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寻 梦 鲍夏琳
点击次数:896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谢忆君离开丹阳市已经十五年了,她此刻心潮激荡,思绪汹涌,充满了感慨和喜悦。她已不是当年那个幼稚胆怯的少女,而是一个娴淑文静的中年人了。在逝去的岁月里,她魂萦梦牵地思恋这块土地,她最愉悦也是最悲惨的梦失落在这里。这梦在她脑海里盘绕了整整十五年,深深地埋藏在心灵最神圣最隐秘的角落里。
榴火蒸烤,她身热如焚,脸上挥汗如雨,背上手上汗水涔涔,可心里却荡漾着一片欢欣和激动,街上行人寥寥无几,死气沉沉。可在她眼里却是生机勃勃的,充满了光彩和新鲜感,一间商店,一家饭馆,一座学校,一草一木,都会唤醒对往事的记忆,勾引出少女时代的梦幻、爱情、悲郁、酸楚、甘甜和怅惘,各种思绪如潮水般涌来。
丹阳师范学院在城东郊,环境幽雅清静,蝉鸣悠悠,连阳光也不那么燥热逼人了。师范学院的教工生活区在竹木葱茏的矮丘下,一条宽阔的大道通往生活区,曾经泥泞不堪的路而今已浇成水泥路面,平坦笔直,两旁苍松翠柏,颀竹参云,花引蜂蝶,柳摇清影,令人赏心悦目。在骄阳的照耀下,生活区里耸立着一幢幢白色闪光的高层住宅楼。谢忆君不由惴惴不安起来,那座曾伴她和他挑灯夜读,度过甜丝丝、喜滋滋、情惨惨、悲戚戚的旧木房,会不会已从世界上消逝了呢?它可是她旧梦的见证呵!门卫值班室里坐着一位昏昏欲睡的老头,谢忆君一眼认出他是老周。谢忆君渴望他会惊讶地认出自己,然而,老周懒洋洋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又耷拉下头去了。 

忆君怏怏地走进大门。 
学院生活区变得叫人几乎认不出来了。那井然有序的林荫小径,夏树葱郁,鸟语蝉鸣。还有那繁花争妍、馨香四溢、榴花耀眼的花台;更有那草满池畔、风荷吐红、绿水盈岸、柳拂清水的花池。忆君指望能碰上个熟人,可四周寂静得令人诧异,连个人影也不见。火轮当午,蛰鸣酷暑,星期天里人们正在午睡。 
它还在,谢忆君一眼看见了那幢熟悉的灰色木屋的屋顶,心脏一阵剧烈的跳动,惊喜的狂澜袭上心头。她疲软地靠在一棵树上,紧闭起双眼,仿佛一睁开眼,那熟悉的屋子就化为乌有。 
他还住在这里吗?万一住在这儿,相见是多么尴尬呀!他大概早结婚了吧! 
生活的旧梦,犹如天上的云朵,随时都会聚集起来,使人想忘也忘不掉,何况爱情不是口香糖,更不是一块抹布,可以轻易抛弃的,它永远在心灵里占着神圣的位置。他是她少女时代真诚热恋过的人,性格温和,善气迎人,瞻前顾后,多虑敏感,而又优柔寡断。他给过她欣慰、鼓舞、舒畅开怀和满足,同时也更多地给过她淹泣忧伤,惊骇和悲悯。她深深地爱过他,恨过他,至今也忘不掉他。谢忆君终于鼓足了勇气,朝那座曾孕育和埋葬她美妙幻想的地方走去。时间淡化了她的悲恨,那唯一的爱情之火被浇灭后,她就愈发珍惜爱的印记,也就愈能宽容他所给予她的伤心和凄凉。况且,她在十五年里心灵犹如一片荒芜的沙漠,唯有往日的爱恋之情,使她不至于太枯寂。 
屋前那道刷上绿漆的木栅栏爬满了茂盛的牵牛花,旁边开满了一串红,红白错杂的花朵在烈日下显得没精打采的。十五年前,还没有这道漂亮的木栅栏,空地里常有一大群鸡咯咯地叫着,使这里像一个十足的农家小院。 
院中一个男子,顶着酷暑将一件件洗净的衣服晾在绳子上。 
呵,真是他,李宇峰! 
