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婴儿绣衣(续)张琴
点击次数:850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婴儿绣衣(续)

上回讲到徐姐看中婴儿绣衣,要替我牵头办展。没过多久,北京的一家单位要我去做蓝染展,谈话间又一眼看上这批绣衣,希望两展同办。这就促使我把这堆小绣衣从屋角移上案面,正式列入程序。

收集实物是办展的前提,前提具备了,展览也就可行。至于将展览办到什么样的水平,则完全取决于办展者对实物的研究程度。我这些年在蓝夹缬及其它的传统工艺品里朝夕修练,练就的拿手好戏是解读纹样。按纹样分类,对于款式单一的被面类、帘巾类等,问题不大;但对外形相差很大、风格各异的服饰来说,马上就乱象丛生了。

形势逼人,我不得不涉足陌生的服饰领域。好在我就读的中央民族大学研究生班,执教的导师中就有两位研究服饰的专家,其中一位还是中国七千年服饰史的主编。我带着问题去,抱着绣衣去,课堂成了我的藏品陈列室,同学们看的是热闹,老师指点的是门径。课堂时间终究有限,下课后继续请教,两位老师也是尽心施教。如此恶补一个多月,居然有些长进,是以码此续篇演绎婴儿坎肩之款式变迁。

 

一、坎肩词条

服饰的最初功能是取暖和蔽体,在漫长的人类初期社会里,生存是第一要义,人们对自身的修饰是十分有限的,《白虎通义》说得明白:“太古之时,衣皮韦,能覆前而不能观后”。对这句话最直观的证明是,1990年代,田野工作者在海南僻远地区调查时,发现黎族男性仍有穿着原始服装“包卵布”——一种用楮树皮拍打而成的树皮布,裹系于******部位,身体其它部分裸露。

上衣的发明也遵循着从重要部位向周边延续的规则,先是没有袖子的坎肩,后有整件上衣。也就是说,坎肩的产生早于整衣。

坎肩也叫马甲、背心等,穿于整衣里边或外边,曾经进入晋、唐等朝代的服饰制度,更广泛的使用场所是日常生活,有单衣、夹衣、棉(绵)衣等形式。从款式来说,坎肩又可分为裲裆式、对襟式、大襟式、一字襟式、琵琶襟式等,及不见于典籍、图献的肩开式、肩挂式等。这其中,裲裆和对襟的穿着历史已超过千多年;大襟、一字襟、琵琶襟等,则是从清代满族人的各式马褂发展而来。

纵观中国服饰史,可以清楚地看到,坎肩一直沿着两条平行线发展变化:一条流行于社会底层,始终保持简单实用的基本功能;另一条强调坎肩的修饰、美化功能,和其它的上衣款式互相影响、彼此吸收,流行于社会上、中层。

婴儿服饰直接承袭成人服饰。成人坎肩的每个门类,都能在婴儿坎肩里找到踪迹。由于穿着方便,装饰性强,坎肩在婴儿服饰里占据重要地位。又因为小农社会“养子防老”的现实需求、中国传统观念对繁衍男性后裔的极度渴望,推动着一个母亲、乃至整个家族,在为婴儿精心制作坎肩时,不惜工时地在上面刺绣种种纹样,表述热切祈望。以此种种,使得传世婴儿坎肩,在款式和纹样上,均具备很高的研究、欣赏价值,是我国传统服饰的一支奇葩。

 

二、裲裆流行了数千年

裲裆的形制十分简单,将布帛裁成两个方片,分别披于前胸后背,“其一当胸,其一当背”,即成“两当”①。前后身的连接依靠肩部和腋下系以纽襻或系带来解决。形制的简单容易,透露着远古遗风的种种痕迹。但由于早期社会出土纺织品的缺乏,目前尚难确认裲裆是坎肩的最早款式。  

裲裆可以是单衣,也可以是夹衣或棉(绵)衣,正式场合和居家都可穿着,不限男女、军民(军队所穿裲裆甲衣称“裲裆铠”或“裲裆甲”)。学界有将秦代兵马俑所穿的前后身铠甲,认为是裲裆甲的早期形制。并认为军服裲裆甲被民服所吸收,最终在南北朝时产生了裲裆衫。这种提法从态度上说是谨慎的,但从整个的服装发生史来看,早期坎肩制式的缺位,未免让人对裲裆发蒙于秦代戎衣的说法产生疑虑。此外,《晋书·舆服志》对裲裆的记录,也表明裲裆早于南北朝已流行。

