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婴儿绣衣 张 琴
点击次数:982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2009年,徐姐从旧金山来北京找我时,正是一年里最热的天气。我站在六楼的窗口,看见她从马路的另一头,穿过房子前的大片荒地,朝我的方向走来。北方的烈日垂直笼罩每一寸无遮挡的土地,和正在土地上移动的这位黑衣黑裙的女子,隔着很长的距离,我看到了她满脸的焦急。
当汗水慢慢下去,坐在我面前的徐姐,恢复了台籍文化人特有的书卷气。暗淡的光线牵引着陈年的戏曲图像,我们的谈话逐渐愉快。告别时,徐姐用一种倾心的姿态,俯身捧起墙角的一堆婴儿绣衣,问我能否由她的基金会牵头,组办泛美巡回展。

娘为儿缝做的衣裳装满柜
传统染织绣工艺中,刺绣是个很大的门类,品种繁多,技法各异。按地域,有四大绣或八大绣,及苗绣、侗绣、黎绣等;按针法,有齐针、抢针、扎针、铺针、接针、绕针、刺针、乱针、施针等;按应用范畴,又可分观赏和日用两大类,其中观赏品有台屏、挂轴、屏风等,日用品有服饰、被面、帐沿、门帘、桌围、枕套、镜套、幔帐套、苫盆巾等。
婴儿绣衣是刺绣服饰中的一种。在自给自足的小农社会里,女红是民间女子重要的生活内容,同时也是衡量她是否心灵手巧的标尺。相对于织、染工艺在个性化创作方面受工具的种种限制,刺绣有着先天的便利条件。一个绷架、一根针、一束线,随时随地就可以刺绣了。粉本(绣花样)可以是贴上去的剪纸,也可以是笔绘的底图。一般女孩长到十来岁就开始跟随母亲学刺绣,几年之后,便是熟手了。这时她要为自己绣制许多精美的嫁妆。待得结婚之后,她就要一件接一件地给未出生的小宝宝缝制漂亮的衣饰了。(图1,刺绣婴儿坎肩:加官进禄,清,华北,藏品编号LXY0029)

第一个将出生的孩子总是受到最隆重的礼遇,不仅母亲有最充裕的时间和心情给他制作衣裳,外婆家也要给他准备足够规格的穿着。何况民间的习俗是“大拖小”,给大的孩子做衣服、添装置是最划算的,穿小了、用旧了,可以腾给下一个孩子,下一个还可以再腾给下下个,如此几个孩子接棒似地腾下去,直到穿破、用烂为止。
那在第一个孩子出生之前,做母亲的大概要为他准备多少件衣饰?《白蛇传》里有个片段描述到此事。
水漫金山后,白娘子产下许仕林。满月那天,法海又找上门来,要用金钵收走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下。白素珍在劫难逃,哭别儿子时,这样唱道:
断桥亭重相爱
患难中生下我儿小乖乖
先只说苦尽甘来风波不再
抚养娇儿无病无灾
娘为儿缝做的衣裳装满一小柜
春夏秋冬细心裁
娘为儿添备的鞋袜
是一岁到十岁
穿也穿不过来
——京剧《白蛇传·合钵别子》

白娘子和许仙的生活算不上奢侈,大致处在衣食无忧的中等水平。以此来推算,白娘子为自己未出生的第一个孩子准备的衣裳是“装满一小柜”,那么,生活在水平线之上的富贵人家,该备下两小柜,或一大柜?而贫穷之家,再不济,也该给第一个孩子做一套、两套吧?
但从收集到的实物分析,贫穷人家基本可排除在外。传世的婴儿绣衣,品相基本在六七成以上,相当数量的甚至根本没开用。这种情况,只可能出现在富裕之家,刚出生的孩子见风长个,装满柜的小小绣衣来不及穿上几次,就淘汰了。

百家衣
普遍观念里,常将江浙沪一带的苏绣、顾绣等,推崇为我国传统刺绣技艺的典范。江南一带士大夫文化沉淀深厚,以此影响到诸多领域的价值取向。文人习气浸**过多的结果之一,是和民间生活的日渐脱离。故此类绣品,虽技法精微,品味风雅,其实生命力极弱,基本是闲适生涯的点缀品。就个人趣味而言,我更喜欢华北地区、东北地区的日用品刺绣,朴实、拙气,每一件作品都感受得到作者的热烈情绪,弥漫着人间气息。
徐姐看中的这批刺绣婴儿服饰,是我几年间在华北地区由少积多收集而成,年代基本为晚清、民国,少数在建国初期,形制有坎肩、上衣、裤子、斗篷、肚兜、围涎、腕套、鞋袜、帽子等,堪称典型的是其中的200多件坎肩。
这200多件坎肩,用料考究,表里均为丝绸。款式有对襟、大襟、一字襟、琵琶襟等,前身裁制较为平易,后身满绣。这是因为婴儿抱于母怀,多以背部示人。老辈人特别看重的“百家衣”,也有数款。(图2,刺绣婴儿坎肩:一字襟坎肩,民国,华北,藏品编号LXY0203)
“百家衣”是用各种颜色的帛片(布片)剪成方形或菱形,拼接而成衣服。过去医疗条件低下,小儿常有夭折,民众出于畏惧心理,采取一种“自贬”的方式祈求平安,如让孩子认干亲(“拜亲爷”)、穿“百家衣”、吃“百家饭”、取阿猫阿狗类贱名等等,这里面的意思,一是向一种不可知的力量表明——这个孩子卑贱得很,不知是哪家的,连父母都不分明,不值得注意;二是希望借百家(众人)之福气,保佑孩子平安成长。民俗学上将这种现象称为“保婴巫术”。(图3,刺绣婴儿坎肩:百家衣,民国,华北,藏品编号LXY0057)

