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王孝稽诗歌(21首) 王孝稽
点击次数:867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穿过灌木丛

我想过,若我的身体高过它们
也不能说明我是一棵乔木
可实际,我砍过的灌木丛在南方疯长
氤氲的空气里,再也难以找到
那块坚硬的疤痕

柳   庄

灰白的别墅,藤条紧张地缠绕着
他,仿佛飘浮的柳絮
昼夜飘散,随风丢失了暴燥的脾气
双层的门窗,双层的阻隔
把时光搁在速度之外
那是个恐惧的夜,在藤条之间
听见了车轮碾过混泥土
干涩的声音,越来越靠近
越来越像坦克,链条一节一节压过心头

时光大师
——致汤养宗

这是一条迷宫般的海岸线※
在那里,他一手挟着烟,一手插进裤兜
一直端详着,发生在他身上的
和还未发生的一切
在那里,他看到了潮湿的海和陌生的海

他的身子,浸于1959年闽东某半岛上
他的一根时光遗留的大炮,接连发射
南方北方的地理问话
泛红的腮帮子,摆出了一个海边胡崽子的模样
惺忪的双眼似乎要穿过馄饨
凿入一条隧道,问天式的隧道

注:※“一条迷宫般的海岸线”,系汤养宗诗句

祖国矾都
——致郑立于先生

矾都,祖国透明的心脏
向左一点黄金,向右一点白金
唯独在这里种树栽花,树根晶莹,花瓣剔透
他看见月光爬到后花园,在那里遇见栽花女子
用铜丝制成骨架,辅以彩色丝线,置入结晶池
六十年后,结出一颗钻石,挂在祖国心脏里
按响快门,拍下了六十年前浪漫岁月
把姓氏、脾气、时光留给了对方

父亲的病

父亲的病,已成定局
瘤子就在颈部、腋下、腹股沟内
在生活区内,默默地生长
逐渐向全身,向他的生长之地
向亲人传递疼痛,在天堂门口

地狱守门人把这些暗疾,
暗藏于皮肤底下****之中
把新配的一把钥匙,开进身体的暗室
与今年五十七岁的他,进行生命赛跑
卑微的,没有惊恐。一生中唯一一次学会拒绝
拒绝X光、CT,拒绝手术刀,拒绝化疗、光疗

谁也没能说出他体内隐藏的秘密
只有,呵护身边每条生命
呵护身上每一颗瘤子,就像呵护他的儿女
只有病魔,只有全足蜈蚣、蝎子、炒蟾蜍
和一些更具毒性的中药
让生活的舵手懂得了活着的含义

这段日子,父亲体内跑动的瘤子
成为了我活着的全部。无限的痛阈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我坐寝不安了
是石头,锋利的石头,在体内穿行
现实生活已被揉碎。不,是生活的钉子
穿透他黝黑身体,每一个淋巴细胞

每一刻呼吸都显得困难,在赛跑中
父亲体内的瘤子,只有越来越沉

活下来

生儿育女、生活。最终
葬在一颗瘤上。还没说到底
伤口藏匿何处。大汗淋漓的痛着,日复一日
不吭一声,田野都变黄。
沿着家乡的路,尘土飞扬的路,呼吸沉重而急促
继而转入东安站,它的四周人头攒动
父亲握住的,只是一把空气
乘上秋后最拥挤的一列地铁
无数疲惫的脸,显得有些急躁
从一号线到四号线,从火车站到东安站
每个保持急促心跳的站点,仍在急速
谁将在下一站出站或转站
我带着父亲,赶快从地下脉搏里挤出
向左前方步行百米,进入上海肿瘤医院
——为什么异类分子,如此猖狂
布满叶脉般的罗网,只是一个瞬间
提前修筑人间的坟墓

时光确信

当双手接过如此白皙的病历报告单
时光确信,他是主宰。
体内另外一种紫红的生命,正在蓬勃生长
B-小淋巴细胞性淋巴瘤——
灰色的小楷字,拗口的词组,
下面是如此复杂的细胞结构图。

在初秋的一个黄昏
衣襟沾满了泥土的父亲,接过生命
一个信号,端详了半晌
时光确信,他已渐进年老
医院一张白纸的重量,赛过了
他平生搬动的巨石

时光确信,父亲房前屋后的石山,经年潮湿阴暗
硕大的汗滴,顺延脸颊、胸部滑落
像生蛋掉在石头上,溅起了蛋花

——时光确信,将有一场暴雨来临
浅滩、污沟将难以容纳

天堂门口

有人竭尽全力的喊
紧一阵,松一阵,在喊声周围,我深陷其中
只有祖父去世那年,我听过如此喊声
悲寂与悚然,难以突围。天堂里强壮的身体
像暗沟里蠕动的虫子,爬过芦苇沿
声音悠远,空旷。
所有的生灵,砌成一团,静候着
湖面些微的波纹,从身体中爬出

