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夏妙录短小说 夏妙录
点击次数:934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找笑脸

办好父亲的丧事,香橙就含泪随春耕离开了娘家。回到家,香橙还是泪涟涟一副肝肠寸断的样子。春耕劝道:“我们来不及悲伤,我们的春天不该悲伤着过,你看满山的嫩芽……”春耕的手指向他们承包的百亩茶园。可是“悲伤”二字不听劝啊,香橙的眼睛依旧红肿。香橙也想掰倒自己的悲伤,把心思放茶园去,因为茶园正在出新茶,每天有上千人在采茶,炒茶机一刻不闲气地劳作着。三杯香、高山云雾、龙井、雪龙,各种品牌的茶叶都在往山外输送着清香。
第二天去茶园前,春耕想逗香橙笑:你喊一声茄子再喊一声七月七?香橙乜斜一下春耕,戴上竹斗笠就往茶园走去,她要给采茶的员工过秤。肥娘一家七十五斤!胖嫂夫妇二十八斤!隔一个山冈的春耕听见香橙的喊声还是那么有穿透力,一出口就能赶跑茶园附近觅食的山雀,他放心地咧了一下嘴。咧开的嘴角收拢时,春耕想起老丈人的死,不禁拿袖口擦了擦眼角。
也难怪香橙伤心,父亲不到知天命的年纪就遭遇了车祸,弟弟妹妹们的学业要用钱,母亲病逝时欠下的债务……想着想着,春耕又拿袖口擦

了擦眼角。
日子在春耕的蓄意逗乐中过了一个多月,香橙脸上还是未出现笑容,哪怕是咧一下嘴角的微笑都没有过。自从父亲出事以来,她好像把笑容弄丢了,把爱穿的红装也束之高阁,每天把自己穿得像个修女,一身到头黑,连最喜爱的粉红色斗笠也藏了,只戴竹编的。
七七四十九天过去,按家乡习俗香橙的服丧期已满。茶叶的采摘工作也进入尾声。香橙还是不穿红装,一脸如故的悲戚。   
晚饭的餐桌上,春耕夹起一片扁萝卜说:吃吧吃吧,咱们吃豆腐鲞。香橙一脸漠然。春耕又夹起一块方萝卜说:吃吧吃吧,咱们吃年糕。香橙还是漠然,脸色似乎更加阴沉。春耕再夹起放了酒糟的大萝卜块说:吃吧吃吧,咱们吃红烧肉!春耕还是听不见香橙的笑声,倒是看见了她的眼角有珍珠滑落,闪亮亮的一串又一串。 
这个场景最初在故事里,后来又在春耕和香橙的生活里。美如天仙的香橙刚嫁给穷小子春耕的时候,春耕娘给他们讲了“吃萝卜过大年”的恩爱夫妻故事,希望他们的恩爱别让贫穷打败。之后,每次香橙或者春耕遇见烦心事,对方总会煮一桌萝卜菜,把对方逗得咯吱咯吱笑为止。
但是,这招也失效了。
带香橙上茶园!春耕打定主意,就去了趟村里其他茶农以及采茶的乡亲家。
次日,春耕带着香橙上茶园。远远看去,一片绿油油,如绿浪翻滚在山冈上。春耕喊香橙看自家的茶园,香橙说没什么好看。春耕把右手拇指和食指伸进嘴巴,“咻——”的一声过后,再喊香橙看自家茶园时,茶园里出现了几个红点。接着,红点往两边弯曲着延伸而去,连成红曲线,再接着,几乎在几秒钟内,红曲线变成一张红脸谱,还有笑眯眯的双眼在眨哩。
春耕在香橙耳旁说:喊一声茄子或者七月七?只见香橙迎起双掌,卷成俩兜,圈住嘴巴,朝着远处的茶园喊:七月七吃茄子———茶园那边接应道:笑比哭好——
香橙和春耕夫妇走近茶园,那些送来笑脸的乡亲已经下山忙各自的农活去了。看着地上由红杜鹃插出来的笑脸,香橙已悟透村里老一辈人常说的话:人生需要笑着过……
从茶园回来,香橙打开衣柜,取出春耕给她买的红衬衣。