究其源头,最初的“百家衣”必是规规矩矩地向一百户或者相当数量的人家求讨帛片(布片),但到后来,就慢慢地形式化了——简化了。我访问过几位华北地区七十岁以上的老婆婆,都说在数量上没那么严格,只要向左近的邻里戚友讨上几片,自家再添上各色帛片,意思到就是了。讲究些的人家,会在坎肩的后领处钉两片长三角形红绿帛片。这两片红绿帛片飘在衣服上,起“破煞”、镇邪的作用,含义类同于民间新屋上梁、新娘落轿时“映红”的红绿带。
“百家衣”在成人服饰里也能觅见踪迹,如出家人的百衲衣和戏台上的“富贵衣”。“富贵衣”也是用一角一角的布片拼接而成,由落魄书生出场时穿着。“富贵衣”虽不光鲜,却不是每个穷书生都能穿。因为穿此衣者,通常寓意此生虽然眼前潦倒,不久却将时来运转,终是富贵中人。比较而言,婴儿的“百家衣”,是以一种小心翼翼的姿态,祈求平安;书生的“富贵衣”,是以先抑后扬的手法,制造舞台上的戏剧效果;出家人的百衲衣,则是放下今世,寻求灵魂的永生了。

求子和祈福
在功用、款式之外,婴儿坎肩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各种寓意鲜明的刺绣纹样了。传统的花鸟虫兽等大吉祥纹,及喜庆团圆的戏曲人物等,同样在婴儿坎肩中占着重大比例,典型的有连生贵子、瓜瓞绵绵、六合同春、五毒艾虎等。归纳这些纹样,可按类属将其划分为人物纹和大吉祥纹,也可按主题将其划分为求子纹和祈福纹。
趋吉避祸是人的本能,婴儿绣衣上的祈福纹样容易理解。让人感叹的是求子纹样——做为婴儿坎肩上压倒式主题的求子纹样,在我收集及过目的数百件晚清至民国的婴儿绣衣里,竟然绝无例外地全部强调“子”特征,没有一例突出“女”特征。由连生贵子纹衍变而来的这里带出一个老掉牙的性别歧视问题。我国的传统观念,对繁衍后代极其重视,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只有生了儿子,才被认为是繁衍了后代,延续了香火。有的地区甚至长期保持溺毙女婴的陋习。不仅男人轻视女人,女人更加轻视女人。这从身为女性的母亲只刺绣求子、不刺绣求女的现象中可见一斑。
同性的性别歧视似乎令人难解,其实不过是失去话语权的女性在男权社会里求得自保的生存途径。费孝通先生解释得好:
我认为这种伦理观念(重男轻女)可以说是小农经济的产物。小农经济是以家庭为生产单位,进行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农业经济。在这种经济里多男多育是有具体经济价值的。在这种经济里,劳动力的多少和强弱同家庭收入及生活好坏是有密切关系的。现在我们在农村里还可以看到:抚养孩子花费不大,只要等孩子长大一些,就可以投入劳动生产,为这个家庭争取收入。劳动力逐渐衰退的老年人,依靠长

大了的孩子供养,叫做“养儿防老”。这是小农经济中极重要的一部分。
在一个父系社会里,女儿长大了要出嫁,成为其他生产单位的劳动力,而男孩子长大了还可以娶个媳妇,增加这个生产单位本身的劳动力。重男轻女也有它的经济基础。现在我们农村里还流行着女儿出嫁时索取高额礼金的风俗,这也反映着劳动力转让的过程。
——《民族与社会--中国传统伦理观念与人口问题》

鱼戏莲生子
婴儿绣衣里有一种很典型的求子纹样,由鱼戏莲和连生子两种纹样组合而来,我姑且称其为“鱼戏莲生子”。鱼莲纹样出现的时间很早,从《诗经》时期的鱼、莲等个体纹,经演变、整合,到晚清时鱼戏莲生子组合纹的最终形成,有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闻一多先生在研究神话及民俗的起源时,曾经专门就鱼的寓意撰写考论文章。他通过对《诗经》涉及鱼的诗篇的求证诠释,认为至少在东周时,人们就以鱼为隐语,来寓意性或配偶。
莲花因谐音“怜”,很早就被用来隐喻心中的女子,如六朝诗里的《西洲曲》等。传统的隐语多用于性或繁殖,如以鱼喻男、以莲喻

