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楠溪江遐思 徐贤林
点击次数:938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雁荡山脉和括苍山脉隔出一道狭长的峡谷,这条峡谷有多长?去量一量悠长曲折的楠溪江吧。从源头的涓涓细流汇成这一江汤汤江水,楠溪江经历过九曲七十二滩。
溯流而上,捕捉到每一个倒映总给人无限的遐思。恍惚间,我看到了一溜帆影,那一面面吃足风的帆在拽着一只只舴艋舟逆流缓缓上行。间或一两声粗犷的船号子霎时迸破平静的江面。舴艋舟曾经是楠溪江的主宰、楠溪江的精灵。楠溪江曾是当地人的黄金水道。楠溪江将楠溪江流域的住民与温州城联系起来。
夜幕笼罩了楠溪江,舴艋舟尾亮起一盏桅灯,桅灯在暮霭里起了光晕,那一串串起光晕的桅灯缓缓活动起来,那情景也蔚为壮观。船队夜行船多了一份诗意也多了一份艰辛。
水运鼎盛时期,在楠溪江营运的舴艋舟上千只,是楠溪江流域最重要的交通运输工具。楠溪江是当地住民名符其实的母亲河啊。
楠溪江舴艋舟航运水道最远直抵大源的黄南口和小源的木坑口,从黄南口和木坑口到温州东门码道水路均逾百公里。东门码道是楠溪江流域供求货物的集散地。温州民间画家有一幅素描就描绘东门码道交易盛况:码头桅杆林立船篷鳞次栉比,店肆前交易繁忙。当然,这一切均成为历史了。
楠溪江舴艋舟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陆续退出历史舞台。现在,楠溪江已寻不到一只完整的营运的舴艋舟了。
没有了舴艋舟的楠溪江有点空空荡荡,不,说得偏激一点,楠溪江少了几分魂魄。当绍兴人摇着乌蓬船在那一条条小河汊里唱着越语小调招徕顾客时,楠溪江的老船工看到后便颇有些失落感。
我在楠溪江中源一个叫新坊的村里采访时,看到了被截下一半的舴艋舟,这半截舟被搁在屋梁下,有些像艺术品。船主人是年逾八旬的季姓老人,老人见我问起为何要将这半截舟搁在屋中,老人颇为感慨地说:难舍行舟之情啊。老人祖宗三代都以行舟为业,到他手里时,这个行当却断了生路,只得上岸种田,舴艋舟也废弃在埠头任凭风吹雨打,损蚀得厉害,他便请人截下半只运回家里留作纪念。后来,他到在绍兴工作的儿子处玩了几天,看到那里乌篷船生意如此红火,便兴冲冲回家与老伙计们商议,在楠溪江搞舴艋舟服务项目,然而,风光不再,水上服务项目竟然被简陋不堪的竹排全部取代,楠溪江流域的舴艋舟真的彻底退出人们的视野。
舴艋舟退出楠溪江是历史的必然。便捷的公路交通是缓慢的水运永远无法企得的。贯穿楠溪江全境的诸永高速通车后,楠溪江里那远去的帆影将会离人们更加遥远。
我怀念艰辛的诗意的楠溪江舴艋舟!
