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我说沧河(外二篇) 余伟
点击次数:792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沧河不是一条河,据老人们讲,他们小时候这儿的确有条河,就如你所看见的南塘街一带,而现在是条巷。
沧河的一头是小学。这所由林斤澜先生的父亲创办的学校也许有过辉煌,而今早已归于平静,一如自己的名字,终日缓缓流淌着,只有每天放学的时间你会意识到她的存在。
沧河的中段开始渐渐热闹。这里店铺众多,历史上也曾轰轰烈烈地开过十几家丝网印花店,也曾扎堆卖过外贸服装,而今大浪淘沙,沉淀下来的都是与文化有关的,书画店、玉器店、舞蹈服饰店。故而,政府出面说,沧河巷谓之“温州文化街”,此举不知能否为文化呐喊。
文化街多的是文化人。你现在走在巷子里,或许迎面而来的就是曾耕西先生的后人,或许擦肩过去的便是博物馆馆长,也或许出过好几本书的美学家刚才还多看了你一眼……
文化店卖的自然是文化。同文斋、综艺苑、金舞银饰……招牌本身就是文化。而这群响当当的名号中,有一个平俗的家伙颇似老大,气势逼人——温州文物商店。当初也卖玉器,根据经济收入情况,现在只卖书画了。这家商店从属于温州文物馆,档次相当高,挂的都是林剑丹、汪廷汉老师的书法,卖的都是经过鉴宝专家火眼金睛的真文物。别看此店乃官方所有,员工们相当朴素,一贯走的是群众路线。自从收起玉器把两大间店面出租给如日中天的“金舞银饰”,威武的獬豸石像前就常见群聚群乐、其意融融的场面,由此更见人气之旺了。
说起“金舞银饰”,不得不提他们合理化的经营,游走于文化与商业之间,赚足口碑。一家店要在沧河立足十年并非易事,而他们做到了。顾客们有冲着漂亮的服饰来的,更有冲着其文化魅力而来的,估计

未来十年内仍然趋势良好。透露一个秘密——光顾这家店的姑娘是温州市最最美丽的!不信,亲自瞧瞧呀!
说着说着,就到了沧河的另一端。这一头连接着异常繁忙的城西街、仓桥街,这里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堵车,所以我不太乐意多提。那好吧,让我们把目光移到路口的小亭吧。“长亭连短亭”,多么古典的乡野之景啊,在这繁华的城市心脏里居然还保留了这么一个小亭!沧河社区的老人真有福气,这个亭子是他们的天地,听唱词也好,散讲也好,哪怕坐着眯一小段也好……
边走边说,我累了。歇歇好吗?

从沧河巷到三官殿巷

从沧河巷到三官殿巷要走过曲曲折折的路。这段路有一个非常别致的名字,叫手肘头巷。手肘头巷很短,总共只有五六十米;手肘头巷却很深,七弯八拐,让你迷失方向。温州人真幽默,拿自己身体的某一部位来给她命名,真是形神兼备,独一无二。
走这条路时切忌心急。午间,从喧哗的沧河巷准备好心境,你就可以迈步折向小巷了。迎接你的,首先是寂静。这儿闲置着两大废弃了的文化大户——老图书馆和老群艺馆。前者还遗留了几个孤独的守侯者,后者却只剩铁门紧锁狗窦大开了。一路的凹凸不平,一路的笃笃回响,让你忽然真切地感受到自身的存在。就这样直直地走二十来米。因为周边没有任何东西打搅你,你甚至觉得有点单调了——这时候,你就可以右拐了。
这是小巷中特别舒爽的一段。身后,掩映在绿竹丛中的是胡寓——温州市最著名的旧式庭院,有典雅的的拱门为饰;左手边是原市中小学的后门,壁上爬满了绵长的藤本植物;眼前的老巷则略带弯曲,渐行渐窄地伸向沧桥一带。从起点到目光的终端,此处也不过十几米,却每每有别样的巷风吹过,掀动衣襟,也送来开朗的心怀。间或听得老宅内鹩歌一声清晰的问候:“饭吃了没?”你不禁莞尔,回眸朝她道:“吃啦,吃啦。”风儿像朋友,鸟儿像亲人,空气中飘荡着融融的温情——这些,你不可不仔细体会呀!
得往左了。这一拐,你会发现眼前特别狭窄,有几米简直就是羊肠。两边偏偏还密密地排布着老式民居——这边的屋檐差不多都抵着那边的窗口了。房子都是两层高,不知你会不会和我一样纳闷——这么紧紧挨着,住在里边的人一年能见着几缕阳光?若是在下雨的日子走到这儿,你也许会有些许的生气,因为两行雨柱使得你有伞也不能遮挡,淋得半身湿漉漉的;地面反射起无数的小箭头,让你无从躲避,双脚只好浸泡在潺潺的雨水里。但请你务必静下心来,听我一言消消气——温州城内还有几许老街陋巷?你且受用她所带给你的小城雨巷之体验吧!
羊肠的尽头就是三官殿巷了。三官殿巷没有沧河巷那么繁荣,却也呈现着自己的忙碌。修车的修车,织衫的织衫,煮点心的煮点心……淳朴中透着丝丝优雅,与邻近的沧河、沧桥相映成趣。
从沧河巷到三官殿巷,我慢慢地走。你随着我,感觉怎样?