天堂门口,漂泊不定的魂灵
怀念那颗永未停止的心脏

呵,我的天堂门口

那里是否刚飞过一群白色的鸟
鸟群下是否有我熟悉的亲人

我的帝王

还会盖一座宫殿。

在那里,他摸到了时光
一次又一次听纸张呼喊:进来,做你的帝王
臣民如尘埃游走在每一个空隙里
打开南边的窗,暖暖贫寒的骨头

祖国如此孤单,天边余晖
很是羞涩,很是柔弱

时光经书,奖杯、证书,还有私人印章
在发呆的柜子里,井然有序
这不是他的全部世界,在天堂门口,他学会
与纸张较量,余力、汗渍、悲惘
残留在那里,他用身体回答
孤独者的世界

防空洞

进来吧
就像一滴水找到水源
这个世界开始接纳,我的原细胞的受精、分裂
睡眠、踢腿、哈欠,形成身体,帝王忧郁的气质
孤单如一个防空洞

——孤独到辽阔的田野上,稻草人的舞蹈里
——孤独到天涯海角,长时间的奔跑里
——孤独到庞大的母语系,难以寻找的阴阳上去入声里
——孤独到结痂之后,伤口的疤痕里
——孤独到父亲重病后,底层劳作的呻吟里

——孤独到我闷得慌的胸口里,一列列缓缓驶过的火车
翻过我的家谱,寻找那些被吓跑的魂,离开体温
离开人,离开里屋。在一些角落里飘浮不定

站在长城上

我终于携着你的双手,站在长城上
你的云雾,从南方带到了八达岭,
我熟悉你的气息就像云雾遮去秋天
殷红、暗绿、熟黄,和城墙的破损。
我在你的身后遥望,长城外的雨水或温度
脚下的青砖,它不是长城的起点,它会向左或向右
我不再相信秦王、不再相信坚固, 爱与誓言
在冰凉的双手之间,传递你
冰山一角的温柔,此刻
我想到了一分钟的爱情,我们的依偎
像我手里瞬间的快门,在阴暗的地方
突然出现的词:闪眼。 
记录了这里的青砖、群山、草地
和绵延千里万里
的城墙、敌楼、云台和缆车。
我与你同时爱上这一切
然后携带到南方的屋里。

老君彩石

我犯了一个错误,把孙猴头与太上老君较劲的传说
写进一片五彩石中。掀翻炼丹炉
流落炉水,从天上到地上,像国画一样铺染
于一个孤岛,于一群渔民,接下口谕
这个酷似老鹰的小岛,从此又多了个名字
——老君岛。心善的百姓,继续传说下去:
老君下凡、八仙过海、神猴拜观音、龙潭通老君
我等子民在五彩石上忙于绘画,生活忙碌
如此大胆的采石大盗,搬运炉丹,搬运生活的五彩
太上老君还是高高在上,与五彩石一样缄默

致刘伯温

高山密林里
用身体搭建鸟巢,互相交叉
挡住雨水和外侵的
每一次归宿,都从鸟巢开始
到鸟巢结束
鸟眼看天下,人间何等惆怅

平定天下,开创朝代
青田刘氏,天下朱氏一样如日中天
在一家院子里生活,在一个天底下成长
在中原大地上
捍卫一个时代的平庸
后生,一位后生书写长信
告诉其中情节:在一位军师的故里
被追赠的谥号,析置一个县份

在中原,在浙南,鸟巢搭建问题
归巢时间,鸟巢下的墓园
南方的湿热与细腻,漩涡里的自由呼吸
像鸟巢一样错综复杂
谁说鸟巢不是一片天下

文成大峃

逆着飞云江水
开阔的腹部。回到溪边
这座著名的侨乡,三万多名民众
日夜围着溪水
把悠闲的时日拉长拉粗
溪流旁,果树结出橙黄
蔬菜出水样水灵
家家户户的伸长手臂
在溪里、河里、江里,不断地捞
捞刘伯温的魂
从南田飘游而至的游魂。
美丽山水间的简单砖瓦房
跟着欧洲楼群一同苏醒,用欧元和怀乡
恋醒,催醒,敲醒。
山水的平仄,在这里被一位诗人慕白
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当作乡间笛子
不断演奏着,如行云流水

