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事 件 郑亚洪
点击次数:725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女精神病患者

一名女精神病患者登上公共汽车,脸颊狭长、没有多少肉附缀其上,眼睛硕大,与脸庞极不相称,她坐的位置与其它乘客相对着。旁边的位置坐着一个中年妇女,女患者突然伸出手朝中年妇女身上袭去,中年妇女开始以为她开开玩笑而已,后来发现她嘴里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眼睛流露出凶光,判断出她是位病人,不与她计较,起身离开座位到后面车厢去。公交车到了一站上来几个乘客,女患者旁边的空座位比较靠前,上来的乘客想都不想就坐上去了,很快他们都遭遇到类似刚才中年妇女的“礼遇”,车里没有人敢坐这个位置。女患者有些得意,自言自语起来,说话带有很重的鼻音,伸出手把另一名乘客的脚抓伤。车厢里有人大着胆子站起来,提议把她赶下去。一个看似家长身份的男子说,你们无须慌张,我正要带她去看病。这路公交车的终点站即是医院。男子从一个公文包里掏出一枚铁链,抓住女患者的双手,使其交叉放好,用铁链去链,患者居然没有反抗,乖乖就犯。男子边给女子双手上扣边说,你,你啊真是倒楣死了!刚刚还遭“非礼”的乘客不禁同情起被铁链链住的女子。


校   长

校长某夜从瓯江桥上跳下****。消息最先从吃饭桌上获取,第二日网站论坛上消息铺天盖地,数日后,一张地方报纸登出由教育局长组成的治丧委员会写的讣告,对校长不乏溢美之词。这大概是官方性质的盖棺定论。民间却不这样说了,校长在死之前交代好了,——当然外人是看不出来他要****,选择了学期结束的最后一天,把身份证汽车驾驶证什么的都留在家里,身上只带了一把办公室钥匙,他是否也想好了,这把钥匙是让人今后找到尸体时的一个对证?他开着一辆汽车上了高速,****方式、地点应该想好了的,从后来交警部门所拍的录象来看,他在瓯江大桥上来回了两趟,显然犹豫过,或思考过如何简洁快速地跳江最有效。以后建议大桥管理处学习新建的杭州湾大桥,全部按上摄像头,连****的地点都无法寻找。校长因招生门事件,所欠资金高达千万,迫于压力****。一位校长,跳入瓯江****,在一个经济特发达地区,应该是对得上号的。校长生前曾当过高中教师,在贫困山区里工作了多年,每天看过黛青色的山和水后,他的手拿起瓶瓶罐罐,在实验室里做着简单或复杂的化学实验,究竟是什么让他离开穷山沟,一步一步靠近一校之长的位置呢?

英语教师

一名高中英语女教师死于意外的交通事故。她在学校外出云南旅游的高速大巴上出事,从昆明开往楚雄的公路上下着大雨,客车因车速过快打滑翻倒。她坐高速大巴的位置紧挨在驾驶员后面,本来这个座位是教务主任的,教务主任把座位让给了英语教师,同座的还有她的婆婆、丈夫和女儿,汽车侧着身子翻倒在公路上,婆婆也死了,女儿失去了下巴。出事的女教师是我一名小学同学的姐姐,几天前我遇见她,她的发型与二十多年前几乎没什么变化,老去的是女人的脸孔。报纸刊登的讣告上姐姐比妹妹洋气得多,离异过,或许与她所教的学科有关。她的历届学生为她刊登悼词,用诗句和鲜花铺满报纸,使得向来严肃的报头文章有了凄迷和哀怨。三年前我曾走过这条旅游线路,到楚雄时已是夜里十点多,有一列慢火车从住宿的旅舍经过,一早起来就可以看见比南方蓝得多的天空,所以我对楚雄印象并不坏。

