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文学周上的人与事 黄 倪
点击次数:844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我记忆里的文学周没有文学,只有人。不过高尔基说,文学是人学,美国佬马尔兹也说过,文学要以表达“对人的热爱”为主,既然如此,我何不表现一下自己“对人的热爱”呢?可能这才是“文学”的正途。事实上,对于那群活得执拗,并因执拗而感受痛苦的兄弟姐妹们,我确实是心怀热爱的。何况,我已经听见大幕徐徐拉拢的声音了。
   2007年在文成,我认识了一帮很有意思的家伙。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诗人。诗人总是很有趣的,比如那个后来一直喊我“师傅”的徒儿小路,喊我“学者”的前诗人简人兄弟,还有伊凡洛夫同志。其实,我认识他们还要追溯到更早以前的某个春天,一个叫“春天送你一首诗”的报告会。诗人虽有趣,诗却无聊,尤其是什么准备“送给你”的诗。好在我在那天的会场发现了一件极有趣的事,自从发现了它,我就再也不用哈欠连天地去听那些“送给你”的诗了。作为一个天生喜欢有趣的人,我搜寻有趣的事物就如飞蛾喜欢扑火。而我发现,只要小心去观察,无论多么沉闷多么堂而皇之的场合,就总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表情啦,动作啦,穿着啦,姿态啦……我的法眼所及之处,任何严肃、正经、乏味都难逃被解构成有趣的命运。那天,我首先看到一个戴眼镜、身材细长的家伙趾高气昂地经过门口,突然,重心一跌,一个“嘴啃泥”朝前摔了个大跟斗。这着实让我痛快淋漓地大笑了一阵。接着,我不断看到有人在那里摔跟斗,摔倒后爬起来还一脸无辜的尴尬样子。很显然,那里有一个同我一样不喜欢沉闷的建筑师设下的小小的机关。我们小县出名的林诗人甚至在那儿摔了两次,厉害的一次差点摔到不远处的椅子上爬不起来。我笑得喘不过气来。诗人们向来是眼睛朝天的,这下咎由自取了。
在众多摔倒的人中,有一个脖子特别细小,细小到让人替他操心头什么时候会掉下来,头发却像一把平齐的板刷;还有一个戴着黑色有框布帽,嘴里念念有词,见人就发名片……不用说,他们就是简人、小路和伊夫三个诗人兄弟了。这个有趣的组合吸引了我,我像个间谍似地密切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结果发现他们蔑视一切公共成习,包括旁若无人地大口吸烟,大声地说着笑话,在过道上百无聊赖地蹿来蹿去……这个春天,这个奇特的诗人群落给我留下一个恍惚而迷离的背影。
07年的文学周,我迟到了。到达会场时,有几个签约作家正在认真地画圈。签好约,开好会,接着是晚宴和联欢。求是长上台敲完一成不变的“希望的钟”,诗人们的朗诵会粉墨登场。但诗人朗诵的并不是诗,而是小说家某些比较生猛的桥段。这些桥段在诗人们刻意的拿腔拿调中显得十二分地滑稽可笑。我首先撑不住,笑得脸颊生疼。而小说家们显然要比诗人沉着冷静,他们一声不吭地吃喝,不十分理会一旁正取闹的诗人。对于文学王国中的绝对主角小说来说,就算让已成边缘的诗歌闹腾一下又如何?事实就像铁打的营盘,主流就是主流,你再打击,它也是主流。踢它几下,打它几拳,顶多只能算作关节酸痛时的推拿按摩,不觉痛,倒有一番说不出的酥麻痛快。但也有个别性情急躁的家伙当场就拉下了脸,痛斥诗人们的肆无忌惮、百无禁忌,比如那个坐得离我不远的程绍国程大胖子。我知道程胖子写的一手好散文,诗人们拿来胡闹的小说桥段并没他的事,可见此人一贯好打抱不平。而作为小说家兼大主角的求是长,反而在一旁咧着大嘴,乐呵呵地瞧着诗人们寻欢作乐,就如瞧着自家胡闹的孩子。小说和诗歌在朗诵会中短兵相接,散文却保持它一贯的低姿态。对于当惯配角的散文来说,在角落里默默地倾听,谨慎地鼓掌可能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它们是文学王国里的小媳妇,甚至不能算这个王国的正式臣民,无论是高调的朗诵还是低调的吃喝对它们都不十分适宜。晚宴在敬酒中落下帷幕,气氛十分热烈欢乐。
吃好了饭,时候还早,我们决定四处去逛逛。在路边,我们顺手拦下一辆的士。我头脑里的“我们”是一个糊涂的概念,除了我和****姑娘,大多不记得有谁了,好似有五六个之多。我们挤沙丁鱼罐头似地挤进了一辆又狭又小的旧的士,一路歪歪扭扭地开去,最后停在一个黑洞洞的茶吧门口。下车付钱时,的士司机朝我们要10元。有个戴眼镜的诗人兄弟不干了,他蹿前一步,一手按住前座车门,一手挡住我们当中一只递着十元纸钞的手,瞪着圆圆的眼睛朝的士司机小声低沉地吼:明明只有几步的路,你丫的拉着我们绕了几个圈?当我们是冤大头啊?有本事,你丫再绕几圈试试……诗人兄弟说着说着,突然“噌”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再“啪”地一声按着,他完成这一系列动作迅疾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几乎在片刻之间,等我们反应过来时,红红的火苗已经舔在的士司机的下巴底下了。妈的,再欺生,大爷用打火机烫你……的士司机很快在我们的哄笑声中和打火机的威胁之下落荒而逃。借着微弱的红光,我发现眼前得意地挥舞着打火机的诗人就是前些年在“春天送你一首诗”会场上第一个摔倒的高瘦家伙。不用说,这就是自称前诗人的简人兄弟了。这个昏黄的茶吧夜晚同样也是恍惚而迷离的,我们的人越聚越多,声音嘈杂而欢悦,我始终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起先确乎是谈文学的,后来越谈越不着调,到最后终于变成了各说其是的无主题变奏了。闲谈持续了几个小时,终于,散场的时间到了了,问题也就来了:谁买单?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人既是自发聚拢的,自然也就不存在哪个做东的问题。机灵一点的,早在聚会结束之前抢先一步溜了。女士们可在这个尴尬的环节作颇有兴味的壁上观,这是我们的文化所特许的。买单的重任就落在几个还在座的诗人身上。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只见我们伟大的前诗人兄弟眉头一皱,充满豪气地朝服务员一挥大手,买单。在座的人尤其是男诗人们都暗地里松了一口气。服务员拿着账单进来了。前诗人兄弟拿过账单看都不看,问,笔呢?服务员连忙朝他递过一只笔。妈的,客人来了,主人却躲起来了,这也太不像话。王国侧你认识吧?他是你们文成的大红人,我要签他的单。原来他要签地主公王国侧的单啊,我们恍然大悟,继而哄堂大笑。转眼之间,前诗人兄弟已十分潇洒地在账单上签下“王国侧”三个墨色淋漓的大字。服务员在呆愣片刻后打了个电话就放我们出来了。我们嘻哈着出了茶吧带有几分暧昧的黑色大门。妈的,王国侧果真可以签单,兄弟姐妹们今后来文成,都签他的单好了。简人兄弟十二分的得意。我和****姑娘在后头跟着闷声发笑,快没把大牙笑掉几颗。
