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第七部份(完)
点击次数:813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谢雨刚回寝室,中文系女生捡回男婴的消息已在宿舍楼里传开了。几位女生半信半疑,打上门来看望。她们看到床上真的睡着一个婴儿。他的手露在外边,手指又小又白,像几条伏着的蚕。女生们没见过这样的小手,禁不住感叹一番。她们刚离开,另一拨女生来了。这一拨女生看过小孩后,要给他起名字。她们建议亮亮强强笑笑或丢丢,说一个评议一个,一时没有结果。谢雨喝住她们,说孩子的名字已成定局,叫天天。她们咂摸一下,说天天也不错,就心满意足地走了。她们走后,寝室同学赶紧制作一张告示贴在门外:谢绝探望,保持安静。

  这个晚上,寝室里洋溢着新鲜的气氛。同室们在狭小的房间里转来转去,想为孩子干点什么。谢雨怕耽误她们的复习,将她们一个个赶走。寝室里空了,谢雨坐在床边,心里飘过一阵茫然。没容她多想,孩子哭醒了。她抱起孩子喂奶,喂过了仍是哭。她打开尿布,看到一泡屎。她撤下尿布,擦净小屁股,换上一块尿布。然后去水房洗脏尿布,洗净后不知道晾哪儿合适。她想了想,回到寝室,将尿布铺在暖气片上。这样忙过,肚子浮起一阵饿意,空空泛泛的。她到公用柜子里翻找一遍,找到两包方便面。她将两包方便面一块泡了,不等泡透,就吃起来。还没吃完,同学们回来了。她们轻着手脚进门,先往床边凑,见孩子醒着,嚷动起来。两个小时不见,像久别重逢似的。很快孩子被抱起,在几双手里传来传去。谁抱得不像,便受到抨击。谁抱得太像,也得到一份叽笑。

  闹过了,大家上床睡觉。睡觉前,有人还想抛出话题卧谈,被谢雨“嘘”的一声止住。寝室暗了静了,像是没了内容。暗静中其实还有内容,那是谢雨的思想。谢雨在想眼下的局面,想明天怎么办,想尿布奶瓶电炉蛋花鸡汤小衣服小鞋……正想得没有头绪,下身传来一阵凉。她知道今天太累,下边出血了。她不敢开灯,黑暗中摸探着把裤子换过,然后躺直身子,一点一点睡去。

  半夜,一声啼哭将谢雨唤醒。迷糊中她撩起衣服把孩子揽在怀中。孩子没止住哭声,反而将乳头吐出。谢雨一摸孩子的脸,有些烧。她吃一惊,清醒了,再摸孩子,摸到一手的烫。她拉亮电灯,看见孩子闭着眼睛张着嘴巴奋力地哭,小脸都涨红了。她心颤一下,忙叫马姐马姐。马琴已经醒了,脑袋从上铺探出。谢雨说,孩子发烧了。马琴也没有经验,只好说多喂点水吧。谢雨忙倒水取勺,给孩子灌水。孩子的嘴太小,灌进去一点,马上被哭推出来,在脸上漫流。试了几次,开水没下去多少,哭声更嘹亮了。全寝室的人都被吵醒,抬起身子看谢雨的忙乱。谢雨突然灰了心,说不行,我得去医院。马琴从上铺下来,说现在只好去校医院,不知能不能看得婴儿的病?赵玲玲说我也去。巩莉朱古丽也说要去。马琴说你们都别去,别把什么事都闹得轰轰烈烈的。

  俩人抱着孩子往外走,在楼门内遭到门卫老头的阻挡。门卫老头不开灯,只把不满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都什么时候了,还进来出去的?马琴说大爷,有人病了得去医院。门卫老头说,我怎么听到婴儿的哭声?难道我耳聋听错了吗?马琴说,您没有听错,是小孩的哭声。门卫老头说,我管的楼里怎么多出一个小孩?这是怎么回事?马琴说,这事儿一句两句说不清楚。门卫老头说,说不清楚怎么能出去?别以为我那么好糊弄。马琴说大爷,孩子发着烧呢,孩子很小经不起烧。屋内静了静,铁栓往屋里抽进一截——门可以开了。但门卫老头坚持道,明天得空儿给我说清楚孩子的事儿。

