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人 情(外三题) 颜育俊
点击次数:886 加入日期:2011-9-2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张小强的父亲去世时,近在咫尺的陈小四竟然没来,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人家问张小强通知了没有,张小强说,锣鼓敲起来的声音都听的见,还用通知吗? 陈小四是张小强的同桌,上中学时,每逢星期天他们就在一起做作业,一起玩耍,有时候是张小强去陈小四家,有时候是陈小四去张小强家。陈小四家住东门山边,他经常带张小强到山上挖红薯,摘野果。张小强的家在西门,屋后有大片的土地,他就把陈小四拉到自家的菜园子里拔萝卜。横阳虽是县城,但那时的孩子肚里也很空,他们就偷偷跑到偏僻的地方,用小铁罐当锅子,把自己的战利品烧成了美味佳肴,既好玩又解馋。 后来他们都长大了,长大了便有了各自的事业。张小强依靠横阳礼品之都的优势,跑广东做起了礼品生意,陈小四则买了辆农用车搞起了运输。张小强每隔两三个月都会回家一趟,每次回家都要到陈小四家喝酒,张小强就拉陈小四的父亲一起喝,一起唠嗑,小时候张小强没少吃他们家的饭。张小强家靠近国道,陈小四的运输车经常从张小强门前经过,陈小四每次看见张小强的父亲都会热情地问声好,碰到活不忙时,就干脆把车子停到张家门口,下来跟老爷子说话,两家亲得跟兄弟似的。 去年陈小四的父亲脑溢血,突然去世了。父亲的离去给了陈小四很大的打击,他甚至忘了打电话告诉张小强。等张小强二十多天后回家时,陈小四的父亲已过了“三七”,张小强很是难过了一阵子,小时候可没少在老爷子的床上睡过。张小强嗔怪地问陈小四,怎么不打个电话说一声。陈小四说,父亲去得急,当时伤心之余还要料理后事,就忘了打了。陈小四又说,你那么忙,总不能为这事叫你飞回来呀。可张小强不这么认为,他说,我俩谁跟谁呀,你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回来呢?再说了,即使我实在忙得脱不了身,也应该叫家人代我送一份人情过来呀。陈小四说,什么人情不人情的,我家也不差这几块钱钱,人情是礼尚往来的东西,你送了来我不是还要还的吗? 在横阳,有句老话叫“人情大如债”。没钱还债可以叫人宽限时日,但人情是一日也宽限不了的,再没钱也要借过来随上。两个有人情来往的人,如果一方曾经收过另一方的人情,另一方家中若有什么红白喜事,对方是必须要跟人情的。有的亲朋乡里之间闹了矛盾甚至打了架,但是该随人情还是照样随,只是本人不去,在红包上写上名字,托别人带过去。 尽管陈小四觉得没什么,但没能送老爷子最后一程,张小强在心里还是自责了一番。好在此事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情谊,张小强从广东回家时,还是照样来陈小四家喝酒,陈小四也还是照样抽空找张小强的父亲聊天。 有一天,陈小四开车经过张小强屋前,突然听到张小强家里传出了哭声,一打听才知道张小强的父亲去世了。开车的人都是迷信的,陈小四想自己车子还没开到家,半路上就去别人的“丧居”不吉利,就没进去,先回家了。回到家时,母亲死活不让陈小四去,她说,人情都是有来有往的,既然你爹去世他没来,他爹去世你也不用去。陈小四觉得很不妥,自己明明知道的,不去吊唁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吊唁不能空着手去,必须得送人情。他问了很多邻居和朋友,大家都觉得陈小四这个人情是可以不送的。陈小四的心便开始动摇起来,一个人喝着闷酒,喝着喝着就想起了父亲,想起了父亲心里就有了小小的气,父亲对张小强那么好,他不也没来送最后一程吗,凭什么我要去送他父亲呢? 想到这里,陈小四的心里就释然了许多。 张小强的父亲出殡那天,光乐队就请了好几班,有西洋的、有民族的、还有唱流行歌曲的,一路纸钱纷纷,礼炮隆隆,后面送葬的人马和车队跟了几公里,不仅所有家乡的亲戚朋友都来了,还来了一大帮在广州结识的朋友。 陈小四坐在自己的农用车驾驶室里,默默地听着远处传来的哀乐声,再次想起了父亲。陈小四摁下汽车喇叭,滴滴滴的声音,一直到送葬的队伍渐行渐远,仍久久不肯停歇。 面 子 陈小四把最后一口豆浆喝进嘴里,耳边忽然响起一句令他心颤的呼叫。 其实这呼叫在别人听来根本没什么,既不是喊****,也不是喊救命,是张小强在叫他的名字。 张小强原先住西门,而陈小四住东门,两人本是同学,因为一次人情来往的事情,结下了芥蒂,两人走远了。后来横阳城老城改造,两个人竟买到同一小区,又成为了邻居,才慢慢地走近起来。 