总   统

总统是在床上被人赶下台的,反对者连睡衣都没有给他换,卧室里有子弹飞过的痕迹。临时总统上台后为树立形象与罢免总统划清界限,给老百姓许多民心温暖政策。被罢免总统流浪到邻里小国后并不甘休,发誓重新回国抵掌政权。他头戴一顶巴拿马草帽,身穿白西服,不打领结,留着一撇八字胡,所到之处受到支持者的热忱欢迎,给他拥戴花环,不像总统倒像位出国度假的公民,大家都说总统外表太文弱太书生意气,使他坐丢了总统宝座。临时总统毕竟武夫出身,一脸严肃,每次出现在电视画面中的时候,身后立着一面国旗,说明他才是掌权者,说话也讲道理,他要获取国内和国外的政治支持,特别是前院领导人美国。他多次公开表态,绝不让罢免总统回国重新掌权,这就等于拱手将武力获取的总统宝座送还人家,也欢迎对方回国,不过等着他的是法庭的审判。一招一式表明,临时总统已在气势上压倒了对方,国际社会让他下来都难。

汽车修理工

修理工向一辆汽车走去,口袋里插着扳手随他走路一晃一晃,快要掉下来却未曾掉下。

几个保险公司的人正围着给出事故的汽车定损失。修理工和保险员相熟,他们在个别零部件修理和更新上争执不休,修理工装出恼火的样子,上去推搡对方的身体,被推的保险员怒嗔他,用胳膊肘回赠他的无礼。他们在这番****相搏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在男女身上相抚的动作,外人看起来好不惊讶,最后他们达成了协议,修理工给保险员买了一瓶果汁作为回报。男人也闷骚啊。汽车修理厂没有女人,全是男人干的活,给汽车注入机油,推着废弃的车辆前进,连地上堆积起来的灰尘也要男人去清扫,顶多开车来修理的女驾驶员,她们一来马上打破了沉闷的氛围。

西瓜贩子

一个烫着波浪发型的女贩子,穿一条红色连衣裙,夏季没有到来的时候她开始卖各种水果,有橘子苹果香蕉。水果摊选在中医院门口,来往的人虽然不多,人家至少会经过她的地盘,情不自禁地瞥她手中诱人的水果,女贩子抓住路人无意泄露的眼光,热情询问要西瓜吗要西瓜吗?西瓜摆在马路边一辆敞开的汽车上,足足有一卡车,另外有一堆挑拣出来的西瓜摆在脚边。现在是上午八点,她刚刚从家中出来,一副没有睡好的样子,头发也随随便便用橡皮筋扎成一束,俯下身,把盖在西瓜上的斗篷掀开,她那没有穿胸罩的乳房形成饱满的球面顶在膝盖上。没有过客来买她的水果,哪怕偶尔路过询问一下也罢。女贩子坐在凉棚下,吃起了早饭。

马勒迷

2010年是马勒诞辰一百五十周年,各地音乐厅有无数纪念马勒的音乐会,中国本土音乐家们也跃跃欲试,是向世界表明自己才华的时候了。去年驱车五百公里,赶往音乐厅听一场马勒,他为马勒心痴神迷。
马勒迷心中自有一个旋律在回旋,他关掉了所有的音响设备,准备一个人的时候,旋律出来了,马勒《第九交响曲》第二乐章的连德勒舞曲,既然是舞曲就有舞蹈的愿望,马勒迷非能舞蹈,亦不能离开座位,他在心里默默地跟着节拍前进。有时候嫌不过瘾,重新开启音响专门听一个乐章,再关闭,再听。反复数次,不及其他音乐。多日以后舞曲的旋律黏在了他身上,像断了翅膀的苍蝇,想挥都挥不去。有一位叫安东·布鲁克纳的作曲家改变了他难堪的局面,布鲁克纳不像马勒那般宣泄,他的作品只是节制,用音响混淆了天国和人间的界限。他也接受了一种说法,比起巴赫亨德尔海顿莫扎特来,马勒和布鲁克纳最不具才情,却是全世界乐团演奏最多的作曲家。