谢忆君的心顿时被无形的巨爪揪紧啦!她一眼就认出了他,即使将他烧成灰,她也能认出他。在他身上,她曾寄托过一个少女纯真朴实的心呵!她爱他犹如爱自己的性命,可他…… 
衣绳上晾出一件白底红花的薄绸连衣裙,谢忆君顿时感到一阵酸楚。他机械地晾着衣服,开始发福的身上只穿了件白背心,膀子被毒烈的阳光暴晒得赤红,汗珠不时糊住双眼。他听见栅栏门响了一声,回头看见一个身材苗条,穿白色短袖衫和月色长裤的女人走过来。 
“她去旅游了,不在家。” 
她站在院中纹丝不动,惊恐地看着他。 
他觉得挺奇怪,凝神仔细一瞧,立刻呆了。他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惊愕,眼神是那么的慌乱。 
她望着他,目光充满了辛酸和哀伤,他还是那么丰满苗条,时间给她增添了中年妇女那种矜持稳重的风韵,她已不是过去那只容易受惊的小鸟了。 
“忆君!” 
谢忆君的心霎时凝固了,这熟悉亲切的叫声已十五年没听到了,猛一听他惊叫出来,犹如当胸挨了他一枪。 
他四周张望见没人,慌乱地拉她就往屋里跑。她激动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清,忽地像从天外吹来一股怡人的清风,驱散了燥热的匮乏,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噢!她是在宽敞的空调客厅里,大红的花岗岩地面熠熠闪光,洁白的墙壁上挂着梅兰竹菊四君子画,画下面及左边是两套五组合奶油沙发,转角一台电冰箱,冰箱上放着腊梅盆景,沙发左侧门旁是一盆红枫,右侧是一盆高大茂盛的五针松,同侧奶油色落地窗帘下放着一对金黄色和红色的万寿菊,茶几上摆着一盆错落有致的翠绿葫芦竹。沙发对角是大屏幕彩电和VCD。客厅既有“岁寒三友”、又有“四君子”,清新淡雅,芳香扑鼻,沁人心脾,充满春的温馨,洋溢着文儒之气。 
他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心慌意乱,诚惶诚恐,仿佛是打碎了杯盘而等着挨耳光的孩子。 
“呃”他惊魄未定地问:“洗个脸吧!” 
“不麻烦,给我一杯凉开水。” 
李宇峰神情不安地从电冰箱里取出一瓶汽水,启了盖插上一根白色的麦管,局促不安地递给她。 
谢忆君坐在沙发上,慢慢地吸着,刚才,她唯恐见到他会哽噎难言,控制不住自己,会涕泗滂沱。可见到了他,心里反倒安宁了。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不过,十五年离别,天各一方,她和他已经陌生了。她缓缓地吸着,害怕一口气喝尽了而不得不同他说话。她低垂着眼皮不敢看他,却凭着女性敏感的第六感官,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 
他直愣愣地瞅着她,还没有从意外的震惊中镇静下来。她仪态端庄,像一切成熟的妇女显得从容不迫。为什么同一个女性在同一个男人的眼里会发生这么巨大的变化?是时间?是她自身的变化? 
一瓶汽水终于喝光了。 
“再喝一点吧!” 
“算了,我觉得不渴了。”她朝他勉强地微笑,见他还愣头愣脑地站着,便说:“你也坐吧。” 
她那微微一笑,牵动了他的回忆。当初他第一次向她表白爱情时,她也是这样笑的。那也是一个盛夏的午后,她身穿花短袖和蓝裤子,脸上红艳艳的,焕发着处女圣洁的光彩。 
“天气真热。”他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低垂着头。“是出差吗?” 
