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春秋的故事 金永熙
点击次数:833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老支书急匆匆从乡里回来,一路走一路高兴地说,光棍秋开“奔驰”到乡里,打算捐资百万盖学校。消息传得快,他还没到村里,岙底就炸开了锅。年轻人说,要坐阿秋叔的奔驰凑个彩,以后出去发大财;老年人说:要向阿秋侄儿借些钱,拆倒旧屋盖新房;妇女们说:不管有钱没钱,光棍秋就是不要脸。只有溪坑对面东山下大屋里的寡妇春,含羞带笑没有语言。 一 岙底村被东西两座呈A字形的大山夹着,一条溪坑在村前流淌着清水。村庄坐落在西,村前大路沿溪而上;溪坑对面有一条对称的小路,从北边下来一直到了南面东山下那座破旧的大屋;溪坑中间横着一座古老的石拱桥,村里人赶着牛、挑着担,从桥上过去,到对面山上耕种田地。 岙底是个偏僻的小山村,世世代代以上山耕种为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岙底村虽然贫穷落后,倒也生活平静,相处和谐。 溪坑对面东山下那座破旧的大屋,也不过是座七间,是解放前地主留下的,土改时分给贫农居住。后来,这屋实在太破旧了,就有几户迁了出去,只留下岩田、阿春和光棍秋还住着。 岩田的老婆叫阿春,年轻,漂亮,贤惠,只是结婚四五年不生孩子。阿春对隔壁的光棍秋蛮好,经常给他洗衣服、洗被褥,过年过节,还让岩田叫光棍秋过来吃顿饭、喝杯酒。光棍秋也帮阿春家干些活,叫岩田为大哥,叫阿春为春妹,两家也过得相安无事。 十五年前,在这座大屋里闹出一件大事,让村里人议论纷纷,流传至今。 那年夏收夏种,正值大忙季节,又遇炎热天气,村里人为了躲避烈日,都起大早摸黑出门,割了早稻种晚稻。光棍秋只有一亩山田,早已收种完毕,闲来无事,就在家里睡懒觉。 那天大早,天还没亮。光棍秋听到隔壁“嘎吱”一声门响,立刻翻身起床,跑到大屋外的茅坑里假装拉屎。他看见岩田赶着牛、扛着犁,从眼前走过,然后消失在上山的路上。光棍秋悄悄地潜入岩田家,“嘎吱”一声,推门进去,无声无息地上了床,抱着朦朦胧胧中的阿春,就把那风流的事给做了。两下三下就完事后,他还依依不舍阿春那雪白的胴体,摸了她的下身,吻了她的奶头,然后才悄悄地溜回来。 天亮后,光棍秋隔着石头矮墙,甜蜜蜜地看着阿春在院子里洗衣服、晒稻谷。“春妹,忙着哪。”“嗯。秋哥,你家晚稻插好了?”聊了一会儿,光棍秋见阿春若无其事,就知道大早冒充岩田没事了。 光棍秋回屋躺在那张他爷爷留下的破旧不堪的雕花床上,美美地回味着与阿春****的无穷乐趣。他想:阿春对自己有好感,就是知道大早的事是自己做的,也不会出口骂人,只要瞒着岩田就行。 二 阿春与岩田虽没生孩子,但也恩恩****。将近中午时分,外面已经很热了,岩田回家吃饭。 在桌上吃饭的时候。阿春笑眯眯地看着老公,嗔怪他说:你也真是的,上山种田去就行了,偏偏半路折回来,做了再走,还做得那么有劲。” 岩田惊呆了。“没有啊,我赶牛上山,一直干到现在才回来呀。”他地追问“是谁干的?”阿春说,不是你做的还有谁? 岩田恍然大悟。“肯定是隔壁的‘差烂糊’。大早出来,我就看见他在茅坑里拉屎。” 阿春再回味一下大早****的动作和那个人的身体,怎么说也不像老公,也就断定是秋哥。这时,她后悔不该与老公开玩笑把丑事给说了。 岩田气得不得了,跑到院子里,隔着石头矮墙大骂:“狗生的,你还是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也做得出来。我阿爸拿锄头砸死你,……” 阿春急忙出来把老公拖回屋里,劝老公不要大声扬扬,要是让村里人听见了,她怎么做人?岩田知道,出了这种丑事,不怪老婆,再说,他心痛老婆,有气有怒也舍不得打骂,于是,慢慢地平静下来。但他仍然憎恨光棍秋,还担心那个家伙下次再来偷阿春。 说实话,阿春对秋哥早有好感,只是大早的那事,开始确实不知道是秋哥做的。她埋怨自己,不该在老公面前卖乖,把事情给说了;她也埋怨秋哥,你光棍受不了要做那事,也得悄悄地先说一声嘛,这大屋就三个人住着,岩田天天上山干活,机会有的是嘛,再说,你能帮我悄悄生个孩子,他岩田就是知道了也会心甘情愿的嘛。 小村里的人好管闲事,谁家狗咬鸡了,非打破沙锅问到底不可,然后就没完没了地议论着。岩田大骂光棍秋,让溪坑那边的人听见了,就过来大帮男男女女,问个究竟。岩田就说了:“隔壁狗生的,一大早就来偷鸡摸狗。”又朝光棍秋的屋里大骂一阵。 这一下好了,全村男女老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阿春气哭了。说好了不张扬的,这个该死的岩田,怎么突然变卦,还在村里人的面前说了呢? 岩田幸灾乐祸地对老婆说:“把光棍秋羞死、气死、弄走,南边三间半就是我们的啦!” 阿春跟着岩田过日子都四五年了,一直认为他是个老实人,想不到,老实人满肚子是“鬼”,居然出此主意把秋哥赶尽杀绝。 不出岩田所料,从那以后,光棍秋就在村里消失了。