1968年笋事

春暖花开时节,包队长开始满山冈地逛,一片竹林一片竹林地查看,见哪里冒出个小土包,漏出嫩黄嫩黄的笋尖尖,他就在小土包旁边插上根竹枝或木条,表示这笋有主了。 
其实这笋的主人也不是包队长,是整个包宅村的人民,包队长只是听从组织看管竹林而已,自己并不能挖笋吃笋。不仅自己不能吃笋,包队长也决不允许有一条笋跑到谁家的锅台上去。偷笋被包队长捉住可不是小事,轻则罚电影一场,在放电影的现场,偷笋人要向村内外那么多人公开道歉、保证不再犯。重罚罚钱、****、开批斗大会!偷笋被捉,丢钱不说,还丢脸。包宅村人怕丢钱,更怕丢脸。所以,包队长看管的竹林从来不曾丢失一根笋。
今年,也许是包队长放松了警惕,也许是哪个吃了豹子胆,靠近包有财家的那片竹林竟然少了两根笋!
包有财是个老实人,往年有外乡人路过他家附近那片竹林,想顺手带根笋回去解谗,让包有财发现,他能主动站出来捉贼。一次两次不奇怪,三次四次无数次地那么做,就引起人家村干部的重视。于是,村里上报社里,社里上报县里。最终,硬是把个屁股大的包宅村整得名声亮亮地响,成了十里八乡唯一一个“红心示范村”。 
包有财成为“护笋模范”的大红花还挂在他家厅堂呢,他家附近的笋怎么会丢失?包队长思来想去不见头绪,又到包有财家附近那片竹林,查看那两个泥坑,好象要从泥坑里挖出盗笋贼来。
这时,包有财的老婆喊着她那得了白血病的孩子:丑妞,你不要到竹林来,林子里虫子多。丑妞甜甜地恩了一声。包有财老婆又喊:妈妈拔满一畚箕兔子草马上就回家,你乖乖不要乱走妈妈晚上再给你煮好吃的。丑妞又甜甜地嗯了一声。
包队长听得真切,再次为包有财一家念叨起来:医生都说治不好了你包有财还不信,硬是把值钱的家当整得精光,接下来这日子还怎么过啊?突然一个疑团跳上胸口,堵得包队长发慌:包有财家早已穷得揭不开锅,能煮什么好吃的?莫非……
包队长站到丑妞跟前的时候,她紧张得把右手的四根手指头塞进嘴巴里不肯拿出来。包队长说:丑妞好乖哟,不跟妈妈上山,在家里好好养病就对了。丑妞的紧张似乎有所缓解,她把手拿出来,不好意思地喊了声:阿公。包队长又问丑妞:妈妈回家给你煮什么好吃的?能不能叫阿公也来尝一口?这句话又把丑妞的头说低了,她再次把手指伸进嘴巴里,眼睛盯着地面,一双小脚不停地磨着地,直把地面蹭出个小窟窿,还是不说话。
包队长的牛劲也上来,心里恨恨地骂着包有财:他娘的包有财,狗屁护笋英雄,准是偷笋偷到自己队上来了!他从口袋摸出一粒糖果,对丑妞说:你是阿公的小乖乖,你告诉阿公你家是不是吃笋啦?见丑妞没回答,他又哄道:你是好孩子,好孩子不撒谎哩。见丑妞的嘴巴还是没动静,包队长就许诺:你对阿公说真话阿公决不告诉人!渐渐地,丑妞敢于抬头贪婪地看着糖果了,只是不敢伸手去接。包队长把糖果塞丑妞手里,说:你不说就不要说嘛,拿糖啊?丑妞没接,他就剥去糖纸把糖塞进她嘴里。
妞慢慢地吮着甜甜的糖果,脸上渐渐漏出笑容。
包队长抱起丑妞,看着她慢慢地吮着糖果,他使劲地咽了口唾沫。丑妞差不多把糖果吃完的时候,包队长再次问她:这几天家里有没有吃笋?丑妞立即把一根手指头放到吮着糖果的嘴巴前,吁了一声。她机灵地看了看四周,一只手把包队长的头颅扳低,附在他的耳朵上说:妈妈说我们吃了笋可不能告诉人,你不会告诉人吧?包队长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丑妞拉着包队长的一只手,只见她把小手指搭在包队长的小指上念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告诉人”就是乌龟王八蛋。
包队长突然记起什么似的,把丑妞放回到椅子上说:阿公要回家了。
包队长再次出现在丑妞眼前,手里拿着根绳子。丑妞兴高采烈地说:爸爸让我告诉你,他上你家自首了。阿公,什么是自首?
包队长僵在了那里,半晌回不过神来。耳边又响起丑妞的话:爸爸说他可能要出远门,好几天以后才能回来,回家的时候带糖果给我吃……
包队长恨恨地把绳子一扔,抱起丑妞,在她苍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说:走,阿公家还有糖,咱们吃去。

