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梦走三步(散文) 王若心
点击次数:796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是诡谲的梦境。
是听闻的传说。
是脑海的臆想。

孟母庙。
是一椽古旧巷道中的青砖房。已至的南方梅雨季节。瓢泼瓦片之上的雨水顺着屋檐淅淅沥沥的垂下一幕雨帘。一个抱着巨大包裹状器物的孩子站在屋前,任着雨水开始追思。
她说,这怀里的,是我的母亲。自我开始长大,她便一直萎缩。谈论起她的人都说,结婚后了的她,是个气质清丽风韵雅致的妇人。早先的记忆,已经开始遗忘了。我只是很清楚的记得,三岁那年当自己第一次踉踉跄跄的跑到她怀里叫着“妈妈,妈妈,抱抱我”的时候,她便在我的呼唤之中,变成了一个二十岁的少女。身材姣好,面容光洁。微微的富态转瞬消失。当时的我讶异这样的变化,却最终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就是我的母亲。这个看上去是二十岁少女的女人。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扑到她的怀里撒娇。之后的,我开始上幼儿园,读小学,看着时光在她的身上逆流返转。直到那天,我面对着杂乱的作业,说,妈妈,我多么的,不想长大。我想一直就是个小孩子。她骤然变成一个婴孩。
我看着她,和季节不妥帖的冬季打扮,破旧的露出棉絮的红夹袄,棕黄色的毛线毡帽,蓝格子棉裤。肮脏着未脱尽稚气的娃娃脸。凌乱着的偏褐短发,因为毡帽,裹紧了她的颈项。前额的

留海,遮挡住了她的双眼,隐隐约约着,能看到一汪深渊。小而翘的鼻子。鼻尖有略微的泥垢。嘴唇苍白。上下唇瓣的分际线不甚明晰。左脸颊中央有一颗淡淡的痣点。那是分不出性别的,幼小模样。8岁的模样。
她说,自母亲成为一个婴孩,父亲便将我置于叔父家,再无音讯。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也不曾询问过别人,与他们,都未有交集。他们视我如透明的气体,我亦无视他们的存在。只占用一爿屋瓦。也相安无事。毕竟,我只需靠母亲的乳汁过活。从一开始,我就未断奶。我拒绝吃任何东西,只要母亲的乳汁。只是,现而今,母亲的乳房越来越小,汁水越来越少。我只能用指甲将它们划开,汲取乳液。
她为我拉开包裹着母亲的一层层土黄色大绒布,一张褶皱着五官的,却安静异常的婴孩。凑近细看,才看的到它微小的呼吸吐出的白团气体。它的身体,有两条长及半个身躯的黯红色弧痕,上面的结痂是溢出的乳白汁液和血液的棕红凝固。它,不叫,不嚷,极微小的蠕动身体。任我诧异着,触目惊心。
她说,她总是很安静,很安静的看着我对她做的一切,甚至眼神里会有一丝悲悯的慈祥。她从不吃任何东西。可身体的微小部位却渐渐开始萎缩退化。随着她的乳房一起,越来越小。我只能一次比一次还要用力的吸食。我也同样的明白,我也是会持续着自己八岁的状态。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变成这个样子。
它仿佛远不比一个婴孩,它的原本应是手掌和脚掌的部位,已然退化做四粒圆润的肉球。隐隐透出皮表下,跳动的血管。那些显示生命节奏的血液流动的微弱气息,证实着,它是一个活着的,婴孩。或者说是,东西。
我嘶哑着张了张口,一个远古的声音,在我的体内爆破成语句,你应做的,是长大,大到可以保护她,而不是这样一味的索取。你认为不长大,就可以一直倚靠着她,无忧无虑着么。这样的她,同样的,迟早会离开你。而你现在做的这些,是分明的在谋杀她,吞食她。
不是自己的声音,是一种野兽般的嘶吼。吐出后,空气中仍旧带着咸腥。
而她,却神奇般的,亭亭玉立成,一位少女。18岁的芳华。
我开始惊异于语言的蛊惑力。竟是如此大的力量,推进了一个人十年的沧桑。
她说,叔父,我们晚上要准备什么饭菜,这些剩饭该倒掉了。
坐在我身边的男人,抬起头,一脸的离奇。
她说,叔父,我长大了。是的。我要长大。保护母亲。
话语坚定。掷地有声。
她回头看向我,仿佛看透了我的心声,灿然着笑意说,母亲变成肉球了,我把她暂放在了后屋库房里。
此时,家里的老人回来了。手里拿着高压锅的手柄,沸腾的高汤袅袅生着白气,自我身边走过。飘散在空气中的腥气,白气湿了眼睛。我分明的看到了高压锅里,还依稀在挣扎的小小生命。以及,听着,老人碎碎念叨着的,在后面库房里找到了一个……

