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关于母亲 陈忠德
点击次数:743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从学生时代开始,我先后读过朱德的回忆录《回忆我的母亲》、肖复兴的报告文学《母亲》和高尔基的长篇小说《母亲》,他们笔下的母亲都是勤劳俭朴、胸怀开阔、深明大义、意志坚强之人,给我们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
我的母亲今年七十九岁,身体比较硬朗,一生养育了我们兄妹六人,扮演的是农家妇女的角色。她在家里不仅做家务,而且上山砍柴下地干活,非常能干,尤其是父亲生病的那几年,全靠母亲支撑着这个家。我曾经几次想写写我的母亲,但每每打开电脑想写作时,我的思绪又突然断层了,使我觉得自己的母亲太朴实、太平凡了,没什么好写。不过,母亲对我们的关爱、教育的事情又历历在目。
母亲小时候没有上过学,对于我的启蒙教育,就是一句简单的话:“相能、勤力、读书好,日后会有省力饭吃。”当时我似懂非懂,读书好怎么就会有省力饭吃呢?但这句话对我幼小的心灵震动很大,因为当时能吃上一口省力饭仿佛要爬上天窗一样——不容易。所以,我读小学时,除了在星期六下午和星期天帮助家里干活外,其他时间几乎全用在学习上,目标就是像母亲说的能吃上省力饭——将来有个好工作吧。
一九八九年秋天,也就是父亲去世的第二年,我终于走出了那个背山面溪的村庄,步入初为人师的生活。那时,每逢节假日,我没有别的地方好去,就回家看望母亲,陪她拉拉家常。她总是对我说:“妈知道这些年你是‘苦’出来的,现在当了老师,要好好对待别人家的孩子,若是遇到苦孩子,更要好好地帮助他们。”
我听后不禁心头一热:“妈,我会的,我跟学生特别投缘,你放心好了。”此后,在我长达十四年的教学生涯里,我全身心投入到阳光下最美丽的事业,宽容善待每一位学生,时刻牢记把真情献给学校,把真爱留给学生。记得我接到调令到教育局工作时,但我恳请领导让我坚持教到学期结束,因为我舍不得我的学生们,我的脑际时刻回响起母亲的教诲,使我来不得半点偷懒而误人子弟。
从一九九二年春天开始,我们兄弟四人先后在瓯北镇居住,大家忙于赚钱养家糊口,家里孩子需要人带。于是,母亲离开老家毅然来到瓯北,先在大哥家带两个侄子读完小学、初中。接着,我的女儿出生了,母亲到我家,替我照看女儿,料理家务,直到我女儿上了幼儿园。这时,二哥和二嫂到云南大理做生意,母亲又到二哥家替他们带孩子读书。最后,她到四弟家干同样的活。  
就这样,一晃就过去了十四年。母亲任劳任怨,就像是个免费的保姆,轮流在四个儿子家里,照料孩子,操劳不辍。但看到孙辈在她的抚爱下快乐成长,一个个考上高中、大学,她也颇为欣慰,说自己累得也有价值。
二00六年暑假,在云南大理做生意的二哥来电话说,现在,孩子们也都长大了,该让母亲轻松轻松,要求母亲到他那儿住些日子。恰巧,两个侄儿考完大学填了志愿,便带着奶奶一起去大理。
母亲一想起出远门去大理,似乎表现出难得的兴奋,因为她就要实现第一次乘飞机的夙愿,这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她原以为这辈子就呆在乡下老家打发日子就行了,没想到还能在古稀之年天上飞,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那天,母亲乘坐的航班从温州机场起飞后先飞抵广州,再从广州转机飞往昆明,相当于飞了两趟,为此母亲自豪了好一阵子。母亲来到美丽的大理,见到了久别的儿子儿媳,心里自然格外高兴。大理四季如春,母亲过得很舒服,可就是听不懂本地话,不敢上街走动,只好整天闲在屋里。
去年五月,母亲从大理回来后,我和大哥要求她住在瓯北,母亲不同意。她说:“现在你们的孩子也都大了,我也就放心地在老家过我的清闲日子,人老了,别的地方也不想去了。”我拗不过她,只好买了彩电、冰箱送她重回老家生活。
今年暑假,女儿中考过后,我便和妻子带着女儿到老家看望母亲。走进熟悉的院子里,但见瓜藤茂盛,花开正闹,一条条丝瓜、蒲瓜垂挂下来,随风晃悠着,好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母亲见了我们,很是欢喜。我看见房子四周打扫得很干净,看得出母亲依然是个闲不住的人。母亲对老房子很有感情,毕竟这是她和父亲共同经营起来的家业。
母亲在瓯北已经生活了十四年,尽管瓯北与温州市区仅一江之隔,母亲也很少去温州市区看看,特别是近在咫尺的江心屿,母亲没有去游览过,也从来没有向我们提起过。我曾经几次三番地劝母亲和我们一起去江心屿走走,她总是摇摇头说:“你花钱,让我在那里走一圈?这有什么名堂,我还是在家里舒服。”
我不知道母亲是因为节省,还是真的没有游兴?她不去江心屿,我的心里就像搁着一桩心事似的,好像欠母亲太多太多。今年国庆节长假,母亲问我有没有时间,陪她到温州市区看看三叔。我说可以,就和侄女淑微陪着母亲探望了三叔,在三叔家吃了午饭,我提议母亲这次一定到江心屿游一游,母亲见我很固执,只好答应了。我们从三叔家出来,直达江心码头,买了门票,渡江而过。踏上风光秀美的江心屿,仰望高耸古朴的孤屿双塔,我的内心顿时舒了一口气,啊,我总算了却一桩心事,我的母亲总算来一趟近在眼前的江心屿了,我忽然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成就感。
我领着母亲一边漫步,一边向她介绍风景。她跟着我,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原来我认为重要的东西,在母亲眼里并不是最重要的。直到来到江心寺,母亲进去点了香灯,并在每尊佛像前叩拜,恳求神佛保佑儿孙们顺境安康,我才看到母亲脸上露出的笑容。
这就是我的母亲!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74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693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41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38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49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52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06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282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49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28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07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050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26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675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71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452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060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7985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585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37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