红双唇

苗青青右手拎着个红色小坤包,嫩藕般的左手臂膀缠绕在一个男人的臂上,袅袅娜娜地从“天上人间”KTV走了出来。苗青青每挪几步就把脸仰起来,聚拢血红的双唇,像小鸡啄米粒般在男人的下巴或者脖子啄一两下,然后发出一串脆脆的笑声。
搂着苗青青的那个男人一边回应着苗青青,一边伸手招呼一辆脚踏三轮车。突然,从身后蹿出个老头来。老头嘴里不停地喊:“闺女闺女,我的好闺女——”老头似乎喝高了酒,步子有点摇摆。老头边喊边作势去拉苗青青的手,苗青青灵巧地一闪,猫到男人的身后。老头扑了个空,踉跄着说:你娘病得不行了,别再怄气快回家看看她吧! 
苗青青小心翼翼地把头颅从男人身后探出来,极其厌恶地喊:滚开醉鬼!谁是你的闺女!男人疑惑地看一眼老头,又看一眼苗青青。这时,苗青青敏捷地跳上三轮车,男人见状紧跟了上去。老头三步两步蹿到三轮车跟前,一把捉住车把手喊:“小麦苗,我的小麦苗啊,你不认爹没关系,可是你再不回家你娘就死不瞑目了!”说着,他又向苗青青身边的男人求起情来:这是我家的小麦苗,她还不懂事,请先生行行好,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她吧!
小麦苗正是苗青青在KTV的雅号,男人看了看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着的老头,顾自下车走

了。
想着好端端的一桩“生意”被破坏,苗青青气不打一处来。她高高扬起手想给老头几个耳光,听见一声声闺女的叫喊,就没下手。正想走掉又不甘,她回头责问道:死老头,你天天来捣乱,我到底哪里像你的闺女?!
老头一听赶忙拿袖口擦了擦眼睛,再用手掌细细地擦了几遍嘴唇,前送着老脸,双唇抿成女子涂抹口红状,用右手的食指郑重地指指自己紧闭的双唇,掷地有声地说:这!
说完,老头转身,摇摆在深深的夜色里。
苗青青看着老头的背影,还没回过神来又传来老头沙哑的歌声:囡囡(即闺女)你莫走歪嗬唷,爹爹我天天来……那曲谱分明是哪首流行歌曲改编而来,苗青青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歌名。
苗青青是新来天上人间KTV的小姐,当晚她向众姐妹说起几天来被老头认作闺女的事,大家好一阵沉默。原来这里的小姐每人都有过相似的经历。老头还因为“乱认闺女”被揍过好几回,他的腿也被打折了,至今还跛着,但是每次伤好他又来“认闺女”。KTV老板拿他没办法又担心这样影响生意,就出钱劝他别来,给一百两百他不要,就给一千两千,最后老板狠了狠心给出一万,老头还是不要。听当时在场的姐妹描述,老头看着一沓子钱的瞬间眼睛都直了,但是一两秒钟过后他的眼神又恢复到不屑,把脖子一梗吼道:你想拿钱换我闺女?不干!
苗青青得知事情原由后的一天夜里,跟踪去了一趟老头的家。不久后苗青青就辞职不干了,姐妹们问起原因,她把自己那天在老头家门外听到的对话晾了出来。
问:今天捣乱了几桩肮脏交易?
答:“天上人间”一桩,“温情港湾”一桩,“世外桃源”一桩……
问:今天吃了几粒止痛片?
答:才挨了三四脚,都没踢到痛处,就没吃了。
问:以后还是别去了吧?
答:你忘记咱闺女的遗言啦?
之后,苗青青只听到老婆婆的唉声叹气。
原来,老头的闺女也是个小姐,几年前得了爱滋病死去。临死前,全身溃烂的她交代老头给她买一支口红,血红血红的那种。然后嘱咐一个闺中密友把她的双唇涂抹好让老头看,嘱咐道:以后见到这类人从KTV出来,就是你家闺女。爹要好好劝劝她们,别让她们走不归路……
苗青青还听说,老头的闺女临终前让她爹一遍又一遍地播放那首叫《纤夫的爱》的流行歌曲,那是她生前最爱的曲子。在情歌氤氲的韵律里,她不停地撕扯着盖在身上的被子,嘴里不住地嚷嚷着个外国人的名字:潘多拉潘多拉……