孤独嵌入

进入文成,孤独填满铜铃山
夜色穷追不舍
文成的天空远了,空了
长时间窝在树上,注视着妇人
她说:“我不想放弃我的弹力”
她用祈求的眼神
把命运托付给了长风
从浅蓝刮到深蓝,从灰黑刮到寒心
妇人匍匐于野花花瓣之中
我用梦中之梦,蒙太奇的剪接之术
忘却一棵大树,一江流水
一位农民随即进入一块菜地
不断耕耘,练习,砍到
汁液流在山坳,渗入土壤
谁也找不到落日的方向

海边书

身体的旅馆,面向大海
阳光照在窗台上
海鸟声,站着,或躺着。
呼吸同样舒畅!
含住盐的,肯定不是一只海鸟
肯定也不是一群海鸟。
它或它们,偶尔把身体植入海里
或海草,或鱼儿,或咸味,
或迁徙的饥渴,或把萌发的种子
我的敬意,不由而生!
岛上出入的,一个个身体。
日久磨砺的细沙,淡淡的金黄
在阳光下,有些忧伤,有些沉重!
沙滩。退色的海风,咸涩的礁石
层层打开,敲碎

我要用这些,筑起我的碉堡
防御风沙对我的旅馆的侵袭
在海边,我的快乐
像风沙一样

球形闪电

后面不一定是暴雨
但弹开的一定是南方的彩虹

一定是天空暴怒前吐出的一簇真丝
缠绕着两颗心脏,在南北两半球
后面,后面应该有雨水,或者正在上升的雨水
能否浇透庭院翠竹私恋的生活,能否
促发事件的发生,已经不再重要
关键是闷热的风声,修改了多么美好的孤独
女孩已抓住其中一只枕头的孤独
内心为那场挑衅,付出过真情
并开始大胆幻想,裹起裤脚一日一日趟过去
几次闪电之后,暗暗使劲下一场淋漓尽致的暴雨
冲刷体内外一切污垢
——多么奢侈和美丽的事情

捕鼠者说

他说,这是一只不懂规矩,私闯民宅的野鼠
来之前,不跟主人打招呼,不问当地风土人情
他说,实在没有空间能腾出
20平方米的房间,住着一对夫妇
及其产生的一个女儿和几十捆书籍
已拥挤得够戗
他说,难为这只野鼠了
它试图通过窗帘,爬到天花板
(它原先从天花板上的一个小洞,
挤进身体,来到这个房间的)
败絮的帘布,竟然经不起三条腿的攀爬
哗啦啦,帘布破了,掉下一大片
摔疼了,它的身体
一时间,它有些慌张,它不知如何逃窜
他说,真是对不住这只野鼠了
既然来了,就入乡随俗吧

赤   流

回头的海水,日夜兼程
在咸淡水交界处,潜伏下时间红泥
大片芦苇在飘荡
泛滥的时光,在赤水上泛光
东流,我所热爱的澎湃
从深山夹缝到汹涌东海
从毛细血管到大动脉
呼吸急促成芦苇上飘荡的风
吹来,呼呼呼——
几把尖刀扎在时光山腰,闪着锈光
依稀认出斑驳血迹,感染一片夕光
痛点,就像其中沉淀下来的溪流
安在腹地,起起伏伏
汇入永远的入海口

劳动者之歌

当双手离开
土地藏起了无垠的眠床,从内往外
开始茂盛,一片接着一片的草芥啊
不,不用怀疑,那是岁月
那是草木轮回
那是无数食物链的其中一环
万物如此强大,这不是劳动者的罪状
也不必计较是谁
搓弄不经意间的手掌、手心或手指
这个世界一向辽阔
只是,大地的拜访者
一个个轮回
一个个轮回替代着

时间失去双臂

时间失去双臂之后,沿街乞讨
心善的女孩,掏出硬币或纸币
不留下任何痕迹
谁也不知光阴姓啥名啥
谁也不知,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
会有怎样的遭遇
双脚或者车轮,继续往前挪动
或者从一个时代转到另一个时代
失去双臂的,不是你,不是他,也不是我
而是安静的时间,静止的河流,沉默的大街小巷
有谁关注,时间失去双臂之后
当他们用双手或容器
等待一枚硬币或一张纸币
心情左三环右三环
彼此交叉,哪是出路啊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41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58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74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11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32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31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9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89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480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75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16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63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63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992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01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05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50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44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24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37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