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海岛的七夕(外六题) 施立松
点击次数:1057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七夕因了那个美丽的传说,而成了爱情的代言。在海岛渔乡洞头,七夕的内涵要丰富许多,它是比“六一”更有趣的儿童节,比成年宣誓更隆重的“成人节”。 在洞头,每年七夕前半个月,街头巷尾,就有码得整整齐齐、色彩缤纷的“七星亭”在叫卖了。“七星亭”是用篾扎纸糊彩描制成的,分圆亭和扁亭,圆亭分上下两层,结构繁复精致,扁亭相对简单许多,无论圆亭扁亭,都贴有七仙女像,俗称七星娘娘。在海岛人的心目中,七星娘娘是美丽、善良、慈爱、吉祥的化身,不仅能给小孩子带来抚爱、温暖和幸福,而且能庇佑孩子健康成长。凡家有十六岁以下孩子的,都要请“七星亭”。孩子出生第一年和十六虚岁那年,一定要买圆亭,其他年龄则可圆亭扁亭均可。 备好“七星亭”,接下来就要做“巧人儿”馃了。这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刻。糯米和粳米按比例磨成粉,放上红色食用色素,加水揉成团,孩子们把粉团揪成一个个乒乓球大的小块,搓匀,放到刻有七仙女、花鸟鱼虾的木头模子上,稍作按压,再轻轻取下,“巧人儿”馃就做好了,一个个随模子的形状,或方或圆或长或三角形,朴拙可爱,蒸熟后,“巧人儿”馃粉色艳丽,图像清晰,浓浓米香直扑入鼻,引得孩子们垂涎欲滴,却谁也不会偷尝一口,因为不等祭拜过七星娘娘就吃,不恭敬,是乞不到巧的。 七夕的傍晚,家家户户都准备祭拜七星娘娘,孩子们特别兴奋,采花的采花,找丝线的找丝钱,还要将硬币砸个孔,用红丝线穿好,当作挂链,先挂在七星亭上,然后,把供桌抬到大门外,桌上摆七星亭、七个水果、七杯茶,七朵指甲花,七根棉线、七条红髻绳、七块香粉,还要做几个“红龟”、“红圆”等海岛特色食物,如果孩子十六虚岁,“红龟”、“红圆”则要各做16个。家里所有的孩子都要在母亲的带领下,双手合什,祭拜七星娘娘,祈求心灵手巧,聪明伶俐,就是所谓的“乞巧”,祭拜时,还要唱道:七月初七天门开,七仙娘娘坐排排。有花有粉请你来,天降旨,保家宅,保佑子孙平安又成才。 祭拜完毕,挂链从七星亭上取下来,挂在孩子身上,七星亭要焚化,也可留到下一年七夕再焚化,“红龟”、“红圆”,则要分给亲戚邻居,以宣告孩子长大成人了。这时,孩子们眼馋许久的“巧人儿”馃,也可以吃了。 天暗下来了,繁星满天,银河渐渐清晰,孩子们便边吃着“巧人儿”馃,边走到葡萄树下,听那鹊桥上传来的喁喁情语,这时,雨疏疏地落了几滴,孩子们都知道,那是织女的眼泪。 如今,在洞头东岙渔村,年年都举行七夕民俗旅游节,七夕添了许多新花样,百家宴、民俗表演、民俗踩街、沙滩篝火晚会、放水灯祈愿,这些海岛韵味十足的渔村文化,让七夕之夜更加绚丽多姿。今年的七夕,又多了原生态民俗对歌会,人们在聆听渔民放歌时,体味“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深情和无悔。 “七星亭”一年一年请来又焚去,“巧人儿”馃吃着,儿歌唱着,孩子们一年年长大,告别了童年,又告别了少年,生活的内容渐渐繁多,生活的烦恼也接踵而至,关于年节的意识慢慢淡化,但七夕那美丽的传说和美好的回忆却依然盘桓在心间,那些虔诚而真挚的祈愿在心底散发着持久的馨香,温暖了漫漫的人生,这是七夕给渔家孩子最初的爱和美的教育。 