楠溪江水依旧悠悠东流去。子曰:逝者如斯。赫拉克利特说:人不可能趟过同一条河流。楠溪江的每天都是新的。
楠溪江边的古道却是旧的。
沿着溪流岸上是一条古道,古道遭遇了舴艋舟同样的命运。在溪石铺成的古道上慢行,也颇能引人幽思。它承载了太多的前人的步履,它见证了太多的行人的哀怒喜乐。排场的官轿荷重的挑夫……这一切均已化为乌有。
我沿着古道慢行。我被炊烟牵着走进一座座古村落。我走进楠溪江的历史和现实。
楠溪江流域有多少座古村落?我无法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古道延伸到的地方就有一座古村。古村的文化积淀多少可以从古老古朴的建筑物上反映出来。数年前,我跟随采访了专程到楠溪考察古村历史文化的罗哲文教授。在酷热的烈日下,罗老每到一处古村都兴致勃勃,在坦下古村驻足,罗老赞不绝口;来到花坦古村时,该村典型的宋代建筑物令罗老兴奋不已。在楠溪江十来天的时间里,罗老不顾自己年老体衰跑了十几座古村落。我从历史学家的专注和那份少有的激情中悟出:楠溪江古村落是有很深的文化底蕴的。
楠溪江文化从原则意义上说不是本土文化。我在采访期间,有幸翻阅了世居楠溪江流域的周陈徐潘等几个大姓的谱牒,从谱序上得知,他们的祖先并不是楠溪江流域的土著,而是从中原齐鲁等地迁徙而来。楠溪江古村落住民基本上以单姓氏聚居,形成很有特色的氏族文化。山水诗鼻祖谢灵运任永嘉太守时间不长,但好游山玩水的他屐痕遍永嘉,认为楠溪江流域是块风水宝地,后来,他的后人迁徙到鹤洋生息繁衍,在楠溪江流域形成煌煌大族。
楠溪江流域独特的文化体系还呈现在方言上。总体上归于温州话,但流域里多达50多种方言,如,两村相距不到一华里,但方言却天差地别,有大半话无法交流。楠溪江支流小源地区有许多方言竟是古语,如“越发”、“诺”等等。
我就想:在某个战乱时期,外乡人携家带口长途跋涉来到楠溪江流域依山傍水筑庐而居,生息繁衍,随着江水的流逝,一个个初具规模的村落便形成了,各姓人等和睦相邻,交往婚嫁。这才是真实的桃花源。
楠溪人好客。在冬天的阳光里,我走街串巷,古朴的院门里传出的犬吠声也是温柔的。如果恰逢吃饭时间,可以随意跨进古宅的门台,主人便会热情邀请你一同吃饭。一边喝着他们自酿的老酒,一边聊着村里的掌故,仿佛不是陌生客倒有几分似知故。当你掏饭钱时,他会坚决拒收的。
楠溪江流域新农村建设蒸蒸日上,在古村落沧桑的映衬下,是很能将人的思绪从悠远的历史拉回现实的。
最浪漫的楠溪江游应该是鸟瞰游,我们将自己想象成一只鸟飞上蓝天,在楠溪江流域展翅飞翔,俯瞰之下那将何其美妙!楠溪江流域是一块硕大无比的翡翠,盘根错节的楠溪江水系是这块翡翠上的精华脉络,而在山间谷地那一个个星罗棋布的古村落便是镶满大翡翠的宝石珍珠了。
这不是一块仅供人观赏的翡翠,在这块翡翠般的优美地块上生息着50万居民,占永嘉县总人口的大半。他们与这里的山山水水息息相关。他们挚爱着自己的家园。楠溪江人本身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俯瞰之下,一组组盘景般的山水尽入眼帘:葱葱郁郁望不到边际的是四海山景区,这里是山却带着海,是指林海吗?那暗红色的耸立巨岩叫石桅岩,据说它是单岩绝对高度亚洲之冠。这叫大若岩,十二奇峰,石门台九折瀑,陶公洞,崖下库,白云亭,赤水亭,这里是楠溪江风景区的高度浓缩。渠口凤凰山九丈大小源交汇处,白滩碧水古村,那一个个层次分明的峰峦在山间雾霭的映衬下令人叹为观止。鸟瞰只能是浮光掠影般的浏览,楠溪江风景永远让你目不暇接。到了号称人间盆景楠溪江风景区标志性景点的狮子岩景区,我们可以收拢思绪的翅膀降落在雄踞水中的狮子岩上,回到楠溪江中游。
很早以前,一名方士来到狮子岩旁的下日川村,看到水中的狮子岩后,叹了一口气,对村民说:风水宝地啊,但是,只有到狮子睡醒后,你村才能大发啊。狮子岩怎么会醒呢?下日川人不以为意,依旧耕作自己的田地。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方士的话居然应验了。永嘉县委县政府决定开发楠溪江。
一天,一队老者来到狮子岩旁指指点点,他们是从北京来的文艺采风团。汪曾祺站在江边,孩童般地高呼:我可以向全世界宣布,楠溪江是美的。刘心武、林斤澜等大家喝了楠溪江流域农家酿制的老酒汗后,坐在竹排上发出“人在云上漂”的感叹。
经过名家的点拨和政府的努力,1988年,楠溪江被国务院批为首批国家级名胜风景区。
江中的狮子终于睡醒了。
楠溪江以“岩奇、洞幽、村古、水秀、滩林美”而名扬天下,楠溪江又是全国惟一以古村风光游为主题的国家级风景区。

 

现在,我们还会将舴艋舟当作交通运输工具吗?                                                      ——题记

