来看洗耳,跟点了穴似的。另一个和尚子也起哄说,洗耳定是被点住死穴了,他完蛋了。

  洗耳胀得满脸通红,那一刻,他闭上了眼睛。洗耳不敢想得太多,很快就打住了邪念。

  这一晚,洗耳有些心神不宁。睡觉时,他夹紧了双腿。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47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6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86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24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48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4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9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49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93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88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2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80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80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04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13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0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65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1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38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4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