这会儿,张小强喊陈小四,在陈小四听来,却是心惊肉跳。陈小四一大早去爬山,下山时饿了,就在小店里喝碗豆浆,吃几个包子。没想到,山脚下这偏僻的早餐店里,会遇到熟人。 陈小四每天早上出门,都往运动衫口袋里装五十块钱。有一回在山上活动活动筋骨、踢踢腿就把钱给踢飞了,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陈小四心疼了好几天。后来,在老婆李兰花的教导之下,陈小四学机灵了,早上出门只带五块钱,就算掉了也只有五块,不会心疼到哪儿去。 陈小四的早餐通常都是在小区的早餐店吃的,一碗豆浆,两个包子,总共才两块五,只花掉一半钱。小区的熟人多,碰到了熟人,留下的两块五还可以替别人付一顿早餐钱。替人付钱,在横阳城是司空见惯的。大家都是熟人,都讲究个面子。 陈小四听到张小强的叫喊之所以惊成那样子,是因为他今天胃口特别好,吃了三个包子,这样五块钱只能找回一块五,就不够付张小强的早餐费了。可是他已经吃好了,得站起来去付钱了,要是人家没跟他打招呼,他可以装作没看见,付了自己的赶紧走人。可是,人家明明叫自己的名字了,这两块多钱的早餐费是不得不付的。要不然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你说,他能不急吗? 陈小四正歪着头想对策呢,手机突然响了,那是七点半钟的闹铃,提醒他得马上回家换衣服准备上班了。闹铃是韩红唱的《天路》,这《天路》的音乐这会儿还真像是老天为陈小四指的一条路,他抓着手机装作接电话,夸张地“喂”了几声,往门外跑。陈小四一边“喂”着,一边把五块钱悄然塞给老板。老板回身给他找钱时,他早不见了踪影。老板说,看这电话把他急的,连钱都不要了。 陈小四洗完澡换了衣服出门时,张小强刚好从小区门口进来。他叫住了陈小四,把找来的一块五毛钱塞进陈小四手里。陈小四不好意思地说,算了吧,就算付你的早点钱吧。张小强说,你要把我那两块五付了,当然就算了,可我拿你这一块五,算怎么回事? 陈小四一心想弥补这个过错,第二天他往运动衫口袋里装上了十块钱。他依然在山脚下吃,还是平时的食量,两个包子一碗牛奶。他刚吃完,张小强就出现了,而且是一家三口。张小强大声喊了陈小四的名字,陈小四应了一声,伸手摸摸口袋,十块钱还在,松了一口气。心想,幸亏早有打算,要不然,在人家一家人面前,脸可丢大了。陈小四站起来把钱递给老板,说,他们几位一起结。老板说,你替他们买单,自己就不用买了?陈小四说,不是给你十块了吗?老板说,他们三个人刚好十块,你不还吃了两块五吗? 张小强反应还算快,站起来把十块钱塞进了老板手里,说,兄弟你客气了,我一家人吃这么多,哪能要你买单呢? 此后陈小四见到张小强,总觉得欠了他似的,头也抬不起来。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面子给争回来。从此,他的运动衫口袋里,变成了五十五块钱。五块消费,五十块买面子。 好多天过去了,那五十块钱被陈小四捏得皱巴巴的,却怎么也花不出去。他把用餐地点改回到小区,依然不见张小强的踪影。 张小强出去做生意了,两三个月才会回来。张小强回家第二天,陈小四把五十块钱换成了新的。 早餐店里,陈小四一边吃早点,一边瞄着门外。果不其然,张小强有说有笑进了店,而且身后还跟着小区里的一大帮晨练者。陈小四想,自己挣回面子的机会终于到了。等他们坐定后陈小四“嗖”的一声站起来,把一张崭新的钞票拍在柜台上面,说,今天我请客,你们吃什么尽管点。大家定睛一看,立即笑成了一片。 张小强说,陈小四兄弟,你刚从欧洲回来吧。你以为那是欧元啊,拿五块钱要请我们一桌。 吉 数 张小强晨练时,一阵眩晕竟然摔倒了。作为老同学的陈小四便想意思意思,到山里买了一篮子土鸡蛋,准备送给张小强补补。 说意思意思,陈小四也是没办法,他靠开农用车挣点钱供一家人开销,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儿子又是这个学习班、那个学习班的,那点收入经常是捉襟见肘。 陈小四提着一篮子土鸡蛋进屋时,老婆李兰花正坐在沙发里,一边磕瓜子一边看电视。 李兰花吐了一口瓜子壳,歪过头来问陈小四,你数过数没有,他老婆叶红梅可迷信了,得凑个吉利的数字。 陈小四说,这老娘们,还真把我看扁了,我特意交代卖鸡蛋的,给我凑个吉数。 李兰花说,你也知道吉数,真是长进了。 陈小四说,现在大家不都想着发吗?8最吉利。这里面的鸡蛋不多不少,刚好28个。 李兰花把瓜子壳呸的一声吐了出来,说,你傻呀?你们以前有点小误会,他还以为你故意弄个数字诅咒他呢。 陈小四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说,你才傻呢。