  出了门,外边出奇的冷。白天的雪地被踩出路后,在夜间冻成冰道。俩人搀扶着走,打滑的脚步跟不上着急的心。平时五分钟的路,这时走了十多分钟。进了校医院,俩人赶紧敲值班医生的门。医生在睡梦里被拽出来,本来不高兴,见病人是婴儿,更吃一惊。医生说,这儿不是儿童医院,你们带一个婴儿来算怎么回事?医生说,婴儿又不是学生,怎么能跟着你们享受公费医疗?医生又说,我不是赤脚医生,不能够大人小孩还有牲畜都可以治的。医生一边不停说着,一边给小病号注射药水,又开了几样药粉。谢雨马琴一迭声的说谢谢,把医生严肃的脸说缓和了。他把药粉的喂法讲解一遍,然后迷茫地看着两位女生抱着孩子离去。

  回到寝室,谢雨给孩子喂药。孩子觉出药水不是奶水,便用哭声来抗议。哭声自然又把同学们吵醒。这次同学们听到的哭声不仅是愤怒的,还带有新的花样:先发一声响,然后停顿片刻,再发出更猛烈的声响。中间像是休息又像是攒劲,把哭声割成一截一截的,让人直揪心。这样折腾好一会儿,孩子才安静睡去。

  第二天上午,同学们起床了,谢雨还在沉睡。这时敲门声响起,响得比较文雅。有同学拉开一道门缝,见是昨晚校门口的老师,忙说等等。把谢雨拽起,穿好衣服,将门打开。老师小心翼翼地进来,后面跟着一位同样小心翼翼的男人。老师看看眼前的同学,又看看床上的小孩,高兴地对身后的男人说,找着了。男人满脸的皱纹蠕动起来,说谢谢谢谢。同学们相互望望,心里明白了。赵玲玲说,谢什么呀,我们又没做什么。男人说,你们做了你们做了。赵玲玲说,我们做什么也是为自己做的,不是为你做的。男人吃了一惊说,这孩子是张老师先捡到的。老师说,是的是的。男人说,听到消息我立马赶过来,不想被你们暂时收留,急得我呀一夜没睡好。赵玲玲说,不是暂时收留,是长期抚养。老师笑笑说,你们开玩笑吧,这是大学,不是托儿所。赵玲玲说,大学更要做好事献爱心,从中培养我们的高尚情操。大家说是啊是啊,老师你不会反对我们这样做吧。老师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还想说什么,那位满脸皱纹的男人已凑到孩子跟前,对着孩子咧嘴笑。谢雨一把推开他,说你干什么!男人说,我没干什么,我就想要这孩子。谢雨不说话,生气地站到他面前。其他同学也纷纷站到他面前。大家一齐往前走一步,男人和老师就往后退一步。进一步退一步,又进一步又退一步,男人和老师退到了门边。忽然男人眼眶红了,抖着嘴唇说,学生们你们……你们行行好吧。他未说完,门被“砰”的一声关上。同学们站在门内,沉默不动。过了半晌,有人吃吃笑起来,说挺像阶级斗争的。

  因为这一插曲,谢雨有了警觉,担心节外生枝。不想越怕越有事,午饭时,同室们急急跑进来,让谢雨瞧一眼楼下。谢雨见她们气急的模样,赶忙起床,将身子移到窗边。她看见楼下门口拥着一群人,几个人叫着什么,更多的人挤进挤出的动着。谢雨转过头,眼里闪着不明白。赵玲玲说,她们在给天天募捐,她们打的口号是:伸出你的手,让天天成为我们的天天。谢雨的腿一下子虚了,慢慢坐到床沿上,问,这是什么意思?巩莉说,是昨晚来探望的那拨人搞的,大概见我们先拔头筹,也不甘落后想做点好事吧。朱古丽说,她们说钱跟粮票都行,奶粉鸡蛋也欢迎,挺可笑的。谢雨挣起身子再看楼下,团着的人群已经抻开,变成了长队。在白的雪地里,长队仿佛一条细虫,慢慢的向前爬动,后面则不时添加着尾巴。谢雨觉得滑稽之极,想放声大笑,忍住了,慢慢移动身子走回床上。