“艺人之家“的幸福生活

从大高桥这边进去,“艺人之家”首先是一条窄窄的砖石甬道。走完这条幽僻的小路,才迎来开阔的空间。
靠近你的,是几间老屋。说是老屋,其实也不老,有会议室的模样。门边的那一排,全部是落地长玻璃门,显得挺有气派的。我那时才一桌子高,放学都得经过那儿,也愿意经过那儿——看看冷霜公们下棋,听听阿鼎伯们谈天,我觉得他们真了不起,知识、气度,自是与众不同。现在想来,那年月市里领导对老艺人真的很重视,他们将这群浑身是故事、半辈子皆传奇的老人安置在一起,既为老艺人们创设了一个修身谈艺并安享晚年的乐园,又为政府累积了文化财富和良好口碑,真乃一举多得,非有远见卓识者不能为也!
跨过小门,便是四四方方的大院和三围的楼房。东边的一幢是新的,有两层——这在我一年级小姑娘的眼中简直是富丽堂皇。而我,也正因为这座楼的建成,才从蛟翔巷的木板小屋里搬出来,住进了后来与我朝夕相伴十多年的“艺人之家”大院。西边是排平房,好像有些年月了;南楼最为古旧,纯粹的木制结构,当初就有摇摇欲坠之感。
这里,所有的住户都与戏剧相关——从剧种来看,有瓯剧团的、和剧团的、越剧团的、京剧团的;从职业行当来看,这些人分别演戏、导戏、写戏、操琴、司鼓、作曲……个别家庭的组成更是让人难以置信——一家子就可以组成一个戏班,其中高腔、乱弹、西皮、二黄、生、旦、净、丑一应俱全!
我家住楼下第一间。与我们一墙之隔的是章家。记得章家二公子小乐斌刚刚从乡下被父母接到温州那会儿,话语间流露着浓浓的平阳腔款,真是可爱至极!我们都喜欢模仿他、逗他玩。这位艺术天才现在是央视大导,他在院中居住的时日应该比我稍长,不知是否还对童年的生活留有印象。
再过去,就是朝门叔一家。朝门叔的胡琴演奏真可谓出神入化,院里谁接了个什么新的角色,需要琢磨琢磨唱腔的时候,都把他拉来。夜幕中,他的胡琴一响,艺术研讨会便召开了。只是在我小孩子的心目中,胡琴的声音呜呜咽咽,朝门叔的性格低沉忧郁,有时,真难分辨究竟是它像他,还是他像它……
神鹰叔是二楼的,他似乎永远激情四溢。一个酷暑难当的傍晚,他端了个饭碗在走廊上转悠。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抓贼——”,片刻,果见一贼从我们院中空地横穿,说时迟,那时快,神鹰叔虽身子不能迅速赶到,却左手一挥,让他的饭碗饭菜从二楼飞奔而下,直砸在了小偷的正前方……
安适的日子有那么五六年吧!后来,偌大的院子便不见了,拔地而起的是整整两幢的大楼,一幢四层,一幢六层——新兴的群艺馆,就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诞生了。
建楼的过程中,我们小孩子趁乱寻乐,留下了许多特别的记忆。我家那会儿正养着一只鸡,春天,它还是小鸡的时候,房子刚建到第一层,那竹棚架搭得低低的,小鸡随着我们锻炼自己,每天扑楞楞地总要折腾几下;夏天秋天的时候,鸡也长到了青壮年,竹棚架是搭高了,可它不怕,一直跟着我们窜上窜下——我们小孩子是走或跑,它却是飞翔;冬天到了,它的飞技也日臻完美了,有一天,它躲开人们的视线,飞到二楼詹家,踱到温暖的大床上,在两个漂亮的枕头间不慌不忙地蹲下,然后,生了一个蛋……
高楼建好了,老艺人们却更老了。遵照上级的指示,他们搬到了最底层的窄小阴暗的空间里。以前,我们还有一件乐事——就是呐喊起哄,比如,先把大院子当作舞台,阿鼎伯今天兴致好,耍了一套棍术,只要我们叫好,金妹姨就会上来一个精彩的亮相,然后连唱带打一通刀马旦表演……要是我们再吼几声,说不定冷霜公也上场了……现在不行了,我们只有在阳光明媚的冬日里才能看见他们,彼时,他们往往掇着条矮凳,追寻着可怜的方寸阳光……
“艺人之家”的另一头连接着人民西路,自然,也就连接着其他的一些人和事,有空我再向各位慢慢道来。
可惜啊,人民西路是温州市旧城改建的第一地段,八十年代末期,“艺人之家”的名号便消亡了。不然,它该是一道风景、一份文化遗产。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92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1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98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70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6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70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61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4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204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91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3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112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87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731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96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513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119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007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606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93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