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第六部份
点击次数:823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谢雨到底没有捱过考试。剩两门课时,她还要坚持,肚里的东西不坚持了。去医院时,同室们纷纷要跟去,被马琴劝住。马琴护着谢雨上了“面的”,向北太平庄而去。到了医院,熟人出来接应,将谢雨搀进分娩室。马琴办过住院手续,在分娩室外等着。这时她看见了那对夫妇。

  这对夫妇跟马琴谢雨见过一次面,是熟人安排的。见过之后,双方都没有意见。男的沾着军人的边儿,是转业军人,在一个小机关上班,似乎还本份。女的高高瘦瘦,眉目清楚,不知道为什么生不出孩子。见面前谢雨对马琴说,我最讨厌唠唠叨叨的女人,只要那女人不唠叨,我就答应了她。见面时,那女人不但不唠叨,还懂情理。她说,男孩女孩都成,是女孩我比对男孩还好。

  现在,这对本来毫无关系的夫妇赶过来一起着急。女人说,那小母亲不知吃饱东西了没有?不吃饱就没有力气。过一会儿,女人又凑过来说,那小母亲会不会紧张?这时候紧张特别不好。马琴说,你别小母亲小母亲的,她还是学生。女人哑了口,收回身子继续着急。此时马琴记起大半年前在这里见到的情景。她想,流产都会大出血,生孩子就更玄了。又想,可别生出一个有毛病的孩子,弄得这夫妇掉头就走。她一边骂着自己,一边无根据地瞎想,想得心里发慌。

  天色暗下来,那男人起身出去,很快买回几份煎饼。马琴有些饿,就接过来要吃。刚咬一口,忽然听到一护士探出脑袋在叫谢红谢红。谢红是临时给谢雨起的名儿,马琴一时没反应过来。护士又叫,谢红谢红,谢红的家属哪儿去了?马琴悟过来,嘴里叼着东西奔过去。那对夫妇也赶紧跑过去。护士看着他们说,生了。马琴咽下东西,刚要问什么,护士把脑袋缩了回去。马琴松口气,与那对夫妇走回椅子。他们想要高兴,又不很踏实。又等了片刻,熟人出来了。三人起身围住熟人。女人说,都……好吗?熟人说,挺好的。女人说,男孩女孩?熟人说,男孩。一道亮光掠过夫妇俩的脸,又觉得不能太露,就腼腆地高兴。熟人说,不过孩子得跟妈妈呆两天,两天过后让你们抱走。夫妇俩忙点头说,应该应该。

  两天里,谢雨和孩子呆在一起。说是一起,其实每天只有几次喂奶的接触机会,其余时间孩子集中在婴儿室里。每天清晨,婴儿室里推出两辆装着众多婴儿的推车。在此起彼伏的啼哭声中,婴儿们被分送到各个床头。谢雨倚在床上,看着白衣护士抱着婴儿快步走来,心里就生出奇妙的错觉,觉得护士背后照着一缕阳光,阳光伴着护士和婴儿向她走来。在这种新鲜的感觉中,一个新鲜的婴儿轻轻来到她的身旁。这是一个小东西,真正的小东西。他是丑陋的,又是美妙的。他肤色粉红,头发却特别的黑。眉毛淡淡的几乎没有,有的是两道深深的双眼皮。眼皮下眼睛闭着,偶然一弹开,便慌慌的合上。他的双手露在包布外边,紧紧地握成拳,静着。静了一会儿,忽然动了,动得肆无忌惮。原来他哭了。他的哭声脆脆的,凄凄的,似乎透着哀求的意思。谢雨抱起婴儿,塞给乳头,哭声立即止了,代之以急迫的吮吸声。他的吮吸无师自通,一下一下,显得霸道。同时他的手不安分地在乳房上划来划去,痒痒的酥酥的。吃饱之后,小东西进入休闲状态,安心地有依靠地闭着眼睛,鼻翼一动一动,呼出有些甜味的气息。他睡着了。

  很快孩子被接走。谢雨意犹未尽。她想,我要给儿子起个名字。一想到儿子这个词,谢雨的脸红了一红。她还有些不习惯。一天之前,她仍坐在寝室里看考试习题,脑子里塞满各种答案。一天之后,隆起的肚子一下子没了,身旁多出一个精致的小东西。这个小东西叫儿子,她的儿子。现在,儿子离她很近,考试离她那么远。

