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被遮蔽的哀伤——谈王孝稽与他的诗 友来
点击次数:838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大多认识王孝稽的人,不会把“哀伤”一词联系在一起。一个内敛、处事严谨有分寸的普通机关办事员,已经把“自我”压缩到旁人看不见的角落,一个在生活中对生命有觉悟的写诗的人,也许在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的时候,才发觉喉咙因为堵塞太久而喑哑。王孝稽的哀伤不是对周遭事物或其遭遇才子式的自怜而引发的显性的伤感,王孝稽的哀伤是建立在其深刻的生命体验基础上的,由对普遍的人类精神状态的深层忧虑构筑而成,是悬空的,也是世俗的日常的,这种哀伤甚至带有绝望的成分。这也奠定了王孝稽目前诗歌写作的情感底色和情绪基调,语言背后的隐痛一浪又一浪渗进读者的心灵。
王孝稽同样把“哀伤”进行压缩,并一层一层地包裹,因而注定是遮蔽的。如果说生活中存在两个王孝稽,一个物质的王孝稽由跳动的心脏供给,并接受大脑的指挥运行在各种人际系统和利益引发的矛盾对立统一中;另一个精神的王孝稽则由“哀伤”滋养徒步在朝圣的路途上,所抵达的地方尽管有着美丽和圣洁的命名,却同样深受俗世泥潭的围困——
在《天堂门口》他写道:“有人竭尽全力地喊/紧一阵,松一阵,在喊声周围,我深陷其中/只有祖父去世那年,我听过如此喊声/悲寂与悚然,难以突围。天堂里强壮的身体/像暗沟里蠕动的虫子,爬过芦苇沿/声音悠远,空旷。”这显然是超现实主义的描写,传神地表达出诗人信念即将幻灭时内心世界的被压迫感,他试图挣扎、突围,都无济于事。
在《父亲的病》中他又写道:“地狱守门人把这些暗疾,暗藏于皮肤底下****之中/把新配的一把钥匙,开进身体的暗室/与今年五十七岁的他,进行生命赛跑”、“谁也没能说出他体内隐藏的秘密/只有,呵护身边每条生命/呵护身上每一颗瘤子,就像呵护他的儿女”、“是石头,锋利的石头,在体内穿行/现实生活已被揉碎。不,是生活的钉子/穿透他黝黑身体,每一个淋巴细胞”。这是混合着血和泪的句子,因为“哀伤”太沉重,太坚硬,也太烫手,时时刻刻担心被烙伤,无法解开翅膀酣畅淋漓地相互撞击,而是像“链条一样一节一节压过心头”,锯齿一样一下一下锯过心坎。
大约2004年,王孝稽还没有调到教育局,还在县政协借用的时候,叶晔和我恰巧也在县府对面的同一幢楼里上班。他那间位于县府大院车库二楼的办公室成了我们三人聚会的场所。记得每天在县府食堂吃完午饭,就迫不及待地聚在一起高谈阔论,谈人生、目前的窘境及希望,那时我和叶晔的物质生活极度贫乏,孝稽稍好一点,但丝毫感受不到生活的困顿,相反每天都是充盈的,因为诗歌,因为兄弟般的情谊。那时大家还在精心侍弄着“诗周末”论坛这一菜园子,颇有影响。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小的野心:不仅仅为表达个人情感需要而写作,更重要的是为文学史而写作,要在文学的历史长河中留下自己的文本和足迹。
工作变动之后,生活的压力也随之摆到王孝稽的面前,加上父亲身体不适,他的精神压力更

显巨大,这时他的诗歌写作逐步显示出下沉的姿态,有了悲剧意识,潜意识里的哀伤底色。用他自己的话说:剧烈的内心冲突只有在词语与词语之间,才能找到自愈的帖子。这种转变是必然的。但总体上来说,王孝稽是成熟的,坚强的,他采用站立的姿势赢得了一次又一次生活上的进步和诗歌写作中的突破。
新世纪以来的中国诗歌在脱离了八十年代的英雄主义和理想化色彩之后,在纠正了九十年代叙事的无节制和口语化的松弛、低品位之后,显示出回归的趋势。一则向传统靠拢,试图从传统中寻找写作的初衷和资源;二则向诗歌精神本位回归,重申诗歌必须是生命和生活的,必须是诗人在深刻的生命体验状态下创作出的作品。王孝稽的写作一直处在时代的发展潮流之中,他同时对情感的线性表达和文本的简单化保持警惕。
如《穿过灌木丛》:“我想过,若我的身体高过它们/也不能说明我是一棵乔木/可实际,我砍过的灌木丛在南方疯长/氤氲的空气里,再也难以找到/那块坚硬的疤痕。”
如《走在天阶上》:“走在天阶上,体内的白绸带/在蜿蜒的生命线上闪现,盘旋/没人告诉我,村子时光的流逝/所有阳光,沿着我的脚步从高处直接落下/村子里早熟的果实,砸在孩子与老人/静默的脸蛋上,期待的眼神淡化成一潭静水//前行中,我脑海四面环山——/所有的爱在这里筑巢/中间的村庄蹲了下来,没有了风/院子里的篱笆,疯狂地生长/村民蹲了下来,没有了孤独/把一辈子丢在了弯弯曲曲的山路上。”
王孝稽在这两首诗歌中加强了智性思考,通过虚实结合达到隐喻的效果。他追求语言表达的歧义,思想在从容的叙述中恰到好处的拐弯。他并没有把对生命流逝的哀伤扒开来,让其恣意汹涌,而是在情感的缝隙融进理性的内核,使诗歌显示出不同凡响的复杂音调。
如果说一个诗人要在生活中掩藏起他的笨拙,那他的内心必须要有一种抗拒的声音,他要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平庸的人,他也没理由不是平庸的人。这一点王孝稽是聪明的,王孝稽的哀伤是他自己有意识遮蔽起来的,有时他会用沉默代替哀伤,正因为如此,在诗歌中显得更加有力量。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875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01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559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887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37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521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51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3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372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253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308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264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053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889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690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666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261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078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731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681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