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位 置 黄兴荣
点击次数:803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9月7日,这一天正好是我姨父去世一个月。当时我正在大伯的家里,姨父生前对我最体贴,我对他感情最深,也最了解他的为人,当我谈起姨父生前对我无私的付出及给我生活带来巨大的的益处时,亲戚的话就多了;大姆则提起我姨父生前诚实的一生以及为亲戚默默地做的好事,大家无不一致给这位内心高尚的人置以应有的位置。
我姨父叫白文华,他生前身材削瘦、相貌不雅。原来是生物检测局的干部,平时多病寡言,是个没有引起住宅区多少人注意的人。人们看不懂他这个“古董”似的人物,也许他患肾病,人们躲着他,因此跟人家打招呼也不多;他的爱好是平时下班后,只在家埋头书本知识和看报纸,跟亲戚朋友在来往也很少,人们把他误认为上不了档次的人,他是个被周围社会“遗忘”的人。
他家住的商品房,两百平方,家里装潢得体。在市里算是中等条件。
我是他的侄子,也是他家的常客,我和他很投机,这一次我又到姨父家“取经”了。他一看见我来就笑得眯着眼,显得特别热情地说:“阿清来啦。坐,坐!”
小姨则也热情,招呼说“在这里吃饭。”小姨她是社区的业余京剧演员,八面玲珑。
姨父他虽然身体欠佳,患严重的疾病,然而他知识全面,养身周到,由于身体上合理调理,所以在五十余岁也在坚持每天上班,没有因病而内退。一直干到法定的退休年龄。
论档次,小姨父是中层干部,他月薪四千五百元,而我则是小个体单位的普工,上班月工资不到两千,照这样看来,我俩的地位相差悬殊,但他从不嫌我。而邻居把我们看成冷壁人,

姨父知道我找他就是来取经,他每次都非常欢迎我向他讨教知识。
平时我们坐在一起,俩人东扯西谈的,什么资料都可以作为话题来谈,诸如天文地理,政治军事,哲学历史。在姨父身上,我学到了好多知识;特别是当他传授给我的化学、日用生活的知识在我的生活实践运用成功时,他异常高兴,立即改变了他以往的“老病号”的神态,马上就显得眼晴炯炯有神,生龙活虎起来,似乎年轻了十岁。
亲戚们则这样评价我:“阿清他人是聪明的,然而头脑里天天装些无用的知识。在生活上,没有能力把自己的生活搞好;天天在议论长短、评价优劣什么的。要不,单位里的主任、科长不是你当上了?你连一般工人的生活能力都不如,还想干什么?和谐社会用你来协调吗?除非是通过关系进到化工系,姨父的位置给你坐!但你又没文凭。”姨父总是为我打抱不平说:“阿清知识也相当广泛,我跟他爱好相同,交流交流经验嘛。”

在生活中,我得益姨父不少。比如因前几次经他谈话指导,单位给我加了一级工资(五十元)。这一次我欢天喜地地到姨父家送礼。姨父坚决不收,他笑嘻嘻的脸略带严肃地说:“不要,阿清你千万不要这样,你连自己家开支都不够,哪里还谢礼?马上拿回去。”我说:“姨父呀,我就是找资料,也得花十几个工作日,你的知识、经验都是我平时得不到的,我这是小意思,略表心意。礼轻情义重嘛!”他说:“我决不收,我只是说几句话,至于加工资的事是你平时工作积极,老板看上你,钱到手才是硬道理,但老板也太小气了,只加了这一点点。希望你再加工资。”
姨父看我激动、高兴的这个样子,就说:“没关系!你有什么问题今后只管来问我,反正这是我自己手里出的。”


