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献 诗(组诗) 池凌云
点击次数:798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密 语 我已厌倦当一名陌生女子、 一个在你旅途上不相干的人。 ——阿赫玛托娃 不是所有男人在看着她 而是神在看着她。她的密语 散落在人间。雾,彻夜撑着 干涩的双眸。陌生的天空下 迟来的庇护,会晤愁苦的包藏。 她是你的安娜,也是我的 但她并不是只在远方歌唱 不是万事已休。从序曲 到最后,她说,“夜啊。” 谁能接过那变暗的灯笼? 泪水在冰上烧出一个洞 好消息仍迟迟未到。即使最近的星 也离得太远。她因忧伤而死 你知道,给她一半心灵就好 不要全部,这样她就能欢笑。 我牵挂她的健康,一个 死于1966年的人,如何 继续活下来。而她早已看见 死神眼里深蓝的光芒。难愈的 伤,也要在火中熔化。 我听到火的欢唱:认识她 是特殊的荣幸。她低垂的双目 献出黄昏。她蒙受的孤独和耻辱 要求所有爱,只能拥有密语 ——那尘世中的“柏木雕花箱”。 画 像 给我一缕你那里的夜色吧, 我的灯光亮得孤独。 我遍寻你的正面像和侧面像 用铅笔画出的肖像画, 但这些都不是你。眼眸中 变幻的流水,仿佛到了 另一个世界。你的白鸟群像你—— “一颗追求自由、崇高的心” 空悬的衣袖,松开最后一块 白银。我们熟悉这莫名的忧伤 为了锈蚀的锁的名声。我在静夜 遥望,把声音降到最低 呈上沉默的献诗。那从未被写出之物 它的嘴唇紧闭,花岗岩一样 轻吻一丛疯狂的芦苇。而我 也爱这闺房和殿堂之间的来回奔跑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你的魔法无穷,让即将来临的晨曦 披上柔媚的黑面纱。 喑 哑 我所在的玻璃盒子,熟悉我的 行径。自你的指间 我把僵死的关节打开。从四月的 鼓噪中出来,蒙尘的脸 披上来自你的金黄。 习惯了喑哑生活的我,不知 是否还有力量来到光中?我的手指 渐渐长出松的新枝,我多么喜爱 这时间的永恒吟唱!这水下的 重音,催动我流向更远。 而我来得晚了,千篇一律的旷野 早已有了自己的奏鸣曲。它的殇 是静默的激流,将一切空白 拘囿。那不可能的声音 “那时间的白发”—— 续写你眼中的霜。在悄寂的 黄昏,拖出陈旧的岁月 和我的紫色木桌。一个词 连着另一个词。绵密的声音 在唱盘上,幻化出酒红的港口。 而我竟如此迷醉一个逝者。她 在悬崖上涌动。与石,与石的白灰 辩解,一起落下。依旧是 阴冷,依旧是向内吹送的风 我从空无一人的温柔中缓慢归来。 船 歌 河岸的容忍褪去金色 它的遭遇,开出一片繁花 轰鸣的流逝。无论 我们是谁,我们的外貌 最终露出鲜有的荒漠。 一个不为人知的乐团 在绵绵春雨中,不堪表白的 惊颤。对我的附体 没有迹象。我抚摸手臂就像 触碰舒展的船沿。 我难道可以不再呼吸? 薄纱和衰草,已裹着 微小之物。 运动的黏土冲过水波 那最深处的膜,摇曳 命运的 厚重之音。 雪之女王 我永远得不到足够的热量,所以我燃烧——因冷而烧成灰烬。 ——卡夫卡 我该向灰烬致歉,我并没有存在于 一小撮灰中。我的黑发 从白灰中回来。蜡磨着 曾经的欢欣与不安 无力垂挂的姿态,摸索 雪之女王。 在即将被毁掉的白天和夜晚 闪回。我尽量表现得自然 你微笑,看着我慢慢暗下来 发出微弱的声音。 她们是不是这样,漫无目的 迈进让人羞耻的毁灭? 但她们的盛装 像一朵花。没有人想到 隐退的运动结出果实:雪与灰 抱紧。 我吞下一朵又一朵火焰 与我相邻的人什么事也没有 他们时刻庇护后退的灵魂 我能怎么样呢?我对着灰烬呼吸 就像着了魔,摩挲变细的手指 忍受在火焰中变灰 再从灰中变回来。 所有地中海的风 所有波浪中的白灰,所有 未尽的言辞。不可比肩的 你的布蓝登堡在弯曲 琴弦刻意描摹它的快乐与饥馑 而它只字不提 偏离。还有谁听过它们? 她的黑发奏响拜伦。在她身上 对女性的赞颂,变得哀戚 热烈的时间,把清单 交给她。 殇 ——致大提琴演奏家杜普蕾(Jacqueline du Pre,1945-1987) 带着你的殇,我独自穿过 四月的晚风。一切才刚刚萌芽 自由灵魂的舞蹈 让滚烫的眼窝深陷。仅有的翅翼 供我们重返灼烧之焰。 我在你患硬化病的手中回旋 对痛的启发,让我 伏倒在一个重大的颓丧里 你这短命的天才,向每一个密闭的 房间,供奉我的姐妹 暗哑生活的乐器! 这黑夜,一点点被抚触过的 危险的光。请停一停,杜普蕾 时间又快要到了。时间又快 到了。你溢出来的 多余的激情,穿上迷人短裙 却将我绑在一根易断的弦上 将我摇晃着往远处拖 我几乎窒息,水的深蓝 堆叠,拼缀出另一种颜色 供我们冲破。而我终于可以 感谢这绝望的日子,当受损的 耳廓耸起,你不知道的 结局,传来赞美的哽咽。 