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第二部份
点击次数:1026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谢雨回到学校,也就回到原来的生活。谢雨没有想到,自己很快成为一个故事在校园里流传。流传广了,形成多个版本。版本不同,故事梗概是相同的,即中文系有位女生跟前线战士进行一场生死恋。故事说,中文系的学生就是不一样。

  开始谢雨并不在意。有一天她在图书馆自修,正认真着,忽然手臂被人碰了一下。抬头一看,一位男同学举着一支钢笔说,对不起,我的墨水没了,能把你的匀一点给我吗?谢雨把钢笔递给他,看着他的钢笔抽了她的钢笔。过一会儿,又一位男同学碰她的手臂,说借橡皮擦一用。谢雨说我哪里有什么橡皮擦。那男同学就走了。待第三位男同学引她抬头的时候,谢雨的脸上有了警觉。男同学说对不起对不起,认错人了。说着后退转身,谢雨盯着他走回座位,与原先的两位男同学会合一起,轻声说些什么,并制造出零星的笑声。 
中午在食堂打饭,谢雨排在长龙的尾部。窗口还未开启,有人等不耐烦,敲起了饭盒。饭盒声中,龙首部位走出一位胖子男生,大踏步向龙尾走去,在谢雨面前站定了。胖子说,我能帮你打饭吗?谢雨吃惊地瞪着他。胖子说,不行咱俩换一下位。谢雨说,我不认识你,我为什么要跟你换位?胖子说,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你是中文系的谢同学。我要向谢同学表示敬意。谢雨冷了脸不吭声。胖子说,我就想做一点点好事。谢雨说,如果你不想失去我对你的敬意,就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胖子两手一摊,说好吧,又大踏步向龙首走去。

  过了几天,班级举行优秀团员评选。这种评选既要民主,又得不到重视,就放在上午第四节课后。下课铃声响起,非团员拿着餐具走了出去,团员们留了下来。留下来的团员们心不在焉,认为应该速战速决。选票发下来,又很快收上去。黑板上出现了团支书的名字,支部委员的名字,接着出现了谢雨的名字。这时,谢雨正埋头看着什么,听到自己的名字,抬头看一眼,知道是有人搞的恶作剧。这个人可能是赵玲玲,也可能是朱古丽或巩莉。谢雨有些后悔刚才没写上她们中的一个。正想着,她的名字又一次响起,并且不愿歇息似的,一次接着一次。她的名下生出一系列“正”字,看上去浩浩荡荡。如果黑板是块田地,所有的人都认定团支书会破土而出,结果长出来的是谢雨。这样的结局颇为喜剧,有人发一声喊,同学们涌出教室。谢雨坐在那里呆了几秒钟,忽然气急败坏。她跳起来追出教室,截住团支书。谢雨说,这次评选是……无耻的。团支书说,你怎么能这么说!谢雨说,不是无耻也是无聊。团支书说,别人都以为我不高兴,想不到你也不高兴。谢雨说我真的不高兴。凭什么选我,我怎么能是优秀团员?团支书笑了说,你为什么不能是优秀团员?你是众望所归呢。谢雨说不要不要不要!

  整个下午谢雨都不高兴。傍晚时分,谢雨在寝室里闲聊,敲门走进一男一女两位学生,自称是校广播站的记者,要采访谢雨。房间里的眼睛望向谢雨。谢雨赶紧说,不在不在,谢雨她出去了。记者笑起来说,谢雨在,你就是谢雨。俩人就坐在她的对面。谢雨说,你们要问什么?男记者说,你的事迹打动了许许多多的同学,大家都想知道你们的恋爱经过。女记者说,听说你们是青梅竹马,感情是从小时候开始的吗?男记者说,这次你到了前线,心里有什么感想?女记者说,你那位战士伤情如何?什么时候康复?康复了还会上战场吗?谢雨说,你们问完了吗?男记者说,你先说也行。谢雨说,反正我说什么你们也不相信,这样吧,你们在这儿呆着,我从这儿出去。女记者说,我可以理解为你谢绝采访吗?谢雨说你的理解完全正确。她站起身走出了寝室。

  第二天傍晚,谢雨从图书馆回宿舍的路上,听到了喇叭广播。喇叭里说着采访侧记什么的,声音高亢而浑浊,似乎与自己有关。谢雨为了听明白些,放慢步子。她听清了一个句子,又听清了一个句子,这些句子说着前线、爱情和谢雨的名字。谢雨心里忽悠一下,像飘过一阵雾。她想这是怎么回事呀?一定要说我吗?不说不行吗?她又想这破喇叭多么难听,是不是刚从浑水里捞出来呀。她停住脚步,要找出那只喇叭的所在,但喇叭的声音来自前后左右,像从每个方向涌来,每个方向又似是而非。

