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飘过心空的云 刘秀丽
点击次数:852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伟离开这个世界整整十四年了,我淡忘了他的一切。今天看到一篇《一个人,一句话》的文章,蓦然间一切又清晰起来。
他是我的小学同学,上初中时,因为成绩优秀,进了重点中学。我与他家相距不远,但我们互不相往来。
我就读的虽是一般学校,但由于我的勤奋,成绩在段上独占鳌头,谁都不知道,这其中的奥妙。每当从家走到街市或大队时(城市里管它叫社区),我都会看到他家的窗户,不管是夜晚还是周末,无论是雨天还是雪天,他家的窗前都会留下一个剪影,他埋头苦读的身影。
他自然不会注意到我,而我在这无数次的观察中,开始责问起自己:他那么用功,我为什么不能?无形中,受到了一种激励,暗自较起劲来。这念头一旦闪现,就潜滋暗长,在脑海膨胀。以后家人感到奇怪,电视不看,就连大队里几个月才轮放一场的电影也不去,那时我自己也成了剪影。
之后,他上了宁波一所卫校,我就读乐清师范。偶然的一次机会,他遇见了我,那一天,他到我们学校看望一个老同学,他的同学与他提及,我是他的同村。就这样,邻家的人,在六七年以后才开始来往。
那一晚,我们沿着学校围墙外的田埂闲闲地走着,田里的稻谷已经收成,剩一些收割余下的稻草。我记得,那一天,我穿了件漂亮的呢绒绿衣(那是我父亲从外地带来的台湾产衣服)。
他讲了一件旧事。小学时,有一次我的表现让他很感动,到现在还记忆犹新。那时,老师根据班级同学家的远近安排学习小组,我自然与他在一个组里。有一回学习时,他不仅欺负我,还把我最喜欢的学习用品损坏掉,我心疼极了,声泪俱下地跑去向他妈妈告状,还口口声声说第二天要报告老师,他当时吓坏了,要知道,他是班长,也是我们学习小组的小组长。在老师眼里,他是一个好学生,不但成绩优秀,人也乖巧,不想因为这次的表现令老师刮目相看。第二天,他胆战心惊上完了课,逃也似地回家,第三天,第四天,什么事也没发生,之后,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下来。听完故事,我浅浅一笑,说,不记得了。
之后,便常有盖着宁波邮戳的信件在我们的传达室出现。我们依旧浅浅地交流着。
信件往来了大约一年之后,一次放暑假,他到我们家来约我出去走走。
我们沿着家附近唯一的一条水泥公路走着。天上一轮圆月朗照,我们就这样默默地走着,谁也不言一语。静默之后,他说,希望这条路我们一直走下去。我当时假装听不懂,没回应,岔开了话题。
当我们走到岭头,看到了远处灯火阑珊。夜幕下,海面上倒映着月亮的银辉,仿佛谁倒下的无数玻璃碎片,熠熠生辉,海的那边,却是点点灯火,那灯火在雾气蒸腾的海面上隐隐约约,虚无缥缈,有点海市蜃楼的意味,我俩都陶醉在眼前的美景中,许久许久,不言不语。以后,我无论在哪个季节的夜晚,也不管找谁一起去,却再也看不到那夜的美妙幻境了。
看我没什么反应,他的信开始清晰起来,什么装了满车满载的相思之类的,我回信时依旧只字不言情。
乐师第三年,我到温州卫校看望一个旧时同窗好友,他正好也在同学所在的学校实习,见到我来,异常兴奋,好像我是来看他似的。 
我们沿着街心公园的亭台楼阁走着,他说学校要把他分配在杭州,但他一再要求校领导,要来温州工作,这样与我的距离近些(他知道我是返回家乡工作),我不置可否,因为我当时还不明白什么是爱,也不想过早地涉入爱河,总是想,等哪天在诗歌方面有成就了再言情不迟。
后来,同学与我聊起。说他对我好像很有好感,经常在她面前提起我,还说他个子不错,但看他的咪咪眼,好像很有心计。二十岁的我,对人的看法没什么概念,经同学一说,觉得真那么回事,原本懵懵懂懂的好感顿时消失殆尽。
那个寒假结束返校时,我路经他家,塞给他一封信,其中这样写道:一个人不应该追求他(她)暂时不需要的东西,这只能成为多余的累赘。并用红笔在这句话的每个字下面圈了小圆圈。信的末端,居然鬼使神差地让他把所有的信件还给我。
再次见到他是春天,与同学相约,特意到温州“榕芽”相馆拍当时盛行的朦胧照。因为拍照的人太多,我没耐心等候,就去了他寝室。他拿出了一本本相册给我看,算是驱散难奈的静默。
临上船时,他提了一大袋的桔子来送我,那袋桔子足有五六斤多。到码头时,他变魔术似的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扎东西,说了句,到船上再打开,然后微微笑了笑。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没有马上进船舱,伫立在甲板上回望,我看着他一步一步倒退着回去,似有无限的留恋,竟滋生了些许情愫。
等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我的视线时,才突然想起他的纸包,当我打开他用厚白纸一层层包裹起来的东西时,傻楞楞的,半天回不过神来,我写给他的所有信件完好如初,再一细看,每个信封都是用针细细挑过。那么心细,那么在意的人,我从没遇过,感动得险些流下眼泪。