“到县里办点事,顺便绕到丹阳来看看。”她低头看着地面。 
“我还以为你早搬走了。” 
“我一直不打算搬走,住久了对它也有了热土难离的感情。” 
她抬头瞥了他一眼,仿佛看破了他内心的窘迫,嫣然一笑道:“过得还好吗?” 
他未置可否,过了一会才说:“前年晋升了教授。” 
“真该祝贺你,什么时候结婚的?” 
“你到西北去的下半年。” 
他叹了一声,两眼盯着鞋尖。 
“你父亲去世的那一年,我到你家去过,当然是一个人去的,我以为你会回来。” 
谢忆君没吱声。他故意转过身,像在寻找什么,却什么也没找到,然后漫不经心地问:“你过得怎么样?” 
“成了家的我,可以说对命运之神付出了抵押品,家是孩子的依靠,我只能惨淡经营,勉强凑合。”谢忆君凄然苦笑。 
他瞅着她,脸上露出狐疑和全然不可信的神色,她能带着深创巨痛而又心境坦然地生活,有这种毅力的男人不多,女人更罕见了。她为什么那样心安理得地笑了,是嘲讽还是借以掩饰内心的愁肠百结,怨恨无边呢? 
“你现在成熟多了。” 
“年龄大了,从前我真是无知,后来我经常拿名人的‘劝君莫作多情客,自古多情损少年’来告诫自己,经过十几年的磨砺,好不容易在感情上找到自己的位置,现在的成熟应归功于你当初的移情别恋。” 
他的脸煞时阴沉下来,她没忘掉他在东阳的闪电恋,她在挖苦奚落嘲弄他。他垂头丧气地说:“忆往事,我有后顾之忧,而想疏远你,寻找另一个相匹配的她。” 
“年轻时我们不懂爱情,这是我经常用来自嘲的一句话,它掩饰了我多少无奈和遗憾。我喜欢回忆,时光的飞逝,曾令我惊慌,但你的一切一切,仍在我心中明澈如镜,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痴情。当我泪流满面地走过婚姻,心痛欲碎地面对无法挽回的过去,我是多么想以我今天的成熟重新来过,付出我最持久和坚定的爱。可是爱到不能爱,聚到终又散,这其中的情愫谁能说得清呢?” 
他暗自唏嘘地摇摇头,仿佛不肯饶恕自己。当时,她才十九岁,在丹阳师范学院图书馆工作,单纯善良直爽,喜欢幻想未来。他二十一岁,聪明好学,刻苦顽强,是位有个性的男青年。读师范时,经常深夜到图书馆查资料,那种坚毅冷漠吸引了姑娘的心。她一眼就看中这位脸色阴沉,神情抑郁的年轻人。日月推移,她和他熟悉了,并无话不谈,且又无私地资助他。有一天,他满面春风,欢天喜地跑到图书馆里告诉她,他毕业留校了。她欣喜得哭了。晚上,他卖掉了唯一的一块手表,买了红葡萄酒和菜,在小房间里为自己庆贺,来宾只有她。两人喝酒,笑谈,直喝得红光满面。她递给他一块上海牌手表,他惊喜得把她抱起来转圈。世间的一切此时已经统统忘掉了,爱的种子已在忆君心中开了美丽的花朵。房中是两人的世界,空气已被爱所充满。满脸绯红的忆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宇峰,期盼着他献给她爱的恋歌。心里渴望着,你大胆地诉说吧,假如你真的爱我,别让羞涩的墙挡住我们的爱,假如你并不爱我,也不妨直说,赤诚相待。 
“你……”他心有余愧地微红着脸,笨口拙舌地问:“大概有孩子了吧?” 
“已经五岁了,叫彬彬。”她顿时放松了许多,脸上荡漾着母爱的光彩。她从手提包里掏出全家合影的照片递给他。 
他两眼紧盯着照片,她本能地觉察到他并没有看她的儿子,而是紧盯着她的丈夫。她脸蓦地红了。她知道丈夫既阴沉又固执,笑起来带着讥讽相。他心里也许在暗暗嘲弄呢?她立刻将照片从他手中夺回来。 
“嗯,不错。”他满脸疑惑,她不知他话里是什么意思。 
“千里迢迢地回来,在这里吃一顿饭吧?” 
