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办公室
点击次数:719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星期一仍然是班。李浩的办公室有三张办公桌,三个人,今天,另一个同事下乡了,只剩下两人,即李浩和喻红。

  李浩到达办公室的时间已将近九点钟了,这时喻红正忙于整理材料。李浩这个星期的事情也是弄材料,李浩的感觉中,机关与材料始终是紧密相连的一个概念,除非你是当了头儿,才可以让别人去继续弄材料。李浩对埋头弄材料的喻红说,这机关是人呆的吗,总是有永远弄不完的材料,这时,喻红放下钢笔,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李浩,你来几年了,五年了吧。李浩说,七年了,你想想看,我进机关都已经七年了。喻红说,我才呆了三年就呆烦了,你呆了七年还在继续呆下去。李浩对喻红的揶揄不以为然,李浩说,三年与七年有什么区别呢,在我看来都是一个样。喻红不同意李浩的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喻红说,三年与七年怎能混为一谈呢,你想想看,机关里这么多人,最大的区别不就是时间的区别吗?李浩听喻红的话,又似乎看到了喻红的隐秘的一面,但这隐秘的一面具体是怎样的李浩是吃不准的。李浩一页一页地茫然地翻着厚厚的一叠原始材料,李浩想,喻红是很在乎人与人的区别的,这他妈的都是女人的所谓区别。喻红看李浩沉思的样子,喻红估计李浩是不喜欢谈有关机关的话题。但喻红只仅仅估准了一点点。而李浩正借这个机会把想象伸展开去(或是深入下去)。李浩作为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想象自然是带有性别角色的。李浩现在就是这样正对着喻红,李浩想,喻红进机关三年,三年来都是弄的千篇一律的材料,容貌姣好,也不乏一点小才气,但她现在已是一个彻底的机关女人,文字与材料早就磨去了她的青春和激情,你他妈的即使干了她,她也照样与过去一个样,照样是一个标准的机关女性。李浩为自己的粗鲁的想象而有点儿亢奋。李浩这时看喻红,喻江已拿着一张报纸在看,喻红正在看二、三版,李浩所对的是一、四版,这是一张晚报的星期刊,从一版头条到四版(二、三版李浩无法看见)的版块标题依次是《谢谢你的爱》(估计是有关“希望工程”赞助的报道)、《城南立交桥下》(估计是有关城南立交桥下色情交易的特写)、《超市:监控与反监控》(超市有权监控顾客吗?李浩对此持有怀疑)、《温州:好大的胃口》(副标题“温州组团进京招才引智”,李浩对此不以为然,像人家深圳,人才不招而来,早已过剩了,还需要“招,引”吗?难道“招,引”才是大胃口吗?)、《宾馆房价为何居高不下》;李浩的目光接着转到第4版:《清房半年,离婚骤增》(房子与婚姻始终关系密切)、《当心:违禁剧素鼠药》、《瞧瞧城里人的睡眠习惯》(已经有些无聊了)。但李浩不知道第二、三版是什么内容,也许是这二、三版更适合于女性特别是机关女性的阅读。因是晚报,又是星期刊,李浩估计这二、三版的内容有时尚类、生活类、健康类等等,这些内容对喻红来说肯定是百读不厌的。

  李浩的无聊,导致了无意义的动作的繁衍。李浩不时地频繁地变换他的藤椅上的坐姿。正在读报的喻红(天知道她正在读什么)也明确觉到了李浩的无聊。喻红说(喻红的声音经过竖着的报纸透过来),李浩,你为什么总是不愿到外地出差呢?我进机关这么些年了,却从未见你到远地出过公差。报纸后面的喻红,不等李浩回答,继续询问下去。喻红说,其实你是懒惰的一个人,你对工作一直处于被动状态。李浩说,我同意你的判断,我自己也是这样的感觉。喻红说,你自己既然意识到了,那为什么不改变一下现状呢?你想不在这里长期地呆下去,也只有靠自己改变自己。李浩听着喻红的劝导,根本不为所动,什么自己改变自己,这种类似大学生语言的空洞理论是多么的可笑和幼稚,这时,喻红翻过晚报,又开始看起第一、四版的内容。喻红又透过报纸对李浩说话。喻红说,我不喜欢你的风格,我一直来都不喜欢你这种风格。喻红的话,提起了李浩的兴趣,李浩想不到喻红竟涉及到了你喜欢不喜欢这样一个非常直接的问题。女性为什么时间一长,就会把话题往这上面引呢?李浩以前一个女同学也是从这话题开始切入并成了李浩的女友(尽管时间并不长)。但话又反过来,喻红的这种风格作派难道会让人喜欢吗,自己肯定是不以为然的。李浩这时也像喻红一样盯着报纸(喻红手中的报纸),看着一行生活类的标题,慢慢地说,喜欢不喜欢是毫无意义的事。这时喻红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盯着李浩看了一会,咬着嘴唇,说,李浩啊李浩,你总是这样,对任何人都这样,提不起兴趣,又冷漠。李浩想不到喻红会这么在乎,李浩确实是没有多大的感觉,至少李浩不想违心地说这些让喻红舒服的话,李浩只得闭起嘴巴,不再说话。

  整个上午,喻红都在不好情绪的控制之中。这使李浩很不舒服,李浩始终认为自己没有义务去调整喻红的情绪,因此,李浩在有着情绪倾向的喻红看来;就更加地显得冷漠了。与喻红相比,李浩无疑是一个冰冷的冷血动物,令人实在不堪忍受。

  李浩面对喻红,明显地感到近距带离带来的压力。李浩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的思维,不让它进行无意识的蔓延。而喻红就坐在自己的对面,就好像一只一直在忙碌的弱小蚂蚁,李浩现在已害怕自己于不经意由于不小心而踩踏了它。

  蚂蚁啊蚂蚁,忙碌吧,你忙碌吧,忙碌吧——喻红确实一直不停地忙碌着。

  这之间,李浩仍然无动于衷。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92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1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98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70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6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70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60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4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204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91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3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112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87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731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96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513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119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007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606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93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