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第七部份(完)
点击次数:698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现在我累了,好像比什么时候都累。身上的汗收了,有些冷。我走出杂物间,进了父亲睡房,未脱衣服就在床上躺下。父亲的床有股异味,激得我清醒了一下,马上被倦意盖住。倦意是从脚部开始一截一截往上走的,先是小腿,然后大腿,然后肚子。到达胸膛的时候,我突然记起,灶间没有了门,杂物间却多出一块门。我爬起来走回杂物间,把门板拖出来,横在灶间的门框内。这样虽不算关上门,但也不能算开着门了。然后我回到床上,很快沉沉睡去。

  半夜,一阵激烈的声音跑进我的睡梦,把我摇醒了。我弹开眼睛,立即听出是父亲的叫骂声和对棺板的撞击声。这两种声音加起来不算响亮,可在梦中显得特别扰耳。我静了一会儿,慢慢闭上眼睛。一闭上眼睛,声音立即又大了。

  我爬起来,走进杂物间拉亮电灯。棺材里的撞击声马上停了,父亲的说话声继续嗡嗡响着。父亲说:“小兔崽子,你终于醒了,醒了就赶紧把我弄出来。这地方太小了,刚才我醒过来,我还以为我已经死了。我的手脚伸不开来,我的身子坐不起来,我的气也喘不过来,我明明活着,你却让我睡在死人呆的地方,你他妈真干得出来。”父亲又说:“你还愣着干什么?我知道你在上面钉了钉子 ,现在你用榔头的叉口卡住钉子,一撬就出来了。你有力气把钉子敲进去,就有力气把钉子拔出来。我在里边躺着,我什么也帮不了你。”停了停,父亲又说:“你为什么还不动手?我难受极了!我口渴得厉害,我想喝水,我肚子也涨得厉害,我想撒尿……”

  父亲一提撒尿,我就把睡觉前的事全记起来了。我说:“王才来,你把尿撒在裤裆里吧!”我这么一说,父亲就不说话了。他开始用拳头捶打棺板。他先捶了左壁,又捶了右壁,然后两只手一起去捶棺盖。棺盖一下一下颤着,窜起一批灰尘。我回过神来,忙取了工具箱,捡出榔头和钉子,在棺盖两边又加几枚钉子。我敲钉子的时候,父亲把手停住,但嘴里喊道:“小兔崽子,我非宰了你不可……”

  加过钉子,我回到床上。第二天醒来,太阳已经白了。我起床走到杂物间门口,往里看了看。棺材黑黑的静着,跟往常一样。几只苍蝇在棺盖上起起落落,也是光有动作没有声音。

  我背起书包,跨过横着的门板,朝学校走去。到了学校,已经迟到,同学们都拥在场子上做广播操。我站在教室里,透过窗户看同学们。他们举了手,踢了腿,又跳几下身子,然后哗地四下散开。我走回课桌坐下,等着哪位同学提起昨天父亲出丑的事。我想无论谁一开口,我会跳起身狼一样扑上去。脚步声和说话声拥进教室,分散在各个座位。一些同学继续着操场上的纠纷,在课桌间乒乒乓乓地追打。谁也没注意我,谁也没冲我做怪脸什么的。我知道,有关父亲的故事也许在下午,也许在明天才能传到学校。

  上课铃声响了。前两节是算术课。老师把两只手撑在教台上,嘴巴一动一动的讲着作业题。他的话没有逗号,也没有句号,像是说着一句很长很长的话,赶着我走神儿。后来老师在黑板上写了几道算术题,让同学上去做。很快我听到自己的名字,就站起身走到黑板跟前。可我什么也没有干,傻了一会儿转身走回座位。老师不满意地看我一眼,叫了另一个同学。那个同学上去在等号后面写上一个数字。

  第三节是语文课,汤春芳先评讲作文。她读了一篇作文,说这一篇好。又读了一篇作文,说这一篇不好。接着她叫出我的名字,说:“这一次你又没交作文。你爸打了你屁股,还是打不出一篇作文。”周围响起一些笑声,我把头低了。汤春芳提起声音说:“现在我再布置一篇作文,题目就叫《一件小事》。一件小事大家都遇上过,因此谁也不许赖着不写。”

  说完作文,汤春芳开始讲课文。这一次她要讲一个烧炭的故事。她说有一个叫张思德的战士上山烧炭,烧了很多炭支援前线。有一次烧炭的山洞塌土,把他埋住,再没有出来。他死了,毛主席给他开追悼会。毛主席说,有些人死了重于泰山,有些人死了轻于鸿毛,张思德死了就重于泰山。汤春芳把教室看了一圈,问:“张思德死了重于泰山,哪些人死了轻于鸿毛?”