裲裆的简易性和装饰性,使它具备了在不同阶层同时流行的条件。社会底层用它来遮羞,有闲阶层则是“新衫绣裲裆,迮置罗裙裹”②。两方面都留下不少文艺作品。这些文艺作品,是我们了解裲裆在某个时段里具体状况的极好材料。

象浙江睦剧的传统小戏《补褙褡》③,描述的是一件破裲裆促成一桩婚姻。这本戏的唱词里,有一段专门演唱这件破褙褡的来历:

 

           曾记得,那一年,

           到财主家里做长年。

           做到十二月,多下一吊钱。

           跑到街坊上,买了一块布,

           请个裁缝师傅做了套短衫裤。

           多亏裁缝师傅不偷布,

           多了三尺五寸零头布,做了件褙褡。

           新的穿三年,旧的穿三年,

           补补连连穿了二、三年。

 

贫苦长年,好不容易得了一件褙褡,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如今“破得只剩了几条筋”,还要想办法再找干妹子修补修补。这是裲裆在贫苦人的生活里所占的位置。可以想见,穷人的这种裲裆,在它最终丧失使用功能时,同时也就烟消灰灭了,不会传留后世,被我们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

至于为什么说这件褙褡就是裲裆?这也可以从上面的唱词里得到解答。

主人公孙公金拥有这件褙褡,是因为“多亏”裁缝师傅没顺手拿走做短衫裤余下的“三尺五寸零头布”。三尺五寸,换算做现代计量单位,是100cm多一点点。传统织机的幅宽多在45cm左右。也就是说,这片零头布宽约45cm、长约100cm。用这个规格的布片给一个正常发育的男青年做坎肩,只能是最简单的前后短短两个方片!

这种简易裲裆,不仅符合最早的裲裆释义,在清代的《康熙耕织图》里,也是农民们最普遍的穿着。

而做为装饰性的裲裆,则是另外一种惹人喜爱的模样。除了官吏穿的裲裆特别讲究织物质地外,妇婴穿着的裲裆,更是精心刺绣。

《搜神记》记了一个大书法家钟繇和裲裆的奇异故事。钟繇生活于东汉至三国期,曹操把持朝政时,钟繇为侍中守司隶校尉,督导关中诸军。据史籍记载,钟繇在关中时,招集流散,安置田亩,使当地生产逐渐得以恢复,颇有政绩。就是这么一位勤勉于公事的人,有一段时间却“数月不朝会,意性异常”。友人奇怪,问是什么原因。钟繇坦白,最近碰到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经常来。友人一听,马上觉出不对,提醒他这一定是个鬼物,赶紧杀了。妇人再次来时,立在门外,不敢进。钟繇问她为什么不进来,妇人回答“公有相杀意。”钟繇假意应承不杀。妇人进来,钟繇虽“不忍”,但还是持利器砍中妇人左髀。妇人夺路而逃,一边跑、一边从衣服里抽出丝绵揩拭伤口,鲜血滴了一路。第二天,钟繇派手下循着血迹前往,结果找到一个很大的坟墓,打开墓门,发现棺木里躺着一具很漂亮的女尸,形体犹如活人,“着白练衫,丹绣裲裆”,左髀有新伤口。擦拭伤口血迹的,是从绵裲裆里层抽出的丝绵④。

白练衣裳、红绣裲裆,隔着数千年的故纸堆,我们仍然能感受到精美服饰带给视觉感官的愉悦。

时间流逝,到清代、民国,成人坎肩早已由一字襟、琵琶襟等新颖款式引导时尚。但婴童坎肩里,刺绣裲裆依然扮演主角。

 

图1,花开富贵纹红缎裲裆;图2,花开富贵纹红缎裲裆全貌。

[坎肩编号:LXY0021

尺寸:前襟29cm×27cm,后襟29cm×27cm;

断代:民国;

地点:产地华北,收集地北京;

