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第四日
点击次数:768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忉利天宫。尔时十方无量世界不可说不可说…… 

 

  洗耳敲着木鱼,口中念念有词。他念的便是地藏菩萨经。

  老人十分平静地躺在一旁的床上,还没到拆帐、移灵的时辰,老人身上还盖着平常所盖的被子,只是脸上多了一方白毛巾。自从那天在大街上相遇后,洗耳便知道他已经不久人世了,却没料到他会走得那么突然。洗耳是看着老人闭上眼睛的。老人临死前对洗耳说,你给我念一段开路经,让我早早下地狱罢。

  我的爹呀——老人的女儿忽然拖长声调哭了起来。

  洗耳对老人的女儿说,你慢些哭,免得你父亲还留恋家眷,不忍离开。洗耳又对那些刚刚吃完了饭、抹着满嘴油腥的邻居们说,你们暂时不要靠近亡者,免得他的灵魂沾染了油腥味。

  中午时分,做法事的和尚都到齐了。他们念的还是地藏菩萨经。和尚分三班,一班出声,两班默念,两个时辰后轮换。从中午一直念到晚上,吃饭的间歇,就改用录音磁带播放经文。

  僧俗分开用餐,和尚们单独在楼上的厨房吃。一支香的工夫,他们就吃完了,听到下面敲鼓的声音都先后下楼去了。洗耳犯了胃痛病,所以比别人吃得慢些。他正扒着碗里的饭时,听到隔壁的房间里传来吵架的声音。吵架的不是别人,正是老人的女儿和女婿。

  老人的女婿说,你之前就答应过我,等你爹死了之后就办离婚手续,怎么?你现在反悔了?

  老人的女儿说,我爹的尸骨还没寒透呢,你就跟我提这事,你是不是成心要把我气死。

  你死了,我们也就不用离婚了。

  你放心,我不会这么轻易就死掉。除非你杀了我。

  你以为我会像你爹当初那样愚蠢,一刀把你娘给捅死?我才不想坐牢哩。

  我娘不是我爹杀死的,我娘是扑过来撞到我爹的刀子上才死的。

  哼,说得好听,他没****为什么平白无故就坐牢呢?

  是我爹承认自己有罪的,是我爹自己要求坐牢赎罪的。

  我才不会跟你扯这些****事。给我一句话,离,还是不离。等你爹送走了之后你就给我一个明明白白的回话。

  老人的女婿甩掉一样听起来很清脆的东西,就气咻咻地出来了,在楼梯口跟洗耳撞了个满怀。老人的女婿对洗耳说,和尚子,你是出家人,比我们想得开,你去劝劝她,叫她知道一点羞耻,别纠缠着我不放。说完他就噔噔噔地下楼去了。

  洗耳原本不想管这些俗家事,但他那一刻忽然想起了师父说的一句话:救渡一个人就是救渡众生。这么一想他就进去了。女人绞着手指坐在黑暗中,一声不响。她身后是一个心形的壁钟,闪烁着枣红色的幽光(里面的电能已经耗尽,指针怎么也无法爬到十二点那一格,因此它只能定在九点那一格上)。因为是带着诚心来的,洗耳没有考虑太多,开口就问,女施主是否有什么难解的心事?洗耳怕她没听清楚,又补充说,女施主若是不觉得我多管闲事,就不妨就跟我说说你的苦衷,也许佛法能帮你化解烦恼。女人不作声,洗耳就转身向门外走去。女人忽然叫道,小师父慢些走,我有些不明白的问题要请教你。女人把头发掠向两边,露出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女人问道,小师父,你知道我丈夫为什要逼迫我离婚?洗耳想了想说,恕我冒昧地说一句,是不是他在外面有了女人。女人苦笑一声说,他不是因为在外面有了女人才跟我离婚,而是因为要跟我离婚才有了外面的女人。他只不过是故意用这种激将法逼迫我离婚的。洗耳说,那么,问题就出在你们两个人的身上了。

  不,女人说,问题还是出在他身上。自从他在事业上彻底失败之后,他就变了,变得自私、冷漠、性情古怪。这些年来他一直过着游荡的生活。别人问他做什么时,他就掏出一张安利直销员的名片,你也知道,这份工作根本不适合他。事实上他什么名堂也没干出来,不过是拿安利直销员做做幌子而已。他是很自卑的,那些忙碌的人漫不经心地看他一眼,他都会觉得手足无措。他的脾气一天比一天坏了,对什么东西都觉着厌倦,包括现在这种婚姻生活。说到底,他是厌世的。他这人有时叫人可怕,有一回,我们站在一块悬崖上,他突然转过身来对我说——

  洗耳,快点下来啊。楼下有人催喊。

  小师父,我不应该跟你说这些私家话的,女人叹息了一声说,是啊,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洗耳退到门口,双手合什说,我法名叫洗耳,原本就是要洗耳恭听的。你把苦衷说出来,也许能让心里更宽慰一些罢。说着他就敲着木鱼匆匆下楼去了。

  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草木丛林稻麻竹苇山石微尘,一物一数,作一恒河,一沙之界,一界之内,一尘一劫……

  安利直销员坐在灵堂里,抽着烟,漠然地看着地上堆积的烟头和痰迹。和尚念经的声音让他忽然感到一种不一般的快乐。他掐灭最后一根烟头,起身向楼上走去。

  女人还坐在那里。安利直销员走过去,十分粗暴地抱起他,一只手伸进她的裙子,像是在黑暗中摸索电灯的开关。女人的眼睛亮了一下,朝他吐了一口唾沫。安利直销员在脸上胡乱抹了一下,露出阴郁、古怪的笑容。他轻轻地咬着她的耳朵问,你刚才跟那个和尚子都说了些什么?

  女人不吱声,女人一直不吱声。墙上的壁钟到了正点也不再吱声。安利直销员把女人按倒在床上。女人像一具尸体那样平躺着。安利直销员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她的双腿抬起来,扛在自己的肩上。他进去后,内心的激情却在倾刻间消失了。这些年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日益淡漠,夫妇之道也变成了一种差强人意的举手之劳。当他戴上橡胶套时,觉得自己的东西完全像一个装在塑料袋里的货物:他把它拎出来,放在一个狭小的储藏室。仅仅是完成几个非常机械的动作。他们之间一点也感觉不出所谓的灵与肉的撞击。就连那种肉与肉相濡以沫的感觉都没有。他们出了一身汗之后,就转过身来各朝一边。床中间空出来的那一部分被一个想象中的人所占据:男人想象中的女人和女人想象中的男人。所以,确切地说,那张床睡的是另外一对男女。 
告诉我,那个和尚子刚才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安利直销员再一次问道。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81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02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73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7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5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60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36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1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82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62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11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085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60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707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83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489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093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7994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590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70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