我姨父家只有姨夫一个人当官的,他的弟弟,妹妹是中、小学文化程度。其余家的兄嫂姑娘的生活同样比较穷酸、冷落,他们一族是没档次的“打工族”,连住房子都破烂不堪,并且在农村。凡此种种,都让我小姨看不顺眼。有一次小姨在我面前不满地说:“他弟弟原是泥水匠,打散工的,因感冒伤风,前半年在工场二楼不小心摔下来骨折,事后在家里疗养了半年,没有医保,穷的连饭都吃不上,如果没有你姨父撑着,他一家子早就完蛋。”
我知道小姨这些话是不仅嫌他没有活动能力,而且怀疑她丈夫的私房钱可能为他们支付了生活费。因为姨父储蓄款数并不公开。
有一次我姨父生病住院时,他一家人都来了。他的妹妹和他弟弟侍候在医院里,关怀备至。他的妹妹叫阿茜,她特别伤心。我也在医院里探望我姨父。阿茜那时正在她哥哥身旁。她对我很有礼貌;也很健谈,随和。姨父看见两家亲人和睦,也从心底里高兴。正巧小姨提着袋子从门口进来。她在外面已听见我们三个人的热烈谈话,她心烦了,一进来就不满地对我说:“阿清,你还不回家,你自己都是个‘八宝寿’,你身体垮了那不得了,都回去,给我出去,让姨父好好的休息休息。”被小姨这一冲我很尴尬。阿茜知道她大嫂这样的态度是什么意思,就平静地说:“大嫂,你来了真好,我在这里等你呢?现在我走了。”又对我说:“再见。”小姨看见我们这样亲密无间似的,就硬邦邦地说:“你也去,你也随着去!”我尴尬地站着无主张。
姨父愠怒朝着我小姨说:“唉,你真是,哪有这样打发人家走的?”小姨说:“这么多人在这里干嘛,又没有用,走了反而有利于你恢复身体。”我看场面不对,就说:“我也该走了。”姨父说:“干嘛这样急?好的,你也走吧。”接着我就辞别小姨走了。

其实我姨父虽然知识渊博,但天生缺乏社交

的细胞,遇见了也是一句半句话,单位下班后则是呆在家看资料。正因他独自呆在家,时常被周围说长道短,姨父的同事也基本上没有来往;只有非常重要的事才来商谈公事。
然而与她丈夫相反,小姨一股劲跟一帮生活圈上档次的的好友、邻居打得火热。小姨认定自己是这个生活区的人当中最活跃,最快乐,最有价值者。小姨跟邻居的关系处理得很好。大小事都互相帮助,互相援引。每天看见她都很开心,他们天生人缘关系好。在这热情高涨的情绪驱动下,他们经常做些公益的事,协调社区事宜,他们样样积极参加。这个家是她撑的。这也衬托出我姨父、我这一类型是注定被冷落。
我小姨的朋友们成群结队地围在门口很幸福地谈个不休。当我经过他们面前跟他们打招呼时,她们都回避着,眼睛往别处看,或只勉强应付一下,似乎我跟他们有一条鸿沟相隔,似乎跟我平起平坐打声招呼是不体面的事,使他们有一种灰溜溜的感觉。
新春来临的分岁酒席上。
酒店的酒桌上。一共三桌。我这一桌是小姨伯伯大婶,小叔等长一辈。(除我小一辈外,我代替我先父坐在老一辈这一桌)。我和小姨父正对坐。
因为我姨父刚搬进新房,住进新房也是中心话题。
我跟二姨父坐在一起。二姨父针对小姨父说:“姐夫去年的新房子分配到了手,这说明你的工作对单位里有贡献吧!”姨父谦虚地说:“我们单位里每个人都是认真工作的,都不分彼此,如合条件,都有房子分配。”因姨父的新房子比我伯伯宽敞,我伯伯似乎自尊心受打击,于是不满地说:“姐夫他靠老实干,靠单位,要不,也许跟阿清差不多吧?”小姨也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打击,马上回击说:“你不要乱说好吗,怎么把我家跟阿清比!”大姆对丈夫说:“你不要看姐夫老实人不起,这样的房子也够大了,留给子女也够了;你做了这么多年的经理,房子也不如他,你只不过是个吹牛的经理。只一点点大,你以为房子这么好弄?他是靠知识吃饭的,不是吹的。”
二伯为大伯解场,打着哈哈说:“那么,为什么你只有和阿清最要好,那证明只有阿清一个朋友吧。”
小姨父说:“你不要看阿清平时不说话,其实他知识在肚里,你们只知道‘谈天说地’而已。”
大伯带着酒腔讽刺地说:“他好他好,我们大家都是饭桶。”
大姨父笑嘻嘻地说:“过年过节高兴,********,********,大家要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饭足酒余多时,二伯肚子被酒撑得大大的,肚子不舒服。他是爱命的人,也趁机带着酒腔,谦虚地咨询我小姨父:“姐夫,我问你一个问题,酒能不能多喝?”
小姨父笑笑说:“酒是绝对不能多喝,酒里面有酒精,它会引起慢性身体中毒。”二伯坦然地说:“这是老生常谈了,我喝了几十年酒了,身体不是依然很好吗?”
二婶气急败坏地说:“你这是一副酒腔调了!我这么多次劝你不要喝酒,你以为自己什么都比别人懂,你就是不听,姐夫,他去年喝多了酒,骑摩托车时碰破了头,还吹牛自己恢复快,他继续喝下去必定会闯祸的,姐夫,你劝他!”
大家附和说:“身体最重要的。”
我正擅长这方面的知识,于是我也活跃起来了。我说:“另外,发霉的花生等千万不要吃。”二婶说:“是的,我也在哪里看见,发霉的东西含有什么黄梅戏毒素?”我说:“是黄曲霉毒素,不是黄梅戏毒素!”
小姨和大家哄堂大笑。