  一个同学站起来回答:“地主死了轻于鸿毛。”沈阳光站起来补充说:“资本家死了也轻于鸿毛。”其他人纷纷嚷起来。吴一生说:“不小心掉进井里淹死也轻于鸿毛。”李加军说:“喝酒喝死了也轻于鸿毛。”

  我的心怦怦跳快了。我突然想起早上父亲躺在棺材里没有一丝动静,要么他睡着还没醒来,要么他想醒来却醒不过来,像张思德那样。这么一想,我的身子就硬了。汤春芳再说些什么,我一点儿没听进去。我的耳朵只注意一个声音,就是下课的铃声。

  铃声终于响起。汤春芳正要说下去,见我已搂着书包离开课桌。汤春芳喝一声站住,没拦下我的脚步。我跑出教室,跑出校门,跑过石板桥,跑过一段街道,拐进了小巷。小巷里正并肩走着两个人,我径自往他们中间撞去。他们都吃惊地往旁边闪了闪。我跑近家门,把横着的门板往里一推,发出倒地的声响。我踩着门板奔入杂物间,在棺材跟前猛地停住。我的喘气声大得可怕,听起来像是在呼呼刮风。

  我一边听自己刮风,一边想怎样才能弄明白棺材里的情景。正迟疑着,父亲说话了。父亲一说话,我就知道自己白跑了。他不但活着,还活得挺精神。

  父亲说:“小兔崽子,这会儿该是中午了吧?我黑乎乎的呆着,不算计还以为是在夜里。现在我的力气是越来越小了,你让我喝不上水,吃不上饭,也喝不上酒,你就给我一点点空气。你光给空气,不给酒饭,就是给我加倍的难受。你真他妈出息呀!还想得出在棺材上挖小洞,你干脆憋死我算了!”父亲又说:“现在我满肚子都是悔心的事。我不该背方桂琴她妈去治病呀,不背她她就不会把方桂琴嫁给我,方桂琴不嫁给我就不会生下你,不生下你我也不会躺在棺材里。我也不该留着这口棺材。我知道父亲不会回来,我留着它干嘛?我留着留着就留给了自己……”

  父亲还在嗡嗡嗡的说着,我转身去了灶屋。现在我饿了,我的肚子欠着早饭和中饭。本来我可以上街买些吃的,但昨天把父亲兜里的钱也钉进了棺内,所以我只能自己做饭。我把米和水放在锅里,点着煤油炉,然后在一旁静静等着。等一些时候,饭熟了,揭开锅盖,腾出一团蒸气。我把米饭盛在碗里,又添上猪油和酱油,这样米饭看上去就又亮又红。我大口吃起来,吃得满嘴酱红。我边吃边对自己说:“我吃着酱油饭,可王才来什么也吃不上。”

  吃过饭,我不想呆在家里,也不愿意去学校,就到了河边。天冷了,河边钓鱼的人也没有了。我无趣地蹲在河边,把手伸向水里,冰凉让我的手立即缩了回来。我站起身,把水珠擦在衣服上。这时我看见远处坐着一个人,瞧过去像是河边放着一只绿色的球。我慢慢走过去,绿球变成一件军大衣,披在一位胖老头身上。胖老头木木地坐着,脚下向河里伸出一根很长的鱼杆。他的身后放着一只网住的脸盆,里头一条鱼也没有。我不想跟胖老头搭腔,就捡一个稍远的地方坐下。

  不知过了多久,我站起来把发麻的腿弄活,走向脸盆。脸盆里现在游着几条鲫鱼,眼睛瞪得很圆,嘴巴一张一合。我看一会儿,正想走开,胖老头背对着我突然说:“你随我坐了那么久,就拿一条鱼去吧。”我吃了一惊。先前我经常看钓鱼,可谁也没有送过我鱼,,再说我还没学会把鱼做成好吃的菜呢。胖老头又说:“天这么冷,不要来河边看鱼了。你拿回家自己养着看吧。”胖老头这么一说,我心动了。我往脸盆里看看大的,又看看小的,然后捉了一条不大不小的。我把鱼兜在衣摆上,撒腿往家里跑。我一边跑一边顾着怀里的鱼,样子有些难看。几个路人停住脚步,奇怪地瞧我。

  我跑进屋,把鱼放在脸盆里,加入清水。鱼一挺身子,活过来了。盆底印着红黄两朵花,鱼在花瓣上游来游去,很自在的样子。我摸摸鱼的脑袋,它一甩尾巴,拨我几粒水珠。我把脸盆端进睡屋,搁在板凳上,然后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看着看着,我的心慢慢亮了。

  晚上没事可干,我把自己早早塞进被窝。灯泡暗暗地亮着,周围静透了,静得屋子大了许多,我的身子小了许多。这时,我能觉出我的心窝处爬出一条虫一般的东西,它缓缓地在我身体上爬行。它爬向我的左臂,我的左臂酥了。它爬向我的右臂,我的右臂酥了。我知道,这爬着的东西叫惊慌。