海岛茭子饭 陪外地的朋友参观望海楼,在二楼海岛民俗展厅,又一次看到茭子饭。朋友对它饶有兴趣,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她,竟是第一次看到茭子饭。而我,似乎整个童年都弥漫着茭子饭的清香。 晚上,请朋友吃渔家特色菜,茭子饭赫然在菜单上,只是那茭子饭的名字高雅了许多,叫“渔家飘香饭”。青花瓷盘里,排着七八个比展厅里小许多的茭子袋。青翠的叶片已变成泛着油光的棕色,解开袋口,清香扑鼻而来,袋内是加入切成丁的虾米、干贝、墨鱼干、鱿鱼干、淡菜、海螺肉以及香菇、玉米粒的糯米饭,朋友啧啧称妙,说:你小时候就吃这个?太幸福了吧? 我笑着摇摇头,我小时候,海岛渔村生活困顿,蕃薯丝和南瓜是主粮,白花花的大米贵如珍珠。茭子饭是给生病或干重力气活的人吃的,偶尔用来哄劝犒赏年幼的孩子。 早年海岛孩子的梦里,常有茭子饭、茭子草。记忆中是七岁那天的春天。趴在母亲的肩头,母亲的背像摇篮,一颠一颠地驮着我上山。我出麻疹发高烧好几天,烧退了,人却软软的,一点胃口没有,母亲便带我去山上走走,呼吸清新空气,顺便摘些茭子草回来做茭子饭,给我提提食欲。以往,家里人生病吃不下饭,母亲都是这样给开小灶的。 长在石壁间的茭子草绿得有点深,像迟暮的美人。叶片只有一指多宽,一二尺长,像一支支没有开封的剑,看上去硬硬的,柔韧度却极好。母亲取来五六根洗净的茭子草,交错穿绕,但见草片翻飞,不一会儿,一个手掌大小的长方形草甸子袋就编织好了,装入水洗过的大米,放上半柱香的功夫,再与蕃薯丝的同煮,煮出来的茭子饭,满带茭子叶的清香、大米的软香、蕃薯的甜香,让人垂涎欲滴。大我三岁的小哥哥,眼巴巴地看着我独享美味,不停地咽口水,恨不得自己也生场病,好吃上一口茭子饭。 平日里,没有米做茭子饭,并不影响我们编茭子袋的热情。哥哥上山砍柴,都会带些茭子草回来。编茭子袋,打“底”是技术活,每次,哥哥都先打好“底”,再让我继续编。编好的茭子袋放在清水里泡上一会儿,再抓把细细的蕃薯丝塞进去,封好。放进锅里与蕃薯丝同煮,但袋里袋外的蕃薯丝,味道却不一样,茭子袋里的更甜一些,也多了一缕米粽的清香。有一段时间,买一斤米要附带半斤玉米,这些玉米常被我们装进茭子袋里。哥哥下海捞来的小鱼、小虾,也曾被我煮成茭子鱼、茭子虾,还有马铃薯、蚕豆都充当过填充物。蕃薯丝与豌豆一起放进茭子袋里,煮出来的味道很特别,后来吃到蛋黄焗香竽,觉得味道似曾相似,细想来,原来就是小时吃的蕃薯丝豌豆在茭子袋里同煮的味道。不管是不是“正宗”的茭子饭,每回,我们都能吃得欢天喜地,兴味盎然。 后来,大米不稀奇了,山珍海味都成平常事,茭子饭只留存在记忆中。现在,海岛发展特色旅游,茭子饭被挖掘出来。朋友欢快地吃着,不停地叫好。而我,却再吃不出孩提时的欢喜了。 海岛芥菜粥 农历二月二吃芥菜粥,是我们海岛洞头的风俗。这里,更有“吃了芥菜粥不生疥疮”的说法。在生活贫困、卫生意识淡薄的年代,淡水资源匮乏的海岛上,疥疮之类的皮肤病发病率极高。这病易传染,难治愈,成了海岛人一大困扰。二月二的芥菜粥就成了方便可行的预防保健良方,家家户户都会认真对待。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芥菜确有保健功效,它富含叶绿素及维生素C,经常食用能提高免疫力,对皮肤病也有不错的疗效。 祖母在世时,她的二月二芥菜粥,要有十二样谷物瓜果。