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请柬 电话
点击次数:818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喻红对李浩,仿佛蚂蚁对石头。拼命收敛思维的李浩迫使自己成为一块石头。等下午下班,李浩才松下一口气,然后飞快地蹬车,飞快地回601。刚要开门的李浩猛抬头看见防盗门铁栅上塞着一封信件,随手取下一看,信封下面是一陌生地址。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往宿舍寄信给李浩,这封信是第一封寄达李浩宿舍的信。李浩现在的住址几乎没告诉过任何人,李浩真不知道寄信人是如何取得自己的住址的。但这不是一封私人信件,是一封请李浩参加高中同学会的请柬,请柬的全文如下: 

李浩同学: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时光匆匆,一晃已是十五年个不平凡的春秋,二中八二级高中四(5)班各位同学,尽管道路各不相同,追求各有志向,经历千差万别,并且在各个不同的岗位上也各有不同的建树,为国为民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但是,同学们,别忘当初寒窗共读的情谊,还刻八二级四(5)班的教室里,52位同学书声朗朗、互帮互学、团结友爱的和谐情景吗?

  追忆逝去的岁月,共忆美好的年华,切磋走过的道路,展望充满希望的未来,是全体四(5)班同学会心愿。为此,经八二级四(5)班同学筹备组研究决定,于九月五在雁荡山朝阳山庄召开第一届全体同学会,会期两天,希准时到会。

  特此通知

  (备注:各位与会同学请交自我简介一份,要求写明现任职务、学历,十一年来所取的的成就等)此致

崇高的敬礼

                             县二中八二级高中四(5)班

                                 同学会筹备组(章)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日 

  这是一份电脑打印的印在粉红色纸上的同学会请柬(其实是通知),它在李浩毫无知晓的情况下寄到李浩所住的601宿舍。现在,至少同学会筹备组的几个人都掌握有李浩现在的住址:朝阳小区7幢601室,李浩不想让人知道已成为空话一句,而且随着同学会的举行,这个地址(包括邮编、电话号码)将会印进同学会通讯录,至少原班上的所有同学都可知道,而且有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人知道。李浩预测,在不远的将来(同学会之后),601室的李浩将会收到一些毫不相干的信件。这对李浩来说,显然是一个不好的开头,随着信件的增加,还将会遇到一件件不相干但又推不掉的事情。而更大的可能性,则是有人将按通讯录上的地址直接来访,当这些人寻找至李浩的601室时,李浩就必须作出反应,寒暄、对话、答复,直至倒茶递茶、留宿吃饭,甚至要冲洗被他们弄脏的卫生间!

  即使李浩不参加同学会但这种可能性照样无法排除,李浩的地址,电话号码照样会被编入同学录之中去。也就是说,一封请柬的寄达,同时伴随着众多可能性的到达,这种可能并不以李浩的意志为转移,不管李浩喜欢不喜欢,愿意不愿意,这种巨大的可能性已是客观存在,无可否认。


  李浩在房内沉思了许久,然后把这封讨厌的请谏随手扔在了茶几上。这时,响起了电话铃声。是喻红的电话。

  喻红在电话里的说,李浩,你应该知道,我这是第一次给你打电话。李浩说,是啊,你这是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喻红说,你装什么蒜,你不要装蒜。李浩说,我装什么蒜?在自己的房间内,爱干什么是我自己的自由。喻红说,李浩,我总是无法忍受你的自私,你的眼里只有你自己而根本就没有别人。李浩对喻红的指责仍是一付别无动于衷的样子。李浩说,你不要把义务强加于我,我爱怎样生活是我个人的事,我的事不涉及到任何别人。李浩想不到已同事三年的喻红,竟会在这么一个傍晚给自己来这么一个电话,喻红显然已经把一种额外的义务强加在自己的身上让自己随时去承担顾虑。而喻红根本不理睬李浩的解说和逃避,喻红继续在电话里说,你想想看,我到办公室三年,这三年来,我一直坐在你的正对面,而你却总是视而不见。李浩已明显地听出喻红言语间的那种怨恨,李浩也确实想不到喻红会对自己有这么种怨恨。李浩确实已与喻红同事三年了,三年来确实一直坐在喻红的正对面(同样,喻红也坐在李浩的正对面)。李浩一边听着喻红的牢骚,一边想,喻红算不算可怜的机关女性呢?如果是的话,这样一来。喻红就显得愈发可怜了,一是自己对她毫无感觉,二是她竟然会生出这么一种莫名的情感出来。难道同事了三年,自己就要承担起这种莫名的义务吗。李浩趁喻红语气停顿的间歇,赶快放下了电话。

  处在601内的李浩,开始被不愉快的心情支配着。一个电话,以及电话那端的同事喻红,使李浩感到了无端的压力。李浩回想上午刚上班不久自己对喻红的想象发挥,那时,李浩甚至还设想过喻红被人干过之后的情景,那是多么糟糕的设想。其实,喻红又何尝没有想过自己呢?也许她早就对自己进行过各种各样的设想了,设想自己这样,或那样、穿衣的、****的、工作的、生活的、情感的、行为的,等等等等,都可能被她设想过。既然有今天这个电话,则说明确实设想过这些各种各样的事情。本来像这容貌姣好的女人,与她交往是一种多么愉快的事,但是,当一种莫名的义务强加于身上的时候,还谈什么继续交往呢。

  而更加糟糕的,还有这封突来的同这学会请柬,它将使各种讨厌的可能性因此而成为讨厌的现实。

  坐在沙发上的李浩,处在601内的李浩,思绪惘然,他一边飞快地用遥控器变着电视内的频道,一边在心里大声叱骂,操!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47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6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86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25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48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4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98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49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93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88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2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81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83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04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13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0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65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2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38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4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