  谢雨在急切中等来了中午。一缕阳光又伴着护士和婴儿走来。在那一刹间,谢雨有一种久违的感觉,这感觉让她鼻子一酸,差点涌上眼泪。谢雨坐起身子,接过儿子举在眼前。她觉得几个小时不见,孩子有了新的气象。他的四肢活跃地弹动,像是挣扎又像是欢乐。他的胎毛绒绒的,发出好看的颜色。尤其他的眼睛,当抵近她脸部时,忽然张开了,闪着亮亮的惊奇的光。作为配合,他还打开嘴巴拨动一下小小的舌头。这个近乎扮鬼脸的动作把谢雨逗笑了。她端详着儿子,轻轻地说,儿子,你是我的每天,我给你起个名字叫天天吧。

  过一日,同室们集体来看她。大家瞧着她的颜色,放心了。朱古丽说,谢雨你胜利了,过几天回去,你还是以前的你。赵玲玲说,用这样方式向学校的规定叫板,真刺激。我想写进日记里,又怕被人偷看,泄了秘密。巩莉说,你的日记谁偷看?还不是男朋友。赵玲玲说,我哪里有男朋友?巩莉说,谁知道呢?一边说着向学校叫板,一边不敢把人亮出来,二律背反嘛。赵玲玲说,别说我不敢,我是不知道把谁亮出来。你指一位让我高兴高兴。她们还想说远,被谢雨截住了。谢雨说,你们就不想见见我的儿子。大家静了一下,立即欢呼起来,说儿子在哪里在哪里。谢雨说在婴儿室里,你们得等着。大家便坐着,一边七嘴八舌猜想孩子的五官和四肢。谢雨静静听她们说话,心里一句一句纠正着她们,一点差错也不放过。她想她们是多么的没经验呀,不知道儿子的眼睛鼻子,还有紧握的小手。同室们说笑过了,看看时候不早,便说先回去,还有一堆复习题乱着。谢雨就不留大家。同学们出了医院,心里都想,这谢雨,怕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第三天中午,谢雨等着孩子。护士出现了,抱着孩子一步一步走来。与以往不同的是,她的后面跟着熟人和一男一女。谢雨恍惚一下,明白了。她接过儿子,抱紧在怀里。熟人笑了一下,轻声说,两天了。谢雨不甘心地说,两天了?熟人肯定地说,两天了。谢雨便点点头,侧过身子给孩子喂奶。比起前两天,孩子的吮吸老练多了,不慌不忙,底气十足。这顿奶喂得有点久。喂完了,孩子被移到熟人手里,又很快传到那女人手里。女人抱着孩子,脸上激动得有些怪异,眼睛久久不眨。男人在旁边嘿嘿地笑着。谢雨看着他们,身子慢慢下滑,滑进了被子。她把被子往上拽了拽,盖住脑袋。周围暗下去,也静下去。谢雨想,帷幕拉上了,一切都结束了。她很快会无牵无挂地回到学校,在寝室的床上度过一个安心的寒假,寒假过完,她的“月子”也坐完了。接着她会收拾收拾自己,准备对付最后一个学期。她将补考两门课,然后写毕业论文,然后开毕业典礼……可是,她突然想,这些都不妨碍她把孩子多留一天的。孩子是她的孩子,她有权力选择两天或者三天。

  谢雨重新坐起身。别人以为她会从被子里带出两挂泪水,不想带出的是一句让人吃惊的话。谢雨说,我想把孩子再留一天。熟人脸色暗了暗,说这不合适吧,都说好的。谢雨说,孩子是我的孩子。她这么一说,别人就不太好说了。熟人征询地看夫妇俩。男人说,应该应该。女人说,那就再留一天吧。女人说话的时候眼睛仍不离开孩子。  

  谢雨的坚持为自己赚得了时间。她把这些时间用作发呆。一整个下午,谢雨拥着被子傻傻地想。傻想最无条理,容易学着时钟上的分针,嗒嗒嗒走完一圈,又嗒嗒嗒走完一圈,最后回到原来的位置。谢雨想累了,合上眼睛慢慢进入睡乡。睡乡是自由的,解放的。她做了一个梦,梦中长出一个决定。决定让谢雨醒来。醒来的谢雨心里悠悠的,仿佛有忧伤一点点渗出。她望向窗户,窗户闭着窗帘,仍有余光透入,白得厉害,仿佛在下雪。她知道,外面很冷。

  傍晚,护士按时把孩子送来。谢雨草草给孩子喂过奶,便自己吃饭。吃了两口,撂下了。她开始用毯子包裹孩子,试几次才包严实了。她看了看门口,然后把大衣挂在手臂上,抱起孩子走出病房。没有人注意她。在走廊里遇到一位护士,护士瞥她一眼,走过去了。谢雨出了住院部,来到医院门口。外边的景象吓她一跳。雪是打住了,但地上积着雪,一个白晃晃的世界。谢雨套上大衣,把孩子往怀里紧了紧,一边候着出租车。不一会儿,雪地上出现一辆出租车,驶近停住,下来几位脸色发绿的人。谢雨上了车,告诉要去学校。司机是一位愉快的中年人,一路上总想找个话题铺开。他从天气出发,驶过物价,又拐上知识分子待遇。显然他把谢雨认作年轻的大学教师。谢雨虚应着,不搭腔,司机的话势便渐渐弱了。