十二种谷物瓜果,几乎涵盖了海岛上所有自产的农作物,豆类、红薯、萝卜、马铃薯、蔬菜,零零总总,都得放上一点,以期来年有个五谷丰登的丰收年。当然唱主角的,还是风霜雨雪里仍然蓬蓬勃勃、青翠欲滴的芥菜。 母亲的二月二芥菜粥,就纯粹许多,除了芥菜,最多放几粒虾米,煮出来的芥菜粥一青二白,很好看,味道也是纯纯的芥菜香。到二月二这一天,“草芽菜甲一时生”,母亲会拔来三四株茎头粗壮的芥菜,到溪边清洗,菜梗去叶,菜头去皮,装在竹箩里沥干,稍作翻晒,然后灶台上的风箱就响起来了。米放得少,煮开后,粥稀稀拉拉的,母亲把一大堆切好的芥菜梗芥菜头放进去,稍煮片刻,再放一把芥菜叶,粥就显得浓稠了。二月二的芥菜粥,不仅大人小孩要吃,鸡鸭猪狗都能分得一杯“羹”。 芥菜是很“贱”很平民的蔬菜,不需费心侍弄,就长得生气盎然。海岛的女人们对芥菜情有独钟,每年秋天,女人们会在刨得坑坑洼洼的蕃薯地里,平整出一小块来,撒上一把芥菜籽,一家人一冬的菜蔬,就是它了。十天半个月后,菜苗冒出;稍长高一些,再移到菜地里,疏疏地种着,让它有足够的生长空间。剩下的苗子,顺手带回家来,屋前屋后的空地上,随手一插。第一阵霜降,海岛上的蔬菜都过气了,芥菜便气宇轩昂地挺进渔家人的餐桌上。芥菜叶大梗粗,齿边带皱的叶片,像芭蕉扇,摘下两三片,就可以炒成满满一大盘。而新的茎叶,不几天又长出来,越摘芥菜头越粗壮,叶片也越娇嫩。雪天里的芥菜最翠嫩爽口,抚去覆盖在芥菜身上的皑皑白雪,只见叶片一条条,直挺挺的,青翠水灵,似可听到她打个激凌后的笑声,芥菜还有一个名字叫雪里蕻,就缘于此吧。母亲也说,这芥菜,就像渔家女,风浪欺凌,生活盘剥,却依然生命昂扬。 现在,疥疮之类的皮肤病已基本绝迹。但二月二这天,海岛人仍会郑重其事地煮一锅芥菜粥。这粥,不是祖母的大杂烩,也不是母亲的“清汤挂面”,而是精选了瘦肉、香菇、鱼皮、虾仁等,慢熬细作成的美味佳肴,芥菜只是陪衬在一旁的一抹绿了。再后来,芥菜又因与“借财”谐音,芥菜粥被商家酒店隆重推上菜单的“龙虎榜”,每到二月二,一家酒店都能卖出上百份。 二月二是老人们最为忙碌的日子,他们要做些芥菜粥,免费供应路人和外来务工人员。料峭春寒里,这一碗碗热气腾腾的芥菜粥,给海岛凭添了几许温情的暖色。 我还是最喜欢母亲的芥菜粥,“翠绿新齑滴醋红,嗅来香气嚼来松”,那纯粹的芥菜香,总能让我走回乡野,走回年少,走回母亲的身边。 六月六 煎“麦兜” 今年的梅雨堪称“霉雨”,家里无处不霉,春时浣洗好的衣被,只差一个晴日曝晒,便可收进柜子,可晴日却迟迟不来,任衣被在闲置的沙发床上堆积如山。母亲说,不要急,六月六就要到了,还怕没得晒?我便天天扳着指头掐算,盼着六月六快点来。 在中国众多传统节日文化里,六月六,是个名不经传的小字辈。它不像春节那样家喻户晓,普天同庆;不像中秋那样寓意深刻,源远流长,也不像端午那样内涵丰富,花样繁多。但在海岛渔家孩子的心目中,六月六的热闹一点不逊色于那些大节日,“六月六,煎‘麦兜’”的独特习俗,也使对六月六的期待更添了一份喜悦。 在煎“麦兜”之前,家家户户都要暴晒衣物,“六月六日晒衣物,不怕虫咬不怕蛀”。这天,海岛渔家门前,是一条色彩斑斓的河。女人们把木门板一扇扇拆下来,搁在两条长凳上,摆成一个临时晒台。当太阳照在身上热辣辣了,母亲便令孩子们帮忙,把装衣服的木箱子抬到门外,冬天的棉袄一件件摆上去,春秋的毛衣也一件件上了台,还有帽子、围巾、毛裤,乃至鞋袜,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晒台。