开店青年

在巷子里开出服装店他还算头一个,巷子条件自然没有街上的好,但租金便宜,再说服装店也不是生意特别好的那种,能有个店铺模样,把一个失业青年安顿下来,就已经达到目的了。开店青年每天开着一辆小奥拓来往于家与店,过几天带着他老婆来店里,一个月后他的儿子也到店里,这个把月时间里没再看到一个顾客在店里停留。他想出一个注意,把一条横幅广告挂在小巷上,写着“夏季优惠活动,售完为止”的字样,拿出电脑音箱放在路面上,成天价播放电影音乐唤起路人的注意。没过几天刮起台风来,把墙上的广告条幅吹走了,店门遭到小偷破坏,青年重新做了幅广告,把店门修好。国庆过去了,店里生意看好起来,不是特别红火,看的人多买的人少,比以前境况要好多了。没到半年一家美容店开出来,与服装店仅一墙之隔,服装店里还可以看到几件像样的衣服,美容店里的摆设更少了,一张桌子,几张粉色的女性品牌招贴画,一个小电视机,就是店里所有的行当了。与服装店不同,美容店里始终坐着两三个年轻女人,虽然人不漂亮,但讲究打扮,讲究美容,一个眉目,一个下巴,一手指甲,讲究的是女人味,你自家店里的人都不美容,怎么让顾客心安理得从腰包里掏钱出来做美容?这就是她们的行头,里面有文章。别看她们一天到晚坐在电视机前面什么也没干,你看她们的腰,看她们露在外面的大腿,再看她们一副慵懒鬼的表情,就明白女人漂亮是“做”出来的,你有看见过漂亮女人成天忙死忙活吗?你看见站在大太阳底下的女人有好看的皮肤吗?如果你还不是漂亮女人,赶快行动到巷子美容店吧。大概受了服装店和美容店影响,两家店之间原先一间空房子叮叮咚咚搞起装修,有人把它改装成人像摄影馆。店还没有开张营业,广告做得响亮,在店门口放几个农村古董,喂猪的饲料石槽、盛酒水的缸,涂上颜料艳丽的油漆摆放一边,以示他们的决心和意志,某某艺术写真,用行话来说,是他们的logo。一日,店里的几个男青年抗着摄影机器,拍完了外景照回来,带着一个穿婚纱的小女人从巷子里走过,人们刚吃完了饭,有端着饭碗的站在巷子里的,有抱小孩喂奶的,有精力过剩的男孩满巷子奔跑的,从天而降的“外景基地”使得这条站满了闲人的巷子古怪起来,发起飙来,发飙的目的只为一个,艺术。

理发师

理发师上午晚上各来店里一次,下午天气太热不来店里,店里由一男两女负责打理,通常看不到一个客人,一台老旧电视机闪动着屏幕,空调排风机呼呼开得很响,把里面的热气吸出喷到街上。快到下午四点光景,理发师的男人从店里慢悠悠地逛出来,四十多岁,平头,双颊剃得精光,拿一张报纸在梧桐树下翻起来。巷子里的人都羡慕理发师男人,不仅长得帅气,主要是有一个能干的老婆,我们从没有看到过他帮过理发师一个忙,比如给客人递递毛巾之类,他从来不做。他到底做什么呢?听理发师说,她男人以前开过货车,还是很危险的油罐车那类,后来不做了。再有,理发师下午经常吆喝几个“麻友”打麻将,她男人就是三缺一的好帮手。除此外我们再也没有听说过他能干什么。有一次客人开玩笑说,你男人这么帅,不怕他在外面吃嫩草?理发师想都没有想说,他很老实,哪会!不过客人的话引起她的警觉,最有效的方法把他“吊”在身边,陪她打麻将的几个均过了“半老徐娘”年纪,丝毫不会让男人动心思。她照样在上午和晚上来店里一次,男人有事没事陪她坐店。男人喜欢看报纸,经常到离店百米远的书报亭看书读报,这么文雅的事你总不能拦他。他也关心财经,与读报人就股票涨和跌说上几句,争论完了胳膊下夹着报纸从报亭里走出来。事情传到理发师耳朵已经快到年边了,人们总是说当事人最后一个知道。理发师调查清楚了让老公吃了嫩草的女人原来是身边的芹,她一个月前才到店里,理发师永远都记得接近黄昏的时候天下起了雪子,叫芹的女孩提着一个开裂的行李袋站在店门口,说自己几天没吃到饭,模样让人心疼,男人给芹递了一条热毛巾擦脸。