同生校
并不是昏黄光晕的夕照。是烈日的午后。阳光暴烈的在地面留下炙烤的味道,在裸露在外的金属器物上留下尖锐刺眼的反光。她就站在那儿,双手支撑在教学楼顶的扶手上。日光的反射,看不到她的面孔,只能辨析出粘腻在她颈项以及肩膀上的头发。
我看着你一脸怜爱,走向她。
姗姗,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没有。你也知道,我莫名的压抑。
没有原因吗?
没有。
……
对了。小离,你还记不记得你和我的那个约定。
嗯。我记得。
你说,如果哪天,我真的想死了,你就陪我。
嗯。
谢谢你。可是,你真的会陪着我吗?
我看着你的瞳孔骤然放大。因为你看着她倾斜着动作,以飞离着的状态,陨落。
你看到的,其实是她生命结束之时最美好的状态。平凡的穿着学校统一的制服,白色短袖衫,左胸口是学校名称的LOGO,宽松的深蓝色运动裤。完全学生的装扮。然后,她在楼顶坠落,头发有了微微的扬起,双手张开,头朝向地,仿佛是飞翔的美丽姿态。你没有看到她脑浆迸裂的那一瞬间,你也没有看到她身体坠落之后晕开成花的血浆。可是你,依然有深深的惊惧。因为,你背负了一个关于生命契约一般的誓言。你坚定的崇尚誓言,但是你同样珍惜你的生命。
她有抑郁症。你知道的。可是你还是靠近她。你对她说,姗姗,让我们成为好朋友。你不在意她眼神中所透露出的怀疑和戒备,小心的呵护在她的身旁。为她准备吃药的开水。为她整理课堂笔记。为她排队打饭。一开始的狐疑变作之后的不拒绝,再之后,变成一种习惯。她还是会在你每天为她定时吃药的时间端来开水的时候皱眉说,我讨厌吃药。她依旧会在你为她整理好笔记的某些时候淡漠着表情说,小离,你整理完的笔记有些内容我都找不到。她仍旧会在你为她端来饭菜的一些时候扬起脸看着你说,我现在不想吃饭。你面对她的那些拒绝可以微笑如故。姗姗,你要乖,我想看到一个健康活泼的你。话语柔和却意念坚定。但是,改变了的是,当她想找人哭泣的时候,会第一个想到你,找到你,或者打电话给你。这是你感觉幸福的事情。
你以为她可以慢慢的好起来。只是,你的以为。
当你站在她身边的时候。看着她被医院病房的白色所笼罩。头发仍是湿漉。面庞是通透的苍白。你的心跳因为剧烈的奔跑而猛烈颤动,听不到点滴细微的滴答的声音。她的母亲在微微啜泣。没有父亲。她的母亲断续着跟你说明。是被在江边散步的老师所救起。她不是直接的跳江。而是一步步向江内走,让江水慢慢溢过她的身体,静静享受窒息。这是对自己更为残忍的方式。她却总是这么残忍的对待自己。她的母亲用乞讨的眼神望着你,小离,帮帮我家的姗姗。求你救救她,求求你。
你在她醒来的时候,轻轻的握着她的左手。姗姗,你听我说。
下次,如果你再用抽完的烟烫自己,我陪你。
下次,如果你再自虐用刀割自己,我陪你。
下次,如果你还是无法选择活下去,我陪你。
她的眼睛里有了些动容的感情。
你听懂了么?如果,你真的想死了,请你告诉我。我陪你。这是我们的约定。
这是我们的约定。
这是我们的约定。
你脑海里反反复复的重复那个画面。而现在,这成了等待兑现的诺言。你开始每天做梦都是相同的内容,是她离开那天的情形。你真的会陪我吗。小离,你真的会陪我吗。一直一直。
四天之后。你说,妈妈,谢谢你。爸爸,谢谢你。然后,离开。
你走的时候。很安静。静静的躺在姗姗曾经弥留过的地方。
而我,只不过是你周身的一团气流。只默默观望,你们的故事。延伸。终止。趋于生命静默的鸿沟。一切,无法阻止,不能阻止。

奈何桥
我看着自己,躺在太平间里。身上还存留着未处理干净的,汽车碾压过的血迹,淤痕。我明白,是时候离开。因为灵魂,已不属于****。
孟婆说,来,孩子,喝下我的忘情水。
我说,不。婆婆,请你放过我。我还有自己,不能忘却的情思。我想要在来世寻回今世已无缘的他。
孟婆骤然面色冷漠,你在这桥上,便纵是奈何。退后,是弱水,融化你所有情肠。前路,是忘情,删除你所有今生。有些事情,是淡然。你索取,你不舍,也终要放弃。是退是进,也终挽不回。
……
灵魂的游荡,结束了。
这离奇的脚程。
这真实的荒诞剧。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81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02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73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7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5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60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36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1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82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62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11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085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60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707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83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489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093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7994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590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70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