人们给社会上的人区分成“高档”“低档”等级。邻里同样分成“高档”“低档”等级。
平时我被人们认定为身价低,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比较固执,原则性强。人家不喜欢我。然而姨父偏偏喜欢我。
邻居们排挤我。我呢,也不是“吃素”的人,偏不认输。我认为他们太自负,虚荣心强。
正是清明节。我家族上坟后,相聚一堂设宴共餐。这一天,亲戚们认为谴责我的机会到了。酒过数巡之后,我的二伯借机在亲戚契默的配合下,严厉评击我“太傲”。我就反击他们“不懂”。他们狠死了,轮番声讨我,我也顶他们。他们对我“群起而攻之”,声讨我这只“白眼狼”。
小姨低沉着声调说:“那邻居是有头有面的人。而你却是三条街最烂的人,却对这些人造起反来。你既不懂道理,又穷,又恶毒的攻击这些人‘一个也不是好人’,天下就像你这样的人是好人啊?小姨我与你大伯等亲戚不是成了他们的爪牙了吗?是你的父亲去世得早,我才时时体贴、照顾你。其实姨父对你特别亲近,照顾你这样的人,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是倒自己家的霉,然而我们还是照顾你!但现在你却不知天高地厚,不可一世了!邻居要你好,一句话他会把你说死了?好人没好报!从此我们大家都不理你了!”
这时,平时一向在我小姨面前不敢评判是非的姨父面对凶猛的围攻,为我争辩说:“你们必须了解他的心情,他平时不出言,可能那时话说重了一些,但他说的意思你们理解错了。他不是那种放肆的人。放肆的人还会被人这样的攻击?搞成这样狼狈?”大姆对我姨父说:“都是你把他宠坏了,宠成这个样子!他简直成了傻瓜了!继续下去,看他傻得今后怎样度日!你越是为着他,他越是不知天高地厚!”姨父说:“哪里,话怎么这样说呢!俗话说‘公有公理,婆有婆理’嘛。”
大家被我这只“白眼狼”弄得个个心事不快,哭丧着脸,这次酒筵就这样不欢而散。
从那时开始,他们都不跟我说话。我的家族就组成“统一战线”,虎着脸准备找机会狠狠地教训我,从另外的角度说,用这种方式来挽救我。小姨遇见我跟似乎没看见似的,姨父也好似不想对我说话。使我难受的是,我小姨当着我的脸有意和我的对头阿娇说长道短,以此刺激我,坚定把我的“趾高气扬”打下去。阿娇看我这样窘相,心中是多么的开心啊。
恶剧作还在后头呢……原来我家跟邻居都是旧房子,这些老房子围成一个院子,我,阿娇是住在一个院子的老房子里,阿娇淮备把那小弄堵死,不让我从后门出去。另外把自己的地填高,把脏水引往我家门口。这是严重的向我挑衅,把我看扁了。那一次堵门修地的时候,身为特警的阿娇女婿带着几位同事在他自己家门口虎视眈眈地站着,愤怒地看着我,我的声音像蚊子一样轻地说:“这样搞不行,把脏水流向我门前了。”他当做听不见,似乎我不在他的前面似的,只管叫泥水工把墙砌起来。泥水工看见我铁青着脸不说话,心中暗暗的高兴。我的老婆也怕死了,一句话也不吭一声。我眼睁睁看见他们把墙封完毕。第二天我实在控制不住就破口大骂,对方一句也不回。
下班之后我立即赶到大姆家里,愤懑地谴责阿娇这样强横的做法。我大姆她只是微微地笑笑。故意不问明这些事,只是说:“饭吃了吧,在这里吃,又有什么事了?”
我们吃了饭后,我就提起这事。大姆无动于衷,大有为对方解气,为对方称快之意。
大伯开导我说:“你是穷的人,你住在她家旁边,他们会觉得你的身价与她不相称,他觉得倒霉。你应当搬得远些才对;但你又没能力搬开。你不要争吵,越争越对自己不利。你应当认输说:‘我是穷人家,请你不要砌墙吧,不然我的路都没有了,我就不能上班了。’你要依求她家,她就会有商量的余地了。”
我无论怎样解释,我大伯大姆只是“唉”,“嗨”地不痛不痒地应着。我也就不说了,坐一会儿,我觉得没意思就回家了。
我虽然哭丧着脸,但我依然坚韧不拔,因为我没有错。是他们欺负我。
第二天我休息。我就到了好朋友阿城家诉不平;他也是阿娇儿子早年的朋友。因为他一向都同情,支持我。我就对他谈起阿娇近年来的奸诈行为,我这些日子总算看清她的真面貌了。
我的少年朋友也是为她辩护,简直使我义愤填膺。我反思着“我干嘛这样的孤掌难鸣?这样的孤立!我扪心自问:莫非是我自己错了?”
这之后我也懒得串家了,摆道理也没人听,再说,自己一个人认为自己对,是不是真的是自己对?真是孤掌难鸣啊。谁叫你没钱,没本事,

