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阿嫂(外一篇) 闯入百年
点击次数:886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大一放假回家,过了好些天,突然听妈妈说她回去了。
“回去?回哪里去?”,我这些天难怪感觉少了点什么,但是始终没想出来。“她老伴死了,她就被她自己亲儿子接回去了。”妈妈解释道。“那以后就是再看不到她了?”“这一去哪里还会回来,是再也看不到了。”我忽然就觉得心里凉丝丝的,好像秋雨中的泥地,没有什么温度。从小到大,几乎在她的呼唤声里长大,突然就再见不到面了,总是感觉比较难过,也更觉得人生淡淡!转眼到今天,没见到她已经五年了,不知道可还好?
她就是我们家隔壁的阿嫂——比我父母年龄都大,实在因为农村辈分的排次,我的辈分总大过邻居老人好多。我自小对她如此称呼。她是少有的突破封建思想而和老伴走到一起的,特别是在他们那个年代。他们的过去我不大了解,但是后来这二十来年总归是相当熟悉。
在村子里,每天的黄昏,你便可见一对花甲老人携手在公路上漫步,这便是我自小所理解的爱情:爱情就是这样一起走到下半生,当你我都已经变老,仍然可以这样默默手拉着手,皱纹依着皱纹,在夕阳里漫步!
什么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懂了。
她和妈妈在所有邻居里是特别要好的,每天晚上都会来坐坐,很多的时候都是和她老伴一起来。她来了也从不闲着,妈妈做什么事情,她就一起帮忙。所以我小学放学回家,经常就是她传了妈妈的话给我,比如晚饭做什么吃等等——我从八岁开始学会烧柴草做饭,妈妈通常很忙,晚饭几乎就都是我做了。比如什么东西晒在外面,她赶紧在太阳要落山的时候来帮忙收了起来。
虽然好多年了,她的话里多少还带点四川的口音,所以唤我的名字总也比较特别,但是甚是亲切。她似乎不大笑,不笑亦满脸慈爱!
她几乎是每天必来我家一两次的,所以突然就让我感觉少点什么。她来这里也几十年了,但是年轻的时候她在自己家乡有过自己的孩子,后来

抛开了一切来了这里,以前的一切于我,便是个谜。她亲儿子偶然来温看望她,而这边的老伴的孩子,她也像对待亲生的一样爱护有加,乃至他的孙子,她也一样疼爱,爱屋及乌,方是真爱。现在她老伴先她而去了——是个七十多仍然头发全黑而浓密的老人,都说他是非常长寿之相,想不到先她而去。
去的去了,活着的人,在同样的地方再不见熟悉的人,那份苦是不难想像的,再没人和她漫步夕阳了,于是同意了亲生儿子的请求,回四川老家安度晚年。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二女儿

三年后,她回来了,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又走了。听爸爸这么一说,我整个儿的惊讶了,这就想起上次回来在公路上确实看到了一个女孩子,那么相像,隐约就是她了。可是谣传她不是很可能死了吗?三四年来杳无音信。
而我的记忆里,总是她从小到大,每每被吩咐来我家借东西,都乖乖儿地到了门口,虽然我比她大不了几岁,总也是非常尊重地叫我小阿公,因为我辈分大的缘故。
她家房子在我家斜对面,经常能够听到房子里传来的哭声,总是她。只因为做老二的缘故。我一直比较相信家里的老二总是不同的。尤其姐妹多的家庭。她家不多,但是她总逃脱不了比较多余的命运,因为预计她本该是个儿子的。所以错是错,对也是错,在姐姐跟弟弟的夹缝里,她是夹心饼干,无论是阳光还是滋润,都是上头跟下面的在享受,煎熬就非她莫属了。她总是挨打,姐姐可以教训她,弟弟更不用说了。这算是轻的,爸爸妈妈教训起她来,那才叫一个重。姐姐弟弟在阳光里嬉戏的时候,陪伴她的总是没完没了的家务。她永远穿姐姐剩下来的旧衣服。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隔壁的老伯时常听到哭声就叹息,然后很威严地喊着她爸爸妈妈的名字道:“够了够了,你们也可以了吧!”
她就在这样的夹缝里,抽长成一个安静单薄的少女,眼神里常含畏惧。然而清秀。
很快辍学了,被人雇到城里打工了。那天她爸爸在我家吃饭高谈阔论,我细细的听着:原来她失踪了。家里也做了很多努力,妈妈也哭——原来她多少还是心疼的。寻人启事,报纸电视,再寻不着。各种可能都设想过,工伤、贩卖、私逃……雇主是同村人,说是她逃了,然而也给不出明朗的证据。这边只能向他要人,他交不出来。于是赔钱,四万。
人,有时候原来这么不值钱。
我有意无意的留心起报纸来。并没有类似的消息可寻。第一年,还能经常听她妈妈在唠嗑。二年,三年,几乎渐渐淡忘了她曾经的存在。都以为不在了。
没想到突然回来了,嫁了人还生了两个孩子。对方还是个比较帅气年轻的小伙子。
“怎么又走了呢?”
“一个儿子生病住院了,花了很多钱,她是来求助了。她爸妈看是来借钱,非但不给,反而把她关起来。”
我实在想不明白有这样不合情理的情感,在我的概念里,失而复得是多么高兴而惊喜的事情!“那她回来的时候他们不高兴吗?”
“刚刚回来第一天,全家也都很高兴的,一听是借钱,就不管了,还关起来说不许嫁给那男的。她就逃了。”
给不了物质的幸福不是错,如果连爱都不肯给,何必创造一个生灵来这个世界上受罪?走吧,不要再回来了,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有一颗仁慈的心,不是所有的手足都值得你留恋。
日子被掀起,又悄悄的合上……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46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6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86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24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48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4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9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49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93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86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28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80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79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04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13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0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65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0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38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4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