退信中还夹着他的一封简短信,其中一句是这样写的:爱一个人,就是为了让她过得幸福,既然你认定了自己的选择,我由衷地祝福你,祝你一生幸福、快乐!看到这里,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任由眼泪汩汩流淌。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呀?我居然无动于衷,毫不领会他的深情。
之后,忙于实习,分配,工作,恋爱,他的影子渐渐地淡出了我的记忆。
再次遇到他是几年后在老家的一个舞厅里,他俨然一副温州人模样。很绅士地邀请我跳了一曲,问我过得好吗,我回答,还行。当时我心里有点慌,虽然写了些自以为是的诗歌,但也开始了恋爱,早已没了以前的雄心壮志,说什么非搞出点名堂来不谈恋爱。他没有继续问我什么,只是告诉我自己还一个人过。
回家听母亲说,他在温州附属二医承包了个很不景气的中药房,在他的努力下,药房生意好转,他也因此赚了不少。
九五年八月十一,这是个黑色的日子,他在温州出车祸死了。我一直觉得这事出得蹊跷。这世界许多时候就是这样,人走茶凉,没有人再会为一个死者去反思什么,深究什么。
我从来不敢看死者化妆,那一天,却例外,请了半天假,为了看他的最后一眼。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心痛,什么叫不舍,那一天,我才真正领会了其中的涵义。我一直认为:即使是仇人,也希望他一生平安,更何况他不是。
每年这一天,我都会带一束菊花,到他的坟前,俯下身轻语:一切都过去了,请你放下尘世的所有牵挂,安息吧!
九八年,我到温州工作,老家的一些事,渐渐地模糊了,也不记得他的祭日,更别说是上坟了。
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会经常出现在我的梦中。梦里,他还活着,有时候身体不太好,但每一次,我好像都会答应嫁给他,让他等我,醒来一身冷汗,也不敢睁开眼睛。
每年寒假回老家,我都会去看望他母亲,他母亲因为他的离去,眼睛都快瞎了。有一次,他弟弟说,如果你嫁给他,他说不定不会死。我难以想象这其间的因缘。只是说,他的离去是一种新生,是生命存在的另一种形式,这个形式的全部准备是一生的岁月,只是他比别人准备得早而已。
有人说,人生就是为了找寻爱的过程,每个人的人生都要找到四个人。第一个是自己,第二个是你最爱的人,第三个是最爱你的人,第四个是共度一生的人。茫茫人海中,我们遇见了,且不管这种遇见是否可以定论他是第三个人。但人生又充满了选择,即使不选择,也是另一种选择。
生命中不断地有人离开或进入,于是,该记住的,遗忘了,惟有他的那句话似一杯茶,浓得化不开,氤氲着一个个如水的日子。
有时候想想,他其实是一朵云,从我心灵的天空飘过,成为生命里永恒的回忆。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82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02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74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73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5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60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37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19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83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65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12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086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65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709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84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491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093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7997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592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72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