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第六部份
点击次数:728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我是在放学路上听到父亲出丑消息的。那天我一路踢着石子,走得很慢。走到街上,过来几个人,脸上笑吟吟的。他们中有人认出我是王才来的儿子,就上来堵住我说:“喂,你爸王才来……”话没说完,笑成了一团球。旁边的人也绷不住,边笑边嚷嚷。我听明白了,不理他们,照旧玩着石子慢慢地走。待他们离开,我才一脚踢飞石子,撒腿往家跑。

  我喘着气推开门,父亲还没回来。我拉开灯,像只受伤的野兽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目光停留在门闩上。我不想见到父亲,我再也不想见到父亲了。这样想着,我伸手把木闩“啪嗒”闩上,然后懊丧地坐在竹椅上。昏淡的灯泡挂在屋顶,把我的影子定在地上,一动不动。   

  过了一些时候,屋外响起父亲杂乱的脚步声和喘息声,接着响起重重的拍门声。拍过两下,父亲“噢”了一声说:“原来屋里没人。”但屋内灯光经过一条门缝泄出去,在父亲脸上劈了一条线。父亲顺着这条线凑到门缝前,一下子瞧见了我。他马上叫起来:“原来屋里有人。”跟着他叫道:“小兔崽子你快开门!” 
我身子轻轻动了一下,却没打算站起来。我在等着门上的声音。果然,门上很快热闹起来,先是拍门声,再是捶门声,然后是踢门声。这些声音伴着父亲嘴里嘟嘟囔囔的声音,杂成一片。过一会儿,父亲像是累了,把手脚停下,嘴巴却不停下。他叫道:“他妈的我口渴了,我要水喝!”

  我站起身,取过水瓢从水缸里舀了水,举到门前。我说:“你看看,我给你拿水来了。”门缝暗下一段,显然父亲把眼睛贴在了上面。我手一抬,将水泼向门缝。父亲呀了一声,跳开身子,门缝又亮成长长一条。

  愤怒的父亲开始用身体撞门。他退后几步,像一只球抛向门板。门颤了颤,球弹了回去。父亲定定神,给身上添了力气,这次他像一只麻袋扔向门板。门“咔嚓”一声,猛地甩开,斜挂在地。一股冷风涌了进来,跟着父亲喘着粗气走了进来。

  门这样容易撞开,让我乱了方寸。我拿着水瓢的手垂下来,不安地站在那里。父亲瞪着眼睛看我,慢慢从我眼中看出了惊慌。我扔掉水瓢转身想逃,被竹椅勾住,一块儿摔倒在地。

  父亲一手拿着绳子,一手拎着我的衣领,气冲冲地走向睡屋。他把我扔到床上,很快绑了我的手脚,然后把我身子架在窗户上。不一会儿,我的手脚被打开,像母亲那样贴在铁栏上,在上面写了一个“大”字。父亲干这些时,像在码头上对付货物一样麻利。干完了,他得意地拍拍手,坐到床上,眯着眼睛看我。看着看着,他的脑袋慢慢垂下,嘴里爬出一线涎水,同时呼噜声使劲地响起来。

  父亲一睡去就很难醒来,我不害怕了。我使劲挣几下,弄痛了手脚,没松动绳子。天已彻底黑了,我前面是暗透的巷子,背后是昏黄的灯光。我的样子像是撑开身体,硬将黑暗与灯光隔开似的。巷子里时不时有人走过,好奇地瞧瞧我,知道是父亲干的好事,便摇摇头走开。他们没有像上次看母亲那样停下来瞧热闹,他们也忘了用手帮帮我。这样过了一会儿,两个跟我一般大的男孩出现了。他们先是仰头不明白地看我,看了半响,像是看明白了,就嘻嘻地笑起来。我赶紧说:“你们爬上来,把我的绳子解开。”他们刚要摇头,我又说:“我可以给你们糖儿。”一个男孩说:“你先给糖儿,我们就把你的绳子解开。”我说:“不把绳子解开,我的手脚就动不了,手脚动不了怎么给你们取糖儿。”两个男孩互望一下,心动了。他们中的一个蹲下身,将另一个顶上窗台。爬上来的男孩探头往屋内看,看见了靠在床上的父亲,又嘻嘻笑起来。我说:“别笑!”男孩不笑了,伸手解我的绳子。解了半天,解开了。我的一只手脱出来,去帮另一只手,接着两只手一起去帮两只脚。

  我跳到地上,在父亲衣兜里摸出一只钢镚儿,递给窗台上的男孩。男孩跳下窗台,与另一个男孩欢喜着去了。我关上窗户,回到父亲跟前。现在该我来对付父亲了。我站在那里,脑子还没怎么想,就跳出一个主意。我把这个主意琢磨一遍,觉得挺合适的。

  我走到门口,拔掉门闩,那被撞坏的门直直跌倒在地。我抓住门角,将门板拖进睡屋,摆在床的旁边。这时父亲身体搁在床上,双脚伸出床外。我轻轻一推,父亲滑出床铺,横在门板上弹跳了一下。我看看父亲,呼噜声似乎更卖力了。我沉沉气,双手攥住门板顶部一掀,父亲一骨碌滚出一米多远,却没有醒来的意思。我把门板拖到父亲一侧,把父亲身子拱上去,再一掀,父亲又滚出一米多远。这样一米又一米,父亲的身子滚出睡屋,滚过灶屋,进了杂物间,在寿棺旁边停下来。

  我的力气比我想象的要大。

  我在寿棺边放一张凳子,把门板的一头搭上去,形成一个斜坡,然后把父亲推上去。父亲在斜坡上不安份,刚放好,滑下来,再放好,又滑下来。试过几次,终于定住。我吸一口气,缓缓抬起门板的另一头,这样门板就像一只担架挨近敞开的棺口。我用用劲往棺口一倾,父亲的脑袋和半个身子滑进棺内,双条腿则搭在棺外。我一拨拉,两条腿也进去了。现在,父亲躺在我的被子上,手脚顺了,呼噜声也更壮了。呼噜声中,一只苍蝇飞进棺内又慌乱飞了出去。

  我把棺盖搬上棺口,挪动几下,弄贴切了。父亲的呼噜声立即小下去。接下来要做的是钉棺。我四处找了找,找到工具箱。工具箱内有我所需要的榔头和钉子。我捡出最长的钉子,比划一下,定住位置,“砰砰”敲下去。我的力气比自己想象的要大,一下一下能敲出均匀好听的声音。只是身子出了大汗,每敲一下,脑袋上会飞出许多细珠,溅在钉子周围。我在棺盖两边各钉三枚钉子,其中一枚走歪了,在沿边探出头,我又补钉了一枚。

  干完这些,我想了想,还得在棺肚上弄些小孔。我对自己说:“我还需要一把凿子。”一边说着,一边在工具箱里翻几下,真的找到一把细长的凿子。我高兴了,很快在挨近父亲脑袋的棺板上凿出几个洞孔。不用说,父亲的呼噜声马上从洞孔里挤了出来。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92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1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98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70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6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70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60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4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204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91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3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112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87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731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96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513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119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007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606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93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