好好的,怎么跟诅咒挂上钩了?8不是挺好的数字吗? 李兰花说,你知道8啥意思吗? 陈小四说,8不就是发吗?发财的发。 李兰花说,去你娘的,哪有那财字呀。发可不就是发病的发吗?。 陈小四这才如梦初醒,笑着说,我真没想到这个发有发病的意思。要不拿两个出来炒了给我下酒,给他26个好了。6可是表示顺,让他顺顺溜溜的,早点康复。 李兰花说,这么好的鸡蛋,给你下酒那不是浪费吗?想喝酒,找你那些狐朋狗友去喝,老娘我今天没心情。 陈小四出门后,李兰花就拿了两个鸡蛋给儿子炒饭,儿子吃得满嘴流油,差不多要把碗都啃进去了。吃完后,儿子抬起头问李兰花,妈妈,今天这蛋饭怎么这么好吃? 李兰花说,这可是十几块钱买的土鸡蛋,比平时那些鸡蛋贵多了。 儿子说,我知道了,土鸡是公鸡母鸡一起在外面放养的,每个鸡蛋都能孵出小鸡。 儿子读小学五年级,李兰花不知道儿子说这句话什么意思,嗯了一声就没话了。 晚上,夫妻俩提着鸡蛋去看了张小强,当然还外加了一箩筐的吉祥话。 回到家里,陈小四说,人也看过了,没什么大碍,这两个鸡蛋可以炒给我下酒了吧。 听了这话,李兰花像不认识似的瞪着眼睛直直瞅着陈小四,说,你拿了两个鸡蛋怎么没跟我说,我已经拿过两个给儿子吃了。我们刚才送给张小强的鸡蛋可是24个,你知道不?4就是死呀,你这天杀的,你还嫌你们以前的肚里官司打不够吗? 一听这话,陈小四也慌了,说,那怎么办?要不我把这两个鸡蛋再送过去。 李兰花哭丧着脸说,送你个鬼。再送过去,不是明着告诉他们那篮鸡蛋只有24个吗?菩萨保佑,但愿他们不会一个一个去数。 陈小四说,那你还担心什么? 李兰花说,就算他们不知道,我们送24个鸡蛋的事实能改变吗?他的病万一要是怎么样,我们这心能安得了吗? 没想到李兰花的话第二天就应验了。经医院检查,张小强得的是白血病,得去大医院治疗。 李兰花的心里突然像被压上了一块沉沉的石头,堵得气都喘不过来。 一天中午,李兰花给儿子打扫房间,隐隐听到一阵“唧唧唧”的叫声。李兰花循声打开儿子的书桌抽屉一看,里面是一个插着电的小装置,两只刚刚破壳的小鸡仰头叫得正欢。 李兰花瞧着眼前的两只小鸡,脑子里也蹦出两只可爱的小鸡,那就是一个吉数 “22”。 李兰花仿佛听见自己心里的石头,咚的一声落地了。嘴里嘟哝了一声,这下他张小强再怎么病跟我们家陈小四也没关系了。 兄 弟 张小强得了白血病,辗转去了上海几家大医院,又是中医又是化疗的,见效却不大。老婆叶红梅给医生塞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几乎要给医生跪下,求他无论如何要救救张小强。 医生把红包推了回去,对叶红梅说,你老公这个病中医和化疗都很难奏效,只有通过骨髓移植才能根治。而且骨髓配对成功率极低,费用又大。 叶红梅说,费用不是问题,医生您只要想办法帮我家小强找到配对的骨髓,我们花多少钱都愿意。 医生说,骨髓配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时候等上几年也不一定等得到。你老公的病恐怕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你让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来医院试试,他们的骨髓跟病人配对成功的几率最大。 叶红梅把医生的话打电话告诉了张小强的哥哥张大强。张小强的父母已经过辈,又没有姐妹,张大强是唯一的希望。 张大强念的书不多,一直在西门外的老家务农,老实巴交的一个人,却是个犟脾气。听说弟媳妇让他去医院抽骨髓,头摇得比拨浪鼓还欢。他说,人身上能有多少骨髓呀,一抽掉这人不就完了吗? 叶红梅再说,张大强就把电话挂了。 叶红梅没办法,把电话打给张小强的同学陈小四,让陈小四好好做做张大强的思想工作。陈小四满口答应了下来,说,红梅你就放心吧,连自家兄弟都见死不救,那还算是个人吗? 可是陈小四还没进张大强家门,就被张大强老婆一盆洗脸水泼了出来。张大强老婆说,好你个陈小四,别猫哭老鼠假慈悲了,当初跟小强闹了那么大别扭,整个横阳城都没人不知道了。说不定小强的病就是当初气不顺落下的呢。 老婆还没骂够,张大强又出来帮腔,陈小四,你真有那能耐,让他们抽你的骨髓试试。 这一说,倒像是提醒了陈小四。陈小四说,张小强也是我兄弟,抽我的就抽我的,我这就去上海。 到了医院,医生问陈小四,你是病人的兄弟吗?陈小四点点头,又摇摇头。 医生说,到底是不是? 陈小四说,是兄弟,但不是亲兄弟。 医生说,不是亲兄弟有什么用,你的骨髓若恰好跟他配对成功,买彩票早中巨奖了。 陈小四说,成不成功听天由命,您好歹抽一管试试。 医生虽然无奈地摇着头,还是照办了。结果自然可想而知,配对不成功。医生把陈小四的骨髓资料存进中华骨髓库。