解  救

中午时分,黎云提一扎菜回家,经过人民广场附近的中心街道时,看见一个学龄儿童正在卖报纸,“卖报卖报——”声音脆脆的涩涩的。报童身高不足一米五,瘦弱得像个非洲难民,穿着破旧的短袖短裤,一双凉拖鞋短得不成样子,他的脚后跟正和地面亲密接触着。
“大概是个被拐卖儿童”。黎云这样想着,走上前去。
“来一分日报。”
“一块钱。” 
黎云一怔问:“平时不都卖五角的吗?”报童羞涩地低了头答:“今天的不一样,有很重要的内容。”
黎云拿了报问他:“今天星期一,你怎么不上学?”见报童低头不语,黎云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再问:“是有人把你骗到这里来的吧?”报童轻微地点点头,脸上带着悲伤。黎云立即悄声建议道:“马上跟阿姨去派出所,叫警察叔叔送你回家!”
报童迟疑了一两秒钟,拿眼光扫描黎云的脸,又扭头向街道拐弯方向望了望。黎云随着报童的眼光望去:街道拐角处有个公交停靠站,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正向等车人兜售报纸,他手里抱一大撂报纸,后背上还背着一大包。
报童望向那边的同时,那边的人几乎和他对上了眼。黎云估计那是报童的老板,时刻监督着这边的情况呢。
为了进一步确认自己的推断,黎云问:“他是你爸?”只见报童的双眼狠狠地朝那边一剜,说:“谁喊他爸!”
此刻黎云的心有点激动,她知道自己面临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她把手伸给报童,喊他一起跑的时候,想起一个词:解救。
果不出所料,那边的卖报男子大声喊着追了过来。
黎云扔下手里的菜,喊报童扔掉报纸好跑快点儿,奇怪的是他不但不照做,反而死死抱住它们,好象那叠报纸是他的宝贝。
幸好派出所就在几百米开外,没让追上黎云就带着报童进了大门。
个保安拦住他们。黎云边往身后指着、嘴里不住地喊:“拐卖,拐卖儿童……”报童边喘气边看向身后不远处奔跑着的男人。
保安指点黎云他们往该去的科室,又把奔跑的男子拦下。
还没等黎云将报童带到目的地,那男子和保安一起到了身边。男人不住地劝“孩子别固执”,报童一脸的不屑。 
为了确认报童是否被拐卖,男子被带到另外一间办公室,他要回答警察提的几个问题:孩子姓名,出生年月日,就读学校,今天孩子为什么没去上学。
出人意料的是,男子的答案跟报童的一模一样。这样的答案差不多等于亲子鉴定了啊。当警察准备把孩子交还给男人,问“他是不是你爸”时,孩子照样那句话“谁喊他爸!” 
一句话又把黎云和警察们的警觉意识吊了起来,有个警察建议道:还是通知他的亲身父母来带吧?
不料报童一推站立不动的男人吼:滚吧大柳条,你再不滚就永远别想我回家!男人回头羞涩地朝大伙一笑:你看,我家小柳条就这德性,爱喊我的绰号,自从他妈被抓他就没喊过我爸,他怪我报报报案。说到最后那几个字,男人的音量低得像蚊子哼哼。
黎云和警察们这才注意到父子俩各自写在纸上的第四个问题的答案:今天的报纸有季晓叶的消息。字迹差不多潦草、幼稚,几乎分不出哪个是孩子写的哪个父亲写的。
男人随手递过一张今天的报纸,黎云和警察们看着头条新闻,几乎异口同声地读了起来:毒枭被判无期徒刑,丈夫带儿义务卖报。大家发觉这时的报童已是满眼泪花花,呜呜咽咽着说:混蛋——大——柳——条,他逼我卖——卖——报,不让我上学……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74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693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44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39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49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54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09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283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50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29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081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052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29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677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71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454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062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7987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585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39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