“不。”她慌忙起身,“你妻子会多心的。” 
“她,”他苦笑了一下,“她去旅游了,一个月不回家。” 
“那孩子呢?” 
“孩子在她娘家。” 
他扫了一眼,心灰意懒地说:“我们没有人带孩子,她不愿意带,一生下来就送给她娘带了。”说罢垂头丧气地去了厨房。 
谢怡君迫不及待地巡视每一个房间,寻觅旧梦的痕迹,她觉得自己突然变得沉不住气来,像少女急切寻找爱情,那么焦渴难忍。 
她首先来到卧室,卧室里富丽堂皇。墙上挂着一个大镜框,一张女人的风景照十分醒目耀眼。无疑,那女人便是这里的主妇。她细细的腰肢,丰满的胸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仿佛能说话。长得柔媚娇俏,妖冶迷人,丰姿婥约,神采飘逸,满足快活。 
谢忆君心里酸溜溜的难受,怪不得他去东阳开学术报告会时一见钟情,不顾怜忆君的推心泣血,泪涕涟涟,极其残忍地割舍了四年的耳鬓厮磨,柔情缱绻。 
谢忆君怏怏地退出卧室,朝那间小屋走去。这间小屋是他们初恋的见证,说不定在这里能寻到一丝往日的痕迹。 
她推开门吓了一跳,全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了,小屋里一切如故,那一个三匣式的简陋书架,那张两个抽屉的旧桌,那加铝罩的台灯,那张破藤椅和未油漆的角牌凳……十五年过去了,它们仍在旧日的位置上,仿佛一直等着她回来。与客厅卧室相比,真是天壤之别,确是天大的奇迹。 
她欣喜若狂,奔过去逐个抚摩它们。她从书架上取下积满灰尘的《匆匆,太匆匆》。这是她离去前读过的最后一本伤心书。翻开书时,她看见十五年前夹在书本里的红玫瑰仍在原来的页码上——一四九。她战战兢兢地取出那早已干枯变色的红玫瑰,心里悲喜交加。 

他在大学里任教,她在图书馆工作。随着他交际的广泛,时间的流逝,精神本质上的差距,立刻无情地暴露出来,为了弥补这个差异,他强迫她读书,给她列了一张必读书单,不论春夏秋冬,他坚持每天晚上在小屋里,给她上两个小时的课。可是,她一踏进小屋就觉得头疼,当他打开书本时,她就感到胆战心惊。 
开始他热情高涨,但她的记忆实在太坏,被那些数不清的数据公式、人名、大事年表、名词解释等等,搅得晕头转向。她老是想睡觉,他滔滔不绝的讲课声比催眠曲还灵,书上的一行行字,犹如小鬼的眼睛,她瞪着它们,它们也瞪着她,一会儿功夫,它们扭成一团,在她眼前消失,直到他愤怒地将她摇醒。 
每当相聚在图书馆里清闲的时候,他总是苦口婆心地哀求她拿出毅力和恒心,温存地鼓励她,拥抱她,希望她能跟上他的学历步伐,成为他可以倾诉商讨的好伴侣。她热血沸腾,满口答应,唯恐失掉他的爱情。第二天晚上,她在书桌旁照样会睡过去。 
“笨蛋。”他狠狠地骂她。 
她觉得委屈和害臊,心里不承认自己笨,在图书馆几千册书分门别类记得清清楚楚,她只是不喜欢读这类书而已。 
后来,她迷上了《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家》《春》《秋》之类,一本《第二次握手》,她读得津津有味,双目泫然。他却无情地夺走了这些书,硬塞给她《高等数学》《自然科学》《古代汉语》《英语》等等。她痛恨他的书,仅书里那些字母、繁体字、一大串公式等,就让她头疼。她又悄悄地找来《啼笑姻缘》《神雕侠侣》《萍踪侠影》等等,读得爱不释手,不幸又被他发现了。 