简介:此裲裆属夹衣,夹层为靛青染手织棉布,表层为红缎平绣牡丹花及枝叶,寓意富贵吉祥。纹饰周延镶滚机织花边,黑缎匝边。前后襟等大、同纹饰,可前后混穿。一肩缝合,一肩结有两颗铜扣。两腋下敞开,不合缝,无系带。]

          

图3,五毒艾虎纹红缎裲裆;图4,五毒艾虎纹红缎裲裆全貌。

[坎肩编号:LXY0022

尺寸:前襟26cm×26cm,后襟19cm×26cm;

断代:民国;

地点:产地华北,收集地北京;

简介:此裲裆也为夹衣,夹层为靛青染手织棉布,表层为红色缎,前襟有贴补绣,纹饰为老虎、蛇、蜻蜓、艾草等,是五毒艾虎纹的简略版,寓意驱邪镇毒。纹饰周延镶滚手织花边,蓝缎匝边。后襟较前襟短,无刺绣。一肩缝合,一肩敞开。两腋下不合缝,无系带。]

 

 

三、对襟的前素后丽

对襟的历史也很悠久。敦煌莫高窟有一幅南北朝时的战争场面壁画,厮杀的双方军士,或穿裲裆甲,或穿对襟半臂,形象地说明对襟的出现不晚于裲裆。

出土实物中,以福州南宋黄昇墓及无锡元墓所出为典型。黄昇是南宋淳祐年间的大家闺秀,出嫁不到一年即去世,下葬时伴有大量殉葬品,仅服饰就有201件,出土时基本完整。据考古报告,这批服饰中有背心8件,质地为纱、罗,形制为直领对襟,襟缘镶滚素边或花边,襟上无纽襻、无系带,垂直敞开。其中的一件牡丹纹花罗背心重仅16.7克,真正“举之若无”⑤。

传世婴儿对襟坎肩和宋元出土成人对襟坎肩的最大区别是:前者常短小贴身,无领或小圆领,襟上钉纽襻或系带,穿着时双襟结合;后者常与整衣等长、大,加直领等,襟缘镶边,襟上无纽襻系带,穿着时双襟敞开。

此外,传世婴儿对襟坎肩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前身朴素无华,后背(刺绣)琳琅满目。这可能和婴儿贴身抱于母怀,通常只展示背部有关。

就刺绣纹样的精致和丰富来说,对襟和裲裆是婴儿坎肩中最具价值的两大类。在上篇,我曾经以纹样分类,描述过百家衣、五毒衣、鱼戏莲生子及戏曲人物等特殊类纹样,本文于常见的大吉祥纹样中,另择数例析之。

 

图5,凤穿牡丹纹蓝缎对襟坎肩;图6,凤穿牡丹纹蓝缎对襟坎肩前身。

[坎肩编号:LXY0041

尺寸:35cm×30cm

断代:清代

地点:产地华北,收集地北京。

简介:对襟夹坎肩,前身面料为茄青色提花绢,小圆领,领缘黑缎滚边,双襟缝有三对盘扣;后背面料为深蓝色素缎,上绣凤穿牡丹纹;夹衬面料为靛青染手织棉布;两侧合缝。就刺绣纹样而言,凤穿牡丹取材花中之王、鸟中之王,寓意大富大贵;牡丹花旁另有两只蝴蝶相对飞舞,传统含义为“喜相逢”。在针法上,以齐针、抢针为主,花茎用接针,花蕊用打籽绣,比较特殊的是三片牡丹叶子,在铺针的基础上加以扎针,突出叶子脉理。另,左侧下部飞舞的蝴蝶,翅膀近身处的深浅二层红色,是以先绣后染的技法取得,即先用粉红色丝线刺绣,然后取桃红染料,用刷笔局部上色。]

 

图7,松鹤延龄纹玫红妆花缎对襟坎肩;图8,松鹤延龄纹玫红妆花缎对襟坎肩前身。

[坎肩编号:LXY0042

尺寸:35cm×27cm

断代:民国

地点:产地华北,收集地北京。

简介:对襟夹坎肩,面料为玫红色妆花缎,夹衬为靛染手织棉布。小圆领,领缘黑缎滚边,双襟缝有三对铜扣头盘纽,两侧合缝。后背用“补子”形式接以松鹤延龄红缎绣片。针法上以齐针为主,松叶采用单套针,仙鹤颈部采用接针。除主体松鹤纹寓意延年益寿外,尚有灵芝、小蛾。灵芝作如意云头状,也是吉祥如意的含义。小蛾表示祈求子嗣,华北、西南等地,新嫁娘有在喜服或婚被上染绣小蛾的习俗,以求子息旺盛。绣片右角另有“心人羊”三字落款,“羊”字带圈,含义未解。]

