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点击次数:786 加入日期:2011-9-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甘霖镇的豢猫历史是从曾祖父这里开始的,繁衍生息,猫成了这座古老小镇的象征。我发现甘霖镇上的人都和猫一样蹑手蹑脚,长着灵敏的莲蓬鼻子,动不动就抽吸空气说,陌生人啊陌生人。他们身上的鱼腥味随风送出数十里,浩浩荡荡,犹如是从一座海洋采集的全部气息。甘霖镇有句老得掉牙的民间谚语,“狗来穷,猫来富”,这句金光闪闪的谚语很快被写在了族谱的扉页。曾祖父八十三岁的时候和一帮同等资格的老人坐在一起修订族谱,他们挨家挨户要了不少钱,然后正儿八经讨论到底哪一宗血脉才是正统。他们为了这个问题大打出手,抡起拐杖就敲对方的后脑勺,但在开宗明义上都不约而同写上了那句谚语。现在流传下来的族谱一共有四个版本,装帧十分相似,阴郁的蓝底黑字酷似那些不明来历的祖先们的一脸肃穆。细读内容,仿佛可以听到老人们各执一辞的壮怀激烈,残缺发暗的牙根,琥珀色的舌苔,还有四处飞扬腥臭的口腔异味。我怀疑曾祖父在修谱的过程中到底能有多少的认真态度,几乎在每一本族谱上面都可以看到一只非常卡通的猫的形象,或者画在封底,或者画在接页之间,除了吕棉桃,我想不出更合适的人选。

  我的第一任马子是个超级弱智儿童,她曾经问我,你说的那只卡通猫是加菲呢还是Hello Kitty?我必须承认,搞上这样一位马子是我最大的不幸,我问过自己不下一百遍,我到底爱上了她哪一点?这问题苦苦纠缠了我漫长而短暂的青春期,我背诵了一段博尔赫斯,背诵了一段罗伯格里耶,又背诵了一段卡尔维诺,最后发现这些所谓的大师他妈的都在信口雌黄。我的马子在我耳边喋喋不休地说,如果是加菲猫,它最喜欢的运动是打个盹,最喜欢的狗是热狗,最喜欢的宠物是金鱼,因为它们很开胃。我的马子抖开一张报纸继续念叼,Hello Kitty无所不在,Hello Kitty餐厅,Hello Kitty相机,Hello Kitty糖果,Hello Kitty信用卡,Hello Kitty唱片,Hello Kitty笔记本电脑,甚至……她突然微略羞涩地压低声音说,甚至Hello Kitty保险套。这时候我发现她因为羞涩而变得粉红的耳朵,像猫一样温柔,像猫一样干净,现在我知道最标准的答案就是我爱上了她的耳朵。

  就像我那自称樱桃肉丸子的马子一样,曾祖父吕棉桃时刻都有别出心裁的表现,他在胸前挂了一只小口袋,那只猫就从这里探出脑袋,滴溜溜看着人。他从豆腐坊门前经过,小寡妇扬着围裙叫道,棉桃,吃碗葱花豆腐呀,给你留着呢!吕棉桃闻了闻鼻子说,留着吧,我吃不惯这么骚的豆腐。他在甘霖镇的街上大出风头,消息很快送到了老太爷的耳朵里,你这个冤孽啊,老太爷想到了第一句话,但是当他看见吕棉桃的时候,立刻把这句话当作一口痰咽回了肚子。不能否认,一个青春逼人的少年与一只动物亲昵相狎是非常令人震惊的新奇,老太爷甚至想到了戏台上白马翩翩的折扇公子,从斜阳古道缓步行来。

  吕棉桃并没有交待这只猫的来历,他不想回忆起那条血淋淋的断腿。那天他像往常一样经过三观庙的围墙,他听到草丛里发出轻微的呻吟,完全是出自本能,他用干紧的嗓子喝道,谁躲在那儿,快滚出来!草丛中抖嗦了一会儿,爬出一个只有一条腿的少年,他对吕棉桃说,打仗了,死了好多人,好多好多人。吕棉桃问,为什么打仗?打什么仗?少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想回家,那群鹅没人看着呢。吕棉桃奇怪地说,你要回家怎么回家,你只有一条腿了?少年向前匍匐了几步,喘着大气,他让吕棉桃解开背上的一只布囊,于是一只猫钻了出来。

  吕棉桃得到了少年的猫,但他不明白为什么少年那么固执,他的家在怀中,这样爬下去不到半路就饿死了。没有关系,吕棉桃又想,他断了一条腿,那么轻,或者一阵风就可以把他送到怀中的。当初吕棉桃决定给这只猫起名字的时候,遭到了强烈反对,为什么猫不能拥有自己的名字?吕棉桃想起了那个少年逃兵,好吧,他说,它就叫吕大军。这个名字起了不久,甘霖镇就开始流传捻子军要打进来了,人们看着吕棉桃胸前那只叫吕大军的猫,暗暗卜测凶吉。吕棉桃听到了许多关于捻子军的故事,他们一会儿是红头发,一会儿是绿头发,一会儿是蓝头发,总之是把头发染来染去。吕棉桃问,他们是神仙?是妖怪?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整个甘霖镇变得死寂悄悄,隐隐约约可以听到门后的一点呼吸,短促而紧张。

  老太爷在谣传捻子军的日子里变成了一只老鼠,惶惶不安,他在床底挖了一个洞穴,一有风吹草动就把自己藏起来。吕棉桃坐在床沿,晃悠着两只脚,他听到下面嗡声嗡气地问,捻子军来了么咔?吕棉桃说,么咔,不过快来了。老太爷吓得浑身发抖,一会儿大木床也开始发抖,撞得墙直响。谣言说捻子军要砍官吏的头,于是甘霖镇的一个小捕快半夜三更偷偷跳了井。谣言说捻子军要砍商贾的头,北街上卖南北干货的黄老倌四下求人换了一两金子,当晚便私吞了。谣言说捻子军要砍士绅的头,老太爷心灰意冷地从床底爬出来,解下裤带挂了脖子。老太爷说,与其这般坐等,不如自己动手干净,好歹也是个全尸。

  捻子军迟迟没有来,或许他们根本没把甘霖镇这个小地方放在眼里,虚晃一枪,早已绕道而去了。甘霖镇渐渐回过神来,不该死的都白白送了命,只有豆腐坊的小寡妇看着那些哭哭啼啼的女人,撇撇嘴角暗自冷笑。有一段时间曾祖父和修谱的几个老头吵得很厉害,都在竭力维护当年死者的颜面。小捕快的后代嘲讽老太爷死得太娘娘腔了,上吊这种方式自古是女娘们的专利。曾祖父反唇相讥,跳井是污染水源,应当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然后他们又异口同声讨伐吞金而死的黄老倌,简直太奢侈了。还有一点达成了共识,那只猫无疑是一颗以毒攻毒的福星,平息了一场或许不堪回首的灾祸。那一年出生的婴儿都不约而同取了带有军的名字,黄昏来临时分,就有女人柔声呼唤,大军二军小军吃饭嘞,海军陆军空军孩娃该归家嘞。声音颤颤的,就像一柱袅袅升起的细香。 

  (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92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1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98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70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6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70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61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4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204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91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3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112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87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731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96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513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119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007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606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93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