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谁审判了“我”——读瞿炜十四行诗集《命运的审判者》后感 鄢冬
点击次数:887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拿到这本诗集时心里既是忐忑又是充满了好奇和期待。十四行诗曾经拥有过美丽的绰号:商籁体。曾经让冯至等大诗人痴心于此,曾经风靡一时却又隐没在历史的记忆中。当代诗坛一片冷清,些许吹来的微风也不能让广大读者感觉到春的到来,一些诗人或是沉在旧梦的遗产中,或是以求新做为使命而导致自己失去了根基。这本十四行诗集就在这种环境中横空出世了。
瞿炜是浙江温州人,一提到浙江,人们就会联系到五四时期诸如周氏兄弟等文化名人,联系到徐志摩、艾青等大名鼎鼎的民族诗人。浙江的文化土壤是勿庸置疑的。然而当我们的世界已经远去了诗情画意,远去了鼓角争鸣,浙江又能给我们什么?至少瞿炜的这本十四行诗集给了我们一米阳光。
这本诗集的题目是很有意思的,全名为:命运的审判者——瞿炜爱情十四行诗选。在十四行诗前面加了“爱情”一词以修饰,是为了掩人耳目来进行“他主题”的书写还是把内容紧紧钉在了爱情上?通读下来,觉得作者用心之高超,名为爱情,而“爱情”只是春天的一扇窗,随着这扇窗的打开,读者感受到了纷繁的意象,这些意象的叠加甚至使得主人公都迷失了,因此诗集中不仅有“你”“我”还有“他”“她”,在这意象的花园中,我们听到了《平沙落雁》的哀歌,我们看到大唐王朝、庞贝古城的尘土退却后的印象,我们感受到了诗人孤独的身影下的一串长长的问号,“宇宙是什么?”“历史是什么?”“爱情是什么?”我们似乎很久没有见过这样充满了热情却又处处透射出理性之光的作品,我们能做的工作,只能试图去撩开诗人笔下的世界,来欣赏诗人带给我们的对于生命的感叹。
从语言上来说,这本诗集是有一定特色的。我们都知道,诗歌给人最直观的感受莫过于语言和结构。在结构方面,十四行诗本身就是令人期待的;而在语言上,这部诗集词藻华丽却又不甘于用华丽的词藻堆砌高楼大厦,诗人要追求一种内心节奏与华丽词语的合一。例如第十八首:“风潇潇兮长虹映耀着城墙的背面,惆怅却不在长亭外的十里相送,嵯峨的山峰残留着皑皑冰雪,子胥的剑却失落在你的冷宫。”这一段诗人描写了三个场景:荆轲复仇、十里相送、子胥遗恨。十里相送是情人间的分离,而荆轲复仇和子胥遗恨却是为了国

家,似乎这种心怀天下的大志是不能和儿女情长相提并论的。但作者却刻意要制造这种高低起伏的节奏,从而引出他的主题。也可以这样说,语言上突兀的意象吻合了诗人内心对于历史的解构。另外,笔者感觉到,作者还在某些段落里加入了文言文的“涩味”,从而使得其诗更耐咀嚼。如第49首最后一段“在如此黑夜,我自问,君欲何往;而你也许知道,爱我何等牵强。”还有第50首的末尾处“遥远而缥缈,就像沙漠上的河流;温柔的睡眠,她醒来,月如霜。”这些文字的运用不仅仅是追求一种新奇的效果,通过阅读全篇,这应该是作者细细雕琢的结果,所以绝非哗众取宠。另外,这首诗歌的音乐性也值得注意。当当代的绝大部分新诗已经把外在的音律消化而转到内心的花园时,十四行诗就成了追求音律齐整的唯一阵地了。虽然与西方早期严格追求音律不同,瞿炜的诗里多多少少有些松散,甚至可以说在101首诗歌里,并没有一个一以贯之的节奏。但和当代的新诗相比较,这已经可以算得上从内到外,很有资格接近音乐的作品了。这其中不乏整饬之作,如第59首,它的音律结构为AABB-ACAC-DEDE-FF。试看此篇:
爱呵,看这受困的骏马喷涌着它的鲜血,
你听吧,那一声、一声撕心裂肺的伤嗟——
在它的体内,包含着你不顾一切的传奇,
像将死的荆棘鸟,为你歌唱,为你哭泣。

我们是接受时间的驱使者,神圣而纯洁。
在永久的持续中,我是树,你是那藤蔓,
迎着晨露与晚霞,在笨拙的飞翔中相携——
我们是匆匆的过客,却更宁愿时光迟缓。

我们在洗浴和饮宴的地方设帐,
在无人的森林,种植无需阳光的花;
我们互相依赖,编织各自的情网,
为了捉住各自的心而放肆的亲狎——

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带走往昔的火种,
就像荒漠上的骏马驮走造物主的奇功!

