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第一部份
点击次数:859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这一年的春天本来没有乱,该红的红了,该绿的绿了,人人都说好。那时谢雨还是大学二年级学生,爱把春天看成是自己的季节。但是有一天,谢雨突然被叫到系主任办公室。办公室除了系主任,还有一位军人。谢雨不知道什么事,心里有些跳。军人说,你是谢雨同志?谢雨点点头。军人说,知道南边的战事吗?谢雨又点点头。谢雨知道广西云南在打仗。系主任说,同学们都知道南方在打仗,就是觉得跟自己没有关系。谢雨心想是没有关系,自己又不是军校学生,又不是医学院学生。军人说,本来没有关系,但现在跟谢雨同志有关系了。谢雨睁圆了眼睛,听见军人又说,你认识一位叫周北极的战士吗?谢雨想了一圈,差点没想起周北极是谁。但后来她想起来了,是老家的邻居男孩。军人说,周北极胸部被打坏了,情况很不好。谢雨一时发了愣,不知说什么好。军人说,周北极想见你一面,见最后一面。谢雨忽然慌了,说他……他为什么要见我?军人说,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抹不开脸,要是抹不开脸眼下可不是时候。他这么一说谢雨有点听懂了,脸也跟着红了。她心想这是哪儿跟哪儿呀,嘴里却说不出来。军人说,小谢呀,周北极可是把你当亲人了。谢雨目光慢慢硬了,看一眼系主任,又看向地上,说,我没有谈恋爱,学校也不允许谈恋爱。谢雨这不仅是辩白,也是向系主任求援。谁知系主任说,这是特殊情况,可以例外。军人说,周北极是英雄,不然再例外我也不能大老远的跑来找你。又说,我没有时间了,只能让你考虑一宿,明天一早咱们就得飞回南宁。

  在那个春日里,一件意外的事情就这样闯入谢雨的生活。谢雨的心情当时跌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回到寝室跟同学们一说,大家都乐了。同学们说,好呀谢雨,处了对象也不言语一声,就顾了自己暗地里享受。谢雨说真的没有,那周北极还是个孩子,小了我三四岁,我差不多是看着他长大的。赵玲玲笑了说,孩子会变成大人的,人家现在已经成长为战士,战士能打仗,当然也能谈恋爱。朱古丽判断说,这种恋爱是擦边球,属于单相思。赵玲玲说,单相思怎么了,人家在前方流血流汗,咱们还不能让人家相思一下。巩莉说,再说了,好歹还可以在天上走一趟,上午在北京吃着早饭,中午就在南宁了,就跟女排出去打比赛似的。她们说来说去,差点把谢雨给说忘了。后来一扭头,见谢雨呆呆的坐在旁边,就静了下来。大家这才觉得不是玩笑的事。于是就有人用目光看向女生中的大姐马琴。马琴干过知青,做事扎实些。马琴想一想问谢雨,这事还有没有商量?谢雨摇头说,说是让我考虑,其实是决定了的。马琴说,那你就去。冲着那位周北极垂危时记起你,你就应该给他捎去安慰,这是积德的事。

  这天晚上,谢雨躺在床上睡不着,脑子乱糟糟的像散了架。茫然中她竟生出一点诗意,要找一个词给这个别扭的日子做个标题。她想到了“垮掉的一天”,又想到了“黑色幽默”,这些都是新鲜词儿,可她用来用去没一个合适。当然,这个晚上想的最多的是周北极和家乡小镇。家乡小镇是江南水乡,虽然小,也有许多宅院。谢雨和周北极就住在一个宅院里。尽管在一个宅院,因为差着年龄,他们从小没玩到一块儿。她读初中时,他上着小学,她读高中时,他上着初中。她高中毕业了,他也离开了校门。那时候谢雨没事在家呆着,周北极老在外晃悠,她很少见到他,或者说对他是很忽略的。周北极在宅院里的存在似乎就是冲澡。他们宅院里有一口水井,许多个傍晚,周北极站在井台边,穿着裤衩,双手举着水桶往身上浇水,一边浇水还一边快活的哼哼。春夏秋冬的井水,就这么被他用在身上,很少停下来。在谢雨的印象里,周北极的身子和肌肉是在白哗哗的水花里长起来的。谢雨到北京上学的时候,周北极长成了一个精瘦的小伙子。说是小伙子,却爱腼腆,不多说话,让人不容易注意他。如果把宅院里的年轻人点一遍,谁也不会把周北极点进有出息的名单。就这么个人,现在不但把英雄给做了,还把她跟他拽在了一起。

  谢雨想来想去,把自己想累了,也没往不答应上想。不是忘了想,是知道想了也没用。不知过了多久,她昏昏睡去。第二天醒来,同学们已起床等在那里。谢雨坐在床上把双脚挂在空中,看着她们,突然就有了悲伤的感觉。同学们开始帮她收拾东西,完了又伴娘似的拥着她出门。一群女生加上一群声音,在楼道里引出许多脑袋,只是猜不透什么事。到了军人住处,同学们停住声音,一起把眼睛往军人身上瞄,还相互交换眼神。谢雨心里明白,她们不仅送她,还顺便要从军人身上挖掘出周北极的模样。其实这位军人姓白,却长得又黑又壮,哪里有周北极的影子。