  谢雨走进楼门时,喇叭里响起配套的苏联歌曲《小路》。歌曲抒情悠远,有着战火里的忧伤。谢雨伴着乐曲走上二楼阶梯,穿过走道,一把推开寝室的门。这时正是饭前时间,同学们都在房间,她们看见谢雨挺着身子站在门口,大声宣布:今晚我要请客!她的态度看上去那么坚决,不像虚晃一枪。大家欢呼起来。 
谢雨们来到校对门一家小餐馆。这家小餐馆开张不久,但很快盖过旁边的国营餐馆,餐厅里总是热热闹闹的。谢雨们围住一张快吃完的餐桌,盯住就餐者的筷子伸出伸进。就餐者不为所动,忙完了筷子,拿着牙签剔牙缝,剔舒坦了,才起身离去。大家坐下来,七嘴八舌讨论菜单,最后说以饺子为主,兼点小菜。这时巩莉问,谢雨你为什么请吃?是因为生日吗?赵玲玲摇摇头。巩莉说,是因为选上优秀团员吗?赵玲玲又摇摇头。巩莉说,赵玲玲又不是你请吃,你摇什么头。赵玲玲说,饭桌上嘴巴是管吃喝,不是用来问话的。大家笑起来,都说是。

  饺子端上,大家吃了起来。谢雨说,我可以喝酒吗?几双伸向饺子的筷子停顿一下。赵玲玲说,谢雨今天你做东呀,你想喝啥就喝啥。马琴说,又不是男同学,不喝酒了吧?赵玲玲说,马姐这话不对,酒又不是胡须刀,怎么成了男士专用产品。巩莉说,朱古丽能喝,你就陪谢雨喝一点。朱古丽想一想说,那就来一扎啤酒吧,咱俩分着喝。谢雨说,朱古丽你别替我省钱,咱们一人一扎。

  两只装着生啤的大杯搁在朱古丽和谢雨的面前。谢雨端起大杯倒入碗里。碗里升起泡沫,又低了下去。谢雨瞧着碗儿,双手把住一口一口喝完了。她抬起头,看到朱古丽也喝完一碗,同时脸上浮起颜色。谢雨摸摸自己的脸说,朱古丽你脸红了,我脸红了吗?赵玲玲说谢雨你脸没红,想不到你藏着酒量呢。谢雨说,那我再喝一碗,看看能不能红起来。她倒了酒又很快喝下去。大家有些吃惊地看着谢雨。谢雨说你们干吗这么看我?是因为我还不上脸吗?马琴说,谢雨你别喝了,这不好玩。谢雨笑一下说,刚才大家问我为什么请吃,现在你们看出来了吧,我今天晚上就是为了喝酒。

  一小时后,女学生们走出餐馆。谢雨左右挽着赵玲玲巩莉,挺亲热的样子。天黑了,马路上的车灯晃来晃去。谢雨要过马路,走了几步被左右同伴拉回去。一辆货车尖叫一声刹住,停在谢雨们的旁边。司机愤怒地探出脑袋,说姐儿们,手挽着手逛王府井哪!

  大家继续往前走。进了校门,抄小道过操场。操场空旷,马琴几人走在前头,三人组合被谢雨拖来拖去掉在后面。一阵风吹来,吹得谢雨胃里有些冲动。谢雨说,你们放开我。两位同伴不但不放开,挽得更紧了。谢雨还想说什么,脖子伸了伸打出一个饱嗝。赵玲玲巩莉松了手同时跳开。但谢雨没有呕吐,她只是感到脚太轻,好像不是自己的。又一阵风吹来,把谢雨吹坐在地上。前边的同学闻声返回,一起围住了她。谢雨抬头看见周围竖起一圈人墙,圈口是一块圆圆的天空。天空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但映着淡淡的红。谢雨眼里一阵热,要说什么,嘴巴张了张没说出来。她忘了要说什么。她使劲想了想,原来自己要用“我有一个秘密”这个词。谢雨就说,我有一个秘密,我恋爱了。好几个声音说,知道了,是周北极。她们的声音在她的上方,像是掉下来似的。谢雨气愤地说不是周北极!你们为什么要说周北极?为什么不说别人?一个声音说,别人是谁?谢雨说,北岛,他的名字叫北岛。谢雨说,你们吃惊了吧?你们不知所措了吧?谢雨说,你们能让全校的人都跟你们一样吃惊吗?