有的说,光棍秋做了那缺德的事,****了;有的说,光棍秋逃跑了,逃得很远很远。 从光棍秋消失的那天起,南边三间半也就给岩田占了;也从那天起,阿春与岩田经常开始吵架,俩人关系越来越紧张,还闹了好几次离婚。 三  溪坑对面那座七间大屋是光棍秋的爷爷盖的,前面还有一个大院,依山傍水, 风水很好,村里人现在还叫它“地主屋”。 解放前,光棍秋的爷爷是岙底的地主。说是地主,当年也不过有20多亩山田,百来亩山林。土改时,政府说他当过伪乡长,还犯过人命,就给毙了。 文化大革命期间,光棍秋的爸爸是“地主儿”,天天被抓去批斗;光棍秋的妈妈为了与她老公“划清界线”,也就离婚走了;光棍秋的爸爸受不了双重折磨,后来就****了。 文化大革命那时候,讲政治,讲出身,讲阶级。谁家是贫下中农出身,谁家就光荣,可以趾高气扬;谁家是地主富农出身,谁家就耻辱,只能低声下气。光棍秋因为是“地主孙”,属于“黑五类”,所以没有社会地位,到处都抬不起头。他莫名其妙地背着与他毫无相干的黑包袱,在村里受尽欺负。 大队长的儿子,那年七八岁,偷光棍秋家的杨梅吃,光棍秋劝他少摘几个,你看那小孩,就朝光棍秋瞪着眼睛,大骂他“地主孙还老三老四”。这还不够他出气,拿着被他折断的杨梅枝追打光棍秋,光棍秋只好抱头逃窜,而他追上来,继续边打边骂“地主孙”,直至光棍秋逃远了看不见。 那个年代很奇怪,“地富反坏右”的子孙,大多有文化,长得也比他人帅气、漂亮,可是,男的难娶,女的难嫁,不得已,男的只能娶个嫁不出去的女人,女的只能嫁个娶不过来的男人。光棍秋更是加倒霉,都到28岁了,还没人给他提过亲,落得光棍一条。 两户人家孤零零地住在东山下的那座大屋,抬头不见低头见,时间长了,相互之间都很了解。在全村人里,就是光棍秋最理解阿春妹:阿春比他小5岁,读过小学,算是个有文化的女人;她苗条、婀娜、温柔又聪明,不过,在那个年代,大家都认为体力强壮的胖女人才是最美的,那么,阿春在村里男人的眼里算是个丑的,只有光棍秋认为阿春是最漂亮的。也只有阿春知道,别看秋哥无所事事,懒洋洋的,还是个“地主孙”,但秋哥的水平还比初中生要高,《三国演义》、《水浒》都读得懂,还写了一手很好的毛笔字,房间里挂着他自己写的一幅字“蓄势待发 前景无量”,阿春知道,秋哥胸怀大志。 秋哥把她偷了,她打心底里还是愿意的。岩田把他赶走了,她觉得很伤心。秋哥逃了,她相信他不会****,有朝一日,秋哥会风风光光地回来的。 十五年过去了,光棍秋杳无音信,村里人就慢慢地把他忘记,只有阿春还惦记着曾经偷过她的人。 阿春一直没有生孩子,岩田在五年前上山砍柴也摔死了,她就成了单身寡妇。阿春已是四十来岁的徐娘半老了,但隐隐约约中还有****的风韵。村里有不少人给她介绍对象,可她总是拒绝,说这一辈子再也不嫁人了。 四 光棍秋逃出岙底,找到了他的亲娘。他跟亲娘一五一十地说了偷了阿春在岙底活不下去的事,亲娘抱着亲生儿子痛哭一场。第二天,就让后夫所生的“大哥”带阿秋到新疆弹棉花去了。 光棍秋有了生计和出路,甚是勤快,什么活都去干,什么苦都能吃。他很快适应了新疆的寒冷天气和满地风沙,就与大哥一起在那里安营扎寨。光棍秋实在喜爱那雪白柔软的棉花,整天用弹棉弓弹出那“当——、当当当”的乐曲。他是个聪明人,很快,弹棉手艺就超过了大哥。 这里没有人骂他“地主孙”,这里没人欺他“外地人”,他与大家平等相处,他觉得解放了,自由了,满足了。从小就受欺长大的穷苦人特别懂事,阿秋有空就给邻居大妈挑水,闲着就给对面爷爷捶背……街坊邻里的维吾尔人非常喜欢这个年轻帅气的汉族小哥,不仅都把棉花拿过来给他做被子,还经常邀请他吃抓饭,喝青稞酒,跳新疆舞。光棍秋乐不思蜀了。 他给大哥带来很好的人气,也把生意做得火红,大哥非常喜欢这位老弟。有一天,大哥说:“秋弟,你都三十出头的人了,也该成个家了。你看维吾尔的姑娘多漂亮,娶个带回家,让村里人叫她外国人。隔壁的买热古丽,鼻梁高高的,眼睛大大的,白得像个洋娃娃……”光棍秋说,先把钱赚了再说吧。 兄弟俩在新疆弹棉四五年赚了五六万,当年,这个数字不得了,已经是“万元户”了。大哥又说了,秋弟,你都三十五六啦!光棍秋说,把事业做大了再说吧。 兄弟俩有了本钱,放下弹棉弓,做起买卖新疆棉花的生意。那时候棉花生意好做,不到三四年就赚了两三百万。后来,兄弟俩还开了一家纺织公司,利用新疆的棉花做棉纱,不久就成了当地出名的大老板。也许苦尽甘来吧,光棍秋的事业一路顺风。 大哥说:“秋弟,你都快四十出头的人了。”这时,光棍秋才有心思娶老婆,又说自己不会谈恋爱,让大哥给找一个。 公司里新招不久的那个出纳叫阿娜,二十四五岁,长得秀气,生性活跃。大哥说阿娜蛮好;阿秋说不好,阿娜滑头,自己还大她十几岁,怕不真心、养不住,最好找个比他小几岁的寡妇,稳当;大哥说,你是不是想找个阿春那样的?现在的老板,哪有找寡妇的,不行! 经过大哥牵线,阿秋与阿娜结婚了。人生难得老牛吃嫩草,婚后,阿秋把阿娜当宝贝,深深地爱着她,处处呵护着她。可是不久,阿娜就变了个样,在公司里摆起老板娘的架子,上下关系都搞不好;她整天打扮得像个妖精,晚上不是出去打麻将,就是出去唱歌跳舞;她只是对人民币关心,三天两头要钱用;阿秋劝她几句,她就大吵大闹,说不说就嫌他老。