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点击次数:870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牧鹅少年经过吕麻子家的两间瓦房,他看见这家的祖母坐在院子里,地上铺着一张竹席,麻子的祖母就坐在竹席上。牧鹅少年原来以为她在翻弄准备过冬的旧棉袄,当他赶着鹅群走近院墙的时候,发现席子上堆着许多樱桃果子,那些艳红晶莹的颜色让牧鹅少年的嗓子里泛上一股难以遏制的酸水。 
祖母快七十岁了,在麻子的眼里,她已经一只脚跨进了悬在后房的棺木里。六十五岁那年,祖母对麻子的父亲说,给我打口棺木吧,我什么也不想要,你给我准备一口棺木吧。麻子的父亲是个泥水匠,他常常沉默无语,绕着瓦房的屋基一遍遍踱步丈量。他从砖缝中抠出一些灰末,在手指间揉搓,然后用鼻子仔细辨认气味。麻子不知道他究竟要在这个房子里嗅出什么东西,但是他可以嗅到父亲身上一种水泥石灰的气息,在他的头发里还隐伏着许多跳蚤一样的白色粉粒,当他用粗糙的指甲抓挠时,就会发出奇怪的摩擦声。麻子的父亲喜欢坐在屋檐底下反复摆弄他的泥水匠工具,或者用一种虚拟的动作堆砌一座并不存在的的宫殿,在他最得意的时候,嘴里飞快地射出一口唾沫,就像一根桩石牢牢钉在地上。母亲渐渐皱紧眉头,在阴暗的厨房里轻轻咳嗽了几声。

  父亲叫来了两个木匠,开始忙碌起来。麻子一直以为他们在打家俱,当那些刨木花在空中四处飞扬时,他猜想那件木器是一只五斗柜,许多人家里都有一只五斗柜,镶有镜子的那种。有一天放学回来,麻子看见院子里停放着一口黑漆漆的棺木,盖板上用金粉描出一对蝙蝠,他问父亲,奶奶呢,她躺在里面吗?父亲给了他一巴掌,你这个讨厌的孩子,快打桶水涮涮嘴。麻子不知道自己究竟说错了什么,从那天夜里开始,他时常听见后房有种古怪的响动,似乎在互相追逐什么,也许是一只老鼠和一只猫吧。

  这天中午的太阳很好,远远的可以看见几里地以外化肥厂巨大的烟囱,有时冒出一柱白烟,带着磷酸化合物的气味。祖母坐在院子里挑捡樱桃,晒干后制成蜜饯,秋天的时候,杂货铺的人就会来收购。午后的阳光逐渐炎热起来,祖母有些头昏眼花了,这时候院里突然涌进来一群呱呱叫的大白鹅,一个晒得黝黑的乡村少年蹲到地上抓了一把樱桃,少年说,我快渴死了,让我吃几颗樱桃吧。祖母飞快地打落了他手中的樱桃,把少年推出门外,那群白鹅跟着挤出去,慌乱中让门板夹落了不少羽毛。少年在墙外站了一会儿,拾起一块石头丢到井边,他叫起来,我不想吃你的樱桃了,让我喝口水吧,我走了一上午什么也没有喝!麻子的祖母一时动了慈善之心,当她看见裤腿上沾着的一根鹅毛时,再也不想跟这个少年多费口舌了。墙上露出少年手中半截竹竿,上面系着一块红布,牧鹅少年临走时敲了敲墙头说,你这个狠心的老太婆,你的樱桃会烂成一堆臭泥巴!

  一场连绵阴雨应验了牧鹅少年的恶毒咒语,现在,麻子的祖母躺在床上,她的腰椎病犯了,走不了路,只能躺在床上。从早到晚,一家人都会听见祖母反复追问雨停了没有,开始还有人回答,后来大家都烦透了,沉着脸谁也不说话。祖母看见自己的话语就像一颗樱桃核丢弃在地,没有人瞧上一眼,她拍打着床杠哭喊着,快把棺木抬进来,我快死了,我躺进棺木天下就太平了。

  雨下到第四天,父亲收拾了一只帆布军用书包,他在里头放了两身衣裤,一盒劳动牌香烟,一副纱线手套。麻子的父亲就在霏霏细雨中出了门,他要去甘霖镇。很多泥水匠都会去甘霖镇,他们要过两三年才回来,有时会带回一些时新布料或者几双上海产皮鞋,更多的时候他们空手而归。麻子的祖母那天睡着了,轻微地磨牙,麻子站在床头,看见一朵云遮住了她苍老的面庞,投下一块青黑的光影。

  当我开始虚构这个阴阳怪气的家族史的时候,父亲告诉我,曾祖父吕棉桃其实是个一无所有的牧鹅少年,他赶着一群大白鹅在杭嘉湖一带四处游荡,甚至渐渐忘了自己究竟来自何方,而我们的家族史就是从这个牧鹅少年开始的。更令人沮丧的是,牧鹅少年吕棉桃是当地著名的小泼皮,当他挥动着手中的竹竿,油腔滑调斥骂鹅群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又在打谁的主意了。

  堆在墙角的樱桃很快长出一些黑色的斑点,用手指轻触,可以发现里面的果质变成了一泡汁液,房子里始终飘荡着一种浓烈的死亡气息。祖母的大木床罩了一顶苎麻布帐,地上点着一盘锯末蚊香,祖母的手从床沿垂落,捏着一柄葵扇。麻子的母亲无可奈何地对邻居说,我给她送饭端屎,别人家该做的事我都做到了,可我偏偏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死。

