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第五部份
点击次数:1062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星期一上午,谢雨被通知去系主任办公室一趟。捎来通知的是一位年轻教师,神色严肃。谢雨以为自己的事露了。她想一想,认为是那医院熟人干的好事,就对马琴说,你那位熟人真不是东西。马琴也愣了,不知说什么好。

  到了办公室,见系主任候在那里,脸上干着。谢雨不敢看他,低下了头把十只手指绞在一起。系主任说你坐吧。谢雨坐下。系主任说,你近来好吗?谢雨不知道怎么回答,就不回答。系主任说,你看上去瘦了。谢雨仍不吭声。系主任说,不跟你绕圈子了,叫你来还是那位军人的事。他叫周北极对吗?谢雨说对。系主任说,你最近跟周北极联系多吗?谢雨说不多。系主任说,他过二十岁了吧?谢雨说老师你到底想说什么?系主任说,部队来电话,让我转告你……他停一下。谢雨淡淡地说,是不是又受伤了,让我去安慰他。系主任说,不是。谢雨说,那他想干什么?系主任说,他牺牲了。顿了顿又说,他死了。谢雨不明白地看系主任,慢慢站起来。看了一会儿,又慢慢坐下来。系主任以为谢雨会放声大哭,便等着,等一会儿没等到,就接着说,部队的意思是你可以过去一趟。谢雨说,我不去。我去干什么?我去干什么?系主任说,谢雨你要冷静。

  谢雨回到宿舍,马琴正在等着。马琴考察着谢雨的脸说,那事露了?谢雨摇头。马琴不相信地说,真的没露?谢雨点头。马琴说,你摇头点头什么意思?谢雨说,没漏。马琴松了一口气说,那咱们还去医院吗?谢雨说去吧。

  马琴携着谢雨出宿舍楼,向校外走去。谢雨走得有些慢,不时让马琴掉头催着。经过操场时,一帮男生在踢足球,一个足球远远冲过来,停在谢雨脚下。谢雨看着足球,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男生们喊,踢过来呀。谢雨醒了似的,捡起足球抛出去。足球在地上弹跳几米,停住了。一位男生气急地跑过来,对准足球狠狠踢出一脚,又回头瞧一眼谢雨说,怎么跟傻子似的。

  俩人出了校门,在车站等着。马琴看着谢雨说,你的脸真白。谢雨摸一下自己的脸。马琴说,害怕了几天,怎么还没锻练出来呀。还想说什么,车子来了。马琴拽着谢雨挤上去,占得一前一后两个座位。车子动了,车上的几缕阳光也跟着晃起来。晃动的阳光中有尘埃在活动。这时,马琴觉出站着的乘客里有一双目光看过来,接着又一双目光看过来。马琴怔了一下,明白过来,回头看向身后。她看见谢雨闭着眼睛,两行泪水挂下来。马琴吃了一惊,说谢雨你怎么啦?谢雨不弹开眼睛,泪水却下快了,几乎跳跃着。

  车到一站,马琴赶紧拉谢雨下车。马琴说,你不想去医院啦?谢雨仍默默流泪。马琴说,你这样哭着什么意思?也不怕难为情!谢雨说马姐,周北极死了。马琴说,谢雨你这么咒人家不好。谢雨呜呜哭出了声:周北极他真的死了!马琴想说什么猛地刹住,嘴里张着,半天没合拢。她听见谢雨在抽泣中说话。谢雨说,我是不想去医院了。谢雨说,周北极是因为我再上前线的。谢雨说,我想把孩子生下来。

  谢雨没去部队。她躺在床上断断续续地睡。睡了两天起床,苍白却固定在了脸上。同学们知道周北极的死,都来说一些安慰的话,说得不着边际。只有马琴盯着事情的重点,催谢雨把要紧的事办了。谢雨说,马姐你以为那天我说着玩的?马琴说,说归说,做归做,那东西在肚子里装久了可不好。谢雨说,装久了才好呢,现在我倒怕不小心掉了。马琴说,你以为你泡制药材?你装的是一颗种子,会长大结果的。谢雨说,我知道我知道。马琴说,你并不知道后果。我可以举出一百种不良后果,每一种后果都够你受的。谢雨说,我不怕。马琴说,我记得你说过这件事你是被动的、不愿意的。谢雨说马姐,一个人的死都不能改变一些事情吗?