医生说,这虽然帮不了你兄弟,或许可以帮助别人。 陈小四说,医生,您怎么就肯定我帮不了自家兄弟呢? 医生又是摇摇头,笑着走了。陈小四也回到了横阳城。 以前,陈小四为了省钱,对于不太熟悉的电话一般都是拒接的。从上海回来后,他却是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开机,并且不问亲疏所有来电一律接听。尽管很多电话不是骗钱的就是推销的,可陈小四依然还是乐此不疲。 一天,陈小四跟几个朋友一起喝酒,接到一个电话突然兴奋得跳了起来。丢下酒杯,急着往家跑。弄得一桌的人面面相觑,不知他中了什么邪。 十几天之后,陈小四成了横阳城家喻户晓的新闻人物,也成了横阳人茶余饭后最津津乐道的一个人物。原来,陈小四的骨髓与远在宝岛台湾的一位白血病人配对成功了。他无偿向台湾白血病人捐助骨髓的消息,被多家媒体竞相报道。 这个消息自然也传到了张大强的耳朵。听到别人在谈论陈小四的事情,张大强就凑上去轻轻地问,抽了骨髓救别人,自己的身体不会受影响吗? 有的人说,你看陈小四现在跟以前有哪里不一样吗?一个人不还是壮的像头牛。 还有的人说,就算身体暂时受点苦,那又怎么样?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增福延寿的事情。 别人的话,像是利剑刺进了张大强心里。张大强回家跟老婆说,我得去上海抽骨髓,再不动身,我真是连猪狗都不如了。他老婆还想劝张大强别去,被他一声怒吼顶了回去。张大强顾自抓了几件换洗的衣裳,头也不回地去了火车站,踏上了开往上海的动车。 毕竟是亲兄弟,张大强与张小强的骨髓成功配对。躺在病床上,想着自己的骨髓将在兄弟的身上造出健康的血液,张大强的眼睛慢慢地湿了…… 依靠骨髓移植手术,经过一系列的治疗,张小强终于摆脱了病魔,完好地回到了横阳城。 张小强逢人便说,我的命可真金贵,我家两个兄弟一起救了我。 说起自家的两个兄弟,张小强的脸上布满了阳光。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947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866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686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2024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648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646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9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494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93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388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429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380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180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9004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813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710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365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151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838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744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