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第三部份
点击次数:803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在这个有着热烈阳光的中午,父亲凭着力气让母亲丢尽了脸。他把母亲弄上窗台后,就用白酒让自己变成了一堆泥。他睡了很长时间才醒来,醒来后,发现母亲已经出走了。 

   没有了母亲,日子过得有些陌生。那些天,父亲明显变得寡言。他本来话就不多,现在更少了,一天中说的话都能数得过来。下午收工比以前早了,脸上也淡了酒红。收工回来,就干些洗衣服一类的杂事,再烧些简单的饭菜。吃饭的时候,他常常失神,眼珠子半天卧着不动。但门外响起一点儿声音,他的脸马上醒了,并且很快地转向门口。看得出来,父亲在等着母亲回来。

  随着日子的消失,父亲的耐心也在一点点丢失。没有多久,父亲就明白母亲不会再回来。弄懂这一点,父亲精神就泄了。他让白酒重新回到饭桌上,一杯杯的喝下去。脸大红后,他的话也开了,拥拥挤挤的,好像要把这些天的沉默补回来。这样,我就不得不一边吃饭一边听父亲说很多的话。

  父亲说:“你妈走了,撇下我们不管了。这事迟早要来的。往远的说,当初她就瞧不上我,瞧上我的是她妈——你的外婆。那时你外婆还不是你的外婆,方桂琴也不是你的妈,她们只是我的邻居。有一天,你外婆双腿突然麻了,跟着就瘫了。她吃了一麻袋的草药,又吃了一麻袋的草药,还是没站起来。她就让女儿每天背着去针灸,往腿上戳针。方桂琴背了几天背不动了,她看中我的力气,求我接着背。我看她们孤女寡母的,就起了善心,每天把你外婆背过去又背回来。这一背背了两年,再没有歇下。后来你外婆不行了,躺在床上不用我背了。死前她指着我对女儿说,这就是你男人了。方桂琴说为什么。她妈说,我病了两年,王才来背了我两年,这样的男人你哪里去找?这样方桂琴就不吭声了。现在想想,方桂琴是我用力气娶来的。” 
父亲说:“你外婆死后,方桂琴看中了我父亲的棺材。她想把她妈装入我父亲的棺材。她说这棺材搁那么久,反正空着也是空着,就用了吧。你瞧瞧,那会儿她还没嫁过来,就说这种话。这次我可没答应。我想这口棺材是我父亲留下来的,我还不知道他死没死呢。你用我的力气可以,用我家的房子可以,用这口棺材可不行。为了这事,方桂琴以后没少怨我。她总喜欢把这种事存起来,得空儿就拿出来埋汰我。”

  父亲说:“方桂琴怨我这个那个没关系,但她不能晚上到别的男人床上去值班。值一次班不够,还值第二次。值第二次不够,还值第三次。这么些年,你什么时候见我穿过新衣裳?我把新衣裳都留给方桂琴了。她一年中里里外外的能做好几件新衣裳。做了新衣裳不穿给我看,光穿给别的男人看。别的男人看过她外边的新衣裳,就想看里边的新衣裳。看过里边的新衣裳,就会看更里边的身子。”

  说着说着,父亲“呜呜”哭了起来。他说:“我留住了一口棺材,可没留住一个女人。棺材黑的是外面,方桂琴却在心里刷上了黑。黑了心的女人怎么留得住……”

  往后日子里,我有两个不一样的父亲。每天上午出门,父亲紧着脸,不言语,沉默得像一根扁担。路上有熟人打招呼,他“嗯嗯”应着,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到了下午,他的脸渐渐亮堂起来,思想也飘飘乎乎的像要铺开。这时再添两杯酒,他的许多想法就破土而出,很想找人诉说了。回家路上,上午的熟人遇见他,又打招呼,不想这次陷入父亲的泥潭。父亲堵住熟人,纷乱地说着一些离谱的话题,他沾着酒味的话语像一群嗡嗡作响的蜜蜂在熟人面前飞来飞去。说了一会儿,父亲的话势慢慢弱下去,熟人以为接近尾声,就收场地搭一句话。谁知这句话马上引出父亲新的想法,成为另一个话题的开始。熟人不耐烦了,截住父亲说:“王才来,你快回家去,家里老婆孩子等着你呢。”父亲说:“我没有老婆,方桂琴撇下我们走了。”熟人说:“她也许已经回来,你回家就能见到她呢。”父亲把手一挥说:“方桂琴回来我也不见她。当初我背她妈背了两年,每天背过去又背回来,比走一趟城南码头还远,到头来方桂琴还是瞧不上我。她瞧不上我却瞧上我家的棺材,她妈死后,她想把她妈装入我父亲的棺材。她说这棺材搁那么久,反正空着也是空着,就用了吧。你瞧瞧,那会儿她还没嫁过来,就说这种话……”