  车子停在学校门口。谢雨用围巾蒙住脸,下了车。尽管是雪天,校门口依然人来人往,她没有因为怀里多出一个孩子而招来更多的目光。进了校门,跟往常一样抄小路过操场。操场现在变成了一块平整的雪毯,在晚色中泛着亮光,看着特别舒服。几位学生跑来跑去并夸张地扔着雪球,瞧样子就知道是低年级新生。谢雨正踩雪走着,忽然跑来两位男女学生,把她当做隔体相互追逐。俩人在她身前身后躲闪着。男生跑向身后,女生就跑向身前。男生跑向身前,女生又跑向身后。这样绕了几圈,女生甩开谢雨向远处奔逃,男生在后面紧追不舍。雪地上留下一溜脚印和一串笑声。谢雨望着他们跑远,继续往前走。她走进楼门,踏上楼梯,穿过走道,推开寝室的门。没有人以为是她。当她打开围巾时,所有的人大吃一惊。大家把她拥进屋内,不停地问这问那。谢雨把孩子放在床上。孩子立即引走了大家的注意力。她们望着这么小的小人儿,不禁笑了起来。

  马琴把谢雨拉到一边,问怎么回事。谢雨说我不想送人了,我想自己养。马琴说你尽胡说,你没发烧吧。谢雨说,我是认真的。马琴说,谢雨你已经让我惊讶了几回,我是越来越弄不懂你了。谢雨把马琴拉到孩子跟前,说马姐你看看孩子吧,看看孩子你就明白了。大家随了马琴再看小孩,这次看得有些静。静了一会儿,响起几声叹息。马琴说,那你接下来怎么办?谢雨垂了眼睛说,我不知道。马琴说,有一点我先让你知道,明天到这儿参观孩子的会有一百人,后天会有三百人,大后天会有五百人,大大后天……马琴没有说完,大家眼里已经出现声势浩大的场面。大家眨了眨眼,把目光投向谢雨。谢雨说,你们别这样看我,反正我不会把孩子送回去。正说着,孩子哭了,哭声响亮绵长,大家有些心慌。赵玲玲说,我有一个主意,可以让大家不再心慌。

  一刻钟后,谢雨赵玲玲们出现在学校门口。天色进一步黑暗,但未暗透。谢雨还在犹豫,被赵玲玲从怀里抱走孩子。赵玲玲看一下周围,把孩子搁在旁边无雪的台阶上,然后离远了看着。谢雨望着孩子,觉得凉意从踩着雪的双脚开始,一截一截的往上爬。当爬过胸部时,她按捺不住要扑向孩子,被同伴们一把拽住。好在这时孩子哭了,哭声很快引起注意。一位教师模样的人走了过去,几位学生走了过去。随后谢雨赵玲玲们走了过去。

  教师咦了一声说,谁把孩子搁在这儿?这么冷的天。他把孩子抱起来看了看,又抬头问,是谁把孩子搁在这儿?他的周围站着那么多学生,但谁也没能回答这个问题。教师打开毯子研究一下,说还是男孩呢,怎么就舍得搁在这儿。这时有一位男生说,老师你的意思是换了女孩便可以搁在这儿。老师说现在不讨论这个问题,现在讨论的是父母问题。男生说,父母问题没什么可讨论的,我建议把孩子送派出所或福利院。围观者中响起吱喳声,吱喳声中又响起啼哭声。老师说,我有办法不送派出所,也不送福利院——我有一位邻居急着抱养孩子,这孩子正是雪中送炭哩。这时谢雨慌乱地说,这不行。老师说,这很行,我现在就去打电话。他把孩子交给凑到跟前的谢雨,挤出人群打电话去了。赵玲玲环顾周围说,不能让孩子在雪地里呆着,我们先把孩子抱回去吧。原先的男生说,孩子不是玩具,你们抱回去干吗?赵玲玲说,你以为我们闹着玩儿?我们这是献爱心。男生说,你又不是妈妈,还能养孩子?赵玲玲说,你怎么说话呢!我们献点爱心都不行?男生说,你们是哪个系的?赵玲玲说,你什么意思?我们可不图表扬什么的。男生说,敢出这种馊主意的,不是外语系就是中文系。外语系喜欢浪漫,中文系喜欢别具一格。俩人正说得投入,有人突然指出,你们俩别抬杠了,孩子已经抱里边去了。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74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693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41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38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49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52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07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282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49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28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080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051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27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676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71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452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060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7985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585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37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