  谢雨随姓白的军人上路。她是第一次坐飞机,想不到军人也是,两个人的动作都有些陌生。军人告诉谢雨,他是团里的宣传干事,如果不是因为她,既上不了北京,也坐不了飞机。说着他嘿嘿地笑,把撑着的威严笑淡了。飞机上高空后,两个人都抻直了脖子往窗外看。窗外是一片白云,连绵并且稳定,像冬天田野上的一垄垄白雪,看着真让人舒心。但谢雨的舒心并不彻底,心底的忧虑时不时会冒出来提醒自己,使进行着的高兴突然停下来。白干事看出谢雨的情绪,就找话来分她的心。他说了些闲话,说着说着觉得没意思,于是便提起周北极负伤的那场战斗。

  那场战斗属于收复仗。周北极那个连打的是一个重要高地。先是我方从北坡攻上去,然后掉个头儿守着南坡。开始大家还高兴,觉得挺简单,坑道都不用挖。不久敌人玩命的反扑,动用整整一个加强连,一次一次地冲锋。每次都快冲上来了,被硬生生的打下去。所以敌人尸体丢得很近,一些未咽气的敌兵爬虫似的在眼前蠕动。后来敌人学聪明了,下撤时一部分人在一块凸地后面躲起来。那块凸地是山坡上的一颗痦子,猫着身不把脑袋探出来,我方打他不着。又离得很近,几十米的距离,时时是个威胁。有位高个子战士耐不住,跳起站在坑道沿上,要利用高度俯射敌人。不想敌人扔出一颗手雷,在他不远处爆炸,弹片横飞着竟切下他的一条胳膊。胳膊摔在坡地上往下滚了好几米。那战士一瞧胳膊没了,红了眼,扑出去要抢回自己的东西,别人拉都拉不住。他跑了几步,眼看要拿住那条胳膊,猛地被敌人一个点射打中了脑袋。

  周北极在这时显示了灵性。他让步枪穿上军衣军帽,举起来吸引敌人的子弹,自己悄悄爬出坑道,在坡地上打几个滚,接近一棵橄榄树,猴子似的窜了上去。这棵橄榄树在凸地的旁侧,敌人没注意到,周北极却注意到了。周北极在树枝上一站,敌人看不见他,他能看见敌人。他朝着敌人猛打,打得敌人堆里冒起一阵阵尘土。敌兵躺下去一片,死得糊里糊涂。活着的敌兵东张西望,好不容易才找到目标。他们端起枪把许多子弹打进树枝丛里,树叶被打得飞溅起来,又纷纷飘落地面。不一会儿,一滴滴血跟着树叶落向地面。周北极被打中了胸部。

  白干事说要奋斗总会有牺牲,但事先谁也料不到战斗如此惨烈,打了一天一夜,撤下来时一个连仅剩下五十多人,包括周北极这样的重伤员。白干事还说那个阵地他后来上去过,一个山头都打废了,光秃秃的真难看。白干事的语言比较简单,或者说军人式的简练,但明显吸引了谢雨。这是谢雨第一次在天上听地上的故事,觉得又飘渺又神奇。

  下了飞机,他们又坐军用吉普车走了四五个小时,到达一个叫宁明的县城。吉普车把他们直接拉到周北极的连队营房。谢雨在车上看到,营房门口排列着两队士兵,他们的上方是红布横幅:欢迎战友亲人!谢雨觉得全身热了起来,心里扑扑直跳。走下车子,一位军官跑过来向谢雨敬礼,又引着她向前走。两旁的士兵不停在鼓掌,一位士兵递给她一束花。花是新鲜的,还沾着水珠。谢雨不能再垂着眼睛,她抬起头,看见了一张张黑瘦的脸。他们的目光里全是温暖。谢雨鼻子一酸,差点没止住泪水。她觉得自己真的被感动了。这些都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士兵,走过他们,谢雨就象走过了一场战争。

  这个时候,谢雨不能再解释自己,说些让大家扫兴的话。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提出要见周北极。那位军官是指导员,他说你别太着急,先歇口气吧。这么说着,他还是马上安排她去医院。路上,指导员怕谢雨见面时受不了,就说些缓冲的话。他说周北极真是好样的,每次昏迷过去,每次都能醒转回来。他又说,这次昏迷时间最长,都三天三夜了。

  到了医院,指导员领着谢雨直奔病室。进了门,谢雨看见一个人盖着被子躺在床上,周围摆满了氧气瓶、输液架一类的东西。指导员以为谢雨会冲动,护在她的旁边。谢雨拨开他,走到床前。现在她看清楚了周北极的脸。他的脸因为鼻子插着输液管子而显得变形,不是她原来想象的样子。医生见谢雨还算镇定,便掀开被子,露出绑着厚厚纱布的胸部。这胸部因为飞机上的故事做背景,就有些悲壮。谢雨站在那里,忽然有了恍惚的感觉。她觉得眼下的她和周北极都不真实。真实的她应该在学校的课堂里上课。真实的周北极应该站在家乡的井台上奋力浇水,身上四溅着透明的水珠。这种感觉使谢雨的眼里有了眼花,慢慢的变成泪珠掉了下来。

