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平阳有“二曾” 庄千慧
点击次数:739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在族群观念尤为看重的社会氛围里,大凡同一姓氏符号或宗族里人物荟萃,英贤相继,人们会习惯于用数字化的方法描述人物接踵的盛况。历史亦然,当今也是如此。晋有“二王”,宋有苏洵、苏轼、苏辙“三苏” ……在我们平阳,有人提起近代有“三苏”,人家就会会意,大概是指数学家苏步青、学问家苏渊雷诸人吧。而瑞安在晚清则有“五黄”,指的是黄体正、黄体芳等叔侄五人……这些数字化的描述,如修辞中的排比句,增强了说事的气势,如诗歌创作中的“比兴”手法,激起人们联想的波澜…… 最近,与朋友漫谈,说到当今平阳的文化现状,有一个新名词直入耳根,叫做“平阳二曾”。这“二曾”,一个是指现今闻名京华的平阳籍雕塑家、清华大学教授曾成钢,一个是指一直默默在平阳孜孜于丹青绘事的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成金。一闻此说,我仿佛觉得如“三苏”、如“五黄”等恢宏的比附气势所产生的郁郁勃勃的文化盛象将在平阳复兴。 人们乐于将曾成钢和曾成金合称“二曾”相提并论,除了二人的大名只有半个字之差以外,其共同点或许是“二曾”的艺术人生中有某些相同近似之处——那就是他们都从社会的基层起步而走上艺术殿堂,他们植根于乡土民间,汲取了滋生于乡风民俗间的肥沃的艺术养分,使艺术之树枝繁叶茂。 论家世,曾成钢的父亲是平阳县鳌江边一位搏风战浪的渔民,大海里风涛变幻恰似人体中摄受了某种潜能,通过遗传共振,激活了成钢大脑里的艺术细胞。塑,从土。提到雕塑,给人的直觉就是在泥巴木头上抟捏刻画的艺术。昔日鳌江镇镇区面积小,成钢家住临河小街边,跨过小河石桥即是乡间袤延的土地,生长于小镇的曾成钢自少熏习于家乡“土气”,稍长即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选择了雕塑专业。恢复高考后他成了中国美术学院(原浙江美术学院)雕塑系的第一届大学生。但毕业后他的艺术道路并不平坦,他回归农村,乡镇企业干过,徘徊过,消沉过……曲折生活的历练,有拼搏,有奋斗……成功,最后还是赠予坚强者,现在,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的曾成钢不仅创作成果丰硕,且在雕塑界有“金牌专业户”的美誉,像青铜雕塑作品“鉴湖三杰”获新中国第七届雕塑展金奖;作品“莲说”曾获得青年艺术家作品奖……他的作品即使一刀一削,一镂一划,最能体现特色的是那来自乡土中透析的生命的力量。他的创作力道遒劲,简直可以让坚硬的金属材料,在他手下变成随意拿捏的家乡的泥巴。如他家里组成“莲说”群塑的一个个绽裂着的乳白色的雕塑作品“莲蓬”,只有巴掌大小,里面苍劲的脉理条条毕露,仿佛挣扎着发出生命的呐喊,无不体现着艺术的张力。 现在,高居艺术庙堂的曾成钢一直没有淡忘哺育他成长的乡土元素。他曾用中国传统的“五行”学说来妙解文化,他说文化是“水”,生命之源;文化的载体是“土”,例如建筑、雕塑等艺术形式。有了“水”和“土”,才滋生了万物,,即“木”。“金”是度量衡,如社会制度和体制,那么“火”就是精神,有了精神,光明炳焕,世界才会有希望,艺术也才会有感染力。曾成钢艺术生涯倚重乡土,他的艺术创作有了厚重的载体,这艺术之树就会如乔松大木般参天。 无独有偶,画家曾成金的父亲也是鳌江镇的一位民间纸扎艺人。曾家祖传的纸扎手艺,到了乃父曾振声手里,已经是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地步。曾成金从孩提时代就开始玩纸扎,色彩斑斓的世界,飞禽走兽春草朝花信手变幻……成金的脑海里艺术的烙印留得深刻。 曾成金眷恋脚下的乡土,除求学的青年时代长时间在杭城度过外,到目前年过花甲,他的创作生涯均在平阳。他喜以鳌江的古名“古鳌头人”自称,徜徉于平阳山水间,美术创作的题材,也多着墨于乡土。像《荆溪牧趣图》、《南雁荡山水古诗画意百图》、《好戏》等等,无不充斥着乡土味。立足乡土,图说生活,这就是曾成金的艺术取向。乡土的灵气,把老曾塑造成了连环画、年画、宣传画、国画、水彩诸画种全能,山水、人物、花鸟、工笔诸丹青门类齐全的画界全才。行内人至今还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老曾是浙江省年画研究会理事,又担任连环画研究会理事,是全国唯一的“双理事”画家。 墙里开花墙外红,尽管老曾居处偏僻的浙南海边小镇,但他的才名已久为人知,上级或外地的一些创作活动都会邀请他参加。像2006年浙江省委宣传部创作“浙江百名历史名人”人物画,其中的“七君子之一——章乃器”的创作任务,就交由老曾完成。没过多久,老曾就将章乃器的崇高形象有声有色地搬到了宣纸上。 在平阳乡间,有一句俗话叫“近佛远显灵”,这句话和“距离产生美”这句艺术性的话语在某方面的含义是相同的,表达的是主体追求的一种人气效应。现今年过花甲的曾成金还是安耽地居处在鳌江镇,日日盘桓于故旧乡人间,一日三照面,矮敦敦的身材,一头银发,衣着简朴,和乡人的接触仍旧是“零距离”的。这无疑导致人们对成金的形象熟视无睹一样,对他的画艺成就也只有施以习以为常的眼光而视之等闲。 不过以上这种“距离”之说是以市井外行人的认识评判水准去理解艺术,真正懂得艺术的人是能够以艺术的真美的标准去衡量去解读的。 正因为如此,朋友曾怂恿成金这位“乡间老土”到大城市去发展,和曾成钢成联璧之势。但成金仿佛觉得吾乡吾土有他汲之不涸取之不竭的创作源泉,未为所动。所以,我们也只能拾乡人牙慧而起哄,遥呼之“平阳二曾”,兴许可以为吾乡挣回一抹风雅之光。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80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00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64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66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5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59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29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0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171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52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01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076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49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697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82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478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083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7992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590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60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