  这些话熟人至少已经听过五遍,他无法忍受听第六遍,闪了闪身子想溜走。父亲说:“你要走吗?你要到哪里去?”熟人说:“我要回家。”父亲说:“回家有什么好,干这个干那个的,还不如找个地方去值班……”熟人不再犹豫,拔腿快走。走了一段路,回头一看,见父亲还在远远的冲自己说话。

  以后熟人见父亲红光满面地走来,就绕开了走路。与父亲搭话的人越来越少。兴致勃勃的父亲一路走着,见街上有那么多人,可没一个人愿意停下来跟自己说话,不禁迷茫和生气。他觉得应该把这事说一说,就停住脚步,对着过往行人说了起来。父亲的努力没能吸引大人,但很快招来了几个小孩。小孩们围着父亲听一会儿,认为没意思,就喊道:“王才来,说些别的。”父亲甩甩手说:“小孩子懂什么,去去去。”小孩们不仅不去,还想让父亲唱歌。他们又喊:“王才来,唱首歌让我们听听!”

  父亲看看孩子们真的想听,腼腆一下,就拉开嗓子唱了起来: 

  手执扁担街上踩, 

  不杀豺狼我不回……

  唱过两句,父亲自认为唱得不好,停了下来。看看周围,竟多出几个小孩,脸上还嘻嘻地笑。父亲就得意起来。以后父亲往街上一走,身后总能随着一群尾巴。

  这一天,一位华侨女儿来到小城街上。许多年前,她的父亲从小城出发,一路卖着雕石卖到了法兰西,并且在那里成家立业,生下了女儿。现在华侨老了,就带女儿回家乡看看。一到家乡,女儿被这里的风情吸引了,满眼都是新奇。她撇下父亲,独自跑到街上,看着街边的小店铺走走停停。她不一样的打扮立即引起街人的注意。大家从来没见过如此稀罕的衣裳:那上衣几乎像透明的肚兜,只在双肩用细绳吊着;那裤子上半截把屁股包得极紧,下半截扩开来像大喇叭,差点拖着地了。所有人把眼睛瞪大,糊涂着。很快有话传过来说:“她是从法兰西来的。”大家点着头,慢慢明白了:“原来是法兰西……”

  可孩子们不明白,想冲华侨女儿起哄又不太敢,就在后面跟着走。不一会儿,华侨女儿身后多出一团小孩。华侨女儿对这种情况非常陌生,一时不知怎么应付,只好接着往前走。走过半条街,忽然见前面站着一位壮实男子,手提一条木棒,身后也随着一群小孩。华侨女儿心里彻底慌了。

  父亲站在傍晚的夕阳里,见对面一个怪异女子率一群小孩走来,心里十分不懂。他直直望着对方,想看出对方耍的什么花招。

  两边的小孩很快会合一起,将两个大人围在中央。父亲说:“你是什么人?”华侨女儿听不懂,使劲摇头。父亲说:“你摇什么头,你最好不要摇头。”华侨女儿还是使劲摇头。父亲就有些气愤,气愤中他突然想到了两句唱词。他手一指,高声唱了起来:“手执扁担街上踩,不杀豺狼我不回……”

  华侨女儿的脸白成一张纸。她乱了脚步,从包围中挤出一条路,跌跌撞撞而去。孩子们咯咯大笑。周围一笑,父亲也嘿嘿笑了。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47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6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86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24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48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4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9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49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93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88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2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80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80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04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13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0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65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1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38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4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