  谢雨悲伤的样子看上去比嚎啕大哭还让人心动。指导员和医生一人一只握住了她的手,嘴里说不出话。过一会儿,医生见谢雨平静了,才告诉一些情况。他说周北极的休克是胸腹联合损伤引起的,子弹贯穿了肝肠,导致大量出血,同时还发生胆汁外溢,胆汁流入腹腔引起了严重炎症。医生还说了些别的,他的话谢雨听不太明白。

  晚上,谢雨一个人坐在床边,看着周北极的脸。看久了,这张脸不再变形,倒有些稚气。谁能想到这稚气的脸与一个秘密有关,那秘密又与她有关。在高考前那些寂寞的日子里,谢雨常常坐在家里的窗前发呆,一阵风吹过,一只鸟儿叫了,都会让她动心和伤心。可她却不知道自己被别人暗地里研究了,而且研究她的是一双少年的眼睛。事情错得真大呀。

  谢雨轻轻握住了周北极打着点滴的手。他的手在她的手里显得无力,还有些冷。但他的手真大,谢雨的两只手合在一起才能真正握住它。谢雨想我得让周北极醒过来呀。他醒不过来,就不能看我一眼,我也就算白来了。

  谢雨把脑袋伏到周北极的耳边,轻轻叫着他的名字。周北极,周北极。叫了两声看看没有反应又接着叫,不知不觉她的声音高了起来,又单调又茫然。一位护士闻声赶过来,她看看谢雨,留下一声叹息,回去了。

  谢雨有些难过,但没打算放弃。她想我得找找其它办法。她想了一会儿,想到了生姜。她起身离开病室,出了医院大门,在一家饮食店要到一块生姜,让切成片,握在手里走回病室。谢雨掰开周北极的双唇,看到了一排紧咬着的牙齿,同时也闻到了一股腐臭的气味。谢雨顾不上许多了,开始捏住生姜片往牙齿上擦磨。谢雨记得,小时候听大人说过这样的办法。

  一片生姜在谢雨手里慢慢变小。快变没了,又用一片续上。周北极的嘴里涂满了姜汁。谢雨手里有六片生姜,当剩下一片的时候,谢雨想,周北极,我手里只有一片生姜了,你该醒醒了。这样想着,周北极的嘴巴真的动了一下。谢雨以为自己看花了,定住眼睛,周北极的嘴巴又动了一下。谢雨一下子慌了,还没想好怎么办,声音先叫起来,周北极周北极,你醒醒。周北极没有醒。谢雨赶紧用剩下的姜片再擦,擦了两下,周北极的眼皮弹了弹。谢雨喊道,周北极周北极,我是谢雨呀,你为什么不醒醒?周北极的睫毛使劲颤动着,张开了眼睛。他失神半晌,然后盯住了谢雨,象是看她。看了一会儿,无力地合上。谢雨刚要唤叫,周北极眼睛又慢慢睁开,嘴巴跟着张合几下。谢雨把耳朵往近贴了贴,听见周北极说,我在哪里?我死了吗?谢雨说,你没死,你醒过来了。周北极说,你是谢雨?谢雨使劲点头,说我是。周北极涩涩的笑一下,说,我肯定死了,我死了才能见到谢雨。谢雨说,周北极,你睡了三天三夜,你真的醒过来了。谢雨说,周北极,我从北京过来,我是专程来看你的。谢雨说,周北极,你说要见我,我就让你见到了。说着说着,谢雨觉得自己眼睛模糊了,模糊中看见周北极眼角滑出了泪水。

  谢雨想起了医生。谢雨对周北极说,你等着,我这就去叫医生。她跳起来跑到值班室,先叫了护士,护士叫了医生。医生护士兴冲冲的随着谢雨走进病室。他们看到周北极一如既往的闭着眼睛。谢雨急忙坐到周北极跟前,摇着他的手,一声声叫唤,周北极周北极周北极。周北极没有反应,嘴巴也不动一下,眼皮也不弹一下。医生不说什么,安慰地轻拍谢雨的肩,然后携着护士走了。谢雨眼泪掉了下来,冲着医生背影呐呐地说,他刚才真的醒过来了。

  谢雨在病室守了两天,周北极再没有醒转。第三天,部队决定将周北极送南宁治疗,让谢雨先回北京。谢雨说,我要先送周北极。就又呆了一天,将周北极的救护车送走。 
谢雨临走的时候,白干事和连队干部都来送行。他们挨个儿握了谢雨的手,把谢雨的手都握痛了。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47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6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86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25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48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4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98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49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93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88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2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81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83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04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13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0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65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2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38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4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