压在箱底的花布小包裹就露出来了,散发着浓郁的樟脑香。母亲拿一条粗布花被铺在木门板上,轻轻打开包裹,小心翼翼地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取出来。一件玫瑰红的丝绒夹袄,是母亲的嫁衣;一面龙凤呈祥的湖绿缎被面,一条粉红的被里,是外公从上海捎来送给母亲的嫁妆,在当年,这套被面被里,让村里人艳羡不已;一根一米多长的手工编织的围裙腰带,是外婆亲手编织印染的,是祈愿母亲健康平安,多子多孙的;一件红底绿花的小披风,花色有些褪了,却还结实,那是曾经包裹过五个孩子的襁褓。这些东西,在我印象中,只在六月六被母亲拿出来晒,好像它们就是用来收藏,用来在六月六这天华丽登场的。我想去摸摸那些色彩绚丽的衣物,可平日里慈爱温和的母亲,总毫不留情地说:不要碰!等你长大了都给你!那一刻,我特别期盼着快快长大。 午后,所有的衣物都晒出香味了,母亲让我们把衣物翻个面再晒,她就着手割韭洗葱准备煎“麦兜”了。所谓的“麦兜”,其实就是麦饼。面粉是自家地里种的小麦,前些天早早磨好备着用。韭菜或小葱切细切碎,倒入调成糊状的麦粉里,加入虾皮、盐和味精,搅拌成面糊糊。锅中倒入少许油,油热,舀入两勺子的面糊,轻轻用铲子摊开,煎至两面金黄即可。不一会儿,一股麦饼的香味便弥漫开来。这“麦兜”,金黄中夹杂着青翠,韭香葱馨中夹杂着虾皮的鲜美,色香味俱全了。全家人围桌一坐,细细品尝,对于打鱼人家一天三餐番薯丝汤的日子,这也算是一次“大餐”了。在海岛更有“六月六,吃了‘麦兜’长了肉”的说法,意思是吃了六月六的“麦兜”,可以健康平安地度过酷热的夏季,不会因苦夏而消瘦。 因了“麦兜”,更因了母亲那压箱底的小包裹,童年的我对六月六的期盼,年复一年,长盛不衰。年齿渐长,年少的节日期待已消失在漫长琐屑的岁月里。而今,因了对晴日的期待,让我重掀起儿时六月六那一幕幕阳光般灿烂的回忆,让心情在闷热潮湿的午后,有了阳光的暖色。 又到端午粽飘香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这儿端阳,那儿端阳,处处都端阳。”端午将至,这童谣随那飘香的粽叶,将丝丝缕缕甜蜜的期盼漫上了心头。 记得小时候,端午节快到的时候,母亲把买来的粽叶放在大水盆里浸泡,上面压上几块石头,水盆放在院子里槐花树下,我负责每天打来井水给粽叶换水。槐花随风飘落,水面上浮着几许槐花香,我想,粽叶上要是染上槐花的香,粽子味道应该更独特吧,于是把地上的槐花一朵朵捡起来,放到水盆里。母亲却说,捞走捞走。粽叶容不得其他香来干扰,一干扰,它就香不起来了。浸上十来天,干枯苍黄的粽叶变得浓绿柔软了,端午也就到了。 麻绳一把,蘸水后,在石头上使劲甩打几下,挑出一根麻绳揽腰系住,挂在钩子上,用麻针把麻绳分成一缕缕粗细合适的麻线。米泡过了,加入了小苏打,变成淡淡的黄,小豌豆也是泡过的,比新摘时更丰腴饱满。把小豌豆倒入米中,拌匀,豌豆的绿点缀在黄色的米中,星星点点,像星光璀璨的夜空。包粽子是技术活,手势力道都有讲究。力道轻了,煮出来的粽子就成一团糊糊;手势不到位,包起来的粽子没鼻没眼没棱没角,丑着呢! 煮粽子需要挺长的时间,在儿时的我看来,几乎是漫长的等待。在难耐的等待里,母亲就教我编香袋。 编香袋是女孩子一学就会的活计。取各色丝线,没有丝线,就去母亲的“百宝箱”里翻几条打毛衣剩下的绒线。