女,相类似的还有狮子滚绣球,狮子喻男,绣球喻女。
鱼与莲的组合纹——鱼戏莲,于汉代已基本定型,寓意性、男女欢爱,“鱼戏莲叶间”,汉乐府《江南》是这种隐语的明白表达:(图5,刺绣婴儿坎肩:鱼戏莲,民国,华北,藏品编号LXY0017)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在与鱼组合的同时,莲花的另一个谐音“连”,也被挖掘,但“连”的发扬光大,得之于另一个图像——磨合罗。
磨合罗原是佛教八部众神之一,据说能启智慧,唐宋时民间将其塑造为小型泥偶,于七夕供奉,为自家孩子祈求聪慧。根据宋人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里的记载,七夕节前夕,“小儿须买新荷叶执之,盖效颦磨合罗”,由此可以反推出磨合罗的形象是似小儿、执荷叶。此俗至元代还在延续,元人有杂剧《张孔目智勘磨合罗》,就是借助磨合罗勘破了一桩人命案。元代以后,磨合罗渐无人提起。明代市民文化发达,婴戏图盛行。小儿的各种戏耍动作中,有一种就是执荷叶“效颦磨合罗”。也就是说,虽然七夕已无人供奉磨合罗,但小儿持荷叶效仿磨合罗的习俗,却被当做一种游戏延续了下来。(据近年调查,磨合罗至今仍保留于我国局部地区,只是流传地已无人识其来历。)
莲花的谐音“连”之功能,正是与婴戏图中的小儿执荷纹重叠后,得以发扬光大。人们于谐音上认识到莲与小儿组合之妙义后,小儿执荷纹便从婴戏图中独立出来,成为清代以来传统纹样中极受追捧的莲生子——连生贵子纹,从此深入人心。(图6,刺绣婴儿坎肩:莲生子,清,华北,藏品编号LXY0010)
至于鱼戏莲与莲生子的再次组合为鱼戏莲生子纹样,分析已有实物,是在民国中期,1930年代。鱼戏莲生子组合纹的出现,说明时人十分清晰此纹样的寓意,并将鱼戏莲早期的宽泛的男女欢爱,指明为夫妇间的结合。夫妇和合、连生贵子,确实符合民间对婚姻的祝福。
但在清晰化的同时,新的混乱又出现了。民国以来的鱼戏莲纹,出现了一种双鱼戏莲纹、群鱼戏莲纹。如图七,五条鱼从各个方向围着一朵莲花摇头摆尾。(图7,刺绣婴儿坎肩:群鱼戏莲,民国,华北,藏品编号LXY0013)
靖江一首民歌唱道:
天上星多月不明,河里鱼多水不清。
朝中官多要造反,小大姊郎多要花心。
“河里鱼多水不清”,绣花的女子在为双鱼或群鱼飞针走线时,是真的不了解鱼戏莲的含义呢,还是故意要跟情郎逗趣?
双鱼戏莲纹同样出现在鱼戏莲生子纹上,如图八。如果说群鱼戏莲是绣女故意跟情郎逗趣,那么,有哪个女人会说自己的孩子同时来源于两个男人?只能解释为一部分的人们当时已不清楚鱼戏莲的含义了。当然,要解释为一种艺术上的反弹也无不可。(图8,刺绣婴儿

坎肩:双鱼戏莲生子,民国,华北,藏品编号LXY0014)

五毒艾虎形象在明代便已出现。各地对五毒的定位多有不同,大致是在蛇、蜈蚣、蝎子、蜘蛛、壁虎、癞蛤蟆等动物中选出五种,再绣上老虎、艾草,以示镇除。如果五毒和老虎都出现,是很规范的五毒艾虎衣;但更多的是只绣四种毒物,和老虎凑成“五”数,如图九,虽简略些,涵义倒是不变。还有只绣毒物或老虎的,也是五毒艾虎衣,只不过前者取以毒攻毒之意,后者取老虎镇百邪之意。(图9,刺绣婴儿坎肩:五毒艾虎,民国,华北,藏品编号LXY0073)
戏曲纹样,“悬赏”猜戏名,结果猜了半年,也没猜出一个条目来。(图10,刺绣婴儿坎肩:戏曲人物,清,华北,藏品编号LXY0155)
戏曲纹样里比较特殊的是一件娃娃八仙坎肩。娃娃戏盛行于清末、民初,是由一帮八九岁的小孩,打扮做剧中人物,登台演出。孩子们稚嫩的扮相和唱腔特别惹人怜爱,他们的形象也很快被移植到工艺美术中去。天津的杨柳青年画曾经绘制过一批娃娃戏年画,精美异常,可惜多流失于俄国。绣片中的娃娃戏相当罕见,这件坎肩后身虽完整,但前襟已缺,到得我手完全是个意外。(图11,刺绣婴儿坎肩:娃娃八仙,清,华北,藏品编号LXY00167)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54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74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99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41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62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6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604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50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01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401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44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96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95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18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32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5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82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9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52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9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