第二天早上我们去了铜铃山。这次,文联请来的客人有田耳、刘玉栋、小饭,可惜我们隔着几亿光年的距离。别人的风光只是别人的风光,你再寂寞也休想从别人那里分得半分光耀,我想我们当中有好多人都是这么想的。我们泾渭分明地坐在同一条船的两侧,虽然有时也会礼貌地对笑,却始终没有搭讪过一句。没有哪一方有主动跨出一步的意思。这似乎有违文学周相互交流,促进发展的良苦用心。而事实就是如此,这就是这样一件无奈、尴尬的事。在乘船太过穷极无聊的时候,我们就相互拍照片玩。你拍我,我拍你,我拍你的头,你拍我的腿,你拍我的鼻,我就拍你的嘴……那几个和我们同一条船的客人看我们闹得一片混乱,有时会轻声笑几下,更多的时候是对着两岸郁郁葱葱的风景出神。加入我们这场混战的除了我和爱爱,伊夫,还有洞头文联的张志强。在混乱中我抓拍到的成果有张志强带有黑滓的大门牙,伊夫的三角形鼻孔,娟子穿着丝袜的腿,汤琴出奇大的裤子,还有林诗人宛如地中海的半个头部……后来,这些意外的收获让我整整乐了大半年。游玩了一天后,我们住进了一个空荡荡的宾馆。说它空荡荡是因为它实在是大,每个客房都可以独立办一个小型的舞会。而整个宾馆乃至整个铜盘岭山似乎除了我们这一群,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晚上,我和****出来散步,在半道上碰到求是长,马叙,哲贵和机电文联的李茜,我们就坐在宾馆附近的一个石阶上聊天。那天晚上似乎还有月亮,山风特别大,我被冻得不停地打喷嚏、吸鼻子,那种奇怪的恍惚感却又再次袭来。这种场景熟悉又陌生,熟悉如同前生又陌生得遥不可及。某年某月某一天,我们这群职业、性别、脾气、个性各异的人,出于对文字的沉迷,突然有一刻齐刷刷坐到这条空无一人的山中台阶上来。坐到一起也无非是说几句散淡的家常话,间或笑一阵。有只猴子在我们的头顶好奇地窥视着,时时“吱吱”怪笑几声。待引起我们的注意,想定睛看个仔细时,它却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这个晚上我们离天空、大地、夜晚以及猴子都很近,很近。我们的先辈曾拥有过无数个这样的时刻,然而我们已然失去,现代文明不但隔开了我们与天空和大地的距离,也隔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们始终客气而淡漠。后来坐到夜色深沉、夜露渐下时,我们起身各自散去。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时刻将不再来。我们也不再来。
后来,我们混熟了,我慢慢地了解了这群可爱的兄弟。小路长相奇特,为人却忠厚;伊夫行为前卫,内心却和善;简人看似玩世不恭,性情却率真;还有好笑的黄崇森,亲切的马叙,勤快的陈俊,孩子似的叶坪,前卫的相国,沉默的东君,长发的哲贵,幽默的程胖子,迂阔的朱文信……当然还有那个耐心厚道的当家人求是长。这么一群在文字路上或顺畅或曲折走着的兄弟姐妹们,他们是一群可爱的人。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百无聊赖的年代。
2009年的文学周,开始在一个阴晦的早上,结束在一个飘雨的下午。当我跨出那个载着我同路的兄弟姐妹的车门时,差点要流下眼泪。我朝他们挥手,听到了身后大幕徐徐落下的声音。难怪,很多年前的古先哲赫拉克利特会说,时间是一个玩骰子的儿童,儿童掌握着王权! 愿兄弟姐妹们得空常玩骰子。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53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73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97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39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60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58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603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50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00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99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42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93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93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16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29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4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79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8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50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8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