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第三日
点击次数:890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吃过午饭,洗耳照例要去菜园。洗耳每天要做的也就两件事:佛事和农事。而师父说,农事即佛事,两件事其实也就是一件事。无论种豆或种瓜,种下的都是佛性啊。

  洗耳端着一个簸箕,向菜地里撒肥料,仿佛这些瓜菜都是活生生的鸡鸭,他要撒给他们谷物吃。菜园里有空心菜、甘蓝、马齿苋、,也有少量的山药和马铃薯。洗耳吃的菜都是他自己种的。洗耳的表叔离开寺庙后,这几亩菜地就由他一手打理。表叔教会他种菜的知识,很受用。像芟草、压蔓、爬蔓、打权、疝瓜、除虫,他样样都会。

  过午的太阳照不到这片菜地,有个赤着膊子的老和尚正躺在树荫底下的草席上纳凉。仰面朝天躺着,全是一派俗态。一件湿漉漉的衣裳就挂在枝头,迎风飘动。老和尚形容枯瘦,仿佛脱尽了叶子的枯树。他是刚来的挂单和尚,已在寺庙里住了些日。据洗耳所知,他是持过午不食戒的。他吃午饭的时间总是比别人早,吃完之后就懒洋洋地四处走动,或者是哪里也不去,到了哪里就把席子铺在哪里。

  挂单和尚伸了个懒腰对洗耳说,你真是有心人,天天来照看这些瓜菜。

  洗耳说,是啊,没有人看管,这菜园早就要荒废了。

  洗耳看见一棵青菜上有一条鼻涕虫在蠕动,就蹲了下来,伸手去捉。背后忽然又传来那个挂单和尚的声音:除虫咧。

  洗耳说,我除的是害虫。

  挂单和尚说,害虫也是虫,它也是有生命的。更何况,害虫益虫也只是人对它们的看法,在佛看来,每一条虫都是平等的。 

  洗耳想想也有道理,赶紧松开手,把那条鼻涕虫抛在地上。

  挂单和尚说,你把它抛在地上,等于是要让它饿死,这跟杀生又有什么区别?

  洗耳又把鼻涕虫重新放在菜叶上。

  挂单和尚又说了,如果你把这些菜交给厨房里的火头,难道就不担心有人把虫子吃进肚子?

  洗耳看着鼻涕虫,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他暗暗有些恼火地说,依你看,我应该怎么做?

  挂单和尚说,很简单,虫子需要的也不过是一小片菜叶,你就把那一小片菜叶撕下来给它。

  洗耳照着他说的把菜叶和虫子一并放在地上。虫子依旧懒洋洋地躺在菜叶上,浑然不知自己那一刻险些丧命。洗耳又看了看躺在那张草席上的挂单和尚,不觉失笑,说,它不仅是一条害虫,还是一条懒虫哩。挂单和尚微微一笑说,懒虫最有佛性了。

  洗耳觉得这个老和尚说的话有点意思,就跟他说开了。

  挂单和尚说,这座寺庙里除了那几尊泥塑的菩萨,恐怕就你一人还能够坚持佛性一直吃素罢。

  洗耳说,前任的方丈师父也是吃素的,但寺庙向来没有实行断肉制,他允许别的弟子在一个月内吃一顿三净肉。这一任的方丈就不太讲究清规戒律了,有几个和尚一回到家里就开始吃荤了。他们虽说是出家人,但照样做男女俗家事、照样吃肉喝酒。除了偷吃放养的鸡鸭,他们有一回还把放生林里的长生狗给宰了吃。阿弥陀佛,那个智明师叔还把一坨香喷喷的狗肉放在我的碗子里,说吃吧吃吧,狗肉可以壮阳道哩。

  挂单和尚指着山坡上正吃草的牛羊说,牛羊都是吃素的,你吃了吃素的牛羊不也是等于吃素?

  洗耳说,你这话就不对了,凡是动物,身上都有三分毒素。师父说了,动物若是死于惊恐或愤怒,它的身体就会分泌出一种毒素,我们每日若是吞食这些毒素就等于是慢性中毒,将来恐怕也会像动物那样死于惊恐或愤怒。

  挂单和尚又问,你没吃过猪肉、鸭肉,但你吃过猪血、鸭血?

  洗耳说,猪血呀、鸭血呀,会污染我们的血液,我们吃它们身上的血,身上就有它们的血气了,师父说了,佛事是不能带三分血气的。

  挂单和尚静默片刻,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说,我这里有一包菜籽,你把它种下去吧。

  洗耳接过来问,是什么菜籽?

  挂单和尚说,我的法号叫苦瓜,这菜籽也叫苦瓜。

  洗耳说,苦瓜好,可以清心败火。

  挂单和尚说,还有一好,苦瓜自己内心苦,可你若是把它跟别的菜一起炒,不会把苦味传给它们。

  洗耳说,一切苦都是因为有烦恼,难道说苦瓜也有烦恼?

  挂单和尚说,那是因为我们觉得它苦味,才叫它苦瓜。苦瓜自己却不知道甜或苦,因此也就没有烦恼了。

  说到这里,挂单和尚突然又转向沉默,凝神注视着地上的某一点。洗耳惊讶地问他,你在看什么?挂单和尚说,我在看一条爬虫。洗耳在地上扫了一眼,没看见什么爬虫的影子,就说,我这眼拙,眼眶里长的都是肉,你说的爬虫在哪里?咦,我怎么就没有看到?

  挂单和尚说,你当然不会看到,它现在还像种子一样正埋在泥土里面。

  洗耳又追问,可你分明说自己看见了,难道你长着一双天眼?

  呆子,挂单和尚说,你来看看,这泥土表层的土粒现在都松动了,不是有一条爬虫正在里边拱动?不过一会儿,一条蚯蚓果然破土而出。洗耳拍了拍脑袋,心底暗想,原来,每一寸泥土都是有血肉气息的。 
挂单和尚淡淡一笑说,见明不见暗,见近不见远,见前不见后,这都是人的局限啊。

  洗耳忽然发觉,这挂单和尚不是一般的和尚。他那眼睛是纯净的、专注的。他看一条爬虫的目光,是佛陀看水,或看一切水月的目光。平静,无欲,有着洞穿世俗的透彻。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47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6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86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25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48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4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98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49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93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88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2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81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83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04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13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0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65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2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38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4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