 

 

四、八旗子弟和军机坎

满族建立清政权后,由于文化和生活习惯的不同,给服饰带来很大的变化。就坎肩来说,最大的影响是马褂。大襟马褂、琵琶襟马褂等风行一时,直接吸引坎肩去其两袖,从而产生大襟坎肩、琵琶襟坎肩等。另有一种“巴图鲁”坎肩,是前襟的上部有整排的盘纽,腋下两侧不合缝,也用盘纽系合。这种坎肩穿于袍服之内有很大的便利,例如骑射行走闷热难耐时,只需伸手于袍内拉开横排直排盘扣,便可曳下,无需劳动外衣。满语中“巴图鲁”是好汉、勇士的意思,汉语称其为“军机坎”,又意译为“十三太保”。太保既有彪悍的含义,也影射了穿着者的身份,这后一层的意思略同于军机。

军机坎开始时仅许满族王公贵族及男女子弟所穿,后来禁令松弛,普通人等均可穿着,并内衣外穿,俗称“一字襟”,与大襟、琵琶襟等,并列为清代最时髦坎肩。

清代的这几种新兴坎肩,单衣、夹衣、棉(绵)衣均有,或无领,或立领。在裁制上最显著的特点是:装饰的重心在前身的襟部,盛行多道异色花边大镶大滚,多者竟达七道,穿于身上,只见滚边,不见正料。相形之下,刺绣在这几款坎肩上所起的修饰作用有减弱,退而居其次。

 

图9,绿地暗花绢琵琶襟绵坎肩;图10,绿地暗花绢琵琶襟绵坎肩后背。

[坎肩编号:LXY0043

尺寸:39cm×44cm

断代:清代

地点:产地华北,收集地北京。

简介:琵琶襟绵坎肩,面料为绿地暗花绢,里层为红绫,中衬丝绵。无领,颈缘黑缎滚边,襟部自上至下缝有五对铜扣头盘纽,两侧合缝,下开衩。衣缘周边镶滚两道异色花边,宽窄各一。宽者为琴剑杂宝纹。]

 

图11,玫瑰红暗花绢一字襟坎肩;图12,玫瑰红暗花绢一字襟坎肩局部。

[坎肩编号:LXY0044

尺寸:43cm×40cm

断代:民国

地点:产地华北,收集地北京。

简介:一字襟夹坎肩,面料为玫瑰红暗花绢,花纹为暗八仙。夹衬为靛青染手织棉布。小圆领,领缘及衣周用黑缎宽滚边,并镶以黑白色花边。前身上部横排五颗盘纽,正中者一扣固定三部位(左右颈、前身)。两侧开衩,各缝有三对盘纽。]

 

 

五、民间的肩开肩挂

这批婴儿坎肩中,有两种款式未见典籍图献记载,现根据其肩部特点,暂且称其为“肩开式”、“肩挂式”。

肩开式坎肩基本是小圆领,领缘多滚以窄边黑缎,一肩或双肩敞开,钉以盘纽或系带,穿着时打开纽带,以便坎肩从头部套入。在前后身的裁制上,肩开式坎肩最大的特点是前襟比后襟长,并且圆下摆,下摆风格接近1920年代流行的女性短袄。腋下两侧合缝,下摆开衩。