三色丝线,交叉打结,不一会儿,小小香袋就打好了,装进白色的樟脑丸后,把剩余的丝线结在一起,成一束流苏,挂在襟前,灵动又飘逸。小伙伴们会相互欣赏,相互评价,心底里也暗暗较着劲儿,一心想编个新颖别致的香袋引人艳羡。前年,我还在母亲的“百宝箱”里找到小时候用过的粉红色香袋,针法并不娴熟,母亲说那是我勾的第一只香袋,那时我才五六岁而已,算手巧的了。 艾叶和菖蒲是端午必不可少的。艾叶要插在门上,要编成各种造型簪在辫子上,更要用艾叶、马鞭草、苦楝树皮烧水给孩子们洗澡去毒,蛋也可以放进去煮成草叶蛋。 雄黄酒,小孩子是不喝的,但要用雄黄蘸了酒,点在眉心,抹在发际,涂在胸前,或在额头上画“王”。顶着黄黄的印迹四处走动,五毒不侵。母亲还会含上一口口雄黄酒,在屋角蓠落,四处喷一喷,可防虫防蚊,更可防母亲最害怕的蛇出没。父亲过世后,母亲喷得格外细致。 炒蚕豆是我们海岛独特的端午习俗。端午这天炒的蚕豆,吃了不上火,小孩子吃了还能强根固齿。炒蚕豆要用一个大大的旧铁锅,先取细沙炒热,再倒入蚕豆一起炒,这样炒出来的蚕豆颗粒膨松饱满,香脆酥软。 如果说春节是一场豪华的盛宴,那么端午就是一道独特的风味小吃;如果说中秋打的是亲情的牌,那么,端午举的就是文化的旗;如果说记忆中的童年是一条距离遥远的风景,那么,端午就是走向童年的一个驿站。 阅读洞头 阅读洞头,就是阅读一首诗,一首写在东海万里碧波上的诗,每一个岛屿就是一句诗,103行长诗,抑扬顿挫,错落有致,长短不一。 阅读洞头,你会被岛上的风景所迷醉。被誉为“神州海上第一屏”的半屏山,断崖峭壁,犹如刀削斧劈,山成半爿,直立千仞,连绵千里,是国内少有的海上天然岩雕长廊。她与台湾的半屏山隔海相望,寄予两岸半个多世纪的相思。有海上盆景之称的仙叠岩,背山面海,怪石嶙峋,石与石相叠斜倚,势似将坠,岌岌可危,却任风吹雨打,仍固若金汤。于月夜,站崖上,听崖下惊涛,恍若遗世独立。“黄金滩”状似畚箕,坡度平缓,海面开阔,海水清澈,沙质细腻密实,踩后无明显痕迹,似铁板,人称铁板沙。更有海上第一楼望海楼,巍然屹立在海岛最高处。中普陀的梵音袅袅涤人心魂,竹屿岛上数万平方米的天然大草坪,绿得恣意,绿得张扬。这些岛屿像一个个奇异的意象,在诗行间穿梭,让人百嚼不厌。 阅读洞头,你会被如云的绿荫所吸引。岛上陆地面积少,土地贫瘠,台风又多,但绿荫处处,花香飘逸,那是洞头县树—台湾相思树。她枝叶细致紧密,如同一团团绿色的云朵,纤细如针缕的金****花朵如雾气氲氤,如云彩飘飞;相思树生长速度快,适应性强,在恶劣环境中都能正常生长,长期裁种,还能改善土壤条件。因此在洞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好地种桉树,差地种相思。”相思树是坚贞的,即使焚烧成灰,本质仍坚硬,散发淡淡幽香;相思树木质坚硬,树纹扭曲,是最好的防风林,当台风正面吹袭的时候,她可以庇护海岛。台风过后,桉树等横七竖八倒俯一地,只有她,仅被台风打下些树叶和细枝,树干依然巍然屹立!不轻言放弃,不轻易就范,这就是相思树的本质,更是海岛人的品行。 阅读洞头,你会被独特的海岛风味小吃所勾连。洞头海洋资源丰富,八百平方公里的海域面积,常年洄游的鱼、虾、蟹类达300多种。一年四季,你都能在这吃到鲜活的海鲜,海边礁石上,藤壶星罗棋布,石缝间,海螺、龟角、小鲍鱼、石葵小小翼翼地藏身其中,滩涂是文蛤、蛏子、小石蟹的天堂,羊栖菜、紫菜、海带在海面上轻轻荡漾,这些东西,不用费心烧作,只需清蒸白煮就美味无比。