后来,阿秋还听说,她在外面与男同学好上了。阿秋不想再当光棍,所以对这一切都忍着。 结婚后的第二年,上海一家大客户欠公司八百多万货款后消失了,兄弟俩叫苦连天,说要破产了。就在大难当头的时候,阿娜又卷走了五十万,跟着她的情人跑了。 阿娜私奔了,阿秋没有伤心,那五十万就算是给她一年多的青春补偿费吧。阿秋知道事业要紧,就集中精力追回了那八百多万,公司又做得火红起来。 有一天,一个也在新疆做生意的老乡,在与大哥聊天的时候,无意中提到:岩田去年死了,阿春现在是个寡妇。 五 老支书急匆匆、气吁吁地来到东山下的大屋,告诉阿春,“你的秋哥回来啦!” 阿春的脸上顿时春光荡漾,心里蹦蹦直跳,急不可待地问:“秋哥在哪里?” 老支书说:“在乡里,等你哪。快走吧!” 老支书拉着阿春的手,又急匆匆走出山岙。 一路上,老支书对阿春说: “一个星期前,乡长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岙底村的林秋,要捐资百万盖小学。他不知道岙底村有没有这个人,更不相信岙底村出了个大富翁,就约你秋哥回乡当面谈一谈。 今天上午,乡长打电话给我说,你们村里有个大老板开着“奔驰”回来,准备捐资百万盖座高级小学,让我马上到乡里去一下。我说,乡长不要开玩笑,岙底村穷得叮当响,哪有什么大老板哦。 乡长把我带到接待室,说那个人就是林秋。哎呦呦,你秋哥变得认不出来啦!洁白的西装,红色的领带,油亮的头发,长长的个子,白白的脸膛,斯文又气派。他要跟我握手,我不敢,你知道,他是大老,我是大老粗,手又脏…… 他第一句话就问你还好吗。我说你现在是个寡妇,日子难过。我还悄悄地告诉他,你还是那么漂亮。他激动地流出眼泪,还急得不得了,要我马上回来带你去见他。 他呀,捐资百万,肯定有五十万是冲着你来的。大叔我真的想不到,你这个寡妇还这么值钱!哎——,苦命的人啊,你也总算熬出来了,有好日子过啦!” 老支书把阿春交给了阿秋,阿春就被她的秋哥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村里人都在猜测,光棍秋是不是娶了寡妇春?寡妇春是不是嫁给了光棍秋?岙底村没人知晓。 一年后,溪坑对面东山下的“地主屋”拆了,原地上盖起了一座红瓦白墙的学校,学校上面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792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1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398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70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62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370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360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34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204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091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13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112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8887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731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596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513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119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007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606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593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