没本事就懒得提这事了。
我觉得我姨父是我贴心人,在他家里才是真正开心的地方。一星期后我想到小姨家玩,
但我提示自己:要谈就谈一些我们共同爱好的事,玩一回儿也就回家算了。
姨父依然很热情地接待我,问我:“在这里吃饭?”我说:“肚子还饱呢!”小姨说:“那不要吃。”他俩吃饭了。我就独自在看报纸。
吃完饭,小姨在把碗洗毕后就坐到我的旁边。她用询问的口气问我:“阿清,听说你跟隔壁的阿娇吵架了?”我想:果然,诡计多端的阿娇早已把这些事告诉所有人了。
小姨泡上茶,坐下来,就毫不客气地训斥我:“是你错!大家都说你错!你朋友的老婆阿三也对我说:‘阿清不顾全家族及邻里的团结,太犟,太自负!’你呀你呀,怎么搞得这样的悲惨?我们李家的霉都被你一个人倒死了!不要多说了!就是邻里也没有一个人理你的,他们都是错的吗?单独是你对吗?现在知道了吧!”
我姨父起先坐在我身边静静的听着,但他听到妻子强词夺理中明显地为对方辩护时,皱着眉头,他虽然自己金身难保,但还是批评了妻子。他说:“你看你,你做小姨的也真独断!在这次事上,邻居是妨碍他家的进出。这是侵犯人权,这简直是胡搞乱来,这是蛮不讲理,人家怎么会同意?他们觉得自己有钱有势,欺负阿清嘛!唉,你作为阿姨的怎么抱这样的态度呢!”
小姨就是怕丈夫发怒,因为他的经济收入丰厚,又怕他身体太虚弱。又因为他的话有强大的不可辩驳的逻辑性。于是我小姨尴尬地笑笑,说:“人家都看不起阿清,阿青也太穷了,大家都是这样看的嘛。”
姨父说:“不能贪富欺贫,日后阿娇会知道自己错的。”

由于我上班时长年穿胶鞋,我患了脚气病。以为是小毛病,不注意,一年后更严重了。现已是从脚丫里一直蔓延到前脚掌,从前脚掌扩展到整个脚掌。真痛。我武断地认为:脚气是没药医治好的。因为我抵抗力就是比人差。
工友说:“工友阿忠他脚气严重,他准备辞工,但他身体比你好,他也只能辞职。看来你也要辞职。”
这事真烦恼。我心想:“为何不对姨父说说?也许他有缓解的办法?”在姨父家里。我就随便说起这事,我说:“姨父,到你这里时,我脚就痛得不得了,哎呦!”姨父关心地说:“不要慌,让给我看看!”我就把胶鞋脱了下来,把脚提起来让他看。他弯下腰仔细看着我的脚,之后说:“脚气病是很顽固的,治疗需要一个过程。”我说:“是啊,一下子好了,一下子又坏了,洗好后更严重了。真叫人没有办法。工友叫我不要上班算了。”姨父正式地说:“不要上班?谁这样胡言乱语!那是不行的,咱们是靠上班维持生话的!”我说:“我也想了许多的办法了,但是效果都不好。怎么一直好不了?这是什么原因呢?”姨父分析给我听:“脚气这种病一般人是很难摸着它的规律的。是种霉菌起的作用,它是长期潜伏在真皮里,患病时间越长,霉菌侵入就越深,越深,药物就越难进去。”我恍然大悟:怪不得一打湿就胀痛,不洗澡,就控制它?”。姨父说:“对,没有水它不会活动。它还有一个致命的特点,即离开它生活环境,改变它的生存条件,比如照射阳光,干燥,通风它就不能繁殖了。这样,脚气就慢慢地好起来。”
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全部照姨父一套方案实施。我在家里买了一双很会吸潮的绒拖鞋。把脚稍微用热水打湿,再把脚洗干,脚丫全部擦干。药膏弄上去,在冬天上班时我尽量不贪暖,防止傻里傻气的长时间站在蒸汽里。再者尽量多休息,防止脚疲劳。果然,一个星期比一个星期有进展。先是脚根,接着是脚掌,最后是脚丫部位,白皮渐渐退下来。我真高兴,这就像姨父所说的“板车上坡”的道理。
我多年的脚气彻底地好了。姨父很是为我而高兴。如果不是姨父的精辟,深入浅出的指点,我的脚气病是不会好的。姨父是真正了不起的人!