  同学们把失态的谢雨架回寝室。谢雨睡了一夜,酒醒了,身体却发起烧来。到校医院打了一针,回来后仍是昏睡。同学们都上课去了,留下两暖瓶开水。谢雨睡醒了,就喝一杯水,再接着睡。她喝了一杯又一杯,同时也把梦景切割成许多个片断。这些片断充塞着不同的颜色和不同的内容,显得那么的没头绪。

  中午同学们回来,见谢雨还是昏睡,起了怜惜。有人要给她打洗脸水,有人要替她买点心。马琴说,你们先别忙乎。还记得昨晚上谢雨说的秘密吗?赵玲玲说,那算什么秘密,那是酒后的傻话。马琴说,傻话有时是真言。赵玲玲说,你的意思是谢雨真的恋上那位叫北岛的诗人?巩莉说,为什么不能?谢雨能被别人恋也就能恋别人。赵玲玲说,两回事呀,人家可以穿着军装捉了谢雨去,咱们上哪儿去找那个北岛?朱古丽突然说,我能找到北岛。就在床头一堆杂志里找,果然找到了北岛。马琴叹口气说,咱们给谢雨念首诗吧。巩莉就捧着杂志念北岛的诗,念了一首,又念了一首。其他人凑过脑袋一起跟着念,一边念着一边看谢雨会不会弹开眼睛。谢雨眼睛不弹开,但嘴巴跟着动起来——她轻声加入了朗读。大家的声音越读越大,隔壁寝室听到动静,要跑过来串门,被堵了出去。

  经过这一闹,谢雨心情平静了许多。心情一平静,一些事儿搁在眼里就不算挑衅。同室们知道她的心思,也不随便捡起敏感话题。倒是谢雨自己觉得没意思,周北极都那样了,自己还要讲究泾渭分明,未免太小心眼儿了。这样想了,心里就很空悠。晚上寝室熄了灯,大家不愿意马上睡着,便开卧谈会,说些没头没脑的话儿。以前谢雨也是卧谈高手,积极地说,积极地笑。现在不一样了,多是听别人说,再跟着笑。听过笑过了,思想又很快滑到其他事情上,譬如她想,不管怎么样,我总该惦记周北极的伤势呀。大家都说谢雨卧谈的风格变了。

  秋天的时候,一封信忽然来到谢雨的手里。拆开一看,是周北极的。周北极开口便说自己胸部取出一颗子弹,把死神吓走了,现在已经好了许多。谢雨想,好了许多是多少呀?再往下看,原来他刚刚好起来,信还是躺在床上口述的,意思是先递个平安。谢雨高兴之余不免惊讶。先前她也认定周北极不会死,现在真的来了消息,还是觉得突兀。她想周北极又不是保尔·柯察金,怎么说好就好起来了呢?!惊讶过了,便赶紧回信。给回信定调子时,谢雨费了心思。这信既要显出高兴,又要节制感情,不能让差错一点点攒起来,所以写起来曲里拐弯的。

  过些天,周北极又来信了。这次笔迹不一样,是周北极自己写的。信里的话比前一封透明,似乎带着南方温湿的气味。周北极说,我真的好起来了,一天比一天好。医生护士夸我挺神,其实我知道与你有关。上次你来看我,我想不到,真跟做梦一样。后来我老做这个梦,做一次身子就挣扎一次,挣扎着要从昏迷中爬出来。周北极还说,战友们都说你是位好姑娘,以后不管你怎样待我,你对我都是很重要的。谢雨看着信,心里一阵热一阵凉。她想我能怎样待你,只要不再来人把我押去见你,送几句好话我还是舍得的。

  以后日子里,周北极一封一封的来信。每来一封信,谢雨就搁置几天,再懒懒的回信,有意把间隔时间拉长,仿佛时间拉长了,也能把周北极的热情拖淡。但周北极太长时间不来信,谢雨又会以为反常,觉得上一封信太淡太硬,怕伤了周北极的自尊心。于是不安,希望早点等到来信。真来信了,看着周北极满纸的热情,她又高兴不起来,又为接下来回信的用词发愁。谢雨就是这样进进退退,找不到分寸感。好在山高水远,躲在信纸里说话总是安全的。直到有一天,周北极的来信装进了他要来北京的消息。

  在这封信里,周北极告诉谢雨,大约开春之后,他就要随战斗英雄事迹报告团到全国各地巡回报告,北京自然跑不掉,据说还是第一站。周北极傻呼呼地说,做报告我不会,站在台上说话不如在高地上打仗,但听说能去北京,我心里乐得停不下来。现在我真想马上把自己填进炮膛里,一炮打到你跟前去。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60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81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715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58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79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75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611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52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05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417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58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410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208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30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47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21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93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68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62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53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