肩开式坎肩的领部常镶有一道宽花边,以突出领部的装饰效果。前身正中往往钉着一个比粉扑稍大的圆绣片,上绣花鸟杂宝等传统吉祥纹样。绣片和坎肩分别完成,质地、颜色很少统一。从这一点来说(刺绣的规格和效果),肩开式坎肩要比裲裆及对襟逊色,更象一个因陋就简版。1970年代后,价格低廉的流水线商品取代传统手工作品,婴儿坎肩已很少由家庭主妇亲手绣纫,各类先期完成的小绣片没了用武之地,多被扫地出门。华北地区的流动小贩来北京,经常整包整袋地扛着土物过来,内中就常有这种圆圆的小绣片。但小贩通常不知它的用处,经常估摸着绣片的大小形状瞎忽悠,听到最多的说词是:“这个是以前地主人家的小姐搽粉用的,跟现在女人用的差不多。”在接触婴儿坎肩前,我也曾经对小贩的这种说辞信以为真,只是暗暗诧异以前的女人把粉扑整成这么大干吗?不趁手啊。

就刺绣及圆下摆来推论,肩开式坎肩的出现年代应该较迟,不早于民国。

另外一种肩挂式坎肩,从面料质地、后背裁制及刺绣风格等因素来判断,可以和对襟式坎肩断代在同一年代。但是这种坎肩不等同于对襟,因为它的前身只具备肩部,是一对人字形的帛片,作用是把坎肩套在肩膀上,固定住;肩部以下空缺,无裁剪。

从穿着效果来看,这种肩挂式坎肩的前身裁剪明显地透露出一种窘迫气,不可能是裁缝别出心裁的“佳构”。我多次访问华北地区的老婆婆们,为什么要采用这种款式?被问者往往一笑,答是孩子抱在怀里,反正看不见。

服饰的作用于人体,无非蔽体、取暖、装饰三功能。特别是装饰功能,通常显示着个体或家庭的富裕程度及社会地位等。肩挂式坎肩不可能流行于上、中阶层,因为这两个阶层无需如此尴尬地在一件坎肩上节省再节省;也不可能流行于最底层,因为最贫苦者温饱尚且不周,既无暇也无力装点门面。它只能流行在中下层或下中层——只有生活在中层和下层夹缝里的人们,才需要费尽心思地维持自己一点可怜的体面,这个游戏规则通用于从古至今的任何一个时代。这也可能是肩挂式坎肩既流行于基层民间、又长期“堙灭”于典籍的主要原因,因为不被操纵话语权的上、中阶层所需要。

 

图13,花果纹棕红色素缎肩开式坎肩前身;图14,花果纹棕红色素缎肩开式坎肩后背。

[坎肩编号:LXY0047

尺寸:40cm×30cm

断代:民国

地点:产地华北,收集地北京。

简介:肩开式夹坎肩,前身面料为棕红色素缎,有花果纹剪贴绣;后背面料为暗花绢;夹衬为靛青染手织棉布。小圆领,领缘滚黑缎宽边,并镶以窄花边。一肩合缝,一肩敞开,钉有一对盘纽。前身圆下摆,比后背略长。两侧合缝,不开衩。]

 

图15,鹿鹤纹玫瑰红素缎肩挂式坎肩后背;图16,鹿鹤纹玫瑰红素缎肩挂式坎肩前身。

[坎肩编号:LXY0048

尺寸:28cm×28cm

断代:民国

地点:产地华北,收集地北京。

简介:肩挂式棉坎肩,后背面料为玫瑰红素缎;前身面料为茄紫色暗花绢,仅裁剪至肩膀处,用一枚纽扣系合,钮扣及纽襻为后钉;里层为土黄色手织布,中衬棉。小圆领,领缘用蓝色素缎窄滚边。坎肩后身满绣,用地平线巧妙地隔为内容相同的上下二层。纹样有梅花鹿、仙鹤、蝙蝠,及松、柳、桃等吉祥花草,寓意六合同春(鹿、鹤谐音)、福(蝠)在眼前等。]

 

 

 

 

①     裲裆,也写为“裲当”、“两当”,汉刘熙《释名·释衣服》:“裲裆,其一当胸,其一当背也”。

②     见《玉台新咏·吴歌》。

③     褙褡是浙江淳安地区对坎肩类服装的俗称。

④     裲裆及其它款式的坎肩,都有单衣、夹衣及棉(绵)衣的形式。棉花在我国传播种植较晚,古人用丝絮衬里,缝成绵衣取暖。

⑤     见陆游文“举之若无,裁之为衣,真若烟雾”。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75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695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51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4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50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55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14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293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56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35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087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058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34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683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76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461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067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7988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585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45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