  麻子戴着大斗笠,提着一只竹篮,里头有许多空瓶子,母亲准备把樱桃来不及腐烂的一部分制成果子酒。麻子看见河上的木桥已经无影无踪,一个少年蹲在雨中大声哭泣,在他怀里抱着一只僵硬的大白鹅。篮子里玻璃瓶的碰撞声引起了少年的注意,他用袖管擦擦眼睛伸长脖子看着麻子,他的举止活像一只鹅。少年说,你去哪里,要去甘霖镇吗?麻子远远地回答说,不,我要去拷酒。当他抵达杂货铺的时候,雨势加剧了,杂货铺的人哭丧着脸说,要发大水了,什么东西也运不进来,你买点味精蜡烛吧,我只剩这些货底了。

  母亲最后掏钱请了一个叫老韩的酿酒师傅,她对麻子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总不能眼睁睁地让它烂成一堆水。祖母在那一天坚持要坐在屋檐下面,祖母说,酿酒人没有一个不会偷酒,天底下没有老实人。老韩在厅堂里架起了木桶状的酿酒器具,他在腰上拦了一块蓝布裙子,白雾一样的酒蒸汽弥漫了两间瓦房。麻子的家在远处隔着蒙蒙细雨望去,像云海中翻腾的小船。

  说不清老韩是不是个惹人讨厌的人,祖母在饭桌上突然骂道,偷吃,再偷吃烂掉肚肠!麻子讶异地环视每个人,他们神情木然地只顾自己吃饭。你在说猫吗?你是在说猫吗?他说着往桌下看了一眼,他看见母亲光着一只脚,她的鞋踩在老韩下面。

  老韩是在那天黄昏走的,走的时候,麻子发现他神色怪异地朝井里吐了一口唾沫,然后他小声地附到麻子耳边说,知道你爸爸吗,他就在井里。老韩挑着他的营生家伙上了路。麻子在那天夜梦里掉入了井中,他的头颅半浮在水面,仰望着一片薄圆的天空,他看见老韩笑嘻嘻地探过脸,他吐的不是唾沫,是一枚樱桃。

  麻子的母亲生了一种奇怪的病,老韩走了之后她就生病了,她用一块手绢包住额角,里面贴着薄荷叶。麻子试图探明母亲究竟生了什么病,但得到的只是一些含糊其词的回答,母亲说,我头痛,每天下雨每天下雨,快把我的头痛裂了。麻子想,也许她是真的病了,可是下雨怎么会头痛呢?天气逐渐放晴的时候,母亲仍然没有解下额上的手绢,各种各样不同的草药气味,依附在她身上挥之不去。

  祖母重又躺在了床上,再次放晴的阳光从窗户钻进来,爬到她身上,木屑一样干燥的肌肤淡淡泛着白光。临死前的一个月,她固执地闭上了眼睛,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她都紧闭着她的眼睛,不愿意再看一眼这个让她烦心的家。麻子不解地问祖母,你很想睡觉吗?祖母摇了摇头,稀疏的发髻令人发笑地跌散下来。麻子又问,你不想睡觉闭着眼睛做什么?祖母挥挥手,表示不想说话了。他悄悄走到门边,回头望了一眼,祖母蜷缩在床上,像一团肮脏的衣物。麻子一直记得祖母濒死的一刹那将手伸到了母亲的裤腰,这个出人意料的动作让母亲惊恐万分,她尖叫一声,拼命拍打祖母的手,但是祖母已经断了气。

  通往平桥镇的公路上出现了一个少年独行的身影,他就是吕麻子,霜结的天气,让他有些寒意,当他走到一个叫做平桥的地方,以为甘霖镇到了。他尾随着一群菜农经过一座桥,他看见桥洞里蹲着一个人,随即他又看见了一只掉了毛的四川猕猴,他知道这是个耍猴人。麻子问耍猴人,这里就是甘霖镇吗?耍猴人裂嘴无可置否地笑了一下,他一共镶了三只银牙,锈满了黑褐色的烟垢。麻子站在桥上眺望逐渐喧闹的集镇在初升的日光中捉摸不定,他感到一阵晕眩。

  麻子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左右张望,后来他遇到了张大砖头。麻子在纷乱的人流中清晰地嗅到了类似父亲身上熟悉的水泥石灰气息,他拨开人群,找到了爬在脚手架上正在刷墙的张大砖头。这个早晨,他一直蹲在一桶乳白色粘稠的的涂料旁边,他对自己说,这就是甘霖镇了,也许他会带自己见到父亲。张大砖头开始并没有注意身边的少年,以为这只不过是个寻常的平桥少年。少年们通常有许多古怪稀奇的爱好,他们像春暖花开时四下飘荡的杨花,无所不在却又让人迷惑不解。

  张大砖头事后一直在懊悔自己的良善之举,他收留了流浪少年吕麻子,可是这个小畜牲却恩将仇报偷走他的一块钱。张大砖头没有发现藏钱的板箱里滚动着的两颗玻璃弹珠,它们是少年吕麻子最为钟爱的私有财物。他用两颗弹珠换取了张大砖头的一块钱,这是无可厚非的公平交易。与张大砖头同住的一群民工对麻子的骤来骤去表示出极大的兴趣,他们普遍认为张大砖头不知从哪里弄出个私生子,私生子住了一宿就跑了,张大砖头现在是人财两空。这些话语主要出自一个瘦削的小瓦匠,很快他的嘴里被张大砖头塞了一只破胶鞋,他的脸因为疼痛苍白如纸。小瓦匠听见张大砖头喃喃自语,不是我生了这个小白眼狼,是他生了我,我是他儿子。麻子用张大砖头的一块钱坐上了回家的汽车,然后开始后悔自己用两颗弹珠只换了一块钱,他对邻座的中年男人说,一颗就够了,我多给了张大砖头一颗玻璃弹珠。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60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81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715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58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79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75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611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52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05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417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58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410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208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30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47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21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93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68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62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53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