她终于反抗了,干脆什么也不读,也不听他的课了。他似乎也对她失去了信心,不再勉强她了,只是对她日益冷淡。她获得自由后反倒觉得不妙,赶紧又去读书,不懂的地方就问他,他情绪稳定时就解释一番,不愉快时便不耐烦地说:“自己去查查,不要光依赖别人。” 
从此,他们之间的关系时冷时热。学校放暑假后,他说去东阳参加学术报告会,去时说好一到东阳就来电或来信,谁知他一去两个月,既不来电更不来信。后来她才知道他去东阳就与一位英语教师一见钟情。也便是他现在的妻子。他们同等的学历,共同的爱好,相同的事业,语言的投机,漂亮的相貌,促使他移情别恋,冷酷地抛弃了相恋四年的谢忆君。 
谢忆君触起前情,愁绪何堪,不禁眼泪汪汪。她觉得奇怪,当初和他精神上的疏远是那么明显,可她怎么不但没有察觉,反而心安理得呢?他绞尽脑汁,费尽心机想引起她对知识的兴趣,尽管态度粗暴蛮横,可她却反抗他的苦心,甚至阳奉阴违,否则,他们恐怕不至于分手。她当时是多么幼稚无知。当初她认为凭自己的纯真和忠贞不渝,就能永远拥有他的爱情。可是没有共同爱好,没有相匹配的知识水平,爱情也是不稳定的,随时都会触礁。出路只有二条:要么双方尽力弥补差距,要么分道扬镳。然而未来得及她好好地静思转过神来,他却毫无扭转余地去恋上了他现在的妻子。 
“忆君。”他那爽利的声音,将沉浸在冥思苦想中的忆君拉回到现实中来。他解下腰间的白围裙,脸露勉强的浅笑,在围裙上擦手,好似放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不辞而别了呢,吃饭吧!” 
“我想,还是在这里吃吧。” 
他明白她的心思,转身出去了。 
谢忆君将书重新放上书架,坐到抽屉桌前的角牌凳上。她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本杂志,那篇芦苇的小说《情泪》,被他圈圈点点地作了许多记号,留下了密密匝匝的批语。她急促地捧起杂志,读那笔迹熟悉的批语。读着读着便情不自禁地哆嗦起来。 
这时,他端着饭菜和一瓶葡萄酒进来了,小屋里溢满了香气,竟没想到,他居然学会了烹饪。晚饭,两人吃得既别扭又温馨,不知不觉地已到了掌灯时分。时光老人真是残酷,梦也似的半天就流过去了。郊区的晚风夹着田野的芬芳从窗外涌入,令人心旷神怡。凉风送爽,蛙声聒耳,谢忆君破例喝了两杯葡萄酒,原以为此酒不醉人,谁知酒精迅速蔓延,心跳加快,两颊滚烫,理智已再三告诫她该走了,可她却拿不出勇气来向他告别。 
他点燃了一支香烟,徐徐地吐出烟圈。 
“怎么,”她颇为惊奇“你也学会了吸烟?” 
论谈什么,最终都会回到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上,那伤疤一揭,就会淌出鲜红的血来。 
“你妻子才貌双全,无可挑剔,过得不错吧!” 
“她只有暑寒假在家。”他懊恼地低下了头,不敢看她。 
“夜阑人散,我该走了。” 
他仓皇地看着她,看见她已决心要走,便默默地站了起来,送她步出书房。“忆君。”在小屋门口,他停下来问:“你在丹阳住几天?我可以去看你吗?” 
“不必了。”她似乎急着想躲开他,庄重地伸出手说:“让我们友好地说声再见吧!” 
他面部一阵痉挛,看着那只手不敢碰。 
“忆君。”他蹲下去捂住脸哽咽了,“原谅我吧!” 