舴艋舟曾是楠溪江的精灵,楠溪江的主宰。然而,随着两岸交通设施的日益改善,楠溪江上的舴艋舟便渐行渐远,终于退出了人们的视野,再难觅其踪。
舴艋舟被摄影家定格在镜头里,被怀旧者封存在心底里。
我是名固执的怀旧者,我始终认为舴艋舟在楠溪江隐退是暂时的,它总会在人们不经意间卷“水”重来。我始终这么固执地认为。
每次回住于楠溪江中游的老家,我会一路望着车窗外的楠溪江,望着空空荡荡的江面上偶尔有一两爿竹排简略地划过,便会勾起我尘封的回忆:那绷紧了帆的舴艋舟缓缓上行,那一只接一只衔尾而下的舴艋舟悠悠下行。暮霭中,一只只舴艋舟静静地停泊在古埠头落日的余辉下,船舱里升腾起淡淡的炊烟,艄公在忙着烧饭,那收拢船帆的船桅就像一排排十字架插在那里。
舴艋舟载走了楠溪人的许多乡愁,舴艋舟载来楠溪人的许多欢乐。
三百里楠溪江,在行舟人桨篙下却有足足八百里之长,舴艋舟的身影遍布楠溪江的各条支流。然而,舴艋舟终于还是无奈地从楠溪江消失,消失得如此彻底,仿佛这条澄澈的江上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舴艋舟一般。我的舴艋舟难道就此消失不成?
我只有两次搭乘舴艋舟的经历,难忘的乘船经历更令我难忘舴艋舟。
第一次搭乘是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末。那年我在县城念书,回家过端午后返回县城,恰值杨梅成熟季节,堂叔有一船杨梅要运到温州卖,堂叔叫我搭他的便船。当时龙河渡到县城的公共汽车费是8角5分,而5分钱能买到一饭盒盖的球菜,3分钱可以买一块豆腐乳,也就是说,8角5分钱在当时已经是十天时间的菜费了。从家乡到龙河埠有6公里路。那天下午,烈日当头炙热难熬,二十多个村里人挑着杨梅挥汗如雨往埠头赶,听说要赶沙头潮期。我紧跟慢随着他们,汗水和杨梅混合的酸味凝固在闷热的空气里久久不散。通往埠头的沙滩上长着茂密的杨柳、泡桐、马尾松和有数人高的硬茅草。奇怪的是,这片茂密的滩林随着舴艋舟的消失,居然也消失了,变为一大片白滩,我每次路过龙河埠时,喜欢对这片消失的滩林做些推测:是人为破坏还是水流改道造成的?这一大片滩林给予了我们荫庇。穿过滩林便是龙河埠,水边停泊着好几只舴艋舟。
堂叔指挥村里人向其中一只舴艋舟挑去。艄公长得五大三粗,浑身黝黑,嗓门也粗,他见先到的两人没将杨梅放好位置,便大声叱喝,用楠溪江流域最粗俗的粗话骂,那双眼白多眼乌少的眼睛瞪得更是吓人。我有些怕他,不敢接近他,害怕一旦惹恼了他,他便不给我搭船,那样的话便要多花8角5分钱了,而且那时有钱还不一定能搭上公共汽车。
我站在浅水里远远地看着他们装好船,村里人拿着扁担回家,堂叔叫一声船就要起锚了,我忙不迭地往装满杨梅的舴艋舟奔去。
艄公在船尾一撑篙一撑篙戳得有力,我和堂叔他们蜷缩在船头一个三角形的窄小的船舱里。舴艋舟重载杨梅吃水很深,行船速度很缓慢。船舱虽然窄小,但距江面近倒也不觉得闷热。堂叔说,以这样的水势,到温州起码要12个小时,你想睡就睡一觉吧。我当然不想睡。第一次乘坐舴艋舟,我要收获一路风光。
楠溪江滩头多,船过滩头,便很快加速,船头犁起的水花便溅入船舱。我就想,当艄公一辈子在楠溪江上行舟那肯定是非常悠闲浪漫的,从楠溪乡下顺流而下直抵温州城里,乡村的恬淡生活和城里的灯红酒绿,都由艄公独自享受了。
陆陆续续有舴艋舟与我们交会,我听到艄公们互相很响亮地打着招呼。在楠溪江上行舟的艄公不会唱粗犷嘹亮的船歌,他们只在默默行船,是埋头生活的态度还是淑静的楠溪江使然?但我总觉得这样缺少了一份诗意。
夜幕降临,艄公在船桅上亮起一盏桅灯,桅灯被朦胧的水面晃荡得零零星星。江面上吹拂着一缕缕凉风,凉风也拂起我的倦意……
舴艋舟在沙头埠头停泊,等待机动轮拖到温州东门浦。堂叔叫醒我,下船去吃碗馄饨。我们来到了那个棚屋点心店,只见艄公也坐在那里,他大口大口地抽着“大红鹰”牌香烟(这种香烟在当时是价格最为低廉的香烟)。艄公看了看我,说,在上塘读高中吧,要好好读书,将来考上大学就不用像我们这样辛苦了。艄公说,他有五个子女,但没有一个能好好念书,大儿子去弹棉,二儿子学做木匠。我问,为什么不教他们撑船呢?艄公叹了一口气说:撑船可是下下的行业啊,辛苦不说,还时时有危险。艄公无奈的表情于是便深深刻在我的心底。
涨潮了,机动轮突突地开过来。舴艋舟一只衔接着一只挂上机动轮,机动轮突突地吐着浓烟拖着一长串的舴艋舟航行,一长串桅灯在江面上缓缓拖过,那场面蔚为壮观。