当然,这首诗歌的优点同时也暴露出了一个问题:即押韵的整齐还要归功于短句的排列。如果宽容一点说,排列也是当代诗歌的一部分,那么可以说这首诗就了无遗憾了。
再回过头来谈一谈结构的奇特。十四行诗本不奇特,像瞿炜这样写出101首十四行诗并且内部紧密相联,成为十四行组诗也不稀奇,出彩的地方在于瞿炜为自己、为读者、为一切人设了一个谜团,在第一首诗里面,诗人听到黑夜的帷幔后有个声音,读者会想,“他会说什么呢?”于是这种开篇方式极大地挑起了观众的胃口,他说:“你必将目睹天堂与地狱之门的开启,而思想者与情人的偷吻将成为历史的罪过,纵**放荡的女人却要将天下统一。”这句类似于基督教训诫的话语却给作者带来了困惑,那么“我”应该交给谁去审判?“我”该往何处去?然后接下来的99首诗就回答了这一问题,并由第101首结尾,形成了一个圆环结构。但由于这是诗歌,不是严密的数学推理题,因此,作者还给读者留下了一定的空间,所以,这个圆环结构并非严丝合缝,至于缺口是什么,笔者会在后文中阐释。
这本诗集的最大特色无疑来自于它的内涵。笔者将从意象和内容两个方面进行论述。
在意象方面,典型的意象如蛇、水、夜、苹果、石榴甚至如普通的季节“春天”的巧妙使用,描述了欲望复苏的惊心动魄的伟力。在一般人的印象中,蛇绝对不能说是吉祥是可爱的,然而在《圣经》里,正是由于“蛇”的出现,人才有了****,从而真正成为一种独立完整的生物种群。在诗人的笔下,诗人的“蛇”充满了诱惑:诱惑着人的****,牵引着人的灵魂,诗人的“蛇”还具有破坏力,可能会使得人的道德信条瞬间瓦解。如第74首诗中说“青蛇啊,挟着世外的寒风与造化的欺谎;你可是

幸运的使者、胜过爱神的红娘;在我的果园,带来了良知、羞耻与饥渴;****胜过了法律,欢爱代替了健忘。”“水”在诗中则充满了隐喻,它极有可能是生理上的润滑剂,如“昨夜的妇人呵你的天空多么无穷;丰满的水呵你却拒绝这爱的抚弄”(第14首),又是内心深处欲望的潮起潮落的表征:“在你的欲望面前,潮涨潮落;如玲珑的海,总是一个吻的记忆”(第24首),还是认识他人,认识世界的传媒:“我将从水中认识你旺盛的生命;并目睹你在疯狂的舞蹈中憔悴”(第3首)。再来分析“夜”,一提到“夜”,接踵而来往往是黑暗、恐怖。然而托福于经济发展的步伐,“夜”的含意已被灯红酒绿重新地解构了。“夜”使得人褪去文明的外套,坦荡的欲望在黑暗中变得真实并且鲜活,这一点同样可以在诗中找到端倪,不做赘述。苹果象征着一股原始的冲动,如“呵,鲜红的苹果在水中浮现;数的昼夜啊,永无期限”(第17首),“苹果的女人呵,鲜艳的力量!在远古的冲动里,是痛苦的绝望”(第13首)。熟透的石榴裂开了欲望的嘴,透出通体的晶莹,因此也是作者使用的重要意象。“春天”是笔者要重点讲述的意象,我们可以结合现代诗人穆旦的诗歌来进一步揭示其内涵:
                   
                     春
                 穆旦 
绿色的火焰在草上摇曳
他渴求着拥抱你,花朵。
反抗着土地,花朵伸出来,
当暖风吹来烦恼,或者欢乐。
如果你是醒了,推开窗子,
看这满园的欲望多么美丽。

蓝天下,为永远的谜蛊惑着的
是我们二十岁紧闭的****,
一如那泥土做成的鸟的歌,
你们被点燃,卷曲又卷曲,却无处归依。
呵,光,影,声,色,都已经****,
痛苦着,等待伸入新的组合。