  忽然,仿佛要证实我的惊慌似的,寂静中响起父亲的嚎叫。那是一种非常古怪的声音,先是又尖又哑,一声一声的砸着空气中,接着变得凄长,像是在风中吊嗓子似的。我从来没听过这样难听的声音。它从隔壁传过来,音不大,却很撕人。

  我爬出被窝,披上衣服,走到杂物间门口往里看了看,黑暗中冒出的声音让我有些害怕。我想对父亲连说三句你别叫了你别叫了你别叫了,可我一句也说不出来。我走回睡房,不安地在屋子转了一圈,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都挤满了父亲的声音。这时凳子上的脸盆发出搅水的声响。我凑近一看,那条鲫鱼在脸盆里不停地兜着圈子,还时不时慌乱地拍打一下清水。过一会儿,父亲的声音停住,鱼儿也歇了。再过一会儿,父亲的声音又响起,鱼儿又拚命地游动。原来鱼儿也怕难听的声音。

  父亲的嚎叫停停响响。我回到床上,用被子蒙住脑袋,可父亲的声音顽强地钻进来,没完没了,我只能在声音的间歇时松一口气。父亲每一次打住,我都以为他累了,不会再叫了。但我刚要朦胧睡去,声音又突兀地响起,把我的睡意扯碎。

  不知过去多久,父亲的声音彻底停下,可我已睡不安生。我的脑子里全是梦。在梦中我站在路旁,看着一支出殡队伍经过。队伍很长,一眼望不到尾。很快棺材过来了,由四位抬夫吃力地抬着。棺材旁边随着几位身着丧服的男女,一路哭哭啼啼。我见他们这样伤心,就跟着走。走着走着,我也哭了,哭得比谁都响。周围的人都有些奇怪。一个女人止住哭,不满地对我说:“你是谁?我们都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也跟着哭?”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就把哭声收了,但心里还是伤心。队伍到达坟山脚下,慢下来。人们四散开来,看抬夫们往山上抬棺。山坡很陡,抬夫们在一条红泥小道上拚命把棺材往上拱,腿脚挣得很直。抬到山腰的时候,抬夫们的腿脚渐渐吃不住劲,后面的抬夫突然跪在地上。棺材滑落在地,撞开抬夫们的手脚,顺着山坡碰碰跳跳的向下滚去。所有的人都张大了眼睛或者嘴巴。大家看着棺材越滚越急,越滚越远,最后变成几块四溅的碎片……

  梦醒了,我僵在床上半天不能动弹。天还黑着,可我不敢睡过去,我怕自己再次掉入恶梦里。我睁着眼睛,等着窗户一点点的变白。

  天亮了,我慢慢起床。经过脸盆时,我身子一紧。我看见鲫鱼露着肚白漂在水面——它被父亲夜里的声音惊死了。

  我走进杂物间,站在棺材旁边。经过一夜的叫唤,父亲的嗓子静下来了。棺材里没有一点儿声音。阳光穿过窗户闯进幽暗的屋子,恰好在棺肚上形成一块光斑。这块光斑缓缓移动,最后照在棺板的洞孔上。我把眼睛凑近洞孔,想看看里边的动静。但我脑袋靠上去时,光斑留在我的后脑勺上,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把脑袋收回来,光斑又出现在洞孔上。我站在那里,看着那块光斑走过洞孔。

  这样站一会儿,我不放心走开,又不知道干些什么好。后来我记起了作文,我觉得自己应该写一些字儿。我到睡屋取来书包,又搬来凳子和竹椅,然后坐在那儿写起来。我先在本子上写下题目“一件小事”,再慢慢写着:

  那一天,父亲又喝醉了,他打了我,我很生气,我把他关进了棺材里。现在,父亲在棺材里已经呆了两天,他没吃上饭也没喝上水。我很害怕,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我不敢把他放出来,放出来他一定又会打我,打我不算要紧,他还会干出别的丢脸的事。这些天,父亲一天到头喝酒,脑子没有醒过,他老干一些让人脸红的事。因为他,别人都来笑话我,同学们也来笑话我。我替父亲难过,很难过很难过。

  以前父亲不是这样的,以前他对我好。记得小时候,父亲每天傍晚要花时间跟我在一起。他喜欢背着我走许多路去看田里的东西,教我认那些花花草草。他还喜欢带我去看操场电影。看电影时,我骑在父亲脖子上,一会儿看看银幕上的人,一会儿看看周围比我矮的人,心里很快乐。有一次,我们在看一部好看的电影,我瞧见父亲偷偷擦了眼睛,我发现,父亲流泪了。父亲还指着电影里一个人影对我说:“这个人好,我要学着他做人,你以后也要学着他做人。”那时,我相信父亲的话。那时,父亲满身上下的肉都是硬的,很结实,说话也有劲。那时,我多么喜欢说话有劲又会偷偷掉泪的父亲……

  这么写着,我眼睛里温温的。我一眨眼,泪水就掉了下来。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75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695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51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4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50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55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14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293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56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35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087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058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34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683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76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461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067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7988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585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45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