由于年纪增大,姨父的病情复发了,他又住院了。
我到了医院里去看他,送了三百元。他说:“阿清,你千万不要把钱拿出来,我这里钱够用。”我说:“我出的最少了,礼轻意重嘛”,他说:“你自己家都不够用,你的身体不太好,也需要吃药。”他坚决不拿。我也就不交给他了。很快又出院了。
说实在的,和他一起住院的病人早在十年前就被病魔夺去了生命。他之所以这样的虚弱的身体还在上班,正因为他的保养。
在65岁时,他又住院了。要做手术。
医生说:不能做手术。保守治疗,他很会护理自己,还会延续生命。老人嘛,也就这样,没有别的方法。
他说:“人的精神状态最要紧,还要有对生活的信心。”
此后的有一天,我到他那里玩,姨父他给我一个惊喜。他笑嘻的说:“我的事你还不知道?我前个星期和山友一起到了茶山。”
他把跟山友欢乐在一起的集体照给我看。照片上的山友个个精神饱满。这照片使我浮想联翩:他把自己看成是完全是一个正常的人!

一个星期后,姨父出院了,我到了他家里,看上去姨父精神很好,看见我来,他很高兴。我说:“想不到姨父你这样快就出院了。”他说:“在医院是最脏的,那是没有办法的,费用又这么大,什么人花得起?在家里自由得多。”我说:“出院就好了,我相信你只要认真的调养很快就会奇迹出现。”他笑了,说:“这需要慢慢的调节,需要充分的休息。”
小姨看见我来很高兴就说:“在我这里吃饭。”姨父批评了她说:“嗨,怎么叫人在病人家里吃饭?病情恢复了再到我们家吃饭嘛”。小姨轻声轻气地说:“不行吗?好吧。”
我问起姨父在医院里的情况,小姨说:“胃病恶化也相当不乐观,饮料喝进一点都停在粥里,一点都没有吸收,所以吃了粥就胀得厉害,脚都肿起来,整天的吐,元气大伤。”我对姨父说:“一定要照医生吩咐,会好的。”他笑笑又说:“我的脚水肿,我的肾已衰竭。”意思是到了后期。
我懂得他这句话的意思,我说“那么姨父你得好好注意休息,我改日再来。”

两个月后,姨父因病去世。
姨父去世后,我第一次到小姨家里。
小姨热情迎接了我,地说:“阿清坐吧。”坐下后,我们谈起了姨父健在时的好事,对他的去世表示惋惜。
中午了,我吃了饭之后,小姨说:“阿清,有一样东西给你带过去。”我说:“什么东西呀?”她说:“衣服。”她就把我带到了套间里,拉出抽屉,里面是件整整齐还没有穿的衣服。她说:“这件衣服十分高档,文华生前都没穿过,你要穿吗?”我高兴地说:“这正是我喜欢的,也正给我做纪念。”
之后我穿着新衣服到了婶子的家,阿娇也正在这里,婶子就用羡慕的眼光打量着我。在吃饭时,大伯称赞我衣服穿得出色,说:“刚买的?”当我说:“是姨父给我的。”大婶表示反对,说:“人都去世了,不能穿的。”
我说:“这件衣服我平时是不舍得穿的,我是保存起来作为纪念的。”
阿娇看见我穿着姨父的衣服,就说:“阿清真忠,并有勇气。他心真纯,我们平时难为他了,以为他一点也不懂。”
大家附和着说:“我早就说过,阿清是会有出息的。”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92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1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98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70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6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70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60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4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204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91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3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112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87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731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96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513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119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007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606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93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