词与词源 巴赫听不见我的细诉不会遗憾,我不翩飞便有无尽的寂寞。 ——题记 春风夜,我们饮尽迷蒙之花 遍地的传说,掌握着 秘密的赞美之词。 被祝福过的水一寸寸流淌 我们不提流逝。 火焰,火焰。我惟一的养料 以血液和呼吸的方式 救出带盐味的使命 我的口中,有被禁止的 冰川。 那不可摧毁的声音,带着镣铐 比我们更自由。灯光 被种植到黑暗中 所有屈辱和被挤压的 成为新的光源。 一个晕厥之词,掠过—— 我尚未开口的无字的吟唱 奔腾海洋的深远与分离…… 雨夜的铜像 异乡人,你的迷路证明 你是铜像的继承者 你的胸中,铜的耐心 期盼你的到来。 雨的思念飞奔。像在述说 永恒之物的小和轻 这来自俄罗斯的祝愿 时间的锈,使孤独变得高贵。 你颤抖。难以置信 他一直在这里等你。就像你 顺从一个伟大的死者的意志 ——得停下来呼吸 聆听这火焰浇铸的唇。让人 灼烧的寂静。我们赞美这结局 把手递给他,扶他的肩。而他 无声奔涌的血,早已混入 你的诗韵。你抚他冰凉的 基座,禁不住要对他开口……你忍住 徒然颤动的嗓音。一个潜行者 最终无法对自己的命运说话。 词的未来 之后,我带着几个寂寥的词 和一些水迹,去见你, 这是我有限的随身携带之物, 你没有责怪我步履拖沓,怜悯 我的笨拙和混浊。屈向大地的腰。 我被内心的歌谣怂恿 在一个个静夜递送的纸条 都得到了细心的安置。 而我感到无力。这等待已久的 幸福,让我更加软弱和疼痛。 你与我一样了解,局限于 诗行,甚于局限于生活。 一个无可奈何,一个不善言辞 爱着爱和饥饿,低诉自然的神秘和 疑惑。如你所见:这个女人 “徘徊在明亮与晦暗之间”, 你早已预见她的曲折和困境。 大 雪 大雪打开秘密的山道 寂静在豪饮。被碾压的俗世 是最好的河流。你和你 重逢,像一株陌生却亲切的植物。 在雪中等待阳光,受难的风 将把你寄走。而一切没有踪迹 我站立的位置,与风的 位置交换。我们都有一双 乌黑的盲眼,供我们观看。 而所有警示是:大雪与大地 它们互相堵住了去路。这蜃景 让我们珍惜一切飞逝之物: 未写出的诗歌,以及冰封中 来不及生长的嫩芽。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82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02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74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73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5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60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37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19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83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65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12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086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65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709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84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491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093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7997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592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72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