猫耳朵、鱼圆、敲鱼、目鱼饼、蛏子羹,这些别具一格的风味小吃,更让人唇齿留香,难以忘怀。 阅读洞头,你会被那一群平凡却英勇的人所折服。那是驰名全国的海霞女子民兵连,在那个灰色的岁月里,“苦水里泡大的”海岛姑娘,帮助部队生产建设,洗衣服、运弹药、搬给养,还与战士们一起挖战壕、修掩体、搞联欢,与部队合唱出了一曲“军民联防”的模范赞歌,她们用青春和热血书写传奇,****《海霞》以它为原型,风靡了一代人。“爱岛尚武,励志奉献”的海霞精神,传承了一代又一代。 阅读洞头,就是阅读一首诗,14个居人岛是平实的叙述,89个无人岛是浪漫的抒情。阅读洞头,就是为心灵做一次诗意的栖居。 最美海岛六月天 海岛人把夏天称之为六月天。六月的海岛像一位少女,经历了春的孕育、萌发,此刻出落得仪态万方,风情万种。如果说海岛的四季是一册厚重的线装书,六月就是她最动人的篇章。 六月的海岛也骄阳似火,但火里仍有微微的风,带着蓝色海洋的气息,吹在脸上身上,轻轻的,凉凉的,像喝了一口本地产的辛辣的“船老大”米酒后,张大嘴巴无言地呼一声辣,再吧咂着嘴,细细地回味酒后的一丝甘醇。六月的海岛不需接天莲叶的渲染,也不需映日荷花的衬托,她只收去烟岚,掠去浮云,让你站在岸边,望见遥远的海平线,心灵充溢着渺远的情思。你撩拨着被风吹乱的长发,你拽住飘飞的衣襟,却想张开双臂,冲着茫茫的海天高呼一声:我来了。 六月的海岛是万顷碧波上的一只摇篮,海水是一匹弄皱了的蓝色绸缎,你远远地用目光轻抚过绸缎,感觉身体也伸出了许多你并不知的或收藏得太久,忘了它的存在的触须,它们一一回传给你密密麻麻的信息,每条信息都那么柔软温和、晶亮剔透,像婴儿的肌肤,像记忆中母亲的手,像含在口中慢慢融化的冰激淋。而待她用细浪轻拍你,用浪花飞溅你,你却怯怯地,只伸出一只纤细雪白的脚丫与她相握。然后,她就牵着你,一起奔跑,一起嬉戏,一起跳跃,一起把浪花拍成一团细碎的雪雾,再从雾里飞出一支欢乐的歌。她曳住你的长裙,像顽皮的孩子,把裙裾当成捉迷藏的小道具;她又涌起一层浪,在不经意的时候,拥住你,你惊呼着从她怀中挣脱出来,想笑骂一声她的顽皮,可你已忍不住笑倒在她的怀中了。于是,你开始与她全方位亲密接触,风度啦矜持啦烦忧啦,你统统放下了,漂浮在这匹蓝色的绸缎上,望着湛蓝的天空,你沉醉在一个蓝色的梦里,清凉又爽脆,你知海岛就是以这样的气度,吸引一拨拨的人对她魂牵梦萦,难舍难弃。 六月的海岛是镶嵌在蓝色水晶上的绿宝石。岛是山之巅,你估测不出脚下这块小山坡的海拔多高。你抬头看看头顶的那片浓荫,有知了不知疲倦的欢叫,有麻雀扑腾着翅膀在林间穿梭。你还在一棵梧桐树的枝丫间,看到一个小小的灰色雀巢,你躺在不知是谁随手系在桉树间的渔网上。那渔网撑开来,就是一张摇摇床,你掏出一本书盖在脸上,任渔网摇晃你,任海风轻拍你。略带咸腥的海风,吹上一会儿,身上就凉了,你又掏出一张报纸盖在身上,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一首童谣,“甘蔗皮盖眉毛,网丝盖肚脐,不知风从哪里来”。你不禁笑了,小时觉得这首童谣好没道理好夸张,你现在突然明白,海岛六月天的风是没有穿透力的,一张薄薄的报纸,就可以抵挡凉意。微闭上眼,浪涛声声入耳,以前你以为浪涛声是单一的,一成不变的,现在才发现,浪涛的节奏如此变幻多端,时而是欢快的圆舞曲,时而是奔放的摇滚乐,你觉得那一声声浪涛的歌吟,其实都是海的情绪。你知道海不总是温顺的,六月的海岛,有最猛烈的海的狂啸。海岛的六月天,台风是一段又一段插曲。好像一部精彩的电影里,插曲一次次把剧情推向高潮。经历过狂风骤雨洗礼的海岛人,更懂得珍惜风调雨顺的日子,更无畏地直面生活的沟沟坎坎。 六月的海岛是一座天然的储鲜柜。早出晚归的渔船,总带来一篓篓活蹦乱跳的鱼虾。日落时分,你在家中把酒烫好,把粥煮得又稠又绵,然后,听到村口的小码头上有渔民的吆喝声,你拎个竹篓出去,鱼呀虾呀蟹呀,捡上一些扔在竹篓里,渔民只瞟一眼,报个价钱,你欣欣然给了钱,渔民觉得给多了,又往你的篓里扔下几只你平素最爱的虾姑,你过意不去,他却挥挥手毫不在意。 你被鲜虾活鱼宠坏了唇齿,你被凉风细浪牵住了情思,以致想不起世间还有什么能比得过这海岛六月天。你心灵座标的原点,永远固定在东海边那个叫做洞头的海岛,永不漂移。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41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58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74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11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32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31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9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89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480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75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16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63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63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992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01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05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50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44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24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37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