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导航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搜索
首页 文联概况 文艺动态 名家风采 工作交流 文联刊物 百花园 资料下载  
宁根福:为了杂技艺术我可以献出自己的一切
点击次数:4078 加入日期:2006-6-17 9:42:55
页面功能:【字体: 】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关闭窗口
9岁就入伍的宁根福,是一位著名杂技艺术家。在近半个世纪的舞台生涯中,他登台演出6000多场。从担任战士杂技团团长以来,他在率团参加全军、全国和国际杂技大赛中,共获得各种大奖百余项。他曾多次立功,并荣获中国杂技终身奖——“百戏奖”。虽然获得荣誉无数,但他却说,我就是一个演杂技的,一个普通军人。为了杂技,我可以献出我的一切。

    5岁学艺

    宁根福献身杂技事业,到现在已经51年了。他把大半辈子都献给了杂技,虽然经历了千辛万苦,但他从来没有退却过,从来没有后悔过,而是永远怀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激情潜心钻研杂技艺术。

    宁根福出生于山东济宁的一个大家庭,兄弟姐妹十个,他排行第二。宁根福的父亲是一个武师,孩子们小的时候经常跟着他舞枪弄棒,宁根福也不例外。他5岁时就开始随父亲习艺,8岁就开始登台演出。9岁时,因为出色的技艺,他和大哥宁根生有幸成了中国铁道部杂技团的学员,开始了专业的杂技训练。宁根福从小练功,身体灵活。在铁道部杂技团,他受到严格的腰、腿、顶、跟斗、舞蹈、音乐等方面的训练。1963年,当他13岁的时候,同样因为表现出色,而被特招进入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成了一名杂技小战士。当时部队领导对他非常关心和爱护,使他感到格外亲切,从此下定决心:“战杂”就是我的家,我要在这里干一辈子!

    为了这个决心,他一方面接受严格的杂技基本功训练,一方面在团领导和教师的带领下,到基层连队当兵锻炼,体验生活,争做合格的文艺兵。在战士杂技团里,他专攻“底座”。杂技界有句俗语:“根基不牢,地动山摇。”为了增强腿部的承受力,宁根福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跑步、跳绳、扛杠铃、压沙包……常常练得两腿发麻仍咬牙坚持,终于练成了一双“铁腿”。在负重200多公斤的情况下,他一系列高难动作完成得干净利索、稳稳当当。

    1973年宁根福在香港参加了《杂技英豪》艺术片的拍摄。在这部当年风靡全国的电影中,宁根福和搭档蔡荣华创作的《举杠》引起国内同行的好评,其中《单手举杆》被称为是国内杂技界的创举。1982年,他又练出一人扛三人的全国首创的“双械脖支单杆”。由他创作和主演的《大武术》、《钻地圈》、《顶碗》、《抖轿子》、《对手顶》等,在全军、全国文艺会演中获奖,受到国内外观众的赞扬。

    走向辉煌

    作为演员,宁根福无疑是成功的。在党的培养教育下,他打下了深厚的艺术功底,政治上也不断进步。1990年,他成了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的第八任、也是第一个从杂技演员走上领导岗位的团长。他深深懂得,这是党对他的信任;但他同时也清楚:作为演员,展现自己价值的是舞台,是不断创新的节目。而作为团长,将肩负更大的责任!他决心用汗水和智慧,把战士杂技团“举”向辉煌。

    作为战士杂技团团长,宁根福仿佛上满了发条,整日处在紧张状态,但他却乐此不疲,因为他视杂技如生命。他曾经说过,这50年来,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表演杂技,一个人一生精通一件事,足矣!为此,他对杂技、对战士杂技团,不仅付出了心智和勇气,更倾注了满腔的爱。

    说到自己的团长,无论是魏葆华、吴正丹等老演员,还是一些刚刚入团不久的新演员,都纷纷翘起大拇指,感激与赞赏之情溢于言表。

    战士杂技团的演员们仍清楚记得:有一次,团里排练的《女子大跳板》准备参加法国“明日”世界杂技大赛。刚到巴黎,宁根福的胰腺炎就犯了,在一次指导训练时,当场昏倒,全团的人都吓坏了,把他抢救过来后准备放弃比赛。但宁根福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说,只要我还活着,我们就要参加比赛!宁根福让人把他放在一块木板上,硬是躺在那儿指导演员们排练了3天。也许是天道酬勤,这个节目在这次大赛上获得了金奖。有一次在丹麦演出,为了给大家改善伙食,宁根福硬是扛着30公斤大米走了半个多小时,尽管汗水湿透了衣襟,尽管筋疲力尽,但他心里却是乐的;有一次在法国演出,宁根福凌晨四点半就起床,用小电锅烧开水。之后,他才把自带的饼干和烧好的开水送到大家的房间,喊大家起床;在以色列演出,因时间仓促,还没有联系好做饭的地方,宁团长就在大酒店借了口锅为大家煮面条……