  这天晚上,孩子还有些烧。谢雨怕惊吵大家,早早喂了药。熄灯后,大家似乎都粘着倦怠,懒懒的不说话。不一会儿,房间里响起细细粗粗的鼻息声。谢雨睡不着,睁着眼睛看黑暗。暗色看久了,便显出亮色。眨一下眼,亮色不见了,又恢复暗色。谢雨在暗色和亮色的来回间不知呆了多少时间。夜半,孩子不出意料地哭了,哭势很猛。谢雨抱起孩子出了房间,呆在走道里。又怕哭声干扰两旁的寝室,便沿着走道慢慢往前走。走到尽头,又慢慢走回来。孩子的哭声那么顽强,没有休息的意思。谢雨不停地晃着孩子,最后把孩子晃进了水房。水房里有回音,孩子的哭声更显悠长。为了控制孩子哭声,谢雨开始哼曲子。哼着哼着,她发现哼声走样了,中间杂着抽泣声——她哭了。意识到这一点,她不打算制止自己。她任自己的泪水一个浪头一个浪头的涌出,在脸上泛滥。她的脸因此变得水淋淋的。

  次日谢雨起得早。大家起床时,见谢雨已坐在床边,脸分明的苍白。正想说什么,敲门声响了。有同学说别是昨天那位傻男人吧,就警惕地开门。门外站着系里的年轻教师。年轻教师说,系主任有要紧的事找谢雨,让她去一趟。同学说什么事?年轻教师说我也不知道,转身走了。大家担心起来,说准是抱养小孩的事传到系主任耳里了。有人说不对,要是抱养小孩的事应该让我们全体都去。有人想一想说,没准儿又是南方前线的事。这样一说,大家心里紧了一下,拿眼睛看谢雨。谢雨慢慢地说,你们不要猜了,不管什么事,我都不会去。顿一顿又说,今天我得离开学校了。她的话把房间说静了。赵玲玲说,你要去哪里?谢雨说,回家。赵玲玲不相信地说,你带着孩子回家?谢雨说,这是没办法的事。我想过了,呆学校里总不是长久之计。赵玲玲说,呆学校里至少还有我们帮着。大家说是呀。谢雨摇摇头,不吭声。大家把这几天的情形想一遍,也觉得帮助的话很虚弱。马琴摸摸孩子的额,不烧了,就说,你先回去也好,在这里确实不是办法,弄不好把身子累垮了。回去把月子坐好,下学期开学再回来。大家回味一下,觉得有道理,就高兴起来。高兴了一会儿,又想起谢雨抱着孩子走进家乡小镇的情景,大家又有些心酸,那高兴也慢慢的抽去。

  整个上午,大家帮着谢雨收拾东西。又有人上街买了火车票回来。吃过午饭,谢雨让马琴送站,其他人别送。大家执意要送。有人先拿了行李,又有人抱起孩子,拥着谢雨出门。校园里的雪还没化净,一片白一片黄的。大家走在湿漉漉的校道上,有些沉默。有人想说什么,一时找不到话头。这时襁褓里又响起哭声,汹汹涌涌的。有人就说,这孩子真爱哭,一点儿也不像战士的后代。这话一出,大家都觉得不好,因为很久以来,谢雨不再提周北极了。果真谢雨淡了脸说,别提周北极,我恨他。

  送走谢雨回来,大家心里都存了一个预感,只是相互不说。考过试,同学们回乡过年。过完年,又纷纷返校。见面时,大家自然一阵欢闹。欢闹过后,同学们点来点去,只少了谢雨。大家心里想,果然果然。同时不甘心,暗中留着一份等待,每次回寝室都觉得会突然多出一个人来。再过些日子,谢雨终于没有回来。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81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02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73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7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5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60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36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1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82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62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11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085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60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707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83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489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093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7994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590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70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