春是迷人的季节,当人们纷纷地打开自己的门窗,他们发现了“满园的欲望多么美丽”,他们也一定发现了坚冰的融化、草木的生长,于是各种各样的想法都伴随着这个极有意义的季节铺展开来。在人们满怀期待的眼神的注视下,“光,影,声,色,都已经****”,人与人之间的隔膜似乎也消失了。这是欲望的“原生态”季节,是欲望的种子刚刚要冲出地表的季节。在瞿炜的诗中,春天是贯穿始终的季节。从第二首诗中,诗人就提到“你是春天的藤蔓攀援着岁月不朽的树;像一条蛇,游荡在粉红色的微光深处”,藤蔓是极有生命力的植物,即使不朽的树,它也敢去缠绕,而“蛇”的意象则是藤蔓的“动物化”,笔者上文已分析过蛇的象征意味,在这首诗又一次得到了印证。“粉红色的微光”即不会让人紧张,又让人觉得兴奋,勾起了人的欲望并使之更加炽热。接下来的诗歌,或是直接写到春,或是以春天的事件来写春,如“四月”“杏花”等。都在证明着和见证着:欲望在复苏,欲望正在随着灵魂的反叛而复苏。
灵魂的反叛引出了诗歌的精髓所在。在诗歌的内容方面,最大的特色在于诗人信手拈来的古今中外的历史碎片的巧妙组合,这些组合不是用来回答作者像屈原一样扣人心弦的“天问”,而是证明着固有的准则的谬误。历史、法律、婚姻甚至是爱情等传统准则在作者看来是可笑的是可以随意嘲弄的,“呵,读懂历史的代价是永远的不幸;寻求法律的人哪,你且看嘲弄的神灵”(第3首),“呵,可怜的是那些制造历史的人;愚顽的念头怎能明了你的轩渠”(第32首),“呵,谁能营救那戒律的沉沦;在喧闹的凡俗里固守着死亡的婚姻;你远眺着现代都市的黑夜;在霓虹灯的光芒中寻找永恒”(第33首)。无论是唐王朝的奢华还是周宫里冷艳孤独的花,无论是传奇的渥大维还是被弓箭射中心脏的圣塞巴斯蒂昂,在作者的眼里,“那么历史那一切的化妆;也不过是你虚构的玄黄”。对于历史的深入反思和否定带来了关于其它准则的一系列的否定,法律的软弱无力、婚姻的无能为力,爱情那令人向往的味道却随着欲望的复苏而变质。这个世界变化了,这是个荒诞的宇宙。那么作者继续追问,“但那张帘幕随即将你没如无穷的黑暗;在你倏忽而去的一瞬,我将接受谁的审判?”在这一瞬间,主题浮出地表。
作者的这个问题遒劲有力,而且使得诗集的整体含意正式撕裂了“爱情”的外衣,破茧而出。这个问题作者回答了吗?那么答案是什么?这种类似于科学家的穷追不舍的研究精神的问题实在不适用于诗歌。因此瞿炜选择了不回答,于是诗集的最后一首成为了这个圆形结构上的断裂带,这个圆也没有成为完整的几何图象:
当纯洁的灵魂陷入迷乱
当一切陷入色情的疯狂
太阳沉浸在冰冷的水里
呵,往世的寄托,命运的无常

虚幻的海起伏着虚幻的波澜
你迷醉的眼神里可有奇美的灵感?
光芒在液体呈现着缤纷的异彩
而艰难的岁月却供养着死亡

呵当你孤独的时候就审视现实的形象
告诉我吧,你将如何成就你的梦想?
在那虚幻的阶梯上重复着温存的线条
你的快乐比风还轻,却比水更长

呵,世间所有的惊叹都只能在幕后发生
****的欲望、原始的准则、终极的大门

诗歌的妙笔在于含而不露,这已经成为一种常识,然而如何能在读者和作者血脉贲张的时刻就戛然而止,这就是写诗的内功深厚的体现。作者给读者留下了一个永恒的谜,因此从这种意义上说来,这第101首既是个结束,又是新的开始。如果说前面都是在对一切以玩世不恭的口吻进行反驳,那么这一首诗里,故事还没有结束,因为“世间所有的惊叹都只能在幕后发生;****的欲望、原始的准则、终极的大门”既然是幕后,那么之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产生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又拥有了什么,都值得期待,“幕后”是作者能想到的最宽广的舞台。
所以,谁都有可能审判我们,成为我们命运的审判者;谁又都可以被我们审判,因为我们的命运本身就是交织着、关联着。这一切的一切,既让人难以超越,同时又赋予了人一定的权力,让人不至于绝望。也许这就是这本诗集能带给读者的思索和开启吧。
(注:瞿炜爱情十四行诗集《命运的审判者》近日由九州出版社出版发行)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47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6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86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24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48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4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9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49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93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88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2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80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80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04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13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0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65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1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38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4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