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第七日(完)
点击次数:819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洗耳坐在阳光下。

  整座山丘呈现出接近半圆的弧状。弧圈内是层次分明的梯田、碧绿的菜畦、宁静的池塘、一些安祥自足的牛羊;弧圈之外是一片碧蓝的天空,几丝浮云,初夏的阳光倾倒下来,满山满谷都是亮白的颜色。

  太阳越升越高,热浪伴随着虫子的滋滋声飘散开来。洗耳依然坐在瓜菜中央,头顶着阳光,青色头皮上先是出现了一层油光,后来连油光也不见了,脑袋瓜子变成了一坨泛白、干硬的东西。洗耳像敲门一样敲打着自己的脑袋,仿佛脑袋里面的另一个自己一直拒绝他进来探访。

  一个小沙弥问一个老头陀,他在做什么?打坐入定?

  老头陀说,他好像在惩罚自己。

  小沙弥又问,他犯了什么戒条? 

  老头陀摇摇头说,只有他自个儿晓得哩。他这样坐在太阳底下,连头皮都要烤出青烟来了。

  到了中午,烈日当空。洗耳依然雷打不动地坐着。一个小沙弥跑过来对洗耳说,洗耳,有位女施主要见你。

  洗耳说,我谁都不见,告诉她回去罢。

  小沙弥又一溜小跑进了寺庙的侧门。过了半晌,小沙弥又跑了出来。气喘稍定后说,洗耳,女施主说他非要见你不可,你要是不答应,她就在如来佛祖面前一直坐下去。

  如来如来,如何来就如何去罢,洗耳说,你告诉她,我是出家人,跟她终归是有缘无份的。

  过了半晌,小沙弥又回来传话:女施主说她已经跟丈夫离了,她要跟定你了。你种菜她也跟你种菜,你敲木鱼她也跟你敲木鱼。她还说了,你若是不答应,她就一头撞死在佛祖面前。另一个小沙弥也上来劝道,洗耳,我劝你还是带她走罢。

  洗耳说,你去告诉她,我不过是一条为人助渡的船,乘客既然已经过了河,就不必把船也带上岸。船只能在自己的河流上渡人。

  两个小沙弥摇摇头走了。

  还有几个小沙弥的影子依墙立着,有动有静,极似皮影戏,忽然响起一阵咳嗽,他们都跟麻雀似地散开了。出来的是方丈和尚。他对洗耳说,洗耳,你不能呆在这座寺庙了。要么你独自一人悄悄走掉,要么你带着这个女人马上离开。

  我没有能力带她离开,洗耳说,我跟她之间什么也没发生呀……

  两个铜板才会碰得响,你自己做的事自己最清楚,方丈哼了一声说,你想想,这种伤风败俗的事要是被哪个记者捅出来,登在报上,我们竹清寺的百年清誉就毁在你一人手中了。

  方丈对报纸很是敬畏。因为他平素爱看报。看社论,看社会新闻,看花边新闻。方丈无聊的时候连讣告和广告也看个遍。方丈担心的是某一天某一份报纸的某个版面会突然爆出竹清寺的丑闻来。再说,那个女要是真的血溅佛头,他这一身袈裟都要难保了。

  洗耳跪在地上,抬起头,露出乞求的目光说,方丈,求求你了,让我留下罢。

  方丈拂了拂衣袖,气咻咻地说,你走罢,算是我求你了,你赶紧走罢。

  洗耳说,如果你不允许我住在寺庙,就让我在这块菜地里搭一座小茅庐住下罢。

  方丈说,这座菜园也不需要你照看了,你走罢。

  方丈磕掉脚跟上的泥土就向庙里走去。

  挂单和尚来了。穿百衲衣,手持一钵。洗耳跪在他面前说,苦瓜师父,你带我走罢。我不能在这儿常住了,我也要寻个别处去挂单了。我不能在这儿继续呆下去了。我必须离开。苦瓜师父,你带我走罢。 
阿弥陀佛,挂单和尚露出无奈的笑容说,我和你一样,想要渡人到彼岸,却常常会有一种无力感。这世间没有一条船可以在陆地上渡人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洗耳说,渡人者不能渡于人,莫非这也是一种嘲讽了。 

  洗耳,我笑你太痴,挂单和尚说,何来渡人?何来渡于人?在苦海之中,人人既是共渡,亦是自渡。譬如将这菜园比作一舟,你我皆是同舟共渡。譬如舟覆,你我只能自渡。

  可是,洗耳说,你我同舟,这到底是一种缘份了。

  是啊,我们是有缘份的,挂单和尚说,你看这陶钵,原本只是一团泥土而已,它兴许能长出好看的花草,长出耐吃的谷物,而现在,它却托在我的手中,我与它就这样结了缘;你再看这手杖,它原本只是一株枣木树,若是没有人把它砍削,它兴许还是一株长在庭院里的枣树,每逢秋天还能结出些许果子来,现在它却握在我的手中,它与我也就结缘了。我身边的一花一叶、一木一石,凡是为我们所取用,都是为了证求缘道。

  挂单和尚从怀中掏出一本书说,你与我有缘,所以我就把这本书送给你,这本书里写的是一个和尚从出家到还俗,中年以后再度出家的故事。旦暮无聊,你就拿来翻翻吧。

  那是一本封面用牛皮纸包裹的书,边角周正,里面的纸张有些泛黄。

  挂单和尚说完之后就走掉了。阳光从树隙飘落他的肩头,静若菊瓣。

  然后是,那条老黄狗摇晃着粗壮的尾巴过来,在洗耳身边默不作声地坐下,阳光洒落一身,看上去像一尊镀金的佛。

  傍晚时分,洗耳站了起来,向南边张望了一眼。对那条老黄狗说,咱们走罢。

  远处是村落,有烟火浮动,山是一片佛头青。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47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6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86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25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48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4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98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49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93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88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2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81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83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04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13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0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65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2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38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4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