谢忆君被他的哭脸搅乱了心,眼眶一热,大颗的泪珠迸发出眼眶。她伸手搭在他肩上,轻轻地拍打他的肩膀。她豁然明白,她日思夜梦地惦记丹阳,惦记这间小屋,实际上是惦记他呀! 
他那湿涔涔的手握住了她的手,站起身来,两人含泪注视对方,无声的泪光传达着彼此之间心领神会的语言,猛地他紧紧地抱住了她。 
“不行,宇峰这不行。”她竭力想挣脱,可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脑子里嗡嗡作响,酒精的力量,使她热血沸腾,变得晕晕乎乎的了。 

谢忆君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清醒过来,酒精的力量消失了,卧室里弥漫着柔和的红光,她真想在清凉舒适的床上多躺一会,松弛一下疲乏的神经,她摸了摸身旁,他不在。她立刻挺身坐起,四下张望,卧室里不见他的影子,她急忙穿好衣服跑出卧室。她果然在小房间里,孤零零地坐在破藤椅里,耷拉着脑袋,屋里满是烟雾,谢忆君急忙跑过去,使劲摇他的肩头。 
“宇峰,”她动情地按住他的肩头说:“我不该来,惹你痛苦。” 
“噫。”他终于喘出一口粗气,“忆君,宝贵的东西往往在失掉之后,才真正认识到它的价值。” 
“我求求你。”她几乎要给他跪下,“别自己折磨自己了。” 
“她是个混账女人。”他突然狂怒地喊道,吓得忆君心惊肉跳。顷刻,他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藤椅里,怔怔地直喘粗气。谢忆君的心被痛苦噬咬着,她又何尝快乐过,丈夫阴沉迂腐,赚钱了自以为了不起,仿佛不久就成为富翁,亏本了拿老婆孩子出气,动辄发脾气打孩子,不准看电视,听音乐,紧皱双眉,天天绷着张脸给人看,稍不如意或顶撞几句,便大打出手,家成了他的出气筒,孩子的牢房,妻子的地狱。日子单调枯燥乏味,屡次欲想离开他,可转念想起四年的初恋也付之东流,世上还有什么男人能为女人挡风遮雨呢?能有几个男人是女人的避风港湾呢?看着儿子就望而却步了。 
“我们过得都不快乐。” 
他诧异地望着她,仿佛不认识似的。“忆君我毁掉了你,她又伤害了我,这是报应啊!”他又哭了起来。 
“安静点,宇峰,许多年了,两人的往事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爱人是痛苦的,被爱是一种幸福,当初我们在爱与被爱之间也曾留下一段难忘的甜蜜,也带来最痛心的伤害,我投入爱情不容易,告别爱情却更艰难,如今去追悔也毫无益处,除了徒增烦恼之外,还会留下久久的惆怅。” 
他似乎得到了安慰,闭上了双眼。 
谢忆君把他扶到卧室里,他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忆君松了一口气,跪在他身边,头埋在枕上,也筋疲力尽了,心里想,谁来安慰我这颗破碎的心呢?她明知爱得太深,必然会导致死亡,但未死之前,必然会操碎心肠,流不尽的眼泪,数不完的哀伤,受不尽的欺骗,诉不完的悔恨和懊恼。可是她依然为了爱而把生命的一切都搭进去,爱是她欢乐之源,更是她痛苦之处,问苍天“情”为何物,却叫忆君为情而苦。 
这时远处传来了一声雄鸡的长蹄。 
东方欲晓,她知道该走了,她不忍心打扰他在梦中的宁静,不忍心看见他醒来后,那深深的痛苦和歉疚的表情,她要悄悄离开,像水面漂过的树叶,倏然消失,仿佛没来过一样。 
她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又来到了小屋,想同昔日的梦告别。这时,她又看见了那本杂志,看见上面他留下的笔迹,一股酸楚涌上心头。她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89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11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93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95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59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65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53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41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99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86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33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105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83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727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95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507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112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004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603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89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