比尔·克林顿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再次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前往朝鲜带回两位被扣押的美国女记者,她们被朝方以非法入境罪判处劳动教化徒刑。克林顿戴一双老花眼镜,镜片快滑到鼻尖上了,他的嘴唇薄如弯月,当初在职时被描述为全世界男人最性感的嘴唇,经历过莱文斯基事件和总统弹劾案件,克林顿依然很有风度。派他来解救她们是最好的人选,他在朝鲜形象不错,两位女记者也年轻貌美。来到朝鲜与那位领导人见了面,领导人特赦了两位美国女记

者,随后女记者提着包登上专机,可能怕节外生枝,可能对特赦存有畏惧,全世界人都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女记者快步走上登机梯,连头也没有转过来,丰硕的屁股朝向了摄像镜头。克林顿笑眯眯地等在机舱门口,同慌张而来的她们握过手,而她们扭动腰肢,报以同样的礼节。

售楼小姐

售楼小姐坐在长形的办公桌后面,桌子上摆放着楼盘广告宣传册、各种数据表、名片,身后一个小阁楼上穿白色衬衣的男服务生来来往往,打印机发出纸张输出的声音,整个情形表明他们是繁忙的,又是有序的。大厅里空调开得很足,一扇门虚掩着,通向旁的休息室,可能看房的客人刚走,或等着他们来,几张沙发表面反射出虚虚实实的光,垂直到地面的窗帘拉上了,不留空隙。房屋里透露出新房子的香味,现代工艺为其添加上去,灯光投放在大理石地板上,橘黄色的圈晕将空气和墙壁混为一体。画像中一位外国男人坐在硬靠背椅上,一只狮子蹲在旁边,男人和狮子从画像右侧方向望着前方,画像中的字为:名流……领袖风范……高档住宅。售楼小姐穿一件白色短秀工作服,黑色裙子,这身打扮显示出她的精炼,不拖泥带水,她给客人描述套房:主卧、客卧、大厅、阳台、走廊、车库位置、赠送面积,一个月以来反反复复了上百遍,哪怕一个最糊涂的客人她都要耐心,把一个简单的房间描述清楚。她的身上喷有香水,芳香被冰冷的空调吸进去几乎闻不出来,极确定的、淡雅的芳味,随她垂挂下来的长发。