第一次舴艋舟之旅本身并没有给我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我认为那是8角5分的旅途。但第二年的一个讯息却使我对这次舴艋舟之旅刻骨铭心:那年大水期,那位艄公冒险到岩坦载一船薪炭去温州,因水流湍急在三角岩触岩,结果船毁人亡。这使我非常震惊,人生真是无常啊,他与我在沙头埠棚屋点心店里的简短对话我至今仍记忆犹新。
那一年,我在楠溪江流域寻找舴艋舟的踪迹,制作一个电视专题片。我在新坊村的一座老屋里发现了一道奇特的景观:一户人将锯下一截的舴艋舟架到楼上当作仓库。我采访船主人时,他说:他家五代人均以行船为业,现在舴艋舟终于退出历史舞台,自己是既感到庆幸又感到惋惜,于是便截下一截放在家里,算是怀念吧。
是的,作为交通工具,舴艋舟已完成它的历史使命;然而,作为曾经楠溪江不羁的精灵,却要在楠溪江销声匿迹,委实也是不能不令人怀念的。
2000年,我的几位武汉朋友到楠溪江旅游。他们问我楠溪江最有特色的是什么时,我说:乘坐舴艋舟旅行。我在狮子岩景区租了一只舴艋舟,但我左看右看都不是我心中的舴艋舟,没有船桅,没有拱形的箬棚,那台状的船篷让人联想起南京秦淮河上的游船。没有真正的舴艋舟,这种船亦可凑合。不装载货物,船舱便显得宽敞,艄公年轻,不躁不恼,反正他以时间计费。我们在这只已演变为游船的舴艋舟上说说笑笑顺流而下。
武汉朋友说,这种船不是李白在长江三峡顺流而下的轻舟,也不是“载不动许多愁”的李清照的舴艋舟,这是楠溪江的舴艋舟。我涩笑一声,点头默认。其实,这并不是原汁原味的舴艋舟哪!武汉朋友执意要泛舟到温州,年轻的艄公万般无奈之下,要我增加相应的船钱后才勉强答应。傍晚时分,我们将舴艋舟停靠在安澜轮渡码头时,招致无数束惊奇的目光。
狮子岩景区的那几只舴艋舟因少有人问津而被打入冷宫。滩头和江面上横行着简陋的竹排。坐在竹排上与江水零距离接触的外地游客断然想象不到,原来主宰这条江的并不是这些简陋的竹排,而是流线型通体褐黑,船桅高矗船帆紧绷的舴艋舟呢。
陆路的便捷挤兑了水路运输,这是进步,这是巨变。但我想,如果衰退了运输功能的舴艋舟能重返江面,重新承载它自古的使命,使楠溪江重新有了篙声帆影,碧水泛舟,那该是无限美妙的。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46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6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86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24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48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4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9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49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93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86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28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80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79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04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13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0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65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0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38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4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