    魏葆华、吴正丹告诉记者,这样的故事太多了,讲几天都讲不完。宁团长的心不是他自己的,是属于战士杂技团,属于杂技团每个人的。

    不断创新

    杂技是一门艺术,但在以前,常被人称作“杂耍”,没什么地位。因为很多人认为杂技的艺术含量、艺术品位不高。而很多杂技演员也仅仅追求技巧表演,满足于“台下有个响,台上有个亮”、“上台一招手,下台鞠个躬”的表演程式。

    从成为一名杂技演员开始,宁根福就发誓要让杂技成为观众们认可的艺术。创新是艺术的生命。随着社会的发展,娱乐方式的增多,各个艺术门类的创新尤其重要。中国杂技要想在世界文化艺术殿堂占有一席之地,要让别人承认它是高雅艺术,就必须创新,否则就永远是“死路一条”。在这方面,他给团里定下的标准是:“你有我新,你新我奇,你奇我特,你特我绝。无新不出台,无精不参赛。”为此,他从未厌倦过、停步过。

    宁根福和战杂的团员们潜心钻研世界顶级的杂技节目,在借鉴的基础上挖掘自身的优势,努力创新。

    大家也许还记得2003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精彩绝伦的杂技节目《化蝶》。这个节目就是宁根福不断创新的结果。本着创新的理念,宁根福和编创人员、演员们大胆地引进和嫁接了芭蕾的优雅瑰丽,淋漓尽致地发挥出足尖的潜能,把芭蕾的足尖功夫与杂技的对手技巧浑然糅合。当人们看到踩在头顶上的芭蕾,看到杂技与芭蕾的如此完美结合,技巧与情节如此相融时,都情不自禁地把最高的赞誉给了宁根福和他的演员们。

    提起芭蕾舞,不能不说《天鹅湖》;说起《天鹅湖》,自然就会想到芭蕾舞。在一些观众眼里,《天鹅湖》等同于芭蕾舞。然而战士杂技团创作的大型杂技芭蕾舞剧《天鹅湖》却从根本上改变了大家的看法。以中国特色的杂技为主、使芭蕾成了配角的杂技芭蕾舞剧《天鹅湖》将杂技与芭蕾本是两个不相干的艺术门类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展示了独特的艺术魅力。

    中国版《天鹅湖》因为是杂技舞剧,很多用足尖的地方,杂技人必须用手和其他技巧来表现。宁根福和编导赵明对于原剧标志性舞段,新创了“高空摇杆”、“高跷飞人”、“溜冰群舞”、“足尖钢板桥”等多个新节目。经过长达3年的艰难创作后,终于推出了原创杂技芭蕾舞剧《天鹅湖》。功夫不负有心人。魏葆华、吴正丹表演的那段经典的“头顶天鹅”,经过芭蕾群舞的衬托,给人强烈视觉冲击,让人叹为观止。这出特别的《天鹅湖》在第八届全军文艺会演上脱颖而出,一举摘得包括剧目、编导、表演、舞美、服装、灯光、道具等在内的10项大奖,引起广泛关注。

    在宁根福眼里,他一生追求的就是把杂技推上艺术的圣殿。他说,我绝不会让名利亵渎杂技艺术的神圣。现在,战士杂技团的奖状、奖杯、奖牌等足以办上一个展览。但宁根福和他的战士杂技团却始终不满足,他说,艺无止境,我们会继续开拓,就像战场上的中国军队,不断争夺下一个艺术的据点。

   热点内容
·走进华峰,共话文化发展... 15860
·"温州鼓词网"开通 15793
·第十二届温州市少儿文艺... 12543
·戏剧梅花奖即将开赛  11859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526
·我市首个小学摄影教育基... 10499
·第25届戏剧梅花奖揭晓 10490
·呼唤原创作品走自己的路... 10427
·文学家对话戏剧家 10350
·第十五届“中国少儿戏曲... 10227
·《吕人俊文集》出版首发... 9285
·对话宋婧:艺术与生活永... 9245
·温州市青年作家最新力作... 9027
·王手小说《温州小店生意... 8867
·温州市摄协举办摄影的温... 8666
·温州市书法家协会 8659
·温州市摄协六届四次理事... 8243
·著名文学评论家聚集温州... 8071
·热烈祝贺其他协(学)会... 7714
·第六届文联主席郑朝阳 7670
CopyRight 2011-2017 www.wzwenli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25号-2 网站建设思科信息