算命先生

这段路程从山脚到亭子里要十五分钟,手脚麻利点的年轻人十分钟就到了,从山顶下来到亭子里需要七八分钟,这座建在半山腰的亭子给路人停下来歇歇脚再走。亭子还有一个优点,可以俯瞰市区,西到西象山,南接胜利塘围垦滩涂,最远的落在滩涂外边海面上,点点孤岛,云雾在上面绕来绕去,还真让人产生家乡如此妖娆的感觉。几幢高楼大厦像柱子一样插入云端里,我们的市区又长高长大了,许多人站在亭子下这样感慨。感叹之后他们肯定觉得要买点饮料解解渴,算命先生就有准备,矿泉水三元一瓶冰可乐五元,你要么?不要也没有关系,来算一卦吧,算算你的今生来世。算一卦多少钱?由你。你想想,如果你有一个美妙前程,还在乎十元二十的?退一步说,你不是上山进庙烧香吗?求财求运气求平安,我先给你算上一卦,不也是求个万事大吉?算命先生有他的道理,他不辞辛劳每天六点从山下挑着简易的包裹往亭子里走,一批早锻炼的人从山顶上返回看见算命先生,等他走远了说,他又来了。你看看有人愿意上他的当吗?总有人吧,不然他会每天来吗?算命先生总有一幅道貌岸然阴阳怪气的表情,不食人间烟火,或者很少食,可这位先生生有圆圆脸,嘴里叼着一根烟灰烧了很长而不肯掉下来的香烟,拿出一付扑克牌一张一张往桌子上翻牌,桌子三分之一的地方摆上丑陋不堪的儿童玩具,一本破烂的手相书,一个八卦图,所有的道具人们看得一清二楚。像做生意的。有人大胆地说。说你做生意的,是市民的口头禅,妓女也是做生意的,这样评判当然看你不起啦。再差劲的算命先生也有人相信,他每日的往亭子里走,每日在人们上来前摆开他的卦,他经常对人们说,要相信命。人都有个弱点,不愿正视自己,相信别处,算命先生抓住了人的弱点,等待鱼儿上钩。一位身穿运动装的女人坐在亭子里,出奇的精瘦,脖子上条条血管暴出,让人狠命想用刀子割开它们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到了被运动衣撑开来的胸脯底下什么也没有了。算命先生给她开讲,你不能相信他,你的前夫对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旁边另一个比她年轻的女人时常打断他的话予以纠正,你这些话书上都有的。算命先生并不生气,眼睛余光从掉落的老花眼镜边框上滑出来,嘴角边衍生开了白色口沫,他没有去擦掉,继续给那女人开讲,要她伸出右手。无论如何要把开门第一笔生意做成,让年轻女人心服口服。生意大多这样做成功的,人们来亭子里歇脚,爬山看风景,没有人特意找我算命,这个地方有许多灵验的寺庙,有人在寺庙里一掷千金,我呢只不过充当了寺庙的替身角色,临时抱佛脚说的就是我这类人。可我没有骗人家的钱,我因势利导,把他们引进了八卦,通过相书(大多数知识是我师傅传授的)把他们引得很远,让他们信任我,也有年轻没有阅历的女人,她们经历过挫折对生活抱有希望,通常成为我的客人,我的名声也是靠她们传播开来的。也有些人出于好奇,人嘛总有交流的欲望,他们一开始总对我报以戒备心,以为我骗取他们的钱财。比如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把山上的人赶进亭子里躲雨,亭子里本来嫌小,忽然挤进了七八个人,身体间的体温和汗臭充塞着不大的空间。人们一边抱怨着坏天气,一边互相取笑,陌生人之间的那堵无形墙壁拆掉了,你一言我一语搭上了讪。有人向我打听山边天气什么时候雨会停止,她身边的小孩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玩具,我很有耐心地向她解释,同时拿出一个玩具递给小孩让他玩耍。女人看我是算命的新鲜起来,大概她有算过卦的,我始终以一种长者的身份把话说得斯斯文文,从来不提钱。雨停了,女人大方地拿出五十,我自然客气了一番。人类很欣喜把钱丢给坐在山路上少胳膊缺腿的乞丐,与后者的残疾相比,人类显示出他的健康来,你要丢弃,要舍得给钱哪,在乞丐的破碗里一个上午下来总有数个硬币,这是健康人幸福总汇。有一次上来两名乞丐,一前一后,前面的乞丐少了一只胳膊,胳膊和右肩膀的连接处长成了一个巨大的肉瘤,后面的乞丐是瞎子,一只手扶握住前面乞丐递来的一根竹竿,另一只手拎着琵琶,乞丐用手在琵琶上拨拉,发出音乐声来。我不怕他们抢我的生意,其一他们不可能上的亭子这么高,其二我与他们截然不同,虽然最后得到的都是维持生活那么一点钱物,我不必为之担心为之惊恐。亭子里的游人走光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从我视线看地面,从我身边的树丛里听风声,世界属于我的,我问过的游人中没有一个知道这个亭子是看世界的最佳角度——他们的思想和愿望都朝相反的方向转动了。两名乞丐在山脚下唱歌,歌声飘飘渺渺,拐过了数道弯才抵达这里。
2009年10月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74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693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41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38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49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52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07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282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49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28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080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050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27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676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71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452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060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7985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585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37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