  谢雨说的话其实不扎实。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改变了什么,但有一个想法从迷茫中突围而出。她认为一个人死去,是随着风飘去,融入空中就没有了。但周北极不一样,他留下了东西。这是周北极与现存世界唯一的联系。此联系是在对她侵害中完成的,就更显出冥冥之中的力量。她不能把这联系的绳索一刀斩断。谢雨知道自己的想法幼稚而且愚蠢,还沾着下作的气味,但就是抵挡不住诱惑。

  以后日子,马琴变着路线又说了几次。谢雨主意已定,不为所动。马琴只能眼睁睁看着谢雨一步一步走向不可收拾的境地。

  一个月过去,又一个月过去,新学期到了,谢雨的体形也开始走样。好在秋天已至,可以穿上宽松衣服,但她的动作明显迟缓。过去她是一条鱼,轻轻摆动尾巴,就游进了寝室,又游出了寝室。现在她走路更像一只拖把,拖来拖去的。铺位早已换过,马琴升到上铺,谢雨降至下铺。一回到寝室,她就喜欢把身子扔到床上,拿一本书做掩护,懒懒的不愿动弹。每天吃过早饭,她比别人早几分钟出门,却迟几分钟到达教室。路上,总有几位同学啃着包子一阵风似的刮过,把她甩在后边。上课时,老师在做分析:首先其次再次最后……谢雨的思想便在中间开小差。小差完了,觉得不踏实,又向同桌打问其次再次是什么。课间铃声响起,教室里活了。她坐着,静得像一枚图钉。同学们认为,周北极的死,让谢雨散了精神。

  肚子的发展比想象的要快。一日,谢雨买来两条毛巾拼接起来,两头缝上搭扣,紧紧绑住腹部。这样看上去平整多了。不几天,腹部顽强地膨胀,搭扣把守不住,就撤后半寸。腹部大着,搭扣便节节败退着。退撤之前,总要坚持一些时日,所以谢雨腹部始终是受困的,委屈的。有时真难受了,就躲到厕所的隔间里松一会儿绑。这时她瞧着毛巾,比着先前的腰围,禁不住会发呆。发呆过了,又默默地将毛巾重新裹上。等到晚上躺进被窝,她的腹部才真正得到解放。此刻的被窝呀,既松软又安全,是她的自由空间。在这空间里,她的双手抚摸着腹部,蜷着的心会一点点张开,迎进柔柔的暖暖的感觉。这时谢雨就想一些事情,腹内的温度胎儿的姿式什么的。

  冬天来了,暖气还没来。这个时间段最冷,同室们也最喜欢串被窝。谁迟了上床,对着自己冰冷的被子,一转身就会钻进别人已焐暖的被窝。别人受到冷惊,便呵斥。呵斥声引来求饶声,笑闹成一团。经常也有人钻谢雨的被窝,总被连推带骂地赶出。有一天谢雨刚睡着,赵玲玲钻了她的被窝。谢雨一激灵,赵玲玲已抱紧她。谢雨说你滚你滚你滚。赵玲玲正受着温暖,哪里肯滚。推搡几次,谢雨静下来。赵玲玲高兴了,身子动来动去,手碰到谢雨肚子。她愣了一下,很不明白,又用手去抚摸。这一次她惊叫起来,还腾地坐起身。有人拉亮灯,看见赵玲玲大着眼睛,久久说不出话。

  这个夜晚,谢雨把同室们吓住了。她们的惊讶加起来,足以挤满整个房间。回想着这些日子谢雨的种种可疑之举,她们大悟了。大悟之后,就小心翼翼提些问题,其中最想知道的是孩子生下来怎么办。谢雨告诉大家,我会送人,我要找到一个军人家庭。其它再问什么,便不搭腔了。

  从此谢雨成了寝室里的特殊者。同室们知道了秘密,又要共同维护秘密,这多少有些让人激动。她们不允许谢雨再干任何力气活。谢雨拿起饭盒,饭盒马上飞到别人手里。谢雨要找脏衣服,脏衣服已变成干净衣服晒在外边。上午去教室,大家陪她一起慢走。到教室时大家一哄而进,觉得如此可以掩护谢雨的身形。下课回寝室,也有同学陪着。谢雨现在上楼梯正像做文章,走几步便要点停顿的逗号。作陪的同学也跟着不停地点逗号。

  这个冬天,谢雨一穿上大衣就没有脱下来。她的大衣是军大衣,宽松臃肿,最容易模糊人的体态。她的脸因此被比得又小又瘦。不但又小又瘦,还透着浅浅的白。苍白之中,又隐着蝶斑。蝶斑轻易看不出来,却能感觉得到,好像什么东西没有洗去似的。她的脸和军大衣就这样搭配在一起,一日日的出现在别人眼中。同学们想起以前的她,禁不住地替她怜惜。只有谢雨知道,自己心里是多么的安静和清明。

  进入期末考试复习阶段,谢雨的肚子达到显著的形状。课不再上,同学们三三两两去了图书馆或留在教室里。谢雨整天呆在寝室闭门不出。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捱过考试,但仍然该背的背,该记的记。有时正认真着,肚中的孩子会踢出一脚或打个哈欠什么的,使她的背记不得不停下来。这时谢雨便歪着脑袋听肚子里的动静。她耐心听着,慢慢就听到肚中羊水哗哗流动的声音,婴儿在水中欢快扑动的声音,甚至嫩嫩的呢喃自语的声音。这些声音似有似无,需要一点点的去感应。当她觉得感应到了,便抿嘴一笑,好像拿下了一道难题。她的复习因此变得不再枯燥。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54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74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99